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熟女

      퓑 “天下为公....嚀..졣”貋

      路边高高的路灯,照亮牌楼正中的四个大字,王如虎蒺轻轻念叨,撇去墨镜,匆匆走过牌楼下。

      夜色里灯火通明,一盏盏霓虹灯悬挂,延伸里面믽,街道两侧商铺林맧立,入眼的是满目繁体字,店铺屋檐、楼顶雕梁画栋,颜色鲜艳,路边行븈人往来,结Õ伴走去附近餐馆、花店、音像店、美容、珠宝。

       街上,有不少碧眼金发的米国人进出中餐馆,看着菜单上繁多的图片,点上텁心仪已ᣲ久的菜式品尝;记下菜名的伙计,耳背夹着圆珠笔,朝厨房那边高声吆喝;隔壁不远,音像店里,胖胖的老板娘,坐在门匾穿着一身旗袍,籍着灯光,一边刺⍷绣,一边跟着音箱播放的音乐,哼出吴侬软语,见到客人进门,放下手里刺绣,满脸笑容迎着客ꦰ人进店挑选;也有语速极快的闽南话骂骂咧咧,一个妇鞇人穿着睡衣,站在楼下￧的门口,指着贪玩的孩子,拉着定耳朵进房呯的将门关上。

      ᆵ 王如虎好奇的看着浓郁的华国风情和古老的建筑雕塑,这是他现有的记忆里,第一次见到故乡的东西,走过的每间店铺免不愛了多看上一眼,都觉得新奇。

      走过半条街,不久,肚里‘咕噜噜’一阵뜵动静,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口袋里几张美죢刀,目光不由扫过周围餐厅。

      此时,陡然几声粤语就在身旁一间店믉面响ꇌ起,顶着圆鼓鼓肚皮的胖老头,穿着背心褂子,寸头,上唇只有短须ð都有些花硏白,鼻梁上还挂了一幅老花镜,骂人却是中气十足,将一个小年轻推出店门,手里拖着的行李箱也一并扔了出来,砸去那青年脚下。

      “你个衰仔呔嘢,俾我滚......扑街...튊....冚家铲!”

      那年轻人也不还嘴,提Ť过行李箱,朝骂的凶煞的老头比了一个国际问候手势,甩了下一头长发,潇洒的走去街上,一旁的王如虎一句䀚也听不懂,抬头望去店门上的招牌,字倒是认识——龙记茶餐厅。

      “老板,可以在你这里吃饭?”

      胖老头骂䋞骂咧咧正回走,听到这话,脸上顿时堆起笑容,㇝眨巴着眼睛,笑的猥琐,王如虎这才发现,他腿有些瘸,老人像是被看惯了,浑不在意,℅殷쵗勤的拉着比他高出两个头的大汉进去店里。

       “靓仔,你好威猛,想食饭嗰个系揾对地头啦,进来,入面坐,位置很多嘅。”

      鍬 王如虎听得一头雾水,有些字眼能听懂,连揳在一起就摸不着了意思,皱着眉头,一屁股坐去旁边的单人沙发,手压在桌面,桌身都抖了一下。

      “老板,你能不能说칾国语?”

      “蚆啊?原来是大陆同胞......幸会幸会。”胖老头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王如虎,偏头张望了一下外面勀,扶了扶鼻梁上的那副小眼镜,压低声音。

      “ᔶ你是来谋生的?有落脚的地方吗?这么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也不怕被警察盘问!跟我到里面来。”

      老头语气严肃的朝王如禹虎招招手,让店里一个伙计守着,随后ꜝ走去厨房通道,穿过后门,还有几栋破旧的矮楼,大概三四层左右,阳台上搭满了晾晒的被单、衣物,⮝眼下天黑,都还未收回去。

      앞“你刚来,不要四处乱跑,想要谋生,先找个落脚地方,⪻也算有临时的家了。”走上一段楼梯,有两个穿着花枝招展的女人壛夹着香烟朝老人打招呼,唤上一声:“龙叔。”又튬瞟了一眼跟在后面身形威猛的王如虎,眨了眨蘡眼帘,露出妩媚的朝他飞吻。

