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口味粤语

      女人最忌讳什么?

      年纪。

      陈易也不是有意冒犯。

      纯属夸张的表达方式罢了。

      “其实我的意思是,选歌最好偏向于年龄跨度优势大工的。”

      “笼统的讲,就是选歌面向的人群鹡多一点。”

      “到时候投票的人,二十岁到五十岁都有,并不局限于些小男生,你明白我的意思?”陈易认真骎的目光中都是诚意。

      顾可然眸子里眼神一剐。

      “不明白!”

      “李诚老师,我们今天,排练一下可以吗?”她走到李城面前,俏脸寒煞。

      “没问题的。”李诚点了点头,补了一句。

      “但小陈说的没错,你的这个谱子……太单调,投票的人有五百个,各个年龄段都有,如果不是特别优势大的话,还是蛮危险的。”

      顾可然脸上表情一僵。

      一个人说就算了,现在李诚也这么说。

      李诚在业内的专业,是得到很多人认可的。

      “其他的歌手……”顾可然迟疑了下,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他们都还没来排练过,排练正常也是캹会关起排练室,我깲们也没办法透露,哈哈。”李诚笑完,接着说:“建议而已,我也没想太多,直到听完陈易的话,我才觉得你这首谱子确实劣势大,你想排练的话也可以,我们会尽量配合你。”

      顾可㞬然动了动嘴。

      闷闷不乐的,就像陡然间泄气的皮球。

      这两,一唱一和的!,故意打击人呢是吧?亏他俩都还是专业的,而且从知识角度和舞台效果,似乎都比自己还好……嗯,可能小陈跟我差不多,她心里自己想着。

      李诚发现了顾可然情绪上不是很高,沉吟中意有所指的道:“顾小姐,最近都没怎么休息吧?”

      顾可然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歌手的伴奏团,还兼嘘寒问啼暖?顾可然清丽的脸蛋笑容缓缓浮现。

      陈易已经打破了她不切实际的幻想,“一个歌手,高强度的歌唱,排练,可能会适得其反,不仅仅是嗓子身体,还会出现过多的负担和精餑神压力,连带着伴奏团也进不了节奏。”

      顾可然瞪大了两只大眼睛,看着旁边自顾自忙活,像什么都没听到的李诚。她咬了咬银牙,瞪了陈易一眼ᵁ,“不要胡说八道,我状态可以。⃅”

      陈易笑龇了笑,淡淡的道:“不要没比赛前,嗓子就唱坏。状态好不好,试试高音就知道。”陈易似是无心的问她,随和的口气,像真正的一种技伢巧灌输。

      “不了。”髚她摇头,很果决,没有跎犹豫。

      陈易不在相劝,过去继续和李城商量他ꦈ自己的东西。

      㿕 他是开幕式歌手,和驻场比赛的在一起并吿不影响,也不存在透露敌情……

      歌手两场比赛累计淘汰,歌手观众接受度多元化,对于顾可然并不友好。

      毫不客气的说,她第一轮的两场比赛,应该就是她在歌手舞台的次数。

      一会儿后,顾可然款款走过来,说打算排练。

      李城说可以给一掂个小时的时间。

      “那就一个小时。”旁边,一个背着红色挎包的女人不耐的道:“真有意思,我刚才听我的艺人说,有人还说她的歌不行?”

      뜗“真是好笑,这歌可是孙景浩픱和我经过三挑四选选出来的,和可然气质刚好符돤合,更能衬托出她的优势,竟然有人说她不合适!”

      三十岁左右,踩着黑色高跟鞋和红色໭裙子,脸上画着浓妆,烈焰红唇,神色冰冷。

      “听说是你提出来的?”她盯着陈륅易,面露不屑,“ﳫ你哪个公司㺒的艺人?你经纪人是谁?谁给你的胆子让我们可然换歌귓的?我告诉你,如果坏了她的歌唱之路,我要你好看!”

      顾可然匆忙上来,“赵姐,他不是这意思찤,只是建议而已,是好心。”

      赵袁冷冷的道䮶:“这种事你不要自己做决定,是要和公司商量的,有任何一点心思都不可以,否则影响了公司的利益,你就要付出沉わ重的代价。”

      顾可然点了点头픘。

      飖“我明白。”

      篱“行了,练歌吧팾。”赵袁神色冰冷,口气一如既往,就像她嘴巴里含着冰块,让人想给她一耳刮子的那种。

      顾可然无奈的上了舞台。似乎此袿时的她,更不适合唱歌了。

      ﰖ 等他们上台,李诚边做准备边在旁边道:“天正传媒的人什么都好,就是一个比一个自以为是,特别是经纪人。”

      “你认识她?”陈㦀易视线落在舞台上。

      “天正传媒的一个经纪人,也是顾可然的音乐制作人。”李诚笑了笑,叹了口气,道:“这顾可然底子还是不错的,但天褊正出了名的压榨,佣金抽得非常高。最喜欢的就衳是利用艺人最宝贵的几年时间挣钱,等过了青春饭,大都艺人要么没了声音雪藏要么莫名其巼妙退十八线。”

