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白领生涯>

      这邢初雪人虽然讓挺怪,但执行力倒是不差,说是要出诊,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直接提着小药箱就出门了。

      邓梨落家在钱塘县郊处,离邢初雪的医馆倒是有着不少的距离,不过行走了这么远的路,邢初雪依旧面不改色,甚至酭额上一滴汗ㅣ水都没有。

      倒是叶辰和邓梨落,由于时至正午,太阳的照射极为剧烈,两人皆是被热得满头大汗,叶辰本想直接离去,毕竟自己已经完成任务了,替这邓脂梨落请到了邢神医,꘸她的儤爷爷也算是有救了。

      只是那邓梨落硬要留下自己,说是要等下好好感谢一下自己,这一个美女的盛情邀请,怎么能忍心拒绝呢。

      倒是那个邢初雪烦人的很,一路上硬是问自己一些问题,什么你的厨艺是在哪学的,那蟹酿橙的诀窍是什么,要不是看在还需要她看病的份上,叶辰早就把她给踹走了。

      就你个小样,혃还想撬开我的嘴,想偷偷⡿骗我说出菜品的做法是吧,抱歉,有关做菜的问题,我一个也不回答。

      邢初雪也知道叶辰可不会老老实实回答,只是有半句没半句地敷衍着,还想着能够骗出蟹酿橙这道菜拍的做法,自从在皇宫里吃过蟹酿橙之后,邢初雪便久久不能忘记这道菜的味道,蟹럿酿橙这道菜,是她最喜欢的一道。

      不过这家伙嘴巴紧得很,见叶辰不肯透露丝毫,邢初雪也觉得自讨没趣,心想着下次若是这叶辰再来,一定要指明他要做哪道菜。

      三人繷行走了约有一炷香的时间,终于来໴到了邓梨落家。

      邓梨落啣家的占地倒是不小,家旁还有着几亩田地,种着一些蔬果。就是院里冷清点,这邓梨落的父母呢,叶辰倒是丝毫没有瞧见,难不成出远门打工去了,这邓梨落难道是个留守儿童不成。

      邓梨落推开房门,指䘡了指床上的正在喘息着的老者,轻声对邢初雪道:“邢神医,那便是我的爷爷,他已经躺在床上好几天了,全身发热,整个钱塘县的医生我都差不多请过了,他们全都说没法子治。”

      邢神医㗍往屋内看了一眼,虽然屋里没有自家回春堂装潢的好,但却也没丝毫的嫌弃之意,径直向⧷屋内走去,看了床上邓梨落的爷⠠爷ᠶ一眼,便轻轻一笑,询问邓梨落道。

      “你的爷爷是不是这几天一直头疼,身体ﰔ发热,全身冒汗?”

      “是是是,邢神医你真厉害,看了一眼就知道我爷ल爷的病情了!”

      邢神医对这些잽夸赞的奉承话听得攪多了,脸上没什么喜色,只是淡淡道:“你爷爷得的是恶性风寒,这大夏天ᵡ得风寒,钱塘县的那些庸医看不出来,倒是可以理解。”

      见邢神医一下子就看出了自己爷爷的病状,邓梨落立刻喜道:“邢神医,你可太神了,那我爷爷这风寒要怎么治呢?”

      真有这么神吗,叶辰见这邢神医髽三下五除二就把邓梨落爷爷的病给看出,心中倒是大感吃惊,原来就是个风寒,我还以为是什么肿瘤癌症呢,倒真是便宜了这个邢神医。

      不过这钱塘县的其他医生也太废物了吧,连个这么简单的风寒都看不出来,看来这古代的医疗水平有待改进啊!

      古人行医讲究望闻问切四步,望指观气色,ᑟ闻指听腛声息,问指询问症状,切指摸脉象。

      ꥀ这邢初雪也不愧被称为邢퀢神医,仅做了前三步,就把邓老头的病情知晓了七七八八,不愧曾是御医院的首席。

      䉠 郗“桂枝五钱、白芍六钱、生姜四钱、大枣二钱、防风六钱、黄芪四钱、知母两钱,煎一副药给你爷爷服下亳即可,这生姜和大枣你自行购买,其他的药材随我回医馆,我直接开给你。”

      邢初雪取出药箱里的纸笔,将药方写好后直接递给了邓梨落,邓梨落接过邢神医的药方,直接跪下道。

      “朗小女在这里谢过邢神医了,感谢邢㍠神医的救命之恩。”

      邢初¸雪立刻扶起邓梨落,淡⩝淡道:“不必客气了,要谢就谢这个小,小哥吧,他㻉出食谱,我出药方,这只不过是正常的以物换物罢╳了。”

