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のぁ

      “逍遥公子,我们现在首要任务是找到公会,和会长他们汇合,你将先后顺序混了,我们。。。”蠣王师师看着不远处的十来人,不明白逍遥叹的겪想法。

      “没错,我找的就是他们,王姑娘,我前几天就和你说,ꩨ既然我们都进来了,能在这地老硢天荒中得到什么,就各凭本事了,你认为和公会一起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你就应该赶往阜纪㳃岛,而不是和我一起来这里。”逍遥叹很想将王师师赶走,但考虑到都是一个公会的,没必要做的这么绝,每次都用럠比较委婉的言词表达了自곲己的想法。

      逍遥叹二人已经离开了来到地老天荒的第一座岛屿东哭岛,来到了这座名为军舰岛的中型岛屿,目的是为了找人,进来地老天荒之前,幽꜒罗和自己说过,有人会在这里面帮自己ޕ一起完成任务的,所以,逍遥叹决定先找到这个人,再去做任务,只是没想到的是,幽罗所说的那个能帮自己的人竟然还是一位熟亼人,让逍遥叹Ȫ开始疑惑幽罗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有必要繗让他来吗,就怎么不相信自己的能力?

      “唉!逍遥公子,你就实话告诉我,那位名为幽罗的强者是㷕什么来历,为何他只将任务给你,而不是其他人?”王师师这段时间一直都在考虑这个问题,也一直在等待逍遥叹能主动和自己说对方的来历,可惜䭹,逍遥叹好像忘了这个人似的,就是不提有关幽罗的事,是自己的魅力不够吗?

      “幽ꡍ罗,王姑娘,你还是不知道ﴑ的好,他那个层次暂时不是你所能遌接触的,我也是偶然间才和他认识的。。。”

      “好,那我就不问了,但逍遥公子,我䋒来地老天荒也是因为钱的问题,我就想问一声,他给你的任务,我能参加吗?放心,我则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会量力而行,也不会抢你的积分,只希望能得到陷一笔额外之财。。。地老天荒虽然外面传的神乎其神,是一뤲个遍地黄金的世界,但没有一点本事是不可能得到的,原本我是想䥹和公会的其他成员汇合,一起赚这笔钱财,但现在有一个更好的机会,我希望你能让我参与。”王师駣师终于说出了这段时间不离开的原因,钱的问题偘,是摆在普通百姓,包括修者面前最现实的一道坎,也是让他们折腰的一把利器,逍遥叹也不䐆例外,当时加ů入公会的目的就是因为没钱。

      认真的看着王师师,逍遥叹无奈的回答:“可以是可以,但我不建议你参加。。。先别激动,听我说完,因为这些任务都不是那么好完成的,它的收益高,但是风险也大,还不如和公会的其他人汇合后,用正常途径赢得财富来得合算,我不认为会长让公会成员做一些威胁生命的事情,所以我建议你去还是去。。。”逍遥叹不为所动,自己和쪀她完全不在一个层次,虽然说王浓师师的修达到了四星境中靃期,比逍遥叹还高,但王师师还不具备完成神级任务的资格。

      “逍遥公子,你可以完成,为何我就不行,穏我的修徲为比你高,公会等级比你高,任务完成度一样比你高,难道就是因为你是男子,而我是女子吗?我不༘。。。”王师师为说服逍遥叹,将两人进行对比,被已经分配完任务,向逍遥叹方向走来的阳光听到了,ኊ摇了摇头,打断王师师的话。

      쑨“王姑娘,츹能否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阳公子,请说。뱑”王师师听到阳光的话,转移目标,打算以阳婅光为ឧ突破口。

      “王姑娘,你是冒险者公会的会员吗?”

       “是,几乎所有的赏金猎人公会人员都是冒险者公会的注册会员,我也自然不例外,怎么了,有问题吗?”

      “王姑娘,能否让我们看看你的萹冒险者公会徽章?”王师师悚不解其意,直接拿出冒险者徽章。

      ­ “不错,是二星级,已经可以和一些世家的一般子弟抗衡了。逍遥兄,你也是冒险者吧,拿出来晒晒吧!”阳光小小的赞美了王师师,让王师师脸上喜意更浓。

      逍遥叹虽ፑ然也有些不明白阳光的意图,不知道对方是帮自己,还是帮王僮师师,还是ྯ将徽章拿了出来。

      “逍遥兄,请翻쑕到正面。”阳光微笑的对逍遥叹说道。

      逍遥叹手翻Ἄ转,徽章现出正面的图案。

      “这是。。。逍遥公子,你怎么可能会达듟到日级?不应该啊,你进入冒险者公会应该也没多长时间呢,年龄上。。。”王师师在见到徽章葙上一轮栩栩如生的太阳图案,整个人鐠不淡定了。

      쭞 “王姑娘,请冷静的想想,冒险者工会的等级提升是如何规簎定的?”

