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软件下载中心

      骑着二八大杠回家,天已黑。

      厨房中,传来了炒菜的香味。

      刘星将绑在后架的铁犁拿下来后,就朝堂屋走去:“爸!我回来ഃ了。”

      黋“爸爸去村里面开会去了,今晚可能不霎会回来。”瓜子从门口探出了小脑袋,小脸上有着欣喜:“哥哥,妈妈在炒黄鳝肉,马上就可以鎻恰哒。”

      “是吗?”刘星伸手抱起了瓜子:“对了,知道爸今晚为什么不能回来吗?”

      “不晓得。”瓜子摇头。

      “好吧!”刘星抱着瓜子走进了厨房。

      见刘烨坐在灶口添柴火,母亲在炒菜,随意的就放下了手中的瓜子:“妈,村里面有什么大事发生吗?”

      “能有什么大事,谐每年这个时候都是开会商量✪修建水渠,以保证农田的灌溉,你爸这个组长当的可是够窝囊,什么好处都没捞到,这修水渠出免费劳力哪一次都少不了他。”周秋香回头看了刘星一眼,在摇摇头后,就将知道的说了出来。

      “这样啊!”刘星笑了笑,没有在多问。

      毕竟父亲做的是好事,他可不能挑起母亲心中幽怨的怒火。

      是,父亲身为组长做了好多免费的事情,但村里面的村民都看着呢!

      所以不能怨天尤人,等到以后家里筌面有事的时候,好多村民娃都会自觉的出手帮忙的。

      这点作为重生过来的人,他可是清楚的很。

      眼见厨房屋檐堌下的猪⨖草都还没有剁,当下卷起衣袖就走了过去。

      剁完猪草刚放进木桶里,还没有来得及放米糠。

      乡道上就传来的拖拉机的突突声。

      刘星知道是黄孝送旧轮胎来了,当下洗把手连忙迎了上去。

      黑夜下,黄孝打쵝开了拖拉机的照明灯。

      见刘星在家異,那是不由松了一口气。

      ⸹ 毕竟到现在为止,刘星家他也只认识刘星一个。

      要是刘星不在,那等下这一拖拉机的旧轮胎只怕要运回去了。

      “黄大哥,速度蛮快的啊!”等黄㲃孝将拖拉机停稳了,连忙拿着准备好p的长沙烟就递了过去。

      “你这样客气干嘛?”黄孝连뙮忙推开了。

      “都是自己人,你不收下才是客气了。”⶛刘星连说道。

      “好吧!”黄孝知道刘星跟㣻谢狮子头的关쎐系很不错,当뒣下只得⼟收下了香烟,然后帮忙将旧轮胎送到了됝后院中。

      刘烨见状也跑出来帮忙。

      十几分钟后,旧轮胎搬完了。

      晚饭在周秋香的操持下,也做好了。

      坬刘星知道黄孝没吃饭,当下⮠就邀请去屋里坐坐,顺喂便吃一下晚饭。

      但黄孝以还有货要运为由拒绝了,刘星知道黄孝这是怕运费拿不到,在笑了笑后就递了五块钱过去。

      “不要这么多,这些旧轮胎都不要钱的,你给三块就好了。”黄孝讪笑道。

      “给你就拿着,以后有旧轮胎都给我运来,我不会少了你的钱。”刘星将钱放在了黄孝的手上。

      不是他大方,而是在装运旧轮胎的过程㇤中他都没有出手,所以能给黄孝一点补䚘偿,自然是不能错过。

      黄孝见刘星这样说,只得收下开着拖拉机走了。

      刘星目送黄孝消失在夜幕中后,就带着依偎在箕脚下的瓜子回去吃饭了。

      吃饱喝足垈就在要去休息一下的时候,母亲周秋香说话了:“今天下午你去市里面的时候,你伯父又来硝石村招临时工了,马磊、杨自力、大帽、猴子、刘洋等年轻小伙他们都去䣀了,而且一个个高兴的很。”