      “这是新来的同胞,你们别随便撩拨,明晚ဋ我到你们房里聊聊人生。”朝着翻骶白眼的两个女人贱兮兮笑两声,老人ⶺ继续往上走,“呐䬀,色是刮骨钢刀,年轻人既然来了就要᥷好好发展,那才是有前途的事,她们要是来먞找你,你就让她们来找我,别看我一把年纪,还是很猛的。”

      王如虎只是㼷笑了笑,想不到刚才骂人凶狠的老头,居然还有这么骚的一面,上了楼梯,二楼是几扇房门朝着一鵃个方向,护栏前还放着煤气׌炉,还有ꥏ鞋架,多是一些女式鞋,横挂的铁丝上,也全是内衣裤、长袜一类ꮧ。

      “这里住的都是女人?” ␣

      “怎么样,是不㡂是觉得到人间天堂了啊?我叫龙行正,往后你管我叫龙叔就行ኅ了。”卨上了三ᗹ楼,楼道堆满杂物,傜应该是二楼那些女子堆在这里的,推开就近一扇房门,灰尘簌簌往下掉。

      龙叔挥了挥胖手,一瘸一拐走进ፀ去,“看,不错吧迁,一来就有这咪样的地方,已经算不错了。”

      瘿 王如虎从后面进来,㯖目光越过老人头顶,里面四四方方,仅有一张木头搭建的床,再放下一个衣柜,以他的身材,行走都不是太方便,还好的是,有单人的洗漱间,上厕所不用和他人共用,只是推开门,里面洗漱池全是水垢,黑黑的一层,散发一股霉味,按了下冲水的按钮,水管里一通‘咚咚’的乱响。

      “会不会有点小?”

      老头上下打量王如虎的身形,又看看房里,摩挲着ᐖ下巴花白的短须。 隢

      “是有点小,不过煬......小也有小폩的好处,温馨,打扫又方便,最主要的,他还便宜,一来就有这样的房,我告诉你,你可是走运了。”

      说实话,王如虎倒不是在意这些,反正过来也只是暂住,䄺又不是真的打算长久待下去,打听清楚那什么博驠士、脑域专家后,治好失忆的事就离开,至于这里,打扫一番,㪬铺上被褥还是能住下,有落脚的地方,还有人照应倒是不错。

      想着,王如虎셜点点头,同意租住这里。

      “鎺好,那我谢龙叔了。諠”

      之后的事,倒是不繁琐,毕竟来这里的,租住这样环境的,都是没什么正当途径榬的,只是商谈了一下价格,每욑日八美刀,先付一个月,好在之前鲩从那几个黑人口袋里,搜罗了一下,给了那家店里的老夫妻几张,还剩下也就三百,索性一起给了老头,帮忙置办一些被褥,洗漱用品。 씾

      忙上忙下一阵,抱着崭新的被褥回到三楼,二楼楼梯那瘞边,几个女子正笑嘻嘻的楼道煮饭炒菜,不时偷看上下楼的身形。

      “看到没,好强壮啊。”

      “要是压在身釆上,还不压死个人。”

      “呵呵......你可真骚,都想到那里。”

      “就썛是......我看啊,是巴不得被压一压,怕到时候,你都不想下面爬出来ߵ。”

      一群女人年龄都有벊不ወ同,聚在一起,糼毫无顾忌,越说越大声,其中稍显沉默的女人,相貌普通,却也耐勛看,一边舀起锅里的菜,一边紡笑着也朝走上过二楼楼梯的王如虎打了声招呼。

      “......你哪里的人啊?”

      “知不知道,你被龙叔给骗了。”

      “同ﻰ样的价格,有些地方,条件可比这里好。”

      王如虎看她一眼,点头示意了一下,没有多问,既然住下了,没必袶要东换西换的去扯皮,反而弄的麻烦不说,还有可能引来麻烦。

      提着洗漱的用品上楼回到房里,挂上毛巾、摆上水杯牙刷,拉开窗帘,让风吹进来,直接躺去床上,脚露在床尾外,终于有了一种踏实的感觉。

      “有个暂住的地方,还是不错..ཌ.....”

      吱嘎!

      话྅语刚一说完,峭木床发出呻吟,四脚支撑不住,轰的一下承载着王如虎一起重重摔去地上。

      呃......

      捡起一根断裂的床脚看ﮜ了看,王如虎失笑的丢去一边。鄜

      ‘看来,不错说早遪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