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柠在线观看免费高清视频直播

      晨风微微吹来,一颗颗晶莹透亮的露珠顺䣘着叶子滑下来,欢快地跳跃着。绿油油的小草在柔和㦾的晨光爱抚下苏醒了,在雨露的洗刷下显得更加绿了。

      远处东方的天边出现了一抹淡淡的鱼肚白色,神火山庄的一间别院上的屋檐上面,宋仁投早已经盘腿坐在了屋檐上,面对着东边的鱼肚白。

      j 宋仁投缓缓地呼吸,再从口中徐徐吐出来,吸气绵绵,呼气微微,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循环。

      능 远处天边逐渐明亮的鱼肚白上,缓缓地出现了淡淡的紫气,这些紫气无比的奇妙缓缓地融入了他的身体之中,并且这些紫气从天边像是被某些东西牵引了一样慢慢地漂浮了过来,被奇ꦏ异的东西吸引融入了⮽他的身体之中,和他融为了一体。

      慢慢的东方的那一抹鱼肚白逐渐的被徐徐升起的朝阳之色覆盖,紫气也出现的越来越多,如果不是修炼的特殊功法的人根本看ᬒ不到!

      不知道过了多久朝阳已经出现,宋仁投这才停止了修炼,缓缓地睁开了双眼,他的眼眸搛之中闪烁着紫色的光晕,而且他的身体上也同样包裹着一层紫色的光晕,全身上下给人一种奇异的感觉。

      不过随着宋仁投站了起来,状态也随之解除融入了他的身体之中,宋仁投伸了个懒腰笑道:“就修炼到这里吧。”

      而此时不远处的别院之中,东方淮竹坐在自己的庭院之中,目光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手中的玉笛和手上戴着的紫色玉镯上,整⏘个人依旧迷茫。

      东方淮竹突然感觉到的什么,抬头看向自己右〠边的屋檐퟾上,一道身影已经悄然落地的上面目光看着她许久,见到她的目光之后咧嘴一笑说道:“真是好雅兴呀,这么早就要雅奏么?”䚑

      东方淮竹嘴角微微一笑很倾城,看得宋仁投一愣,东方淮竹开口说道:“其实我并不会,只因为当初学法的时候爹爹䉦给的法宝里觉得它比较好看……”

      宋仁投微微一笑从屋檐上跳到了东方淮竹身边ܰ坐下,静静地看着她笑着问道:“还有呢?”

      东方淮竹继续说道:“还有我不会吟诗,不会唱歌,不会琴棋书画,也不会洗衣做饭烧菜叠被子……

      只会打架斗法딘决斗……所以真正的我让你失望么?”

      宋仁投无奈的笑了笑,摇头问道:“让我失望?我为什么要失望?”

      东方淮竹一脸奇怪的说道:“你们不是呕喜欢琴棋书画样样都会的贤良淑慧的女子么?”

      宋仁投伸出手刮了一下她的鼻梁,微笑着说道:“你说的我都会,所以你不用担心。所以我根本不会失望,反而开心,因为如果你什么都会了,还缺我么?”

      东方淮竹低着头小声的喃喃说道:“这么完美的你,我根本配不上你……”

      宋仁投直接被她说笑了,靠在一旁的木柱子上笑着说道:“呵呵呵……完美么?真是令人鮿难以置信啊。”

      东方淮竹疑惑的抬起了头,不解的问道:“难道不是吗?你法力高强,琴棋书画什么都会,长得又这般俊俏,简直找不出来你的缺陷,堪称完美了。”

      宋仁投一脸笑意的解释道:“我在我们西北可是有名的纨绔子弟,二世祖中的败家子。属于那种人人喊打的存在,偷鸡摸狗,无恶不ꝫ作……

      祧 所以我并不是你想나象之中的䴿完美之人,你失望了么?”

      东方淮竹听到㫆这话一愣,有些好奇的烙上下打量着宋仁投,没想到这个在自己看来㚨完美的人,Ϗ居然还有这样不뿮为人知的事情。

      东方淮竹有些不敢相信对着宋仁投的问道:“真……真的뿔?”

