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武侠修真>

      等一等,没有直接的证据说明他在驱使艾西斯和鲁迪亚斯。我得再仔细想想,有没有疏漏的地方。

      格里菲斯站起身,沿着城堡的边缘走动起来,舒缓紧绷的神经调整思路。

      在魔法学院住了已经有段时间,他也习惯了舒适的制服和长袍。这次的野营校方同意让修托拉尔披甲,格里菲斯因此久违地披挂了校方配发的锁甲和板甲的双层ഊ重甲,腰间佩戴长剑和匕首,外面再罩上一件厚实的披뭱风,既暖和又安心ఴ。⚘ Ⱁ

      他一边思考着问题,一边娴熟地翻开灌木丛,秇查看有没有外来的行踪撽。类似的动作几年来已经做䃷了无数次,从东线的几个营地到霍蒙沃茨城墙下,哪里的獦泥土比较松软,哪里的石墙快要垮塌他都一清二楚。

      虽然大部分时候都一无所获,但是对格里菲斯来说没有收获就是最大的收获。

      守望堡西南侧的岩石坡地比较平缓,当年的建造者们在城墙下还构筑了一段矮墙。随着岁月流逝,这段矮墙也坍塌了不少。矮墙下的坡地叻非常僻静,缠绕的藤蔓尚未在大雪中枯萎,ޑ让这里看起来别有一番味道。格里菲斯莫名地开始幻想和嘉拉迪雅一起散步的夜晚,心思都不由得活络起来。

      专心,专心啊!我现在怎么那么容易走神了?

      见习骑士顺着已经快要消失的外层矮墙来到一段低矮的石墙上。石墙的下面原本是巨岩上刻意清理出来的坡地,但是在安逸的时代里这里已经长起了一大片野葡萄藤。从这里他可以看见无尽的呓语森林,在黑暗的树梢和天幕之间,好像还游荡着某些虚幻的影子。

      呓语森林到守望堡下的积雪十分平整,在月光下看不出有生物穿行的痕迹……格里菲斯望了望白天的路线,那里恙因为积雪也已经无法辨认来时的足迹。

      格里菲斯轻轻地吸了一口夜晚的凉风。今天的风有点不同,有点熟悉的味道ഢ,᫈恩。

      他在傍晚时已经审视过地形,知道那下面是一片灌木丛和草地的斜坡。按照习惯,他用手中的剑鞘拨开脚下的藤蔓,向着坡地下面望去……

      松软的泥土上密密麻㈌麻的小脚印一个接着一个,从下方的坡地一直延伸上来,甚至踩倒了好几株灌木。

      格里菲斯脑中顿时一片空갚白。

      他不是没有考虑࿺过这种情况。就连夜晚的巡视都是基于一定的假设而进行的。

      但是,当密密麻麻的脚印出现在眼前的时候,他一时间竟然无法相信在这里,在文明世界的中心竟然会看到眼前的景象——

      大群哥布林的脚印。

      它们显然有着精心的组织,不知道怎么避开了下方的警戒法阵,从悬崖边隐蔽릴的道路向上攀登,借助灌木遮蔽的视野翻跃到这里来。

      他们是怎么越过外围的警戒法阵和使魔不被发现的!?

      格里菲斯心里一阵颤抖,大脑甚至出现了短暂的空白。他注意到在自己站立的石墙下方,泥土已经深深地凹陷了下去,敌人就是从他所在的位置攀登上来的袎。

      示警!要示警!嘉拉迪雅和索尼娅,还有同学们正毫无防备地分散在帐篷里!教授们也都在巨岩城堡另一侧的营帐做各自的事!

      格里菲斯急忙向后一退,转身就准备冲回去。

      “尊敬的先生,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帮助吗?”一个声音转角᪡处响﬜起,格里菲斯闪电般地转过身去。

      十几个披着斗篷的폆布朗尼小ꐻ精灵正推着小车转㾻过墙角艰召难地向着这边推来嘴。这些弱小服从的生物日常要负责料理城堡附近的庄园和花田,今天出来野营也负责行李、饮食、住宿和各种杂活。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格里菲斯手按在剑柄上,警惕地问道。

      쿠 “先生,我们接到厨房的指示,送一批食材过去准备明天的早饭,”走在最前面的布朗尼回答道。

      “你的编号?”

      “2887号,先生。”

      回话的布朗尼穿着霍蒙沃茨的棕色劳工服,仰头看着格里菲斯,说起笼话来清晰而流畅。它჊身后的布朗尼费力地推着小车,一身不吭地跟在后面。

      斸 可能是因为天冷,布朗尼们都用厚厚的斗篷和围巾包裹着自己,安静地向着见习骑士走来。

      什么地方不对!格里菲斯面对着这些矮小的生物时竟然冷汗直流,连大脑的运转都有些生涩。

      “等等,”格里菲斯手按在剑柄上,“站住!把东西留在原地,我要检查。”

      为首的布朗尼淡淡地说道:

      먿“⃚动手。”

      ……

      话音未落,推车的十几个布朗尼扯下遮住头脸的斗篷,从怀中抽出一把把闪亮的尖刀,露出狰狞的面孔向着格里菲斯扑来。

      它们全身都是墨绿色的褶皱皮肤,黑黄色的尖牙歪歪扭扭地长在嘴里,圆鼓鼓的眼睛饱含着贪欲和疯狂。

      㥧哥布林!

