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扩肛波多野结衣就是个大骚逼一本加勒比高清村上凉子

      周凡༒一听,也往前凑凑。

      果然看到盗洞再往前,就먺是一段陡峭的倾斜角度,下面都被水浸泡了禞。

      小哥在最前面伸出双手鞠了一捧水,仔细观察了一番才说道:

      “这水看着有点混浊,但是无碍的,没毒。”

      吴邪皱眉道:“也不知道这水通到哪里。”

      “就怕水太深,一口气憋不住没浮出去,到时候想回来都找不到地方了。” ꁑ

      周凡提醒道:“之前倒换物品的时候,把穿透力极强的深水氙气灯,放在胖子的背包里了。” 쬨

      胖子笜连忙把灯从背包里面翻了出来ẽ,对着水面打了过去。

      ㏹ 因为盗洞角度的问题,实在是看不清楚ꨘ远处,不过显然附近并没有什么锵诡异的生物出现。

      几个人一合计,决定还是下水试一试,实在不行再返回来。

      㥁 正好之前属于阿宁的深水氙气灯,也被装在了胖子的背包里面。

      又从背包里Ằ面翻出ʝ一截绳子,把其中ﱼ一个灯打开后固定在盗洞的入口处,权当做坐标。

      然后四个人各自把灯绑在胳膊上,深呼吸了一口魛气,就扑通扑通接连潜入了水中。

      水下一片漆黑。

      죈 周凡一边奋力向上游,一边借着灯光向四周看去。

      灯光在水底不能完全照的通透,但是也能勉强照出几十米的距离。

      周凡感觉这是一个很大的,媫类似于碗状的水池。

      盗洞位于水쇙池的中上部,距离ꠙ水面并不是很远。

      周凡的灯光一晃,愕然的发现,水池ᗋ中贴着池壁的位置,有一条盘旋而下的石头台阶,似乎是直通池底。

      来不及再细看,周凡觉得有些缺훟氧,便飞快的向水面游去。

      罾哗啦。

      周凡浮出了水面,惊讶的发现水池中间,竟然漂浮着一个巨大的澡盆似的东西。

      他环视四周,看到吴邪,小哥,胖子,都已g经爬上岸了。

      于是周凡엕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也是赶紧上岸。

      胖子瘫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看着周凡说道:

      “小周,你可真能憋,我还当你溺水了呢。”

      “我特娘的,在这破水池子里面差点꫉憋死了。”

      周凡指了一下水下,说道:

      “刚才在水底下,看到了直通池底的石头台阶,所以上来的慢了一点。”

      小哥也是接口说道:“我也看到了。”

      “这里既然有能够让人从岸边,行走到池底的石꜡头台阶。”

      “那就必然设计了,可以控制这滩池水升降的机关。”

      핼说罢,小哥就站起身来在墓室里来回走动,寻找控制池水的机关。

      周凡坐在岸边恢复着体力,疑惑道:

      “按照位置来说,咱们现在呆着的应该是配殿吧?”

      “通常这里面应该是,放着一个汉白玉垒起来的棺床。”

      ㊎ “但是现在这个地方,按理来说该有的东西,都没有。” ]

      “反而挖了一个大水池,还放了一个大澡盆。”

      “难道这个澡盆也是棺材?”

      小哥打开探灯,把整个墓室都照亮了。

      只见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圆形墓室,中间被挖出了一个特大的水池。

      里面静뎖静的悬浮着,一个雕刻了许多精美花纹的,巨大的类似澡盆的棺椁。폝

      小哥点了点头,道⿽:“这是战国时期流行的盆棺。”

      吴邪一愣,脱口而出道:

      “又是绨战国时期?蛇眉铜鱼也是战国时期的东西。”

      然后吴邪对着周凡,说道:

      “老周你说的没错,按照规矩,配殿是两相对应的,一个左配殿伈,一个右配殿。”

      “配殿里面各有一个汉白玉垒起来的棺床,并且还要内填黄土,称为‘金井’。”

      听到“金井”,胖子哈哈大笑了起来:

      “一开始,第一次听到‘金井’的时候,哎呦呵,把胖爷我给激动坏了。”

      “心说,好家伙,咱这俗人,别的也不拿了,光把棺床里面填满的金子,给凿出来就行了。”

      “结果,一上瞿手才知道,我呸!”

      “黄土也讐好意思宣称‘金井’?真是特娘的,脸皮一个ջ个的比胖爷我还厚!”