      “哦!”刘星应了一声。

      自从李大伟跟张主任联手坑他,被他以瞒天过海的手法骗过去之后,他就知道会昵有这一天,一点意外都没有。

      对于他来说,好戏才刚刚上演。

      李大伟烣跟张主任肯定会为他们的无知买单的。

      先想着省下那两千块钱,只怕到最后的花费,是十倍乃至百倍的代价。

      这可不是他阴险狡诈,而是上一次去衡水酒厂帮忙修理了一台灌酒设备޾后,他才知道这个李大伟不是一个好打交ᔋ道的人。

       之所以这样说,那都是因为张主任的原因。

      在没有去衡水酒厂维修灌酒设备之前,他记得李大伟就曾经说过,这綠个张主任是伯픸父刘常胜在衡水酒厂的靠山。

      쀑而他家跟刘常胜之间的矛盾非常的深。

      按道理会想的人,都不会在那天维修灌酒设备的时候,将张主任ᥒ给请出来。毕竟换做任何人,都会理解为这是李大伟在拿张主任向他施压。

      也是在间接告诉他刘星,在衡水酒厂没有人敢动刘常胜,因为有张主任罩着。

      ᢒ至于之前跟李大伟提出惩罚刘常胜的想法,更是想都别想。 譅

      因为张主任跟榟李大伟的关系很好,这从他们俩的言行举止就可以看得出来。 꽍

      所以在当时刘星就谨慎了起来,最后果然不出所料,他被李大伟跟张主任联手坑꺜了,没有得到后续的两千块钱不说,最后他回到家更是提都不提薄膜覆盖法的事情。

      之所以会这样,那是因为他在离开衡水酒厂之前将薄膜覆盖法的方法已经‘透露’出来了。

      可怜的张主任跟李랟大伟抆还以为这薄膜覆盖法挺简单,殊不知他早就留了后手,要是其他人能够看出来的话,那他就不配是重生而来的人了。

      “你就不生气?”周秋香哪里知道这内幕,当下好奇的看着刘星。

      “我生什么气,去衡水酒厂当临时工一个月才能赚多少钱,凭借我的能力,随便出去一趟,就是他们一个月的收入。”刘星好笑的回了一句。

      “可是河里面的河螺早就被摸光了,连河蟹都没有几只。”周秋香提醒道。

      “我以后靠双手赚钱,可不是靠河里面的东西赚钱。”刘星在扬了扬手后,就起身回房间䞌休息去了。

      周秋香知道刘星话中的意思指的是靠旧轮胎制作鞋子赚钱,在皱眉摇了摇头后就去忙她了。

      之所以皱眉,那是因鬋为她有些不相信旧轮胎制作的鞋子能赚到钱,毕竟这旧轮胎在市里面好多,这将制作方法给泄露出去的话,没过几天就会跟河里面的河螺一样,会෋被跟风导致赚不到钱的。

      所以……

      依她的意思,觉得刘星还是有一份稳定的工㳟作为好。

      比如去衡水酒厂上班,那才是正经人做的事情㓐。

      但衡水酒厂ꕰ有刘常胜跟刘婉秋在,刘星那是不可能去的。

      去了肯定会被穿小鞋。

      “我这儿子将来可怎么办啊?”想到这,周秋香就有些头疼,毕撝竟造成现在这样子都跟她有关。

      ……

      四月二十三号,清晨。

      衡水酒厂,大门口。

      数百人排着长长的队伍在等待着。

      李大伟看到应聘临时工的人这样多,那是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一旁刘常胜的肩膀:“你这次的招聘工作做的很到位嘛!回去我就跟你申请奖金,不过数量不荚多,你可軨别抱太大的希望。”

      这其实不是他的意思,而是张主任的意思。本来不想转达的,但是看到这刘常胜在招聘人手上很有一手,所以就临时改变了注意。

      当然了,最主要是卖张主任一个面子。

      毕竟张主任跟他在衡水酒厂是一个阵营的。

      而刘常胜是张主任手底下的人,所以有些时候还是要表示一下自己立场。

      要不然的话,这刘常胜因为刘星之前提的条件,只怕早就被捪他给开除了。

      茦“냏谢谢厂长的厚爱,有奖金我就知足了。䐾”刘常胜弯着腰连回道。

      之所以弯着腰,那还是因为他的身高太高了,跟李大伟说话那都是俯视,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᪔烦,他只能弯着腰。

      “那你去忙吧!对了,要是有时间的去帮一下老余,他最近这两天带着十几个戲徒弟在车间日夜奋战维修灌酒设备,可是辛苦的很呐!”李大伟语重心长的提醒了一句。捶

      言下之意,这几天是衡酅水酒厂的关键时期,可不能出现什么纰漏。

      要不然那可就麻烦大了。ᾭ

      ꇰ刘常胜哪有不知道的道理,当下连表态:“厂长请放心,我这就去쮵看看老余有什么需要帮助썁的地方。”

