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宫佑希

      껖临安城外一里开外路边有几颗硕大的柳树,柳树下倚靠着一青ﯚ衫少年正在逗着趴在他腿上的一直白色灵兽,不一会儿青衫少年횉微微抬头看向临安城的方向,只见有两道身影由远✏及近渐渐走来,沗等走到少年四五米ꙩ距离时停了下来,看着青杋衫少年问道

      꾘 “怀本座乃神庭护法顾尤,便是你杀了我儿吗?蚽”其中有一位,六十꯰来岁,头发已白,身穿深蓝锦衣,锦衣胸前绣着一把长剑,一脸煞气看着纪凡宇,髼另一位却是身着云白长衫,年龄在四十来岁左右,脸色严肃。

      纪凡宇微笑起身ð回道:“我的휂确是杀了一个什么护法的枨儿子綃。”

      “不错,有些胆识,你想怎么死?”顾尤听到纪凡宇的话后浑身散发出凌띐冽杀气

      “呵呵,あ静心境啊,只要你能杀了我,怎么个死法你说了算。”纪凡宇眼졐中露出兴奋之色,自从天合功成就一直靫想找机会证实一下自己的实力,现在可是个好机会,即便攚打不过,自己施展秘法逃脱也是没问题的。쀡

      “哼!油嘴滑舌,受死”陆尤气的直接拔出长剑刺向纪凡宇,纪凡宇后退拉开距离

      “怎么就你一个人上吗?”

      “杀你,不过十招,死来”顾尤运气于剑上,顾尤的剑上幻化出无数剑气,只见他挥臂一剑前指,无数剑气全部涌向纪凡宇,纪凡宇看他们不是想一ⷂ起上,但是也㡠担心云白长衫中年背后偷袭,眼神示意白冬之后转身看向顾尤不敢大意,毕竟对方可是静心境强者手握黑刀看着袭来的剑气“一斩天地౐变”毫不犹如的斩出

      白冬退后뭉一段距离,脱离战圈,眼睛却是一直餛盯着云白튂长衫中年人,云白长衫知晓白冬一直看着自己,嘴角轻扬,对于这个白色的灵兽不屑一顾。

      “轰轰…೟…”刀剑之气崩乱,路边的两颗柳树也被绞杀成碎末,灰尘满天,纪젟凡宇没有再被动防御,身形移形换位施展开来,傘忽而来到顾尤身后一道横砍斩向他的脖子,只是黑刀砍过顾尤的ꟕ身形变得虚幻慢慢消失

      “残影!不好。”纪凡宇眉头一皱,暗道一声不好,后腰感到왪一阵凌然之气移形换位再次施展,顾尤一剑又是落空,神色更加狰狞纵身追上纪凡宇,浑身气劲全部爆发

      “ᜣ审判之剑”大喝一声,手中长剑愳发出Ặ耀眼光芒向着纪凡宇头上落下,速度太快,纪凡宇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能㤳出手抵ዞ挡,结ञ果浑身一震,嘴角溢出一铗丝鲜血

      “老头,来尝祂尝我这招。”纪凡宇脸色阴沉,刚才大意了,也不在藏拙

      “二斩鬼神惊”狠狠的劈向顾尤,刀갻影闪过顾尤꾆神色一늂滞纪凡宇找准机会,身形突然出现在顾尤身边一道斩뜵在他握剑的手,手起刀落霠,右臂䚟带着剑掉在了地上,纪凡宇面色一喜。

      云白长衫中年看到此景昺眼神微缩心想“此子性格狠辣,年纪尚小鷢竟然有这等实力,大陆之鉄上应该有些名气才对,怎么却从未听说过此人,顾护㧕法要是死在这里会有些麻烦。”想罢就要动手阻拦纪凡宇,身形未动猛然转头看向白冬,却见白冬此时浑身雷电闪烁,只是现在雷电的颜色已经不是以前的青色,而是微红色的雷电,云白长衫中年看向那泛红的铛雷电괢心中警示危险,顿时心下大惊

      “这是什么能量,竟能让我嗅到一丝危险,现在看来这只灵兽也不简单,这少年背景有些神秘,情况未明,不能轻举妄动긧,顾护法,你自己自求多福吧”心中想着叹了一口气不再有任何ሁ动作。

      됍白冬见云白长衫中年又不动了,身上泛红的雷电渐渐隐去女。

      鄇 늴一阵剧痛让顾尤恢复了神志,看到自䅒己的右臂已经没了

      “小子,我要将你碎尸万段웊。”顾尤拼尽全力左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还在窃喜的纪凡宇胸口,纪凡宇顿时吐血倒ॻ飞出去,止住身形,Ӻ纪凡宇此时恨不得打自己几巴掌,今天犯了太多失误了,看来自己实战经验还是太少了,眼睛盯着现在状若疯子的顾尤,心想“趁你病要你命。”咬牙忍着伤势再冲向顾尤刀气凝聚斩在柊顾尤肩头气运于刀

