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白领生涯>

      绿光散去,鬡众人面前露出一个一身白衫的年轻人,看样貌大约在二十岁ಡ左右,身形ᘍ欣长,面如冠玉,剑眉星目,玉树临风,颇具如玉君子之风。

      “源哥哥!”㘓舒航无语凝咽片刻,心中悲㢺痛,看着年轻人走来,终于忍不住,如乳燕投怀般扑入男子怀中抽泣起来。 盖

      “阿航,你没事吧?”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柔声问道,眼췐睛却是疑惑的看向了张小凡和碧瑶二人࿇,他目光在碧瑶那里顿了一下,又转向张小凡,见对方目光随和,并无敌意,于是向他微微点头示意。

      张小凡微微一笑,带ᐁ着碧瑶走上前,࿬阿航情绪激动了片刻,此时已然回过神来,向着对方介绍道:“源哥哥,얰这一位是青云门的张小凡张少侠,和她的未婚妻碧瑶,是他们救了我.......们。”

      白衫男子闻言,立刻深深一躬行礼,真量诚道Ᵽ:“原来是青云门的高徒,在下太行张家张济源,多谢两位恩人出手相助,两位大恩簩,张济源没齿难忘。⏑”

      “呵呵,张师兄客气了,不过举手之劳罢礵了,何足挂齿?”张小凡抱着熟睡的小婴儿,微笑回道。

      냌 张颽济源点了点头,疑惑的看了眼张小凡怀中的婴儿,只道是张小凡和那绿衣女子的孩子,随即皱眉道:“赤熠那个老贼就要追上来了,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还徧先离开再说吧。”

      郊 说着뜛又看向舒航问道:“阿航,二姑姑呢?”

      舒航面容瞬间惨白,愣了一下,眼圈一红,再훐次落下泪来,张济源看她梨花带雨般柔弱怜人模样,面色一变,似明白了什么,急声道:“二姑姑呢?她怎么了?”

      舒航䁇面色凄然,心中悲痛,指了指佛殿,说不出话来。张济源见此,已然确定了心中猜想,他面露哀痛,一个闪身跨入了殿中,目光在殿薕内∯一ꅁ扫,ⱇ随即落在一张长桌上矵,那里此时正一动不动的躺着一个女子,她的周身竟是一大片醒目的血滩,不仅腹部被鲜血全部染红,就连桌子都已经积满了渐渐햿凝固的血液,此外还有不少顺着桌子流在地上,汇聚了一条刺眼的血痕。

      “姑姑!”他眼中蓄满了泪水,呆滞了片刻,然后缓步走到女子身前,眼㶢睛陡然睁大,接着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二姑姑......”

      张小凡和碧瑶舒航三人走了进来,见他如此,都不好说什낑么,过了片刻瓷,张济源似乎从悲痛中醒悟过来,看向舒航沉声问道:“二姑姑,到底怎么回事?”

      舒航心中悲恸,哽咽着将他们分开后,夫人怎么中的噬心蛊毒,怎么蛊毒入侵心肺,包括昨晚的一切都详细的说了一遍,直听得他心中又惊又骇又是悲痛欲绝。

      他目光看了眼张小凡怀中的婴儿,随后霍然转䐄身,走到夫人的尸体前,此时虽然舒航已经为她穿好了衣衫,但那腹部的凹陷与全部被血浸透的衣衫,已然告诉了他事七情的真实性。

      他怔了一下,整个人仿佛突然没了力气一般,再次跪了下去,看着妇人的面容沉默不语롫。

      奂张小凡叹了口气,走上前道:“济源兄,还请节哀。”

      张济源闻言看了他一眼,随后目光下移,落在那个尚未睁眼的婴孩上,他伸出手从张小凡手中接过,然后௅起身感激道:“张师兄,大恩不言谢,来日但有所命,⺤张家义不容辞!”

      “只充是赤熠那狗贼虽然有我族高手阻拦,但对方人多势众,咱们还是先行离开吧。”

      张小凡点了点头,虽然他也不爽赤熠的行径,但以他目前的实力,还䥩不是人家的对手,一位一流势力的宫主,其修为可想而知。

      四人既然下了决定,立刻夂行动起来,将那䬅妇人尸体直接安葬在古庙外后,几㚵人便迅速向东离去。

      破败的古庙随着张小᣽凡等人的离开而重新归于平静,不知过了多久堼,十数道红光突然自天际飞来,片刻后在古庙外停下。

      光芒散去后,十ꁷ数人这才쒸露出了真容,除了当先的一位身着烤火红长袍的老者,余者皆是一身黑衣,腰束红色玉带,肩上绣着凤凰的图案,正是栖凤仙宫的人马。

      휜红袍老者面上皱纹横生,平白多了几分威严,冷声道:“烨儿,你ꚁ说的就是这里?”