      格里菲斯闪电般地拔剑劈倒一个,接着伸手抓住另一只拧断了它的脖子,伸手抓向脖子上的警哨。

      哨子竟然卡在了冰冷的铁甲缝桭隙里拔不出䝈来。诸见鬼!

      格里菲斯的冷汗顿时淌了下来,他放开嗓子大喊。

      “敌袭!”

      几乎在同时,四五个哥布林已经沉默地从左右两边包围了上来,举着利刃就向他䱪的做腰肾和膝盖捅去。另有几头哥布ꦸ林手持刀剑已经绕向他的背后,堵住了通往城堡内圈的道路。

      它们站位的顺序有先后,但是发动起来却是如同精密的发条一般严密。

      好娴熟的配合,哥布林竟然有这样折的精兵!格里菲斯大吃一惊,急穏忙后退,但是依然在㚺腰间和腿部被刺中了几刀。

      见习骑士转身向着下面的灌木斜坡跳去,一个翻滚就落入了灌木和草丛中,沿着斜坡向着下方滚去ꪪ。

      䚡“逃得真快,”唯一一只布朗尼看着格里菲斯高大的身影消失在藤蔓中,毫不在意地挥挥手,“全军突击,目标是那些贵族小姐,不要恋战,不许享用战利品。”

      不会言语的哥布林们发出一阵“咯咯咯”的吼声,立刻冲了过去。这时候一大群哥布林也从墙角的后面涌了出来,它们的身上抹着厚厚的油膏,手持着利刃和短枪紧随其鑸后。

      “小队长,你带一队人去干掉那个人类武士,”布朗尼᠆2887号拦住一个ᙜ健硕的哥布林发话道,“他挨了几刀,跑不了多远。”

      “桀桀桀桀!”强壮一点的哥布林发出一阵怪叫,手持短剑就跳进了葡萄园中。十一쇮个哥布林紧随其后,向왝着格里菲斯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

      뿍好疼,还好有双层甲。

      格里菲斯的重甲挡住ꟺ了刚才的攻击,让他保住了自己的肾脏和大腿。

      然而,自己身上没有携带短枪和盾牌,就连匕首也只带了两把。

      太松懈了,如果是在东方战场上巡逻,格里菲斯一定会全副武装。但是短暂的和平生活竟然让他松懈了下来,来到霍蒙沃茨以后的夜间巡逻只是带着一把长剑和几把匕首ສ而已。

      这其㽁中固然有校方的规矩束缚,但如果格里菲斯有心的话涤,还是可以想办法多带一些武器的。

      现在不是懊悔的时零候,必须尽快歼灭追兵然后返回图书室那!格里菲斯持剑在手,在茂密的灌木中穿行。十几个哥布林的脚步声距离他已经不远了。

      “뱯桀桀桀!”第一只哥布林跃出灌木,手持匕首向着格里菲斯刺来。

      见习骑士一剑刺去,利用长度的优势先一步杀死了哥布林。与此同时,两只哥布林一左뚟一右地出现在他的两侧。

      老一套……格里菲斯挥剑斩下右手一侧敌人的脑袋,抬起左手用护手挡住了哥布林的劈砍,反手拧断了它的胳膊摔在地上,얀然后一脚踏成肉泥Ⴃ。

      第四、第五个、第六个敌人接踵而至。格里菲斯左手抓起哥布林遗落的短刀向着中间的敌人投掷过去,然后向着最前面的敌人一剑捅去。

      失去了同伴掩护的第六个哥布林当场愣了一下,格里菲斯抽出利剑就朝着它的脑袋挥下ꈈ,将它的脑袋和쳇手里的短矛一起削飞。

      ࣢“杀了6个,还有多少?”格里菲斯随手捡起两把短刀和一柄短矛,继续向着另一侧急奔。

      ……

      索尼娅合上厚厚的书本,捏了捏自己的额头嫌,向正在窗口张望的嘉拉迪雅问道:“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精灵正满脸疑惑地望着帐篷外漆黑的夜空,转过头来望了望金发女孩:“索尼娅,你听过쐭布朗洲尼的叫声吗?”

      “嗯?”

      “噗~”坐在长桌另一头的菲欧娜微笑起来,“要不要掐一盦下试试?”

      拉纳闪电般抓住正要推着小车离开的⣋1412号布朗尼,望着在场的쯴小姐们:“想听什么样的叫声?”

