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大黑逼动态

      叶雨泽跟着老爸送几个人出门。几个人走路都已经不走直线了。两只脚在地上画圈。

      本以为他们上不去马了,却没想到走路走不稳的他们左脚粘上马镫就飞身骑在马背上。

      上了马之后,身子晃得跟不倒翁一样。看的叶雨泽眼直晕。但是偏偏怎么晃都掉不下来!

      老妈在魏玉祥家里看见几个人走了。就开始回家收拾桌子。

      因为他们不会用筷子,所以也没给他们炒菜。就是煮了一大锅羊肉。

      其实肉也没吃多少。光喝酒了。

      老妈沉着脸看着老爹。“这一次又喝进去多少钱?”

      老妈是个精打细算的女人。羊肉不花钱。那塔城白干可不便宜。一瓶一块二。

      老妈一个月工资才五十出头。这一地酒瓶子不心疼才怪!

      老爸却哭笑不得的看着叶雨泽。

      “我要是说一共喝了四瓶酒你信吗?”

      老妈撇撇嘴。“我信你个鬼!这一地酒瓶子灌得都是水啊?”

      老爸苦笑一声。跟水差不多。你这个大少把酒精兑水给人家喝的。

      老妈眼前一亮,随即有些担心。

      “不会把人喝坏了吧?”

      老爸摇摇头。“那倒不会。兵团最早进疆那些人。冬天没房子时候,都是靠酒精兑水御寒。医用酒精比白酒还干净呢!”

      老妈松口气。揉了一下叶雨泽的头。

      “唉,我真有福。咋就生了这么能干的一个儿子!”

      叶雨凡在一边睁大了两只眼睛。似乎听的极为认真。

      “哥,那个酒精好喝吗?”

      叶雨泽扒拉一下他的后脑勺。“这个没你事,小屁孩!”

      老妈这时候突然想起什么。对老爸说道:

      “好像这次马洪奎放炸药包就是针对咱们!你得罪他了吗?”

      老爸想了一会。“就是上次吴天明假条的事情吧。他反对,我没给他面子!”

      老妈埋怨:“就说你就是心软,那个人怎么处理是组织上的事。你干嘛非要去做好人?”

      老爸摇摇头。“在我眼里,他是兵团战士。还是我的病人。所以身体不好的时候,休息是他的权利!”

      老妈没有和他争辩,这点他比谁都了解老爸。一旦他要下决心要做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下午,陆陆续续又来了一些朋友。都是附近连队的战友们。兵团人自己都没有马。

      只能是套上连队的爬犁集中去哪里。

      第二天老爸也跟着别人一起去团部拜年了。

      而叶雨泽却被银花拉着去了她家。

      银花有一个姐姐,叫金花。都十二了。长得也是极为漂亮。

      一条乌黑发亮的大辫子快垂到腰间了。柳眉杏眼。眼睛水汪汪的。仿佛会说话一般。

      看见叶雨泽进来,连忙拿了瓜子和糖叫他吃。

      叶雨泽看着金花发了一阵呆。弄得银花崛起小嘴挺不乐意。嗔怪着问道:

      “你老看我姐姐干嘛?”

      “她真漂亮!”叶雨泽情不自禁的夸了一句。

      金花笑吟吟的走过来揉了揉他的头发。

      “这个小孩真会说话!”

      叶雨泽觉得自己的脑袋就跟接通三百八的电流一样。瞬间全麻了。

      不过看着银花银花嗔怪的眼神和皱成包子一样的小脸时。赶紧把目光转回来。

      “你和你姐姐一样漂亮。”

      但是银花似乎对这个回答还是不太满意。眉头仍然皱着。

      “你姐姐跟你一样漂亮!”

      这句话马上就立竿见影了。银花的两只眼睛笑的眯成了两条缝。

      叶雨泽摇摇头,他其实也搞不清这主语换一下为啥小丫头就能高兴。

      看着姐姐出去了,银花便笑着说道:

      “我给你做一样好东西。”

      叶雨泽点头,不知道这个丫头子会做啥好东西。

      只见她开始拿面,倒水。叶雨泽刚刚吃了一肚子羊肉。哪里还吃得下?

      连忙喊道:“我不吃饭了。不饿!”

      银花微微一笑。“不是做饭,我给你做泡泡糖!”

      叶雨泽一脸懵逼,他想不出来。泡泡糖跟合面有啥关系。

      银花和好一块面,然后放在清水里不停的洗。换了几盆水,最后手里剩了一小块洗不掉的面筋。

      她拿过来,把这团面筋一撕两半。然后一半塞进叶雨泽嘴里。自己把另一半放在嘴里嚼起来。

      小丫头一边嚼着,一边试图吐着泡泡。偶尔会成功一个。

      但是大部分都不成功。因为面筋的胶性跟树胶跟糖胶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这一下叶雨泽也明白了小丫头的泡泡糖是啥意思。

      虽然啥味道都没有,但是这可是人家的一片心啊!是不是可以叫做幸福的味道呢?

      小丫头仍然是一个好奇宝宝。不停的问着各种问题。

      叶雨泽不厌其烦的一一回答。两个人聊的正热闹。叶雨泽看见杨革勇带着一个人走进了院子。

      这个院子外人是进不来的,马上隔壁人家一个阿姨就出去问杨革勇他带人来干嘛?

      叶雨泽迎了出去,虽然他不知道杨革勇到底来干嘛?但是这可是自己朋友。不能不出去。

      杨革勇看见他,也招呼一声。杨革勇马上给他介绍带来的那个人。

      “这是刀的翰,老裕民的。”

      刀的翰行了个标准的民族礼。这个叶雨泽也学会了。有模有样的行礼。握手。

      杨革勇朝叶雨泽摇头示意。叫他跟着一起出去。

      叶雨泽看看身后的又撅起嘴的银花。有些不好意思说。

      杨革勇却不耐烦的拉着他的胳膊就朝外走。

      “走嘛,跟一个丫头子有撒玩的?”

      叶雨泽回头看了银花一眼。只好跟着走了。

      虽然都说为兄弟两肋插刀。为老婆可以插兄弟一刀。但是现在还不是老婆啊!

      领着刀的翰在连里转了一圈,然后来到马圈附近的一口大锅旁边。

      这个锅用途广泛。原本是用来偶尔给马炒黄豆的。

      但是后来也用它熬沥青!连里的沥青不是用来铺路。而是烫房顶!

      就是把沥青熬化铺在房顶上,里面掺一些石子。

      这样的房顶不但不漏,而是不怕雪化以后的结冰。

      而刀的翰这次来的目的确是沥青。

      沥青是那种大方块。外面还带着牛皮纸包装。好歹刀的翰要的也不多。

      新书期间,欢迎大家收藏推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