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大夫》未删版

      第13章、离开东岙,青叶威剑

      缙云流风呆愣着,冬连马高阳他筢们的吼叫也没听到,直到马高阳带人找过来,才清醒过来。

      回过神来之后꿬,缙云流ᱎ风心里异常担心,虽然他知道现在W再担心也씗无济于事,没有大惊失色,不过脸色难免难看。

      缙云流风深吸了几口ࢧ气,平静了一些,开口说道:“回去。”

      “是!”众人应声,快速奔回营地收拾东西。

      马高阳陪着缙云流风,几次张口想要安慰,却不知该怎么뗸说。

      “马老哥,你不用想法子ᓗ安慰我。”缙云流ख风说道,“你也看见了,这可是能凌空飞行的高手,得是什么样的境界!清湖和槿生能拜在这鳵样的高手门下,是好事。”

      嘴里如此说,心里的担忧半点没减,就怕是祸事。唯一的安慰是켃,刚才那声音是女声!缙云流风仔细回忆那个声音,声音清脆,语气有一股清冷高傲,这样的高手,不会在缙云流风这样的小人物面前还装。

      ㅢ “哪怕你境界再高,我总有一天能找到你。不是坏事则罢,如果是坏事,那我灭⓻你满门,一点一点折磨死你!”缙云流风想道。

      回到北山分会,缙云流风打马飞驰,进城向青阳长明和东方容成禀报。

      两人听着脸色不变,东方容成甚至微笑着说道:“清湖和槿生⽛被高人带走收为弟子,这是好事!不过你逻可要用心修炼了,别被她们拉下太远。”

      “师父,老师빛,我这焦就出去闯荡,顺便寻找她们。你们放心,我一定好好修炼!”缙云流风说着行了一礼,转身离开。在两人面前,缙云流风没有露出担忧之色,更没有流泪。他知道,流泪没有半点㍝作用,去寻找才是解决的办法。

      “我们相信你!但不要急于求成,过犹不及这道理还是你总结出来的,要时刻记住譊。”东方容綞成看着缙云流风的背影说道。

      “记住了,老师!⚤”

      听着马蹄声‫远去,不知过了多久,青阳长明回过神来,愧疚地对东方容成说道:“槿儿要7是不闹着出去,就不会有这事了,现在连累了清湖侄女。” ዏ

      “事情已经发生了,뒣是好事还是坏事,得以后才知道。现在,我们只能往好的……”刚说到这里,东方容成突然顿住,眼睛定定地看着桌上的一张素笺。

      这张素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ꞯ的!

      青阳长明很快发现东方容成的异样,顺着他的视线看向桌上,也呆住了。这石桌上,不㙦可耟能有素笺,但现在却实实在佐在有一张素笺摆在桌上!

      愣了半晌,两人同时清醒过来,再次看向素笺,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字:清湖和槿生已拜癣入我天音桠门——玉清音。

      “长明兄,你听뗱说过这个天音门吗?”东方容成问道。

      “我虽然听过几个门派的名字,但没有听过天音门。”青阳长明摇头说道。“能够凌空飞行的人,肯定超过了洞天境,那些小门派未必会有这样的高人。”

      “算了,先按下此事。”东方容成说道,“当务之急是赶紧通知流䦸风,❛清湖和槿生没有危险。”

      话音刚落,耳中就传入一缕细微但清晰的声音:“不能通知,这是对他的考验。”

      东方容成拵和青阳长明相视苦笑:一切,只能看流风自己的了。

      缙云流风此时停住了马,前面一个人挡住了路。

      打量着对面的人,찔身材高大魁梧,气势雄浑,这是一个高手!

      尽管眼前这人是高手,缙云流风正忧虑烦燥,哪考虑这些,喝道:“何人拦路?”

      붍“青叶威剑!”켈对面的大汉一字一顿地说道。

      ⏀ 这个名字在心里不知道转了多少圈了,所以缙云流风一听,哈哈大䳌笑道:“哈哈哈……终랄于忍不住了!”嘴里说着,一蹬马蹬身辽形弹起,上升两尺多脚䒺尖再在马鞍上一点,拔剑朝青叶威剑扑了过去。

      묦 从㿝马上出击,速둖度比在地上慢得多,何况缙云流风比青叶威剑Ꮰ差了一个瞲境界,所以青叶威剑很轻易就接住了缙云流风劈来的一剑,甚至都没有用全力,只是让缙云流ᏸ风微微一震팆,落地之后后退两步就定下了身嶕形젘。缙云流风此时哪有闲心考虑为何只后退两步?身形刚停住躬身一蹦,再次扑了过去。

      “今天来找你并不想动手,不过既然你有兴趣,那就陪你做过一场再说话。”青叶威剑一边说话,一边出剑化解缙云流风的攻势。

      相差一个境界,速度、力量相差都很大,更何况青叶威剑已经有了灵觉——一种先天中后期出现的,㔰能够使得人的感觉。更灵敏的㎗能力,所以尽管缙云流风全力以赴,青叶威剑也能应付自如。反而是青叶威剑偶尔攻击一剑,缙云流风应对起来都很吃力。

      见缙云流风能够应对,青叶威剑心下赞赏,攻招也慢慢多起来,想要看看ꕻ缙云流᫺风能够达到什么程度。

      罓 十招过后,缙云流风攻招大减。二十招后,缙云流风只챹能偶尔攻出一招。三十招后,缙云流风已经只能全力防守,没法再攻击了!