      “死!”咬牙说出一字,顾尤被一刀削去了头៪颅,头颅飞起正好落在云白长衫中年脚⺮下。

      顾尤的死纪凡宇并没有一丝的高兴反表情反而ﳩ更加凝重

      “咻……”一道剑气从纪凡宇胸前呼啸而过,纪凡宇像是早有准备身体瞬间后◎仰躲闪,但胸前衣服却是被剑气划破,胸口也出现一道ƕ伤口,鲜血流了出来,纪凡宇转身左手拍在地面身体借力横移出数丈,接着浑身泛起碧绿气劲大喝一声

       “开!!”雄厚的匉气劲四散开来,四周被气劲震得干干净净,只是距离纪凡宇数丈距离处却站着一个完好无损的顾尤,只是现在的顾尤气息有些凌乱,两个嘴角都留着血迹。

      “什么!!怎么回事?”远处云白长衫中年心头一震,刚刚顾尤不될是已经被纪凡宇斩杀了吗?现在怎么又好好的站在那里?

      “刚才的⪻人头!!”云白长衫中年连ﰶ忙低头看去,眼睛微眯,只见之前顾尤埁的头颅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晶石兽头,

      “镜兽!!죚原来如此,我说䫗怎么从未见过顾护法的战兽,原来他的战兽是镜兽,拥有镜兽啽做战宠的人在某种意义上相当于有两条命,因为镜兽可以完全镜像主人的仪容形态,关键的时候可以提主人去死,而主人就可以偷偷溜走保命。”

      纪凡宇之所以有所防备就굊是因为刚才在斩杀顾尤쾏的时候有些太顺利⃖,其次就是刀身䟽砍进肉里和砍刀晶石可是两种感觉,‬当时心里就想到有一种灵兽天赋神通就是镜像ֈ,身体又晶石构成,称为“镜兽”,最后果鱬然不出所料,差点让着顾尤来一招金蝉脱壳。也幸好防备,不然现在自己可就身首异处了。

      ➞“珲呵呵呵……凌城主可是真的沉得住气啊,关键时候也不出手相助一下,一会儿待我杀了这小子再跟凌城主好好聊聊啊。”顾尤刚才若不是让自己的战兽提自己死去那死的可就是他自己了,而他口中的凌城主却是并未出手相圭救,这让⺚顾ᥤ尤心里已经记恨他了ࠔ。

      “小子,我可是神庭护法,你在反抗就是跟神庭作对,到时候你楟全家都要跟你陪葬。”顾尤现在心里也有些打鼓,眼前这小子实力可不是一般的强,现在不但没有杀他的把握弄不好自曇己还要被他杀了,这大陆上什么时候蹦出弧这么一个变态。赶紧ᄐ搬出神庭压纪凡宇。

      㪚“恭喜你,你成功的激怒了我!”纪凡宇听到顾尤用家人威胁自己,虽然只是威胁,但莮是已经触碰到了纪凡宇宸的逆鳞,不管什么势力,动自己的家人就一个字——杀。纪凡宇眼中杀气冲天,直径冲向顾尤

      “三斩震乾坤”刀式夹杂着一股无可匹敌羍的气势斩向꛺顾尤,

      顾尤感受到自己被气劲锁定,连忙举剑格挡,刀剑ѩ接触,顾尤感到有一勋股气劲一波接一波的通过剑身渗透到自己的体内,随后在体内骤然爆开,体内经脉内脏瞬间收到重创㡎,一口鲜血夹杂着内脏碎片吐了出来。

      “凌城主,你还不出手??”顾尤这次真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转头表情狰狞的冲凌城主大喊

      “哼!叫帮手,你想多了。”纪凡ᕍ宇可不会再给他机会,抬脚一记鞭腿轰在顾尤小튫腹上

      “砰濽!”顾尤小腹炸裂开来,内脏也随之流出,纪凡宇眼漏凶光又是一个跨步跟上顾尤的身体黑刀直接轮了一圈自下而上一刀把顾尤劈ࢴ成两半,直接身死。

      “这次我看你还怎么活过来!”纪凡宇吐了一口夹杂血沫的口水,转头眼光阴冷的看着凌城主

      纪凡宇浑身上下除了自己的就是顾尤的鲜血,本来一袭青衫也被渲染成血红色,满脸也是刚才杀顾尤溅ﱗ上的血液,脚下是被劈成两半的尸体,此时看来犹如地狱杀神一般

      “凌城主,轮蜪到你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