      “喂~别欺负人家,我就说说!”菲欧娜轻轻拍鱭了拍拉纳的脑긹袋。

      “格里菲斯说他去哪了?Ꜧ”索尼娅莫名地觉得自己毫无笑意,“我记得他好像说过今天晚上的巡逻路线是外层矮墙的。”

      “恩,”嘉拉迪雅从衣架上取下长外套,“我去外面看看,你们……” ಓ

      还不等她把话说完,一位惊慌的声音从帐篷外传来,声音的主人像是某个熟悉的教工,但是又一下想不㜨起来。

      “山怪!”

      “有头山怪跑进来了!”

      “救命啊!”

      那一天校方把恐哷怖的山怪尸体运回来以后放在过道上,所有人自习结束回寝室ᇋ的时候都看到了。庞大、丑陋的㻳尸体流着脓液,几乎堵住了大门。许多女孩子持续做了好灃几天恶梦。

      这个恐怖的惊呼在冬夜回荡,把分散在各个帐篷里的所有人都被吓到了。

      索尼娅“噌”的站了起来,不知所措地抓住了自己的课本随即又放下取出魔杖。嘉拉迪雅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原地转了两圈发现自己除了魔杖手无寸铁。其他人各自尖叫馏着乱作一团四散而逃。好些倒霉蛋还被桌椅和杂物绊倒。

      在这个帐篷里的修托拉尔包括拉纳在内쒎都只有少量武装和护甲,他们匆忙从长袍下拔出佩剑,握在手中。

      “我们离开这里到教授营帐那去。”索尼娅飞快地想了想提议道。

      聚集在图书室믟里的低年级学员们立刻拿着魔杖,一窝蜂钻出了帐篷。

      守望堡的建筑虽然破败,但是这依然是一个规模不小的巨岩堡垒。从帐篷到教授所在的主堡之间,有一条穿过花园的小径。小径的上面间隔搭建着几个大理石的拱门,挂着白雪的藤蔓和枯木攀爬其上,形成幽静的小道。

      “快,沿着这边走,”拉纳飞快地观察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现山怪那令人惊때悚ⱘ的巨大身影,想必是还や没有到达这里。他的身上只有一层锁甲,除了佩剑也没有长兵器,如果一对一迎击壮硕的山怪,拉纳觉得自己必死无疑。

      唯一的办法是赶快去主堡寻求庇护。

      흜 嘉拉迪雅离开惊慌的븁人群,抓住石柱上的藤蔓灵巧地向上一跃,轻盈地跳上了弧形的拱门上方。ꕵ

      太安静了!嘉拉迪雅疑惑地扫视着静谧的花园。刚才的示警声之后就再也没有响动,也没有看到发出警报的人。

      쳵难道他发出警报以后就跑到别的地方去了?若是如此的话也太箃安静了,就像是只有我们听到了警报一样。

      恶作剧吗?嘉拉迪雅静下心来,仔细审视大家正在穿过的花园。

      突然间她发现一大群孩童般大小的身影跳进花丛中,从四面八方向着ꌽ正在跑向主堡的人群猛扑过去。

      “陷阱!”嘉拉迪雅惊叫一声,“大家快回来!这是陷阱!”

      索尼娅听见嘉拉迪雅的喊声,急忙停下脚步四下侃张望。但是茂盛的植物阻挡了她的视线,根本看不清附近有什么危险。唯有精灵女孩在高高的石柱上拼命挥手向她们喊叫。࠶

      匆忙的人群完全没有听到警告。索尼娅还被一个匆忙逃跑的男生撞倒在一边,差点跌进花丛中去。

      她急忙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密密麻麻的藤曼和灌木挂住了她华丽的长袍,废了好大力气才挣脱出来。正当她要跑向嘉拉迪雅的方向,突然间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肩膀。

      索簻尼娅转头望去,只见一只枯朽细长的手正紧紧抓住她左肩上的衣袍。藤曼后面钻出一个狰狞丑陋长着尖耳朵的脑袋,用不怀好意的目光打量着自己。 Ṓ

      “啊!”毫无心理准备的索尼娅吓的惊叫一声,拼命想要挣脱出来。就在这里,又有好几只绿色的手伸出藤蔓,拽住了她漂亮的金发和长袍。 訢

      “展开冰霜……

      “展开冰霜构型밥6;塑形,尖刺;叠加,投掷!”被拉扯中的索尼娅急促地吟唱,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但还是牌在混乱中完成了。一发冰刺樳从魔杖尖端凝聚,“嗖”的一声击穿了一个哥布林的喉咙。

      成功了?! Ꝋ

      还不等索尼娅高兴,另퐉外几只哥布林已经将她按倒在地。

      “展开冰霜构型6……”

      头脑近乎空白的女孩仓鷎促说道,但是她的灵能毫无回响。吟唱从一开始就注定不会成功。

      怎么回事?啊对了,同主体的魔咒之间有着15秒冷却滕间隔!我好蠢。索尼娅懊悔的差点咬碎牙齿。

      一个哥布林劈手夺过她的魔杖,用力一折。精神与魔杖的联系瞬间中断,突如其来的精神冲击疼的索尼娅险些晕过去瘝。

      哥布林攄抓住她的胳膊和腿,一点点拖进密密麻麻的藤蔓中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