      “嗯!”邓梨落感激地看着叶⨷辰,叶辰见那双水퇊汪汪的大眼一直看着自己,第一次被女生一直这样看着,倒是有点怪不好意思的。

      “举手之劳,举手之劳,我吃了你家这么多天的馒头,一想到之后有可能再也吃不到你们家的馒头,就冲过去帮你了。”

      “哦,连你都觉得好吃,看来下次我也要吃吃你家的馒头。”

      邢初雪含笑看着邓梨落,她本就是个吃货,㟞遇到好吃的东西从不会“心慈手软”,更何况是连着叶辰都觉得好吃的馒头,想必定然有它的独特之处,都说高手在民间,看来自己离开皇宫,到这钱塘县来算是来对ꏰ了。

      叶辰只㉀是装作傻傻地挠头直笑,心୉中却暗道:哼,就你这个嘴刁的家伙,怎么会觉薗得白面馒头好吃。

      要是邢神医知道叶辰只不过是图她家馒头便宜实惠,还送豆浆,估计要给叶辰给活活气死。

      邓梨落倒是满头雾水,自家的馒头真有这么好吃吗?倒是刚刚吃叶辰做的那碗煿金煮玉,才是真的美味,没想到一碗简简单单的笋粥,竟然可퀑以如此美味,真不愧是皇宫里面的宫廷菜츠。

      知晓了自己爷爷得的是什么病后,邓梨落脸上的愁容如春日积雪般消散而开,脸上的笑容如春日繁花般绽放而开,正和叶辰初次见她的那样֣。

      一路畅通无阻地回到了回春堂,叶辰正认为自己已经完美⼒完成了任务,准备潇洒离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了邢初雪弟弟的声音。

      “姐姐,你可回来了,那个葛丞相前来看病,已经等你许久了。”

      邢初雪讨厌那些高官权贵,讨襠厌皇宫里面的明争暗斗,这也是她选择离开御医院原因之一。

      但这个葛듡丞相她却是有着不少好感,自己能安然从皇宫中离开,这位葛丞相也帮了不少的忙。

      ✖ 现在大宋的朝廷ᵳ中分为两派,一派是以葛右丞相为首的主战派,一派是以李左丞相的主和派,줬自己虽然不喜欢拉帮结派,但立场还是站在뫠葛右丞相的一方。

      “他可有按我们医馆的规矩办事!”邢初雪眉头微皱,葛丞相能找自己看病,定然是说明御医院的那些人没有法子,看来诊治这位葛丞相的病情,有这不小的难度。

      而且就算来的人是当朝丞相,也得按他们医馆的规矩来᯻,没有食谱,一律࿉不见。

      “有有,他的确带来了∫一张食谱,至于是什么菜,葛丞相没有告知我,说是等姐姐回来再把食谱给你。”

      邢初雪微䳯微点了点头,葛丞相身居高位,能从宫里的御膳房헳里弄出一张食谱来也不算什么难事,该不会是自己心心念念的蟹酿橙吧!

      邢初雪的心中倒是有些小期待,立刻吩咐道:“你们两位先随我进门吧,小风,按照他们슖的药方,给他们配些药。”

      小风接过邓梨落手上的药方,朝着邢初雪点了点头,便匆匆朝着门内奔去。

      叶辰本想先行离去,但听到了⓺邓梨落和小风的对话,回春堂里居然来了一位丞相,自己倒是要看看,这丞相和电视剧里看到的有什么区别。

      邓梨落倒是有些害怕,丞相这种身份的人物붌可不是她说见就能见的,便拉着邢初雪的手轻声道:“邢神医,我还是在门外等吧。”

      见这小妮子居然怕了,叶辰倒是在后面推了推邓梨落,笑着看了邢初雪一眼道:“怕什么,这可是邢䯂神医让我们进门的,就算他是当朝宰相,来了这回春堂,我们也要按邢神医的规矩来办,再说了偷偷看宰相一眼又不违法。”

      见这叶辰说话就是老母猪带胸罩,一套又一套,连邢初雪都强忍住笑意,为了不被察觉,也是立刻໧进屋,毕竟是丞相,还是不要怠慢了好。

      突然感受到叶辰宽大的手掌搭在自己的腰上,邓梨落的脸上登时变得通红,自己的身体莫名地失去了抵抗,任淈由着叶辰推着自己前进。

      邢初雪冷眼看了叶辰一眼,虽然这家伙厨艺精湛,但妥妥的是个色狼无疑了。

      叶辰这个从现代来的家伙哪知道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自己在大学虽然还没女朋友,但也是有女性朋友的,不过和她们都是以兄弟相称,㴥有一些肢体上的小动作倒也是正常现象,自己也被曾评为大学里最好的蓝颜,妇女之友。

      进门后,叶辰便看到酸木椅上坐着一位面态红润的老者,衣着不怎么华丽,倒是显得有些普通,全然没有自己印象中丞相的样子,丞相不ặ都应该是华冠丽服的吗,那多气派。

      朸这张老脸红的,看起来挺健康的啊,莫不是看㈹得这邢神医还害羞了,这小老头能有什么病,莫非是来找邢쿬神医治不举的,你都这么一大把年纪,好好安享晚年吧,别总是想做那些老汉推车的事了。

      正当叶辰心中盘算着小九九之时콎,葛丞相突然站起身来,朝着邢初雪拱手道:“邢神医,你可算来了,老朽等你许久了!”

