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浴池洗澡的女人们

      时햸间慢慢过去,一转眼之间⼼百剑士狂宴就已经过了半数时间。

      这半数时间神乐其实也没做什么,前来挑战的剑士엍也都被其他人挡下去了,武田勇治、惠和里子三人挡芕不住的会逐柊级交给风间剑心、两仪幽月和佐佐木小次郎三人,实在不行才该神乐和宫本武藏出场。

      不过能打到⠜宫本武藏面前的草根剑士只有一位,实挏力不输给四方剑豪,当然指的是普通륺的四方剑豪,而不是超规格᎘的御剑怜侍矷这一类的。

      至于其他的四方剑豪,倒是没有找上门来找打的,想必整个百剑士狂宴ϟ,四方剑豪那几位战败的都不会找上门来䦃,北方剑豪这么耿直熡的人还是少ӛ数的。

      掝 而这几天,神乐也逐渐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另一숪面。 摴

      自从댖上次见过阴影御剑怜侍以后,神乐就隐隐约约感知到了什么,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直到⋴有一天,神乐随着这种感觉发动无限狭间,遁入了这个世界的空间深层。

      那是一穂片阴影化的世界,周围的建筑物都是漆黑的,好像影子一样,却拥有实体,神乐遁入的地方也是阴影世界的极东驿馆中。

      驿耍馆中很安静,但神乐发觉自己的面前,一道✫模糊的人影正躺在地上,一副睡着了的模样。

      阴影人模样有些模糊熠,就像老电视机的那种失真襩感,神乐隐约能够看出是个女人ꔳ、长发、佩戴着两把太刀。

      䙯쵝神乐无语,这不就是她自己渒吗,而且会出现在阴影世界这个位置的好像也正对着经常在驿馆房间中的她。䯜

      “以这个世界的性质,就算杀死这个阴影神乐,过不了多久也会重新出现㳌的吧。”

      “ิ系统,扫描这个世ຂ界。”

      神乐⍷直接给系统下令道,对于这些世界法则性的东西,系统要比她擅长多了ꦕ。

      【正在扫描世界……】

      ﭿ 﫪【扫描世界完成,正在解析홓……】

      【获得解析结果,请宿主查阅】

      神乐看着系统报告不禁了然,暗暗觉得这个世界真复杂。 땃

      这里㟍是鬼剑之国现实的投影位啩面,因为世界意志的不存在,再加上某种挏外来因㡶素,这里沉淀着历史上所有出现过的剑士。

      也就是说䨟这里不仅有阴影羽生龙之介,还㠹有他之前的几代ӑ剑圣!

      在知道这件事以忛后,神乐就默默的用无ﴘ限狭间躲回了主世界,要是在阴影世界被剑圣的阴影缠住,那可就乐子大了閦。

      百剑士狂宴看样子还有其他的隐情,最起码绝对不是自然形成的习俗,在神乐看来这岂不是更像一种……诅咒?

      想⣭要知道这个世界最深层的秘密,看样子就必须打到羽生龙之介的面前了。

      百剑士狂宴也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了,神乐拔出炎彻和净尘进行最基ఓ础的保养。

      湿毛巾擦拭着炎彻的刀身,灵刀倒是不用担心生锈的问题欰,炎뻕彻本身带着的温度会瞬间将水分蒸发。

      뜪 这把灵刀跟随了她很长时间,ᝯ也从三星灵刀晋升到了四星灵刀,神乐猜测五星级಺的东西都是超脱的标配,她身上唯一一件五星的东西大概就是灵装·神栖,也是依靠着这件和服神乐才能够承载那么多的灵力量的。

      其次就是神奈川神见赠与她的对神兵器·神道五十岚,这鷋把弓自从到了她手上后就再也没怎么用过,除非有一天神乐突发奇想想要把天照大御神干掉,否则就只能放在狭间里积灰了。

      保养完自己的两把太刀后,神乐走出房门走到后院,依旧是零零星鶈星的几个人在围观,武田勇治正在场上和千叶里子周旋。

      ῧ “欧啦——!”

      武田勇治攻击大开大合,一刀抡过去砸向了千叶里子,而千叶里子凭借着其灵活性发动瞬步拉开距离,游走在吞鬼丸的攻击距离外寻找机会。

      ﰜ“流断!”

      顣一道刀芒飞出,武田勇治挥刀格挡开这一击,随即瞬步拉近距离一刀抡了出去。

      千叶里子来不及发动瞬步只得ㆥ挥刀格挡,结果整个人都被拍飞出去,泤力量是硬伤。

      휮 武田勇治乘胜追击,很快局势就变成廢了他压着千叶里子打,但千叶里子沉着冷静攻防有度,一时间武田勇治也拿不下她。

      又是一记横扫,千叶里子压低身子蹲下,躲过了武田勇治的攻击,随即一记居合斩,뀯武田勇治向后退去,刀刃顺着他的鼻尖䔯划过。

      “刃返。”

      顈千叶里子脚下发力,身形如同一个弹簧一样弹射了出去,在斩出一刀后站ん在了∕武田勇治的背后。

      灵刀·忘川慢桦慢ལ的收刀入鞘,武田勇治才后廔知后觉的感知到腰间的斩伤,鲜血顺着伤口流出,还好千叶里子留手了,没有直接将武田勇治腰몣斩,否则就只能请神乐过来给武田勇治续命了,这种璁事之前也不是没发쒲生过。凝

      뒏 “三十一战颺二十胜十一负,努力修行吧訒,武田君。”

      千叶里子报出胜率后,武篵田勇治忍着疼痛龇牙咧嘴的笑了笑。

      “剑巫的徒弟,难缠啊。”

      惎 덨 千叶里子纠正道:“不是因为我是老师的弟子才ዪ难缠,我本来就很强的。”

      ﱬ“当年还不是哭唧唧的一个小姑娘삔。”神乐在一旁说风凉话道。

      千叶里子脸色一红旂,嗔怒道:䩃“老师!”

      “好啦好啦,我不说了还不行吗。”神乐摊了摊手无奈道。

       “剑巫小姐总算舍得出㽹门了,整天在房间里待着也不闷?”金泽御前看到神乐竟然在这里惊讶道。

      㽢  “我出门是来揍人的,谁上来和我比一比?”神乐走到场地内环顾了一周,似乎并没有欴能和她一战的对手。

      “佐佐木先✶生和老婆出门了,宫本大人不知道跑哪쳺里喝酒去了。”赤井新空提醒神乐说道。

      “那不如我来吧,徤反正我很闲。”凤栖的声音在此时传来ꁶ,神乐顿时觉得脑壳痛。

      “姐,你ꈅ能别闹吗?ꑁ”

      鄦 凤栖嘟了嘟嘴,十分可爱道:“怎么,别人和你打得,我就打不了了吗?”

      ᐩ 神乐尴ﻱ尬的玩起了自己的头发,以前被凤栖收拾的太狠了,哪怕知道现在赢得会是自己,也依旧不想和凤栖打。

      “行吧行吧,那我就来领教一下凤栖小姐的镩剑道吧。”神乐很绅士的做出了个请的动作,凤栖飒然砶一笑,走过去站在了神乐的对面。

      “这是숶多久没有交手过了,唀当年的你可是很稚嫩的啊。”凤栖感觉眼前一恍,现在的神乐和以前不成熟릩的神乐身影重叠濥,不禁有些感慨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