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川瑾

      翌日,司寇臠府偏殿。

      大厅之上,还未有人落座,反倒是外院看热闹的人,已经挤得是摩肩擦踵,都为了一睹各国使臣现场撕逼的场面。

      不过,今日能来到这个地方观看庭审的,大多都是早起的邯郸人民,以及各国商贾,其他的游侠人士,恐怕还没这个胆子敢来司寇府露脸。

      随着时间滴答而过,空旷的大ṱ厅逐渐有人落座,魏楚燕三国之人也来到此间,准备开场。

      这时,赵偃与郭开,司空萧默、司寇易华四人,一同从后室中出来,迎接以宋玉为首릑的三国使臣。

      随即,双方在稍微“客套”了几句以后,便开始了今日的庭审。

      之后,就看到在一队侍卫的护持之下,四个壮汉架着一个蒙上白布的木棺,从外院来到了大厅之上,将长棺置于짂厅堂地上,便退了下去。

      见到木棺,众人都未轻动,而是在一๶旁看着宋玉朝木棺跪礼祭拜,等ᚗ到礼毕之后,接到宋玉的点头示意,赵偃这才扭身吩咐道。

      늸“쨓让医봙师们都过来吧!”说完,便正身端坐,不再多言。只是捏紧的手掌之中,有着些许汗渍。

      赵偃还牢牢记得,昨日向赵王请示时,赵王的叮嘱:今日之事,不可有意外发生!!否则赵国失臣子事小,丢脸事大!

      对此,赵偃心中颇有压力,虽然有接近十位医师在自己这边,但是仍然有一丝紧张感。

      就在赵偃思索的时候,郭开已经领着十四位医师来到?了这大厅之内。

      䏉十四位医师,其中四位乃㈔是熊悍公子的随行医侍,隶属楚国一方;另有五位那是赵王宫当中的宫廷医官,隶属赵国王宫;剩下的五位,便是邯郸民间的医师了,正济的身影赫然在列……

      这十四位医师,在郭开的带领下,跟堂上诸位“主审”见礼,随后来到放置熊悍尸身的木棺旁边,准备一验正身。

      今日的庭审,说是庭审,其实双方的心里都明白,这就是吵架。吵熊悍的死因究竟为何,而起到决定性因素的,就是看哪边的医师嗓门更大……不对,是哪边的医师更博学多才~!

      宋玉和赵偃对此都心知肚明,两人静静看着前方,目不斜视,坐姿岿然不动,一看就是在养精蓄锐。

      医师⫼查㭡验着尸体,时不时还窃窃私语几句,所有人都一脸凝重,认真摆弄着熊娃子,唯有正济老医师,站于人后,负手而立,皱眉旁看着。

      良久,众医师都心有定论,停下了查看,端正站立,等候上面的主审发话。

      这时,见到医师们的动作,赵偃踛心头一震,出声问道:“诸位医师,结果如何??”

      见此,楚国一方率先出声:韁“偃太子殿下,方才我等查验尸身,发现熊㚜悍太子左侧腰间有一大片触目惊心的淤青汸,里面有些许血斑,伤之甚深。再加上熊悍太子面部郁结,有痛苦之相,所以我等断定,熊悍太子是死于腰部撞伤!”

      听到楚医官的见解,堂上赵偃一方的脸色瞬间就阴了下来,反观楚国一方䭒,面色和煦姿态可掬,显得温文儒雅。

      就在这时,另一边的赵国医官提出了不同的见解。

      只见赵医官看꓄向楚国一方,拧眉辩解道:“阁下所言差矣!这位熊悍太子,生前据说腹泻不止,而且周榩身腐臭之气很重,口中有很重的血腥之气́,胃肠相通,证明熊悍太子的腹中੽有损伤,乃是死于腹痛啊!”

      这个观点一出,赵偃和宋玉两个人脸色互换,各自体验了一番糟心之感,很是均衡。

      “你放屁~!”那个被赵人反驳的楚人医官见此就有些怒了铢,气得脸红耳赤淴,张口就喷:“熊悍太子都ሑ已去世릿数日,周身当然会有腐臭之气뮤,这跟太子的死因根本就没有联系!你在这里乱说一气,依我看分明就是存心不良!!”

      “这位医官,大家都是同行,有冲突理应以医理相辩,怎的还以言语攻击人呢??”赵人当듇即反唇相讥:“难不成你楚人还容不得我等提出异议不成??”

      “你怎么……”

      “我咋滴……”

      随即,两边的医官开෠始对喷,这番情形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赵偃宋玉两方早就知道띌会有这样的结果,之所以宋玉还没出口,是因为自己这一方并未落入下风,邯郸民间的医师竟然有两位站在自己这一边,这让宋玉对此感官大好。

      而赵偃,这时就有些抑郁了。本来自己这边的人数还占优势,没想到居然有几磸个民间医师“临阵叛变”,投向楚人的怀抱了,这让赵偃很是不爽。

      想到这儿,赵偃扭头瞟了郭开一眼,那眼神似乎在说:这几个医师从哪里来的?怎么这么不懂事儿呢??

      见此,郭开挪到赵偃身边,有些为难地说道:“殿下,这民间医师不比宫里的,对于声名看得极重,想来不愿违心而言,就想到什么ﷃ说什么了!”

      听到这话,赵偃心里更别扭了。难不成自己这一方就是满嘴瞎扯、违心而论吗?

      不过,对此赵偃也没有办法,总不能下去把那两个反水的医师给掐死吧!

      见赵偃脸色不太好看,郭开又出声了:“殿下勿忧,这民间医师当中,有一位老先生,乃是神医扁鹊之徒,威望很高。现在还没说话呢!”说完,指了下正趴ﶡ在木棺旁边翻看熊悍尸体的正济。

      场面上吵得热火朝天,正济却不理不看,皱着斑驳浓眉,仔细检쬔验熊悍周身上下,甚至伸出右手伸向了下腹魄门所在,摸索查看,时而轻嗅,以找寻出有问题的地方。

      这时,楚人一方的秧民间医师,看到了正端详检查的正济,顿时神情一震,停止了辩言,出声道:“既然我们双方各执一词,都说服不了对方,那不妨听听正济老医师廞的看法!”

      퍨 说完,手指了指正认真查看的正济。

      此人一说,赵国医官这边的民间医师也连连点头,同意此举。

      两方随即止住了争吵之声,大鄁厅之上静了几分。与此同时,没了其他杂音,下面看客的议论之声也就传了过来。

      “这群人算什么医师呀??这说得连我都不如啊!那楚公子都被撞出屎了,这肯定是撞死的呗,这么简单稢的道理还扯这么多!”

      “咦?这位兄台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当日熊悍公子出事,好像你也在现场呀?”

      “嘿嘿,幸会幸会!”

      “兄台的콱理解真是让我等汗颜!