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白领生涯>

      “娘,去春猎吧……”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连洛鉸小翡自己都惊了。

      ꡇ原主的记忆里,记得清清楚楚,今天是春猎的日子。

      她一直在恐惧,她不想去,嫮她怕看到那些曾经嘲笑她的人。

      뢐 但她又很愧疚,她知道,如果她不去,陛下一定会责怪爹娘,其他人也会嘲笑她上不得台面。

      鳊 在春猎前的一个月,原主就每天活在焦灼中。

      “娘,我收拾一下,跟您和爹一錗起去。”这是洛小翡的决定。

      福郡主闻言愣了一下,心疼道:“娘知道你不想去,陛下看你爹不顺眼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没事的,娘也不去了。”

      䨸 她轻轻拍着洛小翡的后背꒯,其实有些拿不太准。

      “我也去。”洛小翡坚定地说道。

      她已经开始被原主的情绪影响了。

      不能再这样下去,她要面对,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

      郡嫆主娘亲看着她ឱ,再三퐋确定之后,又询问了一遍,“你确定?别勉强自己,一个人一个活法,没必要얝为了别人让自己难受。”

      洛小翡笑㥦眯了眼,“娘,您出去等着吧,我收拾一下就去໥。”

      她说着就把福郡主往外推。

      如今信不信急不得,以后总会信的细。

      福郡主已经激动的大脑空白,由着小翡把她推了出去。

      她看着那扇刚关上的门,捏了胳膊一下,这真实的疼痛感,刚才的一切都是真的!

      五年了,除了找男人,女儿第一次主动要求出门,而且还是去人多的地方。

      귕一旁的绿竹听了个全部,已经忙不迭地开始收拾。

      髪洛小翡看向窗外,春暖花开㫾,阳光샳正好셂……

      主仆两人去题了正门,将军府今日多了辆马车,倒是让༚过往行人有些惊讶。麮

      꿖 平日里出门的要么是将军,将军通常是骑马。

      要么是〿福郡主,ᱝ福郡主一向低调,一辆马车足矣。

      嵂而将军府的那位小姐,ힺ通常是不走寻常路。

      둷 马车大概行了两个时辰,到了南郊行宫。

      每年皇帝都会来曥此狩猎캦,说是狩猎,其实是散心,在皇城关ࡹ久了,总会觉得无趣。

       㯄 这边天大地大,心情也会舒畅些。

      不出所料……

      洛小翡一下马车就听到了各种怪声。

      有嫌弃欲的:“啧啧。”

      有厌恶的:“还有脸出来。”

      有讽刺的:“这不是洛小翡吗?”

      她趐抬眸,握住了自家댪娘亲的手,示범意娘亲稍安勿躁。

      洛小翡扫过那些不怀好意的眼神,她轻声说:“蚊子真多。”

      ᩀ “蚊子多不多我不知道,反正我看到了一只臭虫,还是只ⱨ肥胖的臭虫。”衣着华丽,容颜傲慢,这位就是쀥三公主了。

      洛小翡看向她,三公主是当今陛下的小女儿……渚母亲是吴贵妃。

      要说三公主和她之ᱻ间确实有些渊源。

      㥲 当日蹄云端城的天空很美,东边是紫气萦绕,西边是红光阵阵……

      天眼大师有言:紫微星和贪狼星即将降世。

      那一天云端城只有两个孩子出生,就是三公主云之梦和将军府洛小翡。

      而这个两个星的名头自然是落在了疭云ꪋ之荙梦头上,一是因为洛小翡是早产,二是紫微星是帝星,怎몙可落到旁家。

      只是原主被郼保护的太好,过于纯良。人家稍微对她好点,她就恨不得掏心掏肺。

      她曾以为只是小ꔆ孩子之间的玩闹……三公主是君,又一贯娇纵。这种人惹不起,沲她总是躲得起的。

      怎知룝三公主对她的怨气那么大,只是为了几抹霞光,甚至要害了她的性命骿……

      这个人她绝不会原谅。

      ൎ洛小翡轻声䕧说:“见过小殿下。”这位是帝星?不可能。她身上并没有帝王之气,掰而且印惰堂发黑,今日必有血光之⬼灾。

      胮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灯下黑!夑帝星、将星都与她有关!

      这个认知让洛小翡心情极好,她带着浅笑扫了云之梦一眼。

      然后她拉着福郡主的手,转身离去。

      濋云之梦愣怔,入眼穐的是洛小翡渐行渐远的背影。

      她刚刚是不是⮜听错了?那个畏畏㬶缩缩,见了她恨不得把脑袋插进地里的死ᡑ胖子,竟然敢跟她说话?

      “䍩见过小殿繠下。”

      声音轻轻柔柔,婉转动听。툦瞬间귶就熄灭了云之梦的怒火。

      云之梦笑着䦚回头,“华裳姐姐,你怎么才来啊?刚才看见了个脏﹔东西,实在是破坏风景。” 㒲

      华裳盈盈上前,姿若拂柳,她笑容浅淡,佯装不满道:“谁敢惹我们的小殿下啊,我们小殿下可是陛下最宠爱的公主。脏东西让下人打扫了就是,别让她破坏殿下的心情ಈ。”

      云之梦挽着华裳的웤胳膊,华裳姐姐ꕄ真是好看。

      可一想到想到那张駁肥腻的脸,她就反胃,“还不是那个洛小翡,那般模样还敢出门,如果我长成那副样子,⩂我早就上吊死了。”㉷

      “是她啊……”华裳眼中闪过一丝不悦,语调也带着些许的烦躁。

      云之梦自然是听出来了,“华裳姐姐也听说了?”

      “是啊,小殿下可知传言是真是假?”ຫ华裳虽这巬么问,但心里倒是很自信。父亲曾经跟国舅提过,有ඳ意将她许给他,国舅并澶未拒绝。

      云端城貌美的姑娘无数,换成是任何人Ꭼ,她都会小心提防。可那个人偏偏是丑女洛小翡……

      “是真的。国舅确实求父皇赐Ꮰ婚了,但被父皇拒绝了。”云之梦说的时候一脸愤恨,“国舅一컲定是被威胁了,不可能喜欢那个脏东西。”

      ᙜ짖华裳的思绪被这话打断묞。

      脸ꑄ色白了几分,竟然是真的?

      可……这怎么可能?那般⏅模样,连普通人家都会觉得寒碜……

      ጻ 她努力平复䒎着震惊。一定是有原因的。

      是洛小翡,是那个男人多看一眼都觉得膈应的洛小翡。鷸是那个软弱可欺,任何人都可以去踩一脚的洛ᐧ小翡啊! Მ

      华裳询问道:“荘小殿下,陛下有没有说国舅为何要求娶洛小翡?”语调明显高亢ㅊ了不少。

      如果换成是任何人,她都能平静面对,可……洛小翡,这对她来说是种羞辱。

      云之梦压低了声音,“我听到父皇跟母妃说,他猜测,혈很可能是洛将军许下了什么无法拒绝的诱惑。但我不瞆这么想,多大的诱惑能让国舅那般的人,娶那么个东西?我猜就是威胁,估计是Ṛ洛将军抓住了国舅的什么把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