      其他几个魏人简直被胖子要逗死了。

      然后胖子又乐呵呵的道:

      “弄这个战国时期流行的盆棺,墓主人可能是赶个怀旧的时髦吧?”

      “这墓地里面其它的东西形式,都是䮆明朝的样式。”

      “你们说,这墓主人到底是谁?”

      “嘶”,胖子突然一钴愣,拍了拍脑袋道,“胖爷我这记性不行了啊。”

      “一个明朝的人,风水造诣登峰造极,擅长奇淫㵖巧术,并且地位显赫,具备超强财力,完成这个浩大的沉船墓的工程。”

      ᷭ “这个人叫什么来着?”

      吴邪眼睛一亮,说道:“汪藏海!”

      周凡闻言叹服道:“如果是汪藏海就说的通了。”

      “汪藏海曾经被任눩命参与设计了整个大明皇宫,以及好几个大城市。”

      “相传他曾经流传下来一本关于风水훭的著作,所述内容ျ简直窥得天机,可惜已经失传了。”

      这个时候,小哥在远离他们的池边,撬开了一块花纹略有ᚦ细微不同的地砖。

      咕噜咕噜。

      整个水池就开始冒出了大量的气泡。

      随之而来的,从水池底下传出了巨大的轰鸣声。

      整个水池里面的水,就顺着巨大的漩涡,飞快的往下降。

      唽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池水就都被排干净了。

      众人连忙举着手电站在池边往下看去。

      果然顺着池壁环绕着一圈,青岗岩石打造的宽台阶,但是最下面通往什么地方却是看不真切。

      胖子自告奋勇的打头阵,一行人便顺着石阶往下走去。䕏

      走了一半,胖子忽然停住了脚步,摸着下巴做沉思状,盯着他旁边的池壁发呆。

      三个人被比门板还宽的胖子挡住,只好也停下了脚步。

      胖子面色纠结的道:“特娘的,这里竟然有洋文?!”

      吴邪抻头一看,说道:“这些缩写字母也不一定是휭洋文,可能是留的记号?”

      胖子顿时又精神了起来:“留퀪记号?”

      “那就是在前面打头阵的人,确认了底下有宝贝,才会给后面的同伙留记号。”

      “这么说来,底下肯定有宝贝,就是不知道被搬空了没有?”

      小哥注视着那行字母,目光ᦲ一沉,声音声音有些飘忽的说道:

      “这个地方,我好像来过!”

      蒆说罢,小哥双手按圀住吴邪的肩膀,一撑,接连从吴邪和胖子的身上越过,飞一慠般的向池底跑去。

      众篋人一惊,不知道小哥想到了什么事,竟然这么大的反应,于是也急忙跟着向池底跑去。

      越往池底走雾气越重,几乎看不清人的身影。

      不一会儿的功夫,几个人就都跑到了池底。

      只见池底的中间,有几个黑漆抹乎的高大身影。

      周凡用手电照了一下,发现是四个半米多高,蹲坐着的石猴。

      吴邪的脚步顿了一下,靠近看清楚了ꮪ才吁了᭻一口气道:

      “原来是辟邪用的긩定海石猴啊。”

      周凡挠了挠头,颇为感慨的道:

      “啧,我从小就有个疑问。”

      “到底是不是因为,从石头里面蹦出来的孙大圣去东海拿走了定海神针,所以后来才弄出了,定海石猴这种东西。”

      胖子拍了拍周凡的휠肩膀,道:“小周同志很有想法嘛。”

      周凡呵呵笑了一下,手电的光线往旁边一挪。

      顽 就看到四个定海石猴的中间,竖立着一块高大的青岗石碑。

      췠此刻,小哥正蹲在石碑的前面,极为认真的看着。

      漠吴邪走过去问道:“怎么样,你想起什么了?”

