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草原下

      大光貣明殿上,酒过三巡,朱元璋终k于提出了一个严肃ꡎ的问题。

      朝廷大军困山,明教五行旗虽然倚仗山势险要摆出五行大阵,暂时守住了光明顶,但如果朝廷大㲷军一直围困下去,山上的粮食顶多坚持半个月,如果想不到破解之法,半飗个月一过䉿,光明顶就会不攻自破。

      大光明殿顿时安静了下来,⣞的确,虽춨然煯杨青今天单人独剑杀穿了朝廷大军,但不是每个人都有ፔ他这种怪物般的战力和持久力,能够‘勥烎菿奣’

       錓 杨青也在想着如何才能把话궽题扯到禁地上去咯,明教的存亡和他没有半毛钱关系,他只关心屠龙刀。

      큢禁地里有明教前任教主阳顶天留下的遗书,遗书中特意提到要谢逊做明教的教主。

      既然是要谢逊作教主,那首先就要把他接回来。如此一来,杨青烶的目的액就达到了,只要谢逊回归,뾉屠龙刀就是⹍他的了。

      就在这时,张无忌突然开口说道:“我们为何不派遣一只奇兵从禁地껉的密道之中鮨下山臁,然后从后面偷袭元均,这样一来,前后夹击,元均必溃。”

      ꣛■ 杨青心中一喜,助ā攻的来了,他刚想如何把话䴅题往禁地上扯,张无忌就主动扯过去了,还真是瞌睡就有人送来枕头。 ⋽

      这话题由他说出来多少有些不合适,毕竟禁地和密道的事情是只有明教高层才知塑道。篋

      作为鹰王的外孙਒,张三丰的徒孙,张无忌有资格坐在大殿ꌐ之中,而且他修炼了九阳神功,实力达到了超一流的境界,也算是得到了杨逍几人的认可。

      只是,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他,随后又把目光落到了鹰王身上。

      明教禁地和密道的事煲情,张쌎无忌是不可能知道줪的,唯一的可能就是鹰王告诉ょ他的。

      也就是说,鹰王早就想好了破敌之法,只是碍于规矩,只好借用他外孙的口说出来。

      杨逍叹息道:“你有所不知,明教有规定,除了教主,凡明教子弟,一律不准踏入禁地。”

      杨青知道,这时候就该㣥自己上场了,他清了清嗓子,说,“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周癫转头看向杨青,开口道:“小友有话呼不妨直说。”

      如今杨青在明教的地位很尴尬,他只是一个探子,按理说是没有资㘜格进孏入大光明殿的,但他如今在明教的影响力甚至超越了四大法王和左右二使。

      地位很低,但威望却非常高,爏他的话众人还是比较在意。

      杨青开口道:“既然规삣定之中说久了明教弟子不可踏入禁地,但也没䭓说非明教弟子椥也不可踏入禁地啊!”

      众人眼神一亮,对呀!

      明教弟子不可踏入禁地,那非明教弟子就不受这个限制了不是!

      鑶 张无忌虽然是鹰王的外孙,但严格来说嵖,缪他并不算明教的弟子,而且杨不悔,小昭也都不算真正意义上때的明教弟子。

      껧 他们还可以组织一只奇兵,ܲ让他们占时叛出明教,待破了朝廷大军之后,再加入明教就폪是了。

      众人看向鹰王,滓眼神充满敬佩,原来这老银币早想到了。

      当夜,朱元ⳓ璋就쳾挑选了一支三千人的士兵,组成奇兵,集体宣誓叛出明教,然后由杨青和张无忌带领奇兵从密道离开光明顶。팿

      之所以让杨青也跟着,是因为杨青有单人独剑杀穿元军的辉煌战绩。这支三ꉭ千人的奇兵是从五万五行旗大军里面挑选出来的最优秀的士兵༂。

      판 最低蝼修为都有三流,一些人甚至达到了一流。

      这支军队的任务ᐪ就是破开元军的阵势,像一把利剑一样直接插敌人心脏,配合主力嗃部队里应外合。Ƛ

      ꓙ 엾 而杨青就是这把㣔剑的剑尖,他现在是整个明教똼的信仰,由他带领军队,就如同给军队注਒入了凝聚力,只要他不死,军队就不会溃散。

      杨青也因㱡此当场宣布叛出明教,不过在譲他看来,这些流程就是个屁,规矩是用来束缚那些懦弱者的,真正的强者从来不在乎什么规矩。

      密道之中,三千士兵排成一列,有条不絮的前行着。

      杨青和张无忌在前面探路衱。

      当众人行至一片空旷的石室时,鋝顿时被石室中央的一具白骨吸引。

      这具ჴ白骨披着大氅,身上落满了灰尘,不知ꄅ死了多少年。

      杨青最先反应过来,如果猜的不错的话,这因该就是明教绿盘侠阳顶天了。

      嵟这ꌭ阳顶天웓说起来也是个悲剧人物,不但接了成昆的盘,还被成昆给绿了,最后还被气灢死在这密道之中,死不瞑目。

      似乎这都成了一种套路或者说是定律,每一个强者在成为强者前,必定有一个绿他的女人。

      不ø被绿就成不了䊙强者,越罅绿越强。

      롣 张无忌看了杨青一眼,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朝着骷髅走去。

      他从小就在江湖上摸爬滚打的他,웭因此非常清楚,这具白骨能够出现在禁地之中,生前一䖑定是了不起的橂人物。

      一番搜✞寻过后,他在骷髅的脚发现了一行ꢄ字,于是螸吹开灰尘,仔细辨认。

      当他看完字迹之后,顿时呆住了。

      “原来,这就是明教前任教主阳顶天,他竟然死在了这里,而且还留下遗书,让䒂义父继任明教教主之位。”

      见目的已经达뮦到,杨青也走上前去,假揢装看看到底写了什么字,当他看完字后,故作惊讶的说,“竟然是阳教主,这竟然是阳教主的遗骸ෘ。”

      而后,他悲愤而泣,“阳教主啊!ᵼ原来醆你死在了这里呀!还是被人害死的,死不瞑目啊!”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演技不够,眼泪来凑,实在不够,鼻涕来凑。싈

      杨青一把鼻涕一把泪,他的声音很大,传遍了整个石室,所有的士兵几乎都听到了。

      “原来阳教主没有失踪,而脁是死在了禁地之中。”

      “阳教主竟然坐化在了禁地里了。”

      ꥑ所有士兵顿时齐齐跪下,䓂大声道:“见过阳教主。”

      一时间쁊,室石之中就只灼剩下杨青和张无忌还ꓳ站着。

      场面有些尴尬,杨青并不知道阳顶天生前在明教众人心中的地哲位之高,那绝뷨对是神一般的存在,他曾经功参造化,整个硟江湖无一敌手。

      杨青和张无忌对视了一眼,䙂两人最终还是不情不愿的跪了下去。

      뼬“算䶑了,死者为大,就䦐不榀和你计较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