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旖琳作品番号

      我出生那日,喸听闻京畿漫山遍野皆开满了嫣红璀花,甚是夺目,连带着我的额上,也从娘胎里带出来一枚绛红花钿,同那些灼ﶨ灼滟华一般。

      豆叶跟我说吏,她从没见过京畿何时这般美——豆叶是我的侍婢,长我五岁。

      我时常觉得她不应该叫豆叶,叫豆花还差不多,毕竟自小在宫里养大,长得白嫩细软,很是可爱。

      用这个名字,才最适合不过。

      我疑惑她小小年纪便有这么清晰的记忆,总觉她言辞中有夸大之嫌。

      然每每她说起翳当日之景时,其滔滔不绝之状,峹又委实让我繋笃信几分。

      我౛是皇帝的小女儿。⦪

      ੕也是最不得宠的女儿。

      我出生时,朝廷正值战年,各地藩郡起势,一轮紧接着一轮的战事滚滚而来,像车碾的毂轮似的,压得父皇年纪轻轻就有垂暮之色若。

      䳶 如今父皇已有了千秋,那尊帝冠下也生满了白玉一般的银发。

      ϙ 我的出生并没有简给父皇带来些丝的欣慰,即도便我是他与母后的嫡出。

      这一切皆因那个惯会胡扯的臭道士!偏偏父皇还以道长之礼待之!

      那道士说我是妖怪,京畿盛开这样一种不知名的妖花,便是铁证。

      连带着国祚不济、战事不断、朝局不ギ稳,皆是因我这个妖怪而起。

      瞸 这可真真是瞎掰!

      若我有朝一日能见到那老템道,定要找他问个明白,஖如何这般诋毁我?!

      ꁑ 豆叶同我说,在我还碾未出生时,朝政便已经是这副模样了。

      “阿家莫要放在心上,大臣们这是在为自己的无能找借口罢了。”

      我就是他们検找的借口。

      虽是父皇的嫡亲女儿,可在我十四岁那年,便入了南安王嗣下,成了南安王的女儿,封号从原本的公窰主成了郡主,至今也没有一个正经名字,王府上下尊我一声“阿家”,王爷王妃则唤我的小字,阿满。

      想必他日,史书上也不会为我多添돟一笔。

      南安王夫妇倒是对我十分怜惜,犨或许是因着他夫妇二人膝下无女的缘故,⒏才对我这个被ꁼ称作“妖怪”的甏女儿,疼爱有加。

      他二人育有一子,名作子⸎胤,长我七岁,我唤他大哥哥。

      在我十三岁那年,曾因不小心打翻三姐姐一和盒脂粉,她便气急地差人将我丢进御花园的池塘中。

      ኈ뎄 当时三姐姐命令一众侍卫不准救我,幸而南安王妃带着儿子进宫来向母后请安。

      听豆叶说,大哥哥将我从湖里捞起来时,我已经神志不清。

      쓬当时来了一个僧人,“ﲺ公主吉人뢼自有天相,定会无碍的。”

      那人声音很浑厚,相貌老城。

      听说我昏迷了三天三夜,一众太ѧ医皆妎束手无策,是这位大明寺住持献来的几贴药才治好的。

      住持?

      那人原来是大明寺的住持师傅啊!

      豆叶说,我昏迷时候仿佛魔怔了一般,҈口中不븍停说着些胡话。

      可我却一点印象都没有,只记得自己到了一个很美的地方。

      퍕 那里花海漫天䄬,花枝高达沷数丈,颜色皆为少有的正红,连气候也如阳春般温⦃和絪缊。

      不但花草长势喜人,还有数只青竹于罅隙间伸ᅱ出,行至高处仿佛扰到了銚白衣似的浮云……

      只令눀我难过的是,受伤昏迷期间,父皇母后꫍从不曾来看过我。

      皇旨降得太快,甚至不允许我完全养好身子。

      我入了南安王府,封号从公主降为郡主,住所也从皇宫挪到了南安王府。

      子胤是南安王独子,自然也成了我名义上的哥哥。

      我入府前,他才新娶了一房夫人,可惜那夫人却是位病西施,打娶进王府来,就整日参汤不离口。

      我曾隔着纱窗朝里面偷偷望过一㷨眼,只模糊地看到,哥哥正亲自在给病榻上的嫂嫂服侍汤药,뉇想来他二人定如⚀王爷王妃一般,琴瑟和鸣、举案齐眉㠡。

      “阿满在这里做什么?”

      我瞧得有些走神,竟忘记挪步了。

      直到哥哥ꂎ从门房中出来唤我名字时,方才醒神。

      “闲来无事随便逛逛,”我随意搪塞,偷视兄嫂被抓个正着,自然是难堪的,“大哥哥今天可要入宫?”

      “要的,待会儿便走。”

      他稍微掸了掸袍袖,那是一身쨫撺金满绣的长衫,发间束白玉头冠,外披同色长褂,腰间配着一个玄墨香囊,应该是嫂嫂替他绣的。

      倒是难为嫂嫂,身体这般不济,还想着替他做香囊。

      他问我:“可要同去?”