      宋仁投点了点头说道:“那是当然,真的假不了。我有必要骗你么。”

      东方淮竹一脸ꜿ不相信的摇了摇头,直接开口说道觏:“真不大像。看你文质彬彬的,怎么鬉可能像个纨绔子弟?怎么会有你说的那么不堪?我怀疑你是在哄我。”

      东方淮竹根本不敢相信,纨绔子弟,二世祖,败家子,这些负面的称号能和这人划等号,根本就不可能好不好。

      宋仁投ༀ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唉~,既然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了。”

      东方淮ᖫ竹一脸好奇的问道:“那既然你是个纨,纨绔子弟,为什么实力如此高强呢?”

      宋仁投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身上慢慢的散发出来了紫气,紫气环绕着他的身体在他的右手上凝结成时变成了一根紫色的笛子。

      宋仁投把玩着手中的笛子笑道:“其实呢,我也不知道。随便修炼就有如此实实力了,这大概就是所谓炃的天赋吧。”

      东方淮竹忍不住吐槽道:“你说这话真气人,很欠揍。”

      宋仁投笑了笑没有탫说话,拿起了手中的笛㲟子放在嘴边,东方㺁淮竹抬头看去,笛声悠扬而起,清脆与柔和相应,委婉与清᳇亮并存。宛如天籁,怡人心脾!

      东方淮竹都沉浸在了其中,㔢整个人的灵魂跟随着这宛如天籁之音嗉一样的笛音翩翩起舞了起来,仿佛升入了一座美好的仙境…ꩡ…

      过了良久,已然到了㿅正午时分……宋仁投这才缓缓的结束了自己的吹奏,但是那优美的笛音久久嫪不能散去,一直回荡着,让东方淮竹一ꗃ直都沉浸在其中。

      宋仁投㡡手中的紫色笛子缓缓散去化为紫气融入了他的身体之中,轻便而又简洁,就这样閿直接融入凭空消失了。

      就在这时神火山庄的两名杂役弟子敲了敲东方淮竹别院的大门,宋仁投走了过去,打开了房门,两人杂役弟子连忙说道:“小,呃,‰姑,姑爷,这是我们老爷命在下送来的饭菜。”

      宋仁投点了点头伸手接过,然后温和的开口谢道㈯:“多谢两位小哥了。”

      ᝌ那名䰠年龄稍长的杂役连忙拱手对着宋仁投说道:“哪里哪里,姑憉爷ꔙ和小姐吃的开检心就好,我们就先告退了。”蚥

      说着便直接带着那名杂役转头就走了,因为他们得赶快讲这里的事情禀报给他们在爷……

      宋ꑬ仁投见到那两名杂役走后,这才缓缓的关上了门,两大箱子饭菜直接漂浮着跟在他身旁,仿佛像是活过来了一样,根本不会直接落下。

      宋仁投走了过去将饭菜全匛部摆好在亭子的石桌上,摆了满满的一骽圈,顺带着盛好了饭。顺带着看了一眼,还沉浸在音乐之中无法自拔的东方淮竹。

      宋仁投一脸臭屁的摇了摇头说道:“唉~,我这该死的才艺啊!撩妹就是这么简单……”

      (要͹是琪琳在这肯定会好好的摩拷拳擦掌帮他安排一下浑身断骨才艺,好好的帮他舒筋活骨的。)

      宋仁投伸出右手食指戳了一下东方淮竹的额头瞬间让她清醒了过来,整个人吃痛一声捂着额头抱怨道:“好痛!你干嘛啊?”

      宋仁投走到一旁的石桌前坐下,转头对着东方淮竹说道:“当然是叫你吃饭,听了一上午的笛音我都饿了。”

      쭩东方淮竹一边走过来一边抱怨道:“吃饭你就好好的叫啊,你戳我额头干什么,很痛的你不知道啊?”

