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h网

      朱达贵画的这根线,看似随手一画,实际上正好画在翡翠毛料的边缘,一刀下去,玻璃种正好露出来。

      一声“玻璃种”,爱把所有的人目光都吸引过来了。特别是刘诚和큂李惠辉,他们更是挤到切割机面前,仔细看着切面。用手电筒一照,非常通透,纯净得೼跟玻璃一样,确实是玻璃种无疑。

      李惠辉感慨道:“确实是玻璃种,而且还飘翠,虽然不多,但也非常漂亮了。”

      大多数翡翠䷙是给种不㾭给色,给色不给种,水清无鱼,不含杂质就没有颜色,假如带色,色在其中楅那就绚丽有光辉,色会呈现鲜亮和通透的灵动,那时它的身价又另当别论了。

      玻璃种翡翠中有飘翠比綡较珍贵;若飘翠较多嬅,甚至达到䤁满绿色的全翠,就极为稀有珍贵,达到了翡翠玉中的极品。那种称之为祖母绿,价格比黄金贵百倍不止。

      翡翠的绿淋漓尽致地体现出了翡翠的迷人魅力,嗝是构成翡翠身价高低的籋非常重要的因素,有人说,玩得起玻璃种翡翠的人,都是非富即혗贵。

      这也就说明玻璃种翡翠的꾹收藏价值有多高了。

      邼朱达贵切出睬来的玻璃种飘了翠,虽然不是满翠,但也不算小,不管是挂手镯、挂件甚至是首饰,都极为高贵。如果能出手镯,绝对是千万级别的。

      刘诚说道:“在枧头开出玻璃种,我还是头回看到。”

      “我何尝不是第᭱一次碰到呢,这真是缘分。”

      争两人回头望着朱达贵,心里感慨万千。李惠辉是懊悔,刚才朱达贵明明不想要这块原石,自己本来有机会拿下来的。

      当一块玻璃种摆在面䑭前时,他没有珍惜煓,ࡳ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一定要买十块!他就算做玉石生意,但自己也从来没有拥有过玻璃种飘翠的毛料。这是他䵪与玻璃种魾距离最近的一次,这交失之交臂,或许这塈辈_子都不会拥笽有了。

      刘诚则是感叹朱达贵的好运,刚才这块1333号原石,朱达贵原本䷧是不想要的,唐睦卿卖力推销,朱达贵只好接受。

      ⴜ 朱达贵应该陇也是想扔了这十万⤝块钱,跟唐睦卿结个善缘。哪想到,这块皮壳表现不好的原石,竟然有块玻璃种。

      刘诚来不及羡慕朱达贵的好运,他现在得想办法把这块玻璃种翡翠兣毛料拿下。ᑈ

      ׶ 刘诚问:“达贵,你是准备继续切,还是卖这半块毛料?”

      朱达贵问:“这个팆也能卖?”

      “现在你的是半赌料,玻璃种毛料具体有多大不知道,如果越过十公分,价格就会大涨。y如果你想稳妥点,也믤可以把料子全部取出来,到时价格就比较精确。”

      “还是全部取出来骹吧,已经涨了就行⹭了,要是开出来太小,岂不是坑了别人。”

      䄢 朱达贵划的线很巧妙,正好露出一个小小的切面,强光手电筒照射进去,感觉里面全部都是翡翠毛料。

      旁边的老者突然说道:“小兄弟,如果你现在ᶵ卖给我,2000万。”昔

      夹他就是切出那个砖头料的,花了85万,䅇结果一文不值。

      刘诚介绍道:“这位是徐志望徐总쓙,徐绊氏集团的董事,徐家族委会理事봑。”

      朱达贵看了刘诚一眼,ꩪ苦笑着珆说:“刘总,我也不知道玻璃种能值多少钱啊。”

      湴“玻璃种的价值,要看翡翠毛料的大小、是否有瑕疵,是否带色。你的这个几乎没有瑕疵,而且也带了点浅色,主ꚪ要就是看毛料的大小了。如果直径在十公分左右,两千万差不多,越过十五公艦分,邺价格就得翻倍㰵。如果低于六公敮分,就不能做手镯,价格就要低不少。”

      粪䉙玻璃种翡翠价格并不低,但是价格跨度也比较大,几千到几千万的都有,主要是看东西的大小,有没有杂质,有没有瑕疵䘩,是否带色等等。

      朱达贵的这块翡翠,赌的就是大小。手镯的外径繌至少也䤧得六点二公分,最大的要八点二公分,틍还要去掉边角,毛料的直径最好能‌越过十公分。毕竟翡翠毛料是呈不规则顾,把边角去掉,原本쒛十分ᅤ公的就只有八公分了。

      憈 对玻璃种翡翠来说,第一丁点都要利用起来,绝不能浪费。

      朱达贵左手握拳,右手偷偷量了量:“我基本知道了。”

      틑 밞原石里的那块⧌玻璃种翡翠⒄,跟他的拳头差不多大,最多也就在十公分。按照刘诚的说法,ძ两千万还真的差不多。

      “你准肮备怎么办?”

      他其实是有些着急的,他也想要这块玻璃혞种。ⲁ如果七福珠き宝能有髧这块玻璃种,不说全国,至少在全省都要出名。

      “再切一刀吧,让大家看得更清楚,也更方便出价”

      徐志慏望既然想要,他就不能卖便宜了。他嘴上说不要坑了人家,实际上只想坑死这个徐志望。

      朱槹达贵要切,刘诚和徐志望都不便阻止。朱达贵拿着粉笔ف,沿着一侧画了条线。

      这次切出来后,能露出更多的翡翠毛料。他切的这一面,是整块翡翠最狭长的一侧,而且只露出一条细缝,能给人无限的遐想。

      ᶲ“3500万。”

      徐志望拿着强光手电筒,围着这块毛料仔细剓看了看后,给出了一个最新的价格。

      刘虱诚咬了咬牙,也报킜了一个价:“3800万。”

      刚才只有一切小口,现在能看到侧面,整个翡翠毛料越过了十公分,完全可以做手镯。

      “4000万。”

      솔徐志望财大气粗,根本不给刘诚机会。

      刘诚暗暗叹了口气,没有再报价。他知道徐志望一般只赌石,翡翠毛料剥出来后罳,鯦很快就会옑处理掉。可玻璃샎种太罕见,如果他自己想收藏呢?鍒

      朱达贵说道:“徐总最先报쎣价,我可以让给你。”

      㫻 徐志望朝朱达贵作了个揖,说道:“多ꭾ谢。”

       四千万买块罯石头,谁都会觉得疯狂,况且还是块半明料。淙虽然切了两刀,但也有垮的可能몴。如果只深入几公分呢?强光打进去,满是븬翠绿的光,根本看不准。

      뭲接下来就是转账,徐志望在银行有很高的转账额度,拿到朱达贵的银刋行卡号,当场就转账。等宻朱达贵到账后,这块石头也归他所有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