      天띈正娱乐传媒在娱乐圈子里面,陈易多少了解一些。

      资源力量묍雄厚,口碑一般。

      犎“景浩,你过来,我们商量一下,谱子哪里还要改。”赵袁冲下面招了招手,“对了,顺便拿件外套来给可然。”

      旁边,各种助理,跟班,应该都是赵袁带来的㨉天正传媒娱乐工作人员。其中一位,白色西装,外貌俊逸,身材高大,不是别人,正是在Y度弹半首可爱的我的孙景浩。

      顾可然摇头说不冷。

      “魔怎么会不冷,里面温度挺低的。”푌孙景浩拿了件外套,柔声道,他确实温柔,比起杨追追那种张扬,他还有几分内敛。

      顾可然仔细的看着谱子,似乎没听到孙景浩的声音一样。

       孙景浩表情尴尬,只好说:“我帮你和声。”挟

      顾可然的歌曲비,都偏柔和,和声部分挺多的。

      赵袁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眯着眼睛笑道:“景浩,带你过来就是要葿你帮可然和声的,你和她声音多配,好啦,可然,先试着熨唱一下,看有什么问题,我们在跟景浩商量,你还不知道吧,景浩可能接下去也会跟你在同个舞台,到时候可能他也是踢馆歌手之一。”

      顾可然怔了怔,声音淡淡道:“景浩情歌唱得好,应该有能力夺得一席之地。”

      节奏慢慢响起。

      锣顾可然的声音,辨识度真的高。

      唱的曲子恰到好处的空灵。

      可惜,没有感情。௃

      陈易看着台ጺ上眼神空洞的女孩。

      黑暗中,他很安静。

      只有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过了会儿,几声咳嗽从台上传下来,在录制大厅和话筒的扩放中,显得更加明显。

      “今天状态不好,要不先到这里。”顾可然咳几声后,看得出情绪并不高。

      筍 “都没时间了,我看你状态可以,在排在排。”赵袁招手,示意伴奏团继续。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可以清楚的看到,顾可然的神情越来越疲惫,头꜌发披散下来,声音越来越失真。

      脴 状态不蟫好,几个转调还都没跟上,唱雟起来就像机器人,很多音调都几乎一致,纯粹靠着自身声音的甜美在控场。

      “可然,你今天是怎么了,你这个␏唱法不行的!”赵袁皱着眉头,哼了一声,“景浩,帮可然递水下。”

      都知஫道,不是喝不喝水的问题。一个歌手唱歌,情绪非常重要。你让一个失恋的人去唱爱情三十六计试试。

      顾可然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自顾自道:“我去下洗手间。”

       읿陈易看着她的背影,视线又落到舞台和经纪人聊天的孙景浩身上。

      虽然没有真正进过娱乐圈,但在底层碰壁二十年,写歌,投稿,被经纪公司骗,各种脏的黑的手段见过也听过不少,不然以他的能力,也会有少许出头,可惜,他当时并不懂演艺圈的水꒑深。好在后来,渐渐悟了㓉。

      二十年来最让他明白的道理是,在演艺圈不管唱歌还是干嘛,单纯的ꤥ永远都是底层食物链,不能只会唱歌,也不能不会唱歌。

      从录制大厅出来。

      他找到了卫生间。

      守在卫生间外面。

      人来人往……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可然从里面出来,似乎察觉到什么,她扬起䲇头颔首间,美眸流动,看到了外面杵着的男孩。

      쁜顾可然边打开洗手间的水龙头,边淡淡的道:“你干嘛站在女厕所门口?你们歌手节目组⠻工作人员都那么变态的吗?”

      “你们?怎么,除了我,还有人站在厕所等你?”陈易笑了笑。

      “有啊,齐维……就为了签我。”顾可然脸上充满无奈,似乎想到了那个画面。

      陈易满脸疑惑不꿱解,“不是已经敲定入驻歌手了。”

      “不是那个。”顾可然边用纸巾擦手边说:“是经纪公司,我和天正的合同到期了,齐维说众艺想签我。”

      众艺跟齐维廿还真是铁,不仅仅歌手节目组的方方面面她都能有权利,连公司的艺人挖掘都能插手。

      陈易心中细转,“我觉得你去众艺可能比在天正禡好。”

      顾可然通过眼前的镜子看了他一眼,笑笑,笑容中似乎有几缕无奈。

      “众艺不会给我太多资源的,我能在这两年有名气,全是在天正传媒里面包装的。”

      事实如此,天正这家公司给她的支持,确实这两年很大。否则也不会那么快成为新兴歌手。글天正有很多优秀的音乐制作人。

      “你为什么想出名?”陈易问道。 헗

      “因为我花瓶呗,除了脸蛋好身材好声音好,也没哪里好了。”

      “……”

      顾可然笑了笑,露出两个甜甜的梨涡,“打听那么多干嘛,你嗓子那么好팁,也不需要包装,你哪个经纪公司的?众艺?”

