吉泽明步是真胸吗

      千手唯见两人气势汹汹地俯冲过来,嘴角露出微笑来,说道:“我喜欢你们的眼神,虽凶狠但却无能!”

      只见千手唯取出几把带有飞雷神术式的手里剑,向着两人飞来的方向射去。

      金角见千手唯居然会콵向自己射䉝出手里剑,便嘲讽地说道:˺“忍界如今自不量力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你居然想拿这个小玩意儿来试探我们?!”

      他们凭借身体强悍的防御力,对那些手里剑压根儿就不屑去做任何闪躲,正面用血肉之躯抗住锋利的手里剑的切割。手里剑射中他们的身体时,就如ⱼ同射中钢铁一般,随即就被弹射到再一旁。

      只是就在他们将那些手里剑弹开的瞬间,千手唯也立刻从他们的视野里消失,同时如同空间变换一般,下一刻就出现在他们身后了。

      金角和银角立马意识到刚刚射来的手里剑很有古怪,暂时只能先匆忙躲闪千手唯的进攻了。只是仓促行动之时,他们的防御难免会有所破绽,而那些破绽在千手唯看来,如同黑夜中的火光一样显眼。

      只见千手唯伸出双手轻轻在ॸ两人后颈处一拍,뻦随后޳与他们错身而过。

      那两人本来就擅长云隐村觿的雷遁查克拉模式,身体防御极为强⨍悍,再加上在九尾查克剃拉模式下身体的恢复力也极为惊人,所以他们根本就不担心自己的后颈被攻击后会出现任何损害。

      金角哈哈大笑起来,亏得他刚才还惊讶䂹于千手唯的瞬身术,甚至还担心自己两人与他一交手就失了先手。

      银角也好笑᳽地说道:“这种程度的进攻,简直连下忍都不如,小孩子到底还是小孩子,你还没断奶吗?!要不要来我们云穵隐村来,找ほ条母狗给你喂点儿,免得饿着!”

      金角听到自쉗己弟弟的话,也是走过来地拍拍他的肩膀薣,笑得差点直不起腰来だ。

      千手뤕唯闻言,饶是心性쿏一向沉稳的他也不由得深深皱起眉头,他很厌恶银角用刻薄的言语侮辱自己的母湙亲。

      千手唯见两人得意的模样ꝶ,冷冷地说道:“罪孽,沾上了就无法洗净!所以请你们有尊严地上路吧!我会替你们点两根蜡烛,感谢你们的贡献!”

      金银角这两家伙平日在村子里홉本来就趾⊂高气昂,哪里忍得住别人对他们俩冷嘲热讽,顿时心中暴怒起来。

      金角强忍心中怒气说道:“银角,别多废话了,速战速决,二代老大还不知道我们偷偷跑出塒来了,时间耽误久了,等会儿回去少不了那老䴌头的一番唠叨!”

      银角也点头说道:“是极,是极!怡我快等不及要把这小子的脑袋拿来点天灯了!”

      两人雷遁查克拉模式下,又有着九尾查克拉的加持,速度立马就提升了起来。数百米的距离眨眼间就飞跃了过去。

      两人来势汹汹,几个呼吸的时间内就冲到千手唯身前。他们擅长忍体术,身体各个部位诸如拳、脚、膝和肘就是他们最锋利的进攻武器。

      金角向着千䮠手唯的头部ዏ凶狠地踢来,如果这一脚踢实,估计千手唯当场就会失去意识,休克过去。不过那只是佯攻,他真正的意图是利用左手上的幌金绳来触碰千手唯。

      在他看来,解咼决棘手的对手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利用手上的几件六道忍ꉇ具,将对手封印在红葫芦或者琥珀净瓶中,这样的战术之前就在战场上是无往而不利。

      璠而银角则乘着哥哥的攻击吸引住对方的注意力,迅速取出七星剑,准备随时切断对手的言灵。

      千手唯一开始就注意到他们身上带着的五件奇特忍具,关于这些忍具的情报,他也多少知道一些,这些情报都是前线同伴用血泪试探出来的。

      ힳ所以看到两人拿出这些东西,他立刻就警惕起来,立刻使用飞雷神之术,轻易地就避开了两人的进攻。

      金角和银角见千手唯的身法速度太快了,一时间也没想到好的应对办法。

      如果将之ꜥ与一般的瞬身术对比的话,就算是他们自己,也只能跟在千手唯的屁股后吃灰。

      不过,他们立刻就想到璱之前在战场上二代雷影大人和木叶的二代火影千手扉间交战的时候,千手扉间似乎也曾使用过相同㏑的闪躲手段,那身法简直就是神鬼莫测。

      就他们从二代雷影大人的情报得知,这个术似乎就是一种空间通灵术的变式,除非能隔断施术者对术式的感应,不然根本无法打断。

      现在金银角兄弟也感觉有些棘手켍来,他们更喜欢和对手正面碰撞,不喜欢这般捉猫猫地你追我赶。

      金角对弟弟银角说道:“既然这样,要么只能䯯毁掉这里所有的手啠里剑,要么就让他对我们的攻击避无可避!”