      猭邢初雪回了个礼,看这位葛丞相的穿着,没有丝毫招摇之意,倒像是偷偷从宫里溜出来的。

      “这两位是?”葛丞相看着邢初雪身后两人,倒是有些面生,看其装束也不像是在邢初雪店里打工的,尤其是那男子,破烂的奇装异服。

      葛丞相也可以说是阅人无数了,说他是个乞丐吧,其脸上轻浮的表情可不是乞丐能有的,说他是个混混吧,自己倒还没看过混的这么差的混混。

      ⎻ ꉬ 至于躲在那男子身后的布衣女子,他倒是一眼看了出来,想来是位农家女子,不过这般清秀的农家女子,他也是第一次见,这女子的长相,倒是比宫里的那些宫女还要俊俏些。

      “是来我医馆里看病的。”

      “哦?”

      看着这两人,葛丞相脸上写满了震惊,这回櫿春⪝堂的规矩可以说是全钱塘的人都知道,唯有给出门前纸上菜品的食谱才给看病。

      这些菜品大多是皇宫里的御菜,自己手上的这道金玉羹,可是花了不少的手段,才从御膳房那厨子手中要来。

      这两人难道也有食谱?如果有,这食ⓓ谱是从哪里ˍ弄来的,依皇宫떿里那些御厨的个性,食谱可是他们吃饭的家伙,绝对不会外流的,这两人能有令邢初雪满意的食谱,当真是想不通。

      邢初雪似乎也看出了遊葛丞相的疑惑,指着叶辰道᠕:“人不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人可是说,他会做我所写的所有菜品呢!”

      “还有࿇这事?”

      葛丞相微眯着眼,脸上的疑惑又加重了几分,宫里御膳房的规矩朕他也是知晓的,每位御厨都有自己的特色菜品,这也是他们能在宫中立足的原因。

      而邢神医纸上写的那些菜品,便是宫中那些御厨的特色菜,这小子说自己全会做,未免也太会说大话了吧。

      叶辰倒是无꬈所谓地打了个哈欠,就那些菜,自己小学二年级就쑒学会了。

      邓梨落躲䷆在叶辰的身后,紧紧攥住叶辰的衣角,偷偷朝着葛丞相望去,这当朝宰相倒是和自己想象中的有点不一样,脸上棧慈祥的笑容看起䋵来格外亲民。

      “葛丞相,这次前来,是有什么顽疾吗?”

      葛丞相闻言,才想起来自己此番的来意,从怀中取出了一张白较纸,递给邢初雪道。

      “邢神医,这是宫中金玉羹的食谱,不过做这道菜的话,就免了吧,其真实性我完全可以保证!”

      邢初雪原本还在期待是否是蟹酿橙,听到是金膁玉羹时,眼中的期待顿时消失了几分됈,不过吧,能有这道金玉羹,也算可以接受。

      静静看完ؘ了纸上的内容,邢初雪小心地将食䐝谱收入怀中,那张平静的㠁脸上带着几抹笑意道。

      荙“原来这金玉羹是要这样做,这皇宫的御厨可真是厉害!”

      见邢初雪频频点头,葛丞相才舒了口气,看来这食谱不假,量那个御厨也不敢这么大胆,若是敢骗自己,十个脑袋都不够给他砍的。

      “不就是道板栗炖羊肉吗,有什么厉害的!”

      虽然叶辰蓫这句话㈂说得极为小声,但还是被邢初雪听到了,邢初雪瞪了叶辰一眼,叶辰看到那张美如莲花但却寒如玄冰的脸蛋,忍不住向后躲了几步。

      葛丞相可能因为年纪大了,听力不好,没听到叶辰说的内容,也不知为何这邢初雪突然这般生气。

      还是自己的病情要紧,葛丞相立솨刻又递给邢ॉ初雪一张黄纸,缓缓道:“邢神医,这病因呢,御医院已经帮我看出来了,只뗄是这药方嘛,他们开不出来,所浠以老朽只能来请教一下邢神医!”

      ᜞ 邢初雪收起食谱,看到纸上写的病因时,两道漂亮的柳眉拧在一起,叹了口气道。 鎯

      “葛丞相,看来此番你是白来了,这⡅病我也给不了药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