      经ꆞ纪公司?自己还真不是,陈易一笑,“自由歌手,卖设备给歌手节目组才认识的齐维。”

      听到他是自由人士,顾可然沉默了。

      “真好,自由歌手,有本事,自信,优秀,做自由歌手,也能唱出自己的一片天地。”顾可然自嘲一笑,“哪像我,就长得漂亮,这次要不是歌手舞台幸和赛制我很喜欢,觉得是一个机会,我已经打算不和天正签合同了,老娘不混娱乐圈了。”

      “但不和天正传媒合作,谁给我写歌,谁给我机会,我怎么在歌手这个舞台找机会成꺁功?也就天正舍得力捧我,去了䚾众艺,别说给我定制歌了,会不会让我参加שּׂ歌手都不知道,毕竟人家旗下拍戏为主。”

      她的声邌音充满着无奈,又带着一种落寞的伤感。

      也是,她说得还真没错。

      떴没有人帮助他,没有人帮她写歌,甚至包装和出专辑等一系列活动策划,她拿什么唱出一片天?拿脸吗?

      从小就知道,她喜欢唱歌。

      혟 陈易道:“我之前听齐ꇎ维说过,你一直想找那个微博上你的眼神的作者,想让他帮你写歌。”

      “这你都知道?”顾可然吃了一惊,随即翻了个白眼,“可惜齐维不告诉我是谁。”

      “如果他帮你写歌,你不就不需要在待在天怹丰了?”

      “切,他要能帮我写歌,我当场跟他跑溱,都晍不带犹豫的。”

      陈易迟疑了下,当场跟着跑,不知道的,以为你是要私奔。

      陈易收敛心神,目光炯炯落在顾可然清丽绝美的脸蛋上,“歌手,天正传媒,还有你,你们三方合同协议签了吗?”

      顾可然一脸警惕,盯着陈易,这家伙,怎么净打听这些?

      是哪家经纪公司的间谍Ⓨ?那齐维可真瞎了眼,引狼入室……

      “你问这个做什么?ࢆ”

      “你回答我。”

      “不跟你扯了。”

      “这关系到,那个神秘歌手能不能替你写歌。”陈易挡在了她面前憒,拦住了路。

      連顾可然呆呆的看着对方,弱弱的问道:“当然还没,我得先和天正传媒签,然后天正在和歌手节目签,不过也퐦快了,应该就这两天我就得和天正续约了。”顾可然心里还有一句话没说,那就是她很不想和天正━传媒续约。

      “一个歌手,没有一个硬实力足的经纪公司帮忙,想成功确实不容易,首先写歌就是一个大问题,天正确实做音乐的人才济济。”陈易看着顾可然,“但对比之下,我应该比他们更优秀。” 塌

      顾可然一阵愕然,优秀的人,多多少少心里都ˢ看不起别人,但像他这样那么嚣张把天凤看得一无是处的可真是,少见!

      “从今天开始,你跟着我Ȓ,我让你成为真正一名举룣世瞩目的歌手。”

      “……”

      这是什么霸道总裁式的宣ퟸ言?

      “你不是想让我给你写歌。”陈易盯着她,说:“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

      我什么갶时候想让你给我写歌了?

      顾可然怔神过后,立马竖起大拇指,表达出自己作为낲女性对敢说敢做的男人应该有的赞许。

      “我差点以为我们再拍霸道桲总裁爱上我。”

      确实,此情倨此景,如果再把她怼墙上去去,说上一句,女人,我就是你要找的人,就真的应景了。

      诚然自己发呆过后,会光荣的赏他一巴掌并且大喊,流氓!但不影响她作จ为女人的感官,女人,脑子里都是戏。

      “让让,我要去排练。”她翻了个大白眼,看来唱歌唱得好的不一定都是正常人,也可能是魔鬼。我是你的人,天啊,齐维这是哪里找了头凡尔赛男孩?

      表白也不能这样吧,在女⥪厕所外面ꀬ堵着我,说些稀奇古怪的,仪式感λ?有这样雷人的仪式感吗?

      “像一阵细语洒落我心底。”

      顾可然娇躯一震。

      回头,明眸中,优雅温醇的歌声,深邃,干净,清脆,温和似玉。

      “那感觉,如此神秘。”

      “我不禁抬起头,看着你~而你,并不露痕迹。” 猵

      “虽然,不言不语,叫人难忘记……”

      歌声的穿透力,温柔的刺入了灵魂。

      神秘而又深远。

      娊顾可然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人。

      “那是你的眼神,明亮又美丽……”他深邃的视线落下来,让人无时无刻想藏起来。

      躲避,害怕……脸红。这仪式感,确实挺可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