      老者话音落下,人群中的赵光烨被两人搀扶着走了过来,有气无力道:“正是,师父,就是在这里,那张小凡和上次在聚仙楼出现过的绿衣妖女,一起偷袭害死了白师弟和周师弟,然后联手将我打伤,弟子不惜折损经脉,使出了血凤流光遁,这才得意安全脱身茑。”

      说3到这里,他面色一红,缓了一口气,才道:“师父,那张思韵肯定被他救走了。您要为我们讨一촮个公道큎啊。”

      赤熠眼中冰冷如刀的看了他穀一眼,直看得赵光✁烨心里发虚,后背冷汗直冒,过了片刻,赤熠方才移开目光,冷声査道:“搜索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后面的栖凤仙宫弟子闻言,齐齐抱拳,然后向着古庙鱼贯而入,大约过了一捧炷香功夫后,赤熠在这些拠查探兞的弟子的带领下,来到了古庙外一个大坑前,而此时的坑中躺着的,赫然便是张思韵的尸体。

      赤熠浑然莙不在ꖅ意周围的肮脏,跳下坑去,仔细的检查了一遍,确认是张思韵后,目光便停在她明显凹陷下去的嘓腹部,沉默謣不语。

      片刻之后,赤熠这才跃了上来,又来到古庙院落内,看了眼地上的两具尸首,面椋色一阵阴晴不定,随即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弯起玩味的笑容,冷笑道旉:“剖腹取子么?呵呵,年轻人倒是有想法,可惜却届不知天高地厚。”

      赵光唹烨看了眼赤熠,小心道:“师父,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赤熠有些不喜的看着他,不虞道:“太行山在北方,不论他磈们跑到哪里,最终肯定是要回去的,咱们只需要守株待兔就好。਷”

      “是,师父英明。”

      ............

      苍凉的古道上,张小凡四人带着婴儿连续赶路,ශ一直飞行了半日,这才在一个叉路口停下。

      张济源怀中抱着小婴儿,懣再次致谢道:“张兄弟,救命之恩,来日必报,我们还要赶回家族,咱们后会有期釺吧。”

       张小凡笑着点了点头,伸出手拉了拉小婴儿的手,笑道:“我猜想赤熠肯定也会在北方拦截着你们,所以现在你们最好还是驜找个地方先躲起来,等过段日子再回去也不迟。”

      张济源摇了摇头,朗声道:“赤熠狗贼,早晚我要䇩报此血仇,只是家族中还有要事,实在耽误不得啊。”

      吝张小⯖凡略一沉吟,无奈道:“我与济源兄一见如故,本来理应护送你们一遭的,奈何师㩰门有要事,只能前往东海流波山了。”

       “多谢张师弟好意,不过放心,我从小居住在太行山,对那里十分了解,想要回去,他们拦不住的。”

      “而且张兄弟洒脱不羁,气质藹清雅,如皓月清风,我亦有心结交,前面好像是个小镇㒂,不如咱们去痛饮几杯如何?”

      “请!”

      言罢,四人徒步而行,没走多远,果然见到一座小镇,张小凡鮑愣了一下,看着那石碑上的三个大字,神色뢊莫名起来,没想到居然直接来到了小池镇。

      퍞小池镇看上去不大,四人顺着古道直穿过去,发现这座小镇倒也算是热闹,路旁尽是商铺,还有一些小贩走卒,摆摊吆喝,镇上人来人往,虽然不似河阳城这等热闹繁华之所,但也算是不错了。

      四人寻了一间客栈,找了间包房餽坐下,然后随意点了些酒菜,闲聊起ṱ来,张济源生性洒脱,交游广阔,为人也光明磊落,因此两人倒是颇有相见恨晚之感。

      뙹张小凡抱着怀中婴儿,见她此时已然睁开了懵懂纯澈的双眼,那粉雕ﶀ玉琢的模样煞是可爱,说起来,这小丫头与他缘分不浅,㏇张小凡很是喜欢,看着她那眼神都要化了似得,碧瑶坐在他旁边,笑鋴眯眯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微微出神,也不知脑海中在想些什么,脸色微红。

      啇张济源笑道:“张师弟,说起来,你还是这孩子的救쟆命恩人,不如就由你来绘给她起个名釭字吧?”

      张小凡愣了一下,略一沉吟,叹道:“女本柔弱,为母则刚,她的生命来之不易,就叫惜柔吧。”

      说到这里,张小凡看了眼碧瑶,伸出手抓紧了她的玉手,又看向怀中뺤的小婴儿쯇,惋惜道:“骐一来希望她能珍惜自己来之不易的生命,好好韶活着;二来希望她不要忘了那个柔弱却又至刚的母亲,她虽然自小失去了父母,但她得到的父爱母爱,一点不比别人少,甚至更多。这ꂹ个զ名字如何?”

      碧瑶怔了一下,低头沉킪思不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