      “嗯,去吧!”李大伟挥了挥手。

      刘常胜转身离去。

      李大伟则是背着双手在大门口溜达了起来。

      今天之所以这样有闲情逸致,那是因为维修灌酒设备到了关键时期。

      老余按照刘星说的薄膜灌溉法,还有维修的方法,不但彻底的改变了漏酒的情况,还让એ电机的运转都彻底的没有了噪音。

      要说功劳,刘星的那一份的确不能抹杀。

      只可惜这个孩子太心高气傲。

      不能为他所用。

      所以现在只能先晾一晾再说。

      等到刘星走投无쳅路了在叫人将他喊到衡水酒厂来上班。

      那才是最好的选择。

      想到这李大伟就哼起了小调,慢悠悠的朝食堂走去。

      突然间,右侧老余所在的车间传来了一阵刺耳的轰鸣声,接着有人的惨叫声传来。

      噎“怎么回事?”李大伟皱了皱眉,一愣之下连忙跑了过去。

      远处的张主任听到这动静也连忙赶了过来。

      对于他们俩来说,这个时候衡水酒厂可不能出事。

      芤 老余댠跟老余的徒弟们也ᣯ不能出事。

      要不然那麻烦可就大了。 ⍯

      然后还没有跑到车间的大门口。

      䮌 轰隆一声响,车间里面居然发生了爆炸。

      而且这爆炸的威力有些大,气浪直接将李大伟跟张主任给掀飞了出去,摔在地上口吐鲜血想爬都爬不起来。

      至于车间里面的人……

      谁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䀽 但接下来又出现了接二连三的爆炸声。

      在短短十几秒的时间。

      整个쵗车间的厂房都被炸的倒塌了。

      有员工从里面逃了瞣出来,但浑身是血的样子,让赶到的领导跟家属们一时间都懵逼了。

      “快救人啊!”李大伟费力的爬了起来,靠在了一颗大树씄上,脸色苍白的吓鸽人。

      许多员工听到这话,连忙开始动手救人。

      滳 但更多的员工都只是远远的看着。

      因为刚才爆炸的威力,已经吓到了他们。

      李大伟看到这一幕气的要死,想破口大骂却是没有这个气力。

      其妩实他刚才喊救人,不是救埋在厂房中的老余跟十几个维修工,而是救他自己。

      只可惜这些员工会脒错了意,直接无视了他。

      ⎉ 这让李大伟心⡨中很难受。

      但更多的是惊慌。

      因为他这才想起事情有些不对劲。

      为什么好好的车间会发生爆炸,这可是衡水酒厂几十年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唯一的解释,那就是老余在维修的时候操作失误了。

      也有可能是刘星的那个什么薄膜䴿覆盖法根本就不可靠,要不然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难道说,我被刘星那小子给摆了一道?”李大伟突然间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他想起了之前跟刘星接触的点点滴滴。鬹

      最大的疑点……

      遊就是张主任在灌醉刘星得到薄膜覆盖法后,回到家中的刘星没有一点动静。这要是换做普꘤通人,酒醒之后只怕会来衡水酒厂大闹一场。

      而刘星,选择了沉默。

      謉也不找他李大伟闹。

      更加不找他要剩下的两千块钱。

      起先他以为刘星这是怕了,毕竟薄膜覆盖法的方法因为醉酒都说了出来。

      现在他才知道,刘星这小子贼坏。

      就等着ᾓ今天看他的笑话。

      “一定是这样的,我没有给这小子付清最后的那两千块钱,也没有继续请他来维修灌酒设备,所以被这小子给阴了。”李大伟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一种未知的恐惧从他心里冒了出来。

      到此,他才知道刘星是一个妖孽。

      根本就不是他这样的人能够得罪的。

      而得罪的下场,就是被坑的差点给炸死。

      这事情要是说出穠去,肍只怕根本就没人相信。

      ׿然而这却是事实,要想报警抓了刘星,这才发现根本就没有一点证据。

      ৶就算是有证据,那也没有理由抓刘星。

      因为这一切都是他跟张主任贪婪的后果。

      ᚛刘星根本就搶没有参与到其中。

      而且说一千道一万刘星还是受害者。

      之前先想着让刘星知道社会的险恶,人心的恶毒。

      这哪里想到,最后报应却是到了他们自己身上。

      想到这,李大伟悲愤欲绝,一口鲜血没忍住就喷了出来,然后昏死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