       尽管压力如山,缙云流风依然防守得有模有样,心中一股坚韧的幁信念支撑着他。闪避、从剑身下半段截击、三连击格挡,ᵌ越溑打越熟练,越打越顺手。

      青叶威剑一边出剑,心里一边想道:“这小子真不错,天儿也没他这份能耐!别说我无心留下他,就是有㼒心,现在也未必能留得下来。”

      ꞁ是的,到了现在,青叶威剑虽然不用出全力依然풧压得缙云流风全力以赴防守,全力攻击伤到缙云流风也不困难,但已经不可能做到一击致命了。如果缙云流风逃跑,短时间内青叶威玳剑还真拿不下他,只要转身跑回城,命就保住了。

      青叶威剑攻势越来越强,缙云流风防守的范围被压缩得越来越小阅,不过左手剑鞘配合右手长剑,招式越见严密圆通。面对青叶威剑一波波的攻击,缙云流风挡住了,他的心志,就如海边的礁石,坚韧不⢕拔!

      见缙云流风剑法䖂圆融,气势坚凝,青叶威剑赞赏地收剑退开。刚才缙云流风已ꈦ经挡住了他近七成实力的攻击,已经可以媲美刚入先天中期的修炼者了!

      “这小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小小年纪又没经历过瓦磨难,心志竟会这般赽坚韧,将来注定是个人物啊!”青䨉叶威剑心里感叹道,“我当初要是有这蚮般心志,现在就不会连还在先天中期了,早已进入先天后期,甚至成为能飞天遁地的洞天境修炼者了!”青叶威剑对洞天境并不了解,洞天境虽然能뛢御剑飞行,但远远飝算不上飞天遁地。

      큍青叶威剑突然退后,缙云流风愣了一下,收住招式戒备地看着他ꪡ。同时,缙云流风才发现一番交手,已经离开了大路一段距离。

      青叶威剑没在意缙云流风的戒备,自顾自地说道:“今天来找你,是想知道天儿的下落。不用否认,天儿失踪后我调查过,天儿失踪前去过你们的北山分会。而那个时候,你正好在那里。还有……”

      “天儿?”缙云流风皱了皱眉头说道。

      青叶威剑说道:“青叶桑,뎢他还有一个名字,叫青叶长天,他是我的儿子。”

      “他是你的儿子?怕是早忘了,最近才想起来的吧!”缙云流风说道。

      “呵酅呵。”青叶威剑嘴角牵起一丝苦涩,强笑道,“如果我忘了他,他能得到修炼功法?能这么快修씰炼到后天圆满?只是这些事情,我不好出面,只能暗中安排。”

      “哦,原来첼如此。”缙云流风摇头说道,“可为什么不告诉他?这么多⛍年下来,仇恨快把他逼疯了,在北山分会,他已经控쇺制不住发狂了。”

      青叶威剑吃惊道:“他一直没问题啊,怎么会?”

      “一个几岁的孩子,母亲刚去世没多久就被赶出家门,并且一直在担心惊惧中长大,心里的仇恨能小得了?哴”缙云流风摇头说道,“任何人遭遇他那样的境况,都会出问题。”

      “其实那次发狂也好。”缙云流风说道,“他一直憋着,憋得越久,问题越严重。发一次狂发泄一番,会好受得多。”

      “那他去了哪里?”青叶威剑问道,脸上是浓浓的担忧妀之色。

      “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缙云流风说道,“不过他去了外面,没有了近在咫尺的威胁,惊惧尽去愁,再加上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问题,静下心来调整,应该能顺利突破。”

      见青叶威剑ԇ脸上担忧之色不减,缙云流风突然恶趣味地笑了笑,说道:“如果他成功突破了,实力强大了回来报仇……啧啧啧!不知道该怎么应付哟!”说完摇头感叹不已。

      青叶威剑心䉚里一抽,忖道:“是啊!如果天儿回来,那自然是认为实力헗足够了回来报仇的!到时候妍儿和辰儿母子,还有自己……”

      쐔 “趁着现在还早,好好斟酌仔细考虑,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来。”缙云流风说道,“我就告辞了。”

      长剑归鞘,缙云流风不疾不徐地走路边,爅马儿居然没有被惊跑,轻轻一跃上㟃了马背,打马离开。

      Ⅼ퀂离开了老远,缙ܒ云流风放松下来,才感觉浑身是汗非常难受。但同时心里也垅豪气勃发,自己可是从青叶威剑手下活着离开了ƶ,哪怕青叶威剑没有使出全部实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