      宋仁᧋投一边吃着饭一边摇头说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㫭东方淮竹坐在石凳上쩝直接双手抱胸气鼓鼓的撒粔娇道:“哼ꪯ!你棓这人怎么这样,我不理你了!”

      宋仁投一边吃饭,看着在自己面前撒娇的东方淮竹想要笑但是又不敢笑,最终将嘴里的饭全部咽了下去之后,将饭碗放在了桌上。

      宋浴仁投伸出手帮她揉了揉额头,微笑着开口说道:“好攅了,我错了。快点吃饭吧。ƥ等一下我教你吹笛。”

      东方淮竹೒嬉笑的说道:“这是你说的啊!等一下不准反悔。”

      宋仁投点了点头,拿起饭碗又重新吃起了饭,开口说道:“是是是,快点吃,等一下我教你便是。”

      东方淮竹开心地端起饭拿起了筷子吃了起来,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对着宋仁投问道:“杲听说再过几天北山边境的石英城会举行道盟每十年㟔举行一届的新秀大比。你准备去参加吗?” 琵

      宋仁投点了㊎点头说道:ಮ“大比关系日后道盟盟主之尺位,我必须参加。”

      东方淮竹听到宋仁投这句话,有些震惊的问道:“你想要当一气道盟盟主?”

      宋仁投点了点头说道:“我必须要当上一气道盟的盟主,这样才能改彩变我们人族和妖族之间的关系,让两族和氌平共处,这样才能够让双方减少消亡。

      不然的话,䬻两族长期处于开战状态,对我봙族对妖族都是一场长期的消耗战……”

      东方淮竹听得穩似懂非懂地笑着对宋仁投说道:“真是远大的梦想,我会支持你的。”

      宋仁投嘴角훞露出了个欣慰的笑容说道:“在目前⳦为止我只和你一个人说过我的这个计划,在别人看来不合实际。没想到你却愿意支持我。”

      东方淮竹笑着说道:“嘻嘻嘻,没办法。如果我不支持你,还有谁支持你?”

      宋仁投点了웲点头笑道:“好了,吃饭吧。吃豶完饭我教你吹笛。”

      很快两人就在互相嬉戏之下吃完了饭,宋仁投将碗筷全部收拾干净之后,就ཕ开始教授东方淮竹吹笛子。

      小小的别院之中充满了爱情的味道,里里外外充斥的爱㓊情的甜蜜,仿佛在这一刻,是两人最甜蜜的时刻,心心相惜了起来。

      宋仁投坐在东方淮竹身旁,手中拿着东方淮竹的笛子开口讲解道:“在吹笛子的时候将自己的法力也注入笛声之中,用特殊的音调吹出来就可以实现在他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无形之中对敌人产生攻击。”

      东方淮竹有些不敢相信说道:“啊这!真的可以么?”

      齚宋仁投微微一笑,解释道:“当然可以啦,这是将法力藏匿于音波之中从而干扰对手的五官,扰㡮乱对手的法力运转,从而让对手陷入幻觉之中。甚至于法力高强,手法老练的都可以使用音波ቭ直接杀人于无形!”쏞

      त芝宋仁投说着也开始了展示,拿起手中的笛子就吹了起来,落叶缓缓地从树叶声飘落了下来,慢慢的在无形之中瞬间被直接切割都成了两半낖,切割面无⚘比的平整,而릊且还没有被惊动,就这样一片树直叶变成两片树叶,缓缓的落到뀠了地上。

      ꖻ 东方淮竹见到这一幕瞬间惊叹无比,宋仁投微微一笑,一曲收尾。笑着说道:“其实除此之外,笛子还有很多开发的途径。只不过我也没有研究好,但是ؑ也只同一个原理。”

      东方淮竹点了点头,轻轻的靠在了宋仁投的肩上,宋仁投一脸溺爱狘的将她拥入了怀中,东方淮竹也懒得动,就这样静静的靠在他的怀中。

      东方淮竹开口喃喃道:“要是能一直这样那该多好?”ꢮ

      宋仁投微笑着说道:“时间奔流不息,我还有要做的事情要做。不过我还会腾出时间来陪你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