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抗力之男仆的秘密

      后来这个叫文和的男人轻轻的起来,不想让她美梦惊醒娧,可是解语多少年칋没有安全感,这种感觉就是得到复而失去,当自己男人最后一片肌肤离开解语的时候,解语就醒了,不过,她知道并没失去,外面的几个叽叽喳喳的声音让她清醒过来,她偷看着自己的男人出了楣房门,三个小姐妹和自己男人对话ﱚ的声音,她不知道如何去面对,这多㦲难为情啊,就算现在想穿起衣服都来不及了,这空气里的味道透露着刚才那场欲䓄仙꾄欲死大战的气嚚息,算了,只好闭着装睡了,三个小姐妹进来的时候,解语东正好放松自己,⮥但多少有歎点忍不住,于是嘴角微微上扬,三个小姐妹离开后,解语睁开眼睛,뾀脸红了起来,她都不敢起床了,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三个小姐妹,不碌过,对于自己刚认下那小罳弟弟,还Ⱌ是很是感激的,因为他,自己↵算是得到了很好的归宿。

      张任和赵云在长安中情镖局呆了一个晚上,张任到川红花렦芬安排了一些事情,就回絛到陈仓的经学书院,毕竟学业为重。 兔

      这一天,陈仓外,经学书院,郑玄在课堂上锉,“今天大家拟一篇论文,喇论宜臼借兵以正王位!分析璕其中的利弊!”

       䰏 众人思考片刻,就开始炽着墨开始写,张任对于这论鍬题想的很多,历史上太多这种案例了,当年六国合力攻秦之时也联合外族义渠,千古名዁相第四次北伐,联合柯比能和东吴,三家攻魏,有些可以拿ꡜ出来说的,有些却不可以,六国合力攻秦联合义渠昣,那只是传说,没法做证明,而后者还☑没发生,张任多想了一会儿,豵最后ꄴ一个下手的写。

      一个时辰后,陆陆续续的交卷,第一个交卷的依然是国渊,这个被郑玄称赞为“王佐之才”、“才思敏捷”﹯,而最后一个交卷的永远是张张任,他跟别澰人不ࠎ一样,使用刻刀刻的,每一个字都是刻上῅去的,当第唶二年在经学书院,张任就坚持这个习惯了,他当做练刀法軝,这坚持了ᇚ好几年了。

      郑玄쓃将考卷收上去后,就让弟子们休息了,自己则퓬将六人具的考卷看一遍픋,特䘾别是疗赵云的那一份,赵云率刚御批赵云成为经学书院的正规学生,郑玄想看看赵云的文笔怎么样,看着赵云的文笔,郑玄觉得勉强还行,毕竟来经学书院为期很短,最后看到张任的文章袿,张任依旧是用白话文为主写的,自己这柮弟子很是奇怪,不䩄像其他弟子文章写的优美,还﷜讲究押韵,通体꫐白话文,通俗易懂,以大量的例子曵说事,却銷不会用某个名人的话语为标准,很细致的分析事情,最重要的是每次都有新颖的一面,有些甚至是郑玄本人都没想到的,郑玄摇了摇头,这次张任又有新的论调了,这些新的论调很多时候在这个时代传出͔去都是大逆不道的话팯。

      䤚来看看张任的这话:平王实际借了外族之力,对自己的父亲当时天下共主周幽王发起攻ྰ击,夺取天下,坐上王位,而后将借犬戎之兵的责任扔给了自己的外公申侯。此ꇷ事第一,周平王借外族之力就始是错误,不管华夏天下如何争斗,那都是内部人的争斗,不管犬戎未来会不会并入华夏族之内,那时候就是外族,何况反娹的是自己的父亲,等于间接杀死了他自己的父亲周幽王,这本쯨来就是大逆不道的事情,结果在诸多诸侯国拥戴下成了⣍最终胜利者周平王,从历史回溯的角度来说,周幽王废掉太子姬宜臼,实际上是对的,这就是太子姬宜臼心术不正,而这暇些诸侯꾉国用太子姬宜臼当上周平王,实际上从深层的意义来说是用心㦊险恶,这也就开启了春秋礼崩乐坏的开始,开启了废黜周礼,君不君、臣不臣的时代຃,而这个开启这潘多拉魔盒的人恰恰是这个杀父篡位的周平灴王姬㙴宜臼,后来这周平王姬宜臼做了周郑交质,周平王与郑庄公想通过交换人质来缓解矛盾、取信对方的做法是⎞不可靠㲬、也不可取的,因为周郑之间并没有诚信之心,又不依“礼”行事,所以双方即使交换了人质,也还是不能够维持他们之间䴾的关系,这成了周王纙室Ņ衰弱的标志,但是实际上周王室已然衰微、任人欺凌、委曲求全的开始,这更加说明周幽王废除当时的太子姬宜臼并没有错,姬宜臼为周平王确实是周王室衰弱的转折点,而这些诸侯的拥立却是一种期盼,期盼周王室实賁力衰弱,至于周幽王是不是昏君,这倒鳀是未必,毕竟乢周平王也不会说自己的父亲英明,他英明了,䭸自己的王位就更加不正了,所以这抹黑是必要的,最后将勾结外族导致父亲周幽王的死亡,这罪⫽名推给自ಆ己的外촪公申侯,说明周平王本身就没有什么担当,而且既然推给了自己外公申侯,那么按律푋申国就该灭国,申侯就该䮄诛九族,这却没执行,没有诸侯异议,周平王和申侯此举为了一己之私却让当时最繁华的镐京百万人民陷入兵荒马乱之中,这种人本身就不该为天下ウ之主,可是姬宜臼就这么名不正言不顺的坐上了那个王뤹位,后世史家或饱读学识之儒家几乎没ڟ有说周平王不好的言论,就好像他们都是愿意看到这局面似的,这就是没有真正意义上立下人的道德底线,所谓的道德底线就是制⎬定出一个准则,低于这个行为准则的,有很多为了一个看似特别崇高的理想,却越过这个底线,这ṯ就是错的,不被允许的,当今儒家当道,儒家提拔了鋛人的思想境界,却没规范人的行为底线,未来大汉式微,从儒家的角度来说,䔦有人引进草原铁骑为的是恢复汉ꗛ室江山这是被允许的吗?草原铁骑入中原,百姓的灾难,被草原辮人占据了大汉的土地是养껒肥了草原民族,为华夏族的未来留下隐患,这就是民族罪人,哪怕他打的是恢复汉室江山的名号,哪怕他是圣人,他也该走下神坛。当年六国攻秦,燕赵找义渠合攻秦,,也是寻求外族帮助,ȝ但俹史家或者儒家却没有任何异议就好像应该似的,可见由世家根基的史家和儒家说起来精神追求极致,但很多事情ر没有任何标准,或者直接说没底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