      쭻小哥并不答话,他的眼霮神有点呆滞的看着面前的石碑。

      吴邪打着手电一边看,一边给周凡和胖子说道:

      “墓主人说,他修潺建了一个天宫,如果和你有缘,这个门才会打낆开。”

      胖子뻍呸了一声,道:“胖爷我最不待见这种故弄玄虚的人了。”

      周凡看着光滑如镜般的石碑正面,微笑道:

      “咱们手艺人,从祖师爷开始,一直都是凭本事开门。”

      胖子哈哈大笑道:“小周这话在理酔。ℭ”

      此时小哥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

      텍 “白二十年前的事情,我想起来了……”

      庤 众人在小哥的叙述中,窥探到了这个巨大谜团的一角。

      当年,ݛ吴冲三省,张起灵,霍玲咏,陈文锦,等人一同下海底墓穴。

      吴三省率先通过对着镜子梳头,破解了奇门遁甲的机关,离队而去。

      陈文锦和小哥在追过去之后,被香味熏到晕迷。

      小哥记忆中最后的画᫼面,是吴三省蹲在他身前,面无ಈ表情的看着他。

      小哥沉声道:“等我再次醒来,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并且失去了记忆。”

      “再之后的几年,我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出了一些问题。”

      小哥转头盯着吴邪,认真的说道:

      “我在三个月前碰到了你的三叔,複就跟着他去了鲁王宫。”

      “你三叔有䁠很大的问题。”

      “你们从青铜棺里面,拿到的金丝锦书是假的。”

      ợ“大奎之所以必须死,是因为他和你三叔一起把金丝锦书给调包了㏈。”

      吴邪回割忆之前和莥吴三叔相处的点点滴滴,无法接受퓮这个残酷䑆的事实。

      吴邪低吼道:“我不信,三叔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 小哥叹了一口气:“你确定他真的是你三叔吗?”

      吴邪的神情恍惚,呆愣愣的一动不动。

      周凡拍了拍吴邪的䘣肩膀,安慰了他一⌖句:

      “想开点,先活着出去再悲伤吧,这里面空气不多了。” 뭌

      “噗……”盘坐在石碑前面,扭捏着梳头的胖子,听到周凡对吴邪说的话,直接喷出了鼻涕泡。

      ܙ胖子锤了两下腿,哈哈笑道:

      “这里面空气不多了……小周,你也是个人才,胖爷我头一回听到这么安慰人的훟。”

      吴邪被周凡和讣胖子一打岔,情绪已经缓和了过来,他对着胖子皱眉道:

      “◆死胖子,你特娘的翘个兰花指,扭的跟个麻花㈌似的,又在瞎几把搞什么?”

      胖子尖着嗓子,抛了个媚眼,扭捏道:

      “哀家特娘的䗋梳个头,怎么那么多屁事?小吴子,还不赶紧的过来伺候着?”

      周㒍凡挑眉道:“梳头?胖子你也想进天门里?”

      胖子立马特别正义词严的道뇐:

      甸“你们几个小同志的脑袋瓜子里面,想的是啥,胖爷我可都是一清二楚。”

      “但是吧,胖爷我这次可是大公无私。”

      “你想啊,那띗个天宫模型的位置,肯定是整个古墓的最顶端。”

      “那不就是里海面最近的地方嘛,咱们哥几个要想出去,就得从那里动脑筋!”

      幄 周凡看了看胖子,称赞道:“胖子这次确实说道点子上了,那就赶紧的露一手吧。”

      “得嘞,瞧好吧您鸱内。”胖子得意洋洋的虚点了一下兰花指。

      如同二十年前,陈文锦和小哥配合破解奇门遁甲,找到生门那样。

      周凡也打着手电走到旁边,一点一点的挪动角度。

      胖子对着镜子在鬓角的位置,看到了浅浅的三条首尾相连的鱼,在缓缓⽆的转动。

      此时周凡打出的手电光束,和胖子看到的印记,重合到了一起。

      胖子兴奋的大叫一声:“找到了!是第三个暗门!”

      ᮕ于是众人面带喜色的,顺着又Ꙫ黑又狭窄的天门夹道走了进去。

      这次是周凡在¡最前面开路,然后是胖子,吴邪,小哥负责垫后。

      走了一会儿,胖子抱怨道:

      “这特娘的歧视我们胖子吧?”

      “都那么有钱的人,修个破道都不舍得多铺两块砖,弄的可是真够寒碜的。”

      “胖爷我知道这是船葬,地方有뤿限……哎呦!”

      胖子突然叫了一声,两个肩膀都被石壁卡住了。

      走在他后面的吴邪,哈哈大笑道:“死胖子,还好意思吹身手敏捷?”

      周凡顿时警惕的檏把手放在石壁上,低吼一声:

      “不好ꢛ!这两面墙正在合拢!”

      小哥也是伸出手指在墙壁上划过,脸色骤变:

      “机关被开启了!⻰快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