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人妻的时候她接电话视频

      一走进房子,紫然就催促道:“臭小子,现在可以说了吧!没有合理的解释,我扒了你的皮。”

      张阳却一改胆怯的模样坚定地站直了:“相信你们也是收到我从聚宝斋发过来的玉简才知道的吧!”

      绿袍回答了一句:“不错,收到你的信息,师伯就安排明里我和泽飞师弟来夺宝,暗里紫然师妹保护你,我们比你早两天到。你一出聚宝斋,紫然师妹就找到你了。”

      张阳撇了紫然一眼,并没有追究什么,只投了一个感激的目光就继续说道:“那明里的事情我也就不说了,想必师姐也跟你们说了,我就说一说你们不知道的事情!这个东西你们见过吗?”

      张阳把神秘钥匙递了过去。

      绿袍接过钥匙,仔仔细细地查看了一下:“不曾见过,但似乎是一种木属性的材料炼制而成。”

      他们的回答也在张阳的意料之中,所以也没有再转弯抹角地说了:“这种钥匙据说会有九枚,当然也有可能样子或材质都不一样。据说每过一个月圆之夜,就会随机出现一枚。现在出现了两枚,一枚就是这个,一枚在氐人族手中。”

      绿袍感慨道:“后生可畏啊!我们三个比你早到了两天,已经五天了,唯一的收获就是知道了宝物出现了两次,而且都是月圆之夜才出现,但下落何处?是什么东西?却一概不知。”紫然和泽飞也面面相觑。

      “小师弟,别磨蹭了,我们己经知道你的能耐了,你尽管说。来之前我就说了,我们三个让你指挥,你指东我们就向东,你指西我们就向西。”泽飞大大咧咧地说道。

      “泽飞师兄见笑了,其实我也只是有机缘巧合。”张阳谦虚了一句,话锋一转:“不过,我还真有一些不成熟的意见。有可能这还真的来自一个古老的传言,据说与刑天有关系。我猜测这些钥匙对应于建木的九层,可能是九个宝库,也有可能是九个传承机缘。这样九个钥匙就对应的九个人,而我们只有四个人,有点吃亏,最多只要四把,现在我们应该是所以势力中力量最集中的,其实也更方便我们抢夺钥匙。但我不想止步于此,我们有六师兄弟,剩下的七把我们要争取五把。紫然师姐和绿袍师兄留在这里继续打听消息,泽飞师兄先回去搬援军,一定要把泽天师兄和余新师兄拉过来,如果师父他老人家能过来就胜算更大了。离下一个月圆之夜还有五天四夜,你必须三天之内赶回来。我呢!还有一点小小地事要去做,当然也会在三天内赶回来。大家有什么意见吗?”

      泽飞立马起身:“好,我这就回学院,说什么也要拽他们过来。”

      绿袍和紫然则叹息了一声,猛然点了一下头。

      “小师弟,还是我陪你去一趟吧!毕竟你的安危比夺宝更重要,这边有绿袍师兄看着就可以。”紫然想了一下说道。

      “有师姐保护,我当然开心了!那绿袍师兄就麻烦你看着了。泽飞师兄,这个钥匙你也带回去给师傅老人家看一看,顺便在学院里搜索所有有关于氏人族,邢天和建木的传说和故事,看是否能找到一些关键的线索。我和紫然师姐也今天连夜赶去水晶宫,在那里我布局了近两个月,现在时机成熟了。”张阳也不再娇情,毕竟自己的大部分秘密都被紫然师姐知道了。

      说罢大家分头行动。张阳三人也来到了聚宝斋。

      施九爷子似乎也感觉到他们会到来,早就在后厅等待:“我说你这臭小子,怎么一下子坑杀了巨蟹帮和水晶宫那么多高手,原来找到帮手了。”

      张阳三人也没分辩,只是笑了笑。

      “得了,老爷子,知道了就不说破了。帮我们准备一下吧!泽飞师兄要回学院,我和紫然师姐要回一下水晶宫。可能比较急。”张阳含糊了一下,并不明说。

      施九爷摇了摇大泥金扇子笑道:“水晶宫第八神卫刚回去,马上就可再启动,不需要另外准备了。”

      张阳一拱手:“那就多谢老爷子了。”说完三人轻车熟路的向传送阵走去。

      先是紫然,再张阳,最后泽飞,三人依次顺利完成了传送。

      “臭小子,现在绿袍师兄和泽飞师弟都不在这了,老实说,你想干什么?不说实话我扒了你的皮!”紫然假装生气道。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想洗劫了水晶宫的宝藏而己!”张阳淡淡的说道。

      “这个有创意,但是三天时间应该不够吧!再说鲤将军再怎么说也有渡劫后期的修为,我都不一定是对手。”紫然有点担忧。

      “如果我们有内应,又没有鲤将军的情况呢!”张阳反问道。

      紫然恍然大悟:“原来第八神卫埋伏在这里!说吧!你的傀儡术到几层了。”

      “才两层,免强控制渡劫初期的修士。”张阳一不小心说了出来,马上也反应过来了:“你,你怎么知道的?”

      紫然挺了挺胸:“嗯,我又不是傻子,而且我也知道一点点傀儡术,只不过我只能控制金丹期以下的,最好还是一些小虫小鸟的。可见你的神识也太强大了,而且功法比我的更完整。对了,说到功法,给你全本的《逍遥游》,余新师兄用你自己积分兑的。”

      张阳接过《逍遥游》粗略地翻了一下,就甩手丢进了储物戒指,顺手又从拇指上的戒指里拿出了一个玉简:“给,师姐,练成了还我。”

      紫然诧异道:“这是什么?”

      张阳淡淡的说道:“完整的《傀儡术》而己。”

      紫然一下子呆住了,用颤抖的手接过了玉简,但眼睛却直勾勾地盯住了张阳右手拇指上的储物戒指:“你,你这戒指哪来的?”

      张阳略显尴尬道:“还不是我小屋池塘底下的洞里捡的,同时还得到了阴巫宗的传承。”

      “原来,原来是你。”紫然翻身拜倒在地:“阴巫宗当代圣女紫然拜见圣王大人。”

      “师姐,你说什么?我可不是什么圣王?”张阳害怕引起误会,连忙把紫然扶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