      “我。。。”王师师还想说什么,但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脑中回忆着相关的知识。

      冒险者工会的等级,从低级到高级分为星级、月鋌级以及日级三个等级,从徽章正的图案中可以看得清楚,徽章的外形也不是固定不变的,而⯋是根据等级的不同进行相应的变化(可手动恢复令牌原状),因为每个等级ꋑ下又有不同的等级划分,星级分为一至五星,月级分为一至三月,日级分为一到两日,当进入二星级以后,䆛整个涗徽章的图案变成一颗星星的模样,直到进入一月级恢复令牌模样;进入一月一星级以后徽章为弯月模样,随着等级提高,慢慢变成圆月形,到进入一日级恢复令牌模样;进入一日一星级后徽章为一轮太阳模样枠,传说还有高于筒太阳级别的神级,但是至今没人知道它的模样읗,因自其创造出来从没有人达到过。⩭冒险者公会之所以以冒险者命名,是因为它的等级提升特性,它ㅥ虽然也有和赏金猎人一㩟样的任务,但是却没有等级积뻟分累积啊这一常规特性,想要提升自己的冒险者等级,必须要在大陆中四处冒险,就像水球人出门旅行一样,旅行的地点越危险,持续时间越长,得到了冒险者积分将会越多,也这夤也是提升自己冒险者等✗级唯一的一条途径,没错,是㞺唯一,没有其他办法。

      一般情况下,五星满级之后就无法提升自己的冒挅险者等级了,只有进佭入一些满足冒险者公会险地条件﯌的危险之处进行冒险之旅,才能提祙升为月级,一旦进入月级,想要继续提升自己的冒险者等级,所要冒险之处就更加的危险,否则只能原끊地踏步,此鄾生冒≂险者等级就到此为止了,不像星级一样,只෹要不是在城镇村庄等安全区域范围,都可以慢慢的提升自己的冒险者等级。月级进入日级也一样有一道坎龆,那就是禁䲭区,一旦在禁区满足冒险者公会的相关条件,那么,不管你之前是什么等级,将自动提升为一日零星级(注:月级也一样,今天你要进入一个满足条件的险地,而昨天刚刚注册成为一名冒险者公会会员,只要你在这个险地中满足相关的条件,那么,只有你活着从里面出来,恝进入安全区域,将立刻升级为冒险者工会的一月零星Ѐ级),这就是关于冒险者公会等级提升的简要规则,为了防止作假,还有相关的规定对相应的作弊人员론进行惩罚,冒险者公会的会员等级越高,尤其是进入月级以后,意味着此人越危险,因为他所能涉足的地方将越危险,也意⮭味着此人的生存能力更强,此人的实际实力更恐怖。

      逍遥叹手中的冒险者公会徽章虽然是令牌状,但是那싌也是他手动让它变回令牌模样的,因为在他的潜意䘬识里认为,日、月、星的外形是用来装逼用的,是容易遭雷劈的ٴ,而逍遥叹的徽章上,是一个太阳和两颗星,完全可以变化成太阳낎或明月的形状的。

      “王姑娘,现在明白了묤吧!逍遥兄比你想象中可怕腲多了。。。”

      “不可鍸能,逍遥公子,你。。。你进入过禁区,人族怎么可能有能力进入。。。”

      ꨦ“王姑娘,你这话就有些武断了,那你知道我是怎么和逍遥兄认识的吗?在众쿎神黄昏,还是深处,禁区?哈哈!有些人视它为洪水猛兽,避之唯恐不及;맧有些人却把它当成一种磨砺自己的嫳机会,时不时地要去体验一番。这是不分种族的,没有什么人族不可以还是可以之分。”阳光指出王师师的错误之处,对其说法不屑一顾,人族,有时候甚至比其他族更Ⴢ加的可怕,在他们身上,ꈇ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而原因最后归纳起来只有一个:人多啊!这一点是其他种族,包括兽人族都无法比拟的,人族的繁殖能力太变态了,简直逆㙥天了。

      䩚“王Ⲯ姑娘,憉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他是谁吗?阳光,来自于光明顶,这次任务的发布者之一的后人,而当时你见到的那位幽罗,真实实力至少为星域期。那么,王师师,你,现在,还认为自己有信心吗?敢和我们一起去完成这些任务吗?这❊可是在和死神玩命啊!相信一旦你参与了,回到曙光大陆后,冒险者公会等级是不是日级我不知道,但月级是肯定的,⢁现在㮀,请你想清楚了在告诉我,你的最终决定。”。。。

      “我等的人来了,王师师,你的的决定丽可以说滉了,这是你的最后一次机会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