      “嗯……我有些想母后了。”

      “湩那我便带你去吧。”

      我虽不得父皇母Ћ后宠爱,但好在父皇并未限制我进宫拜见他们。

      想来父皇还是心疼我的吧。

      如今的京都早已不如从前热闹,听宫里的老嬷嬷们说,从前这里乃第一繁华风流地,数代天子的城门,如今却是这般萧条。

      ꪛ 本想拜见父皇一面,可他老人家推脱身体不适。

      我在寒风中候了将近两个时辰,内侍监才来报:“皇上今日龙体有恙,不得见阿家膾,还请阿家改뺩日再来罢。”

      我不得不푉活动一番冻僵的筋骨,告退离开。

      好在㱺母后宫中早已命宫人烧足了炭火,才掀开门帘?角,一股温热ῧ之感便扑面?来,登时,刞浑身上下都被这股热流灌满。

      想来母后还是心疼我的罢。

      约摸半슪月未见母后了,ꀇ她照旧那般端庄,见我进来,双目不曾斜视,身体不曾离席。

      我依着规矩蓢向她行礼、平身,她问我:“你母亲可햬好?”

      母亲?是了,她是问王妃。

      若非此言,我几乎都快忘了——母后她……早已不记得我了。

      我自生下来,便背负着为祸朝国之恶名,母亲也恨自己如何就生了个妖怪ᅢ出来?

      她成日成日地哭,为做了这祸国罪人而感悲戚。

      即便将我入嗣南安王一脉,母后仍难释心中之愧,身子也跟着日渐消瘦。

      后来,父皇让那个牛鼻子老道施咒,清除了母后所有关于我的记忆。

      如今的我在她眼中不过是南安王府的一个郡主女儿,同她这位母仪天下的皇后,无一丝瓜葛。

      两个月后,我终于被允准可以见母后?面。

      她较之前丰腴了几分,面色也见红润,脸上挂着端耘庄而亲切的笑容,一壁唤着我阿满,一壁疑惑榐:南安王怎么没给我取个正经名字?

      我告诉￧她,뻄阿满就是我的名字,娘娘也可唤我阿家。

      她道:宫中有无数个阿家,若就这般叫,只怕叫浑了。

      阿家,是公主的意思。

      我望见母后茶盏中的雪菊,从以前的八九瓣,减至如今的三两瓣。

      댓从前太祖时西域外邦尚且勤谨地向朝中ꖾ上供,如今却不是这般光景了。

      便是那些附属小国,每年也不断派使臣来,要求减少贡品银钱。

      ℇ中宫尚且如此,其余宫室更不必说。

      大哥哥早已等候在宫郷墙外,他很喜欢带我去逛京畿的夜市。

      其实是我老缠着他带我出来逛的。

      轿外的马蹄←声嘚嘚嗒嗒地传进来,敲得我心痒难耐。

      “若没有这额上的花钿,尚可扮作男儿装,同大哥哥一起驰马游览,如今只能坐在轿中프,实在败兴。閉”

      ∥男装出门总是便宜些,我也曾想过用妆台的白梅粉遮住这个花钿,只是额前的花色太红,无论如何也遮不住。

      后来我索性发狠,用手掌在额前使力揉搓,直揉得整块额头红了一大片,那枚花钿却依然不改颜色,照旧卧在额间嗃。

      﫳我掀开轿帘,冲着马鞍上的男子央告:“大哥哥,我也想骑马。”

      “王族女儿不可公然骑马露面的篶,阿满若想骑,改日咱们去马场,骑个尽兴。홝”

      ࠬ“回回都去那个马场,实在腻了,可否换个地方?”닶

      他稍稍欠下身子,冲我微微一笑。

      “好。”

      当年听得内侍官宣读旨意,告知我以后要改口唤王爷王妃为父亲母亲时,我心中是一万个不乐意的。

      即便从前在皇殿亲耳听到母后痛心疾首道:“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便是生下这个妖怪!”

      我也不曾有这般疾心之痛。

      我倔强地摇头ﻡ:我的父亲是当今皇上,母亲是皇后,我不是南安王的女儿!

      我推开众襬人,躲进王府的柴房,将那扇门紧紧锁死,不让任何人进来。

      直到这个男人野蛮地将柴门劈开,把我抱出来。 Ь

      ⎐ 那时我已经哭累得睡过去。

      他告诉我,南安王夫妇很喜欢我。

      他领我参奲观了卧房,我才知道,王爷为迎接我这个女儿,早在三月前就开始准备了。

      那个卧房竟比我在皇宫中的寝殿还气派。

      因不得父皇宠爱,我在皇宫中的住所不过是一个偏斋,连主殿都没有。

      他替我硰拭去脸上挂着的泪痕,告诉我:我是你的哥哥,以后谁都不能샦再欺负你。

      似乎我也没被谁欺豻负过앆。

      不过有个哥罟哥,总比没有的好,且度其举止,应当比宫镗中姊姊好쟋相与些。

      况且他还曾救过我的性命。᭲

      听豆叶说,大哥哥尚未娶亲时,京中贵族无一不想同南安王府结亲,却不是因着王爷的威名,而是因着南安王膝下的这位世子。

      人人都道南安王家的世子人品贵重,性情温柔,自是为闺阁女儿所倾慕。

      他相貌又生得魁梧英俊,不似皇宫中的那些太监,走路软绵绵的,说话还掐着嗓子,让人听䳞了浑身不自在。

      也不像那些侍卫,直愣愣地杵在一处,呆若木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