      菡 葽于是金角取出背着的芭蕉扇,不断凝聚着身体内查克拉,这一击他要让千手唯避无可避。

      千手唯知道这把芭蕉扇먐的厉害,也顿ᙦ时打起精神来全力应对。

      只见金角狡诈地说道:“我知道你跑得快Ꙣ,但是你的那些同伴你打算怎么保护他们呢?!我就见不得你们木叶忍者那副甘愿为同伴牺牲的귏伪善的样子。”

      䴃不待千手唯反驳,他手持芭蕉扇用尽全力向着山脚处的迅速撤退的队伍扇去。

      穳  顿时五种属性的攻击就从其中产生,只见风助갍火,火灼土,਌水引电,声势浩大的攻势就向着澳还未来得及撤出山谷的人群袭来。

      千手唯见着这一扇的威力丝毫不亚于ᅟS级禁术的威力,而且他必须将其正面接下来。

      于是他瞬间就用飞雷神之术来到众人面前,为防止对方攻击的余波扒震碎山石而砸伤众人,他只好要咬破右手大拇指,双手穿花般依次结出亥—戌—酉—申—未,单手拍地道:“通灵术·五重罗生门之术!”

      只见瞬间在千手Ꝋ唯身前不远处接连地屹立起五道巨大鬼面门,它们随晶后正面对上金角的进攻⋘。

      这五重罗生门是千手唯从霡大外公千手柱间那里䷩继承来的,鬼面门坚固无比,难以损毁,这次他还是第一次用之正面对敌。

      只见那五道鬼面门与那袭来的进攻一触析即逝ႋ,而那袭来的能量团的攻击方向也因之偏移向了无人区。

      这一发攻击转瞬间就冲到另一꺫个山头,并引起巨弃大爆炸,那爆炸声简直是震耳欲聋,大地也因之震颤起来。

      众人见刚才的进攻竟然有如此的威力,纷产纷不由后背生出冷汗来。刚刚的进攻⒱产生的巨大爆炸之下,他们这波人估计就要死绝了,甚至是尸骨无存。

      金角见自己全力一击居然被这样给轻易化解了,心碆中也有些不平衡。随后他看向银角,道:“只能用那一招了!”␚

      千手唯刚要松口气,还未等因爆炸产生的漫天灰尘散去,他就感知到对面山儋头处开始汇聚起一股极为密集的查克拉。这股查克拉的量甚至两倍于刚刚金角汇聚起的查克拉。

      千手唯心想:믃“金银钟角两兄弟两人这波进攻看ᛣ来是联手了!只是那种高凝聚的查克拉到底是什么?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他突然想起来,数年前,自己也曾从那大狐狸身上感受到ꢘ相同的压迫力。

      当时他还问水户外婆道:“水户壀外婆,这大狐狸看起来虽然巨大了点儿,但和一般的通灵兽没什么区别啊!”

      漩涡水户感觉小孩子还真是童言无忌,这可是忍界最具威胁的力量,一点儿也不良善,于是沲告诫千手唯道:“小唯,以后你若见到紫黑色高凝聚的查克拉团时,千万要注意闪避!那球形查克拉团叫尾兽玉,是尾兽的㳃最强攻击。”

      她继续向千手唯解释道:“尾兽在口中按一定比例凝聚压缩查克拉后,瞬间射出,尾兽玉随后则能产生极为剧烈的爆炸!这可是超S级忍蕙术的威力哦!”

      千手唯没想到那两人在九尾模式下拏,居然真꿄的凝聚出了紫黑色尾兽玉来。

      这一发超S级尾兽玉的凝聚对两人间的配合要求极高,所以也给千手唯留下不少的应对时间。

      不过千手唯此时心里也感觉到为难。

      찆 倘若只有他自己,也很好闪躲,毕竟自己的飞雷神术式的感应范围要远远超过尾兽玉爆炸影响的范围。可是现在他必须考虑到身后的众人。 ⟑

      这时候㬹山谷傅中的灰尘渐渐散去,众人环视周围,只见山谷内部此时已经被破坏得一片狼藉。

      千手唯身后的一众忍者突然发现金角银角兄弟在远处山头上,居稸高临下伫立着,他们身前汇聚着紫黑色查克拉球。

      픅众人见那查克拉团时,顿时不由自主地汗毛直立,仿佛在面对着生死危机般。这是忍者们长久在生死线上战斗而自发产生的身傅体反应。

      很多人此时面露出彷徨、恐慌甚至是绝望的神色。他们也想不到该如何面对这次进攻,现在只能无助地等待着死亡审判的降临。

      不过千手唯不可能放任恐惧㡇的情绪在众人之间蔓延。

      他迅速对各个分㎉队长说道:“你们现在立刻撤离,我在后面拦着这发尾兽玉ᛓ!”

      孋 随即他露出自信的笑容,示意众人离开。

      众人见千手唯这般将生死置之度外,峕心里也不由得大受振奋,甚至为刚才因为惧怕而露出的丑态感到羞愧不已。很多年轻的忍者甚至热血上头,甘愿留下来共同⬲赴死。

      千手唯只好说道:“我有办法转移这发尾兽玉,只是担心它爆炸的余威会波及众人!不用担心,我处理完这里的事儿,就会和你们汇合!슬”

      众人见此,也不再磨蹭,很多的物资只能就地放置,只身迅速离开千手唯和金银角他们交战的中心。

      千手唯见身后忍者全部撤离后,顿时心里感到放松许多,心道:“他们在的这里的话,简直就太束手束脚了!不过好在金角银角凝聚尾兽玉不怎么熟练,需要不少时间将查克拉混合压缩起来!”

      随即他双녀手合十,整个人一下子뤚变得安噻静下来,数个呼吸后,他的脸上就出现神秘脸谱。

      塚千手唯凝视着那发即将射出的尾兽箻玉,喃喃道鰌:“还是第一次用飞雷神导雷术来对付尾兽玉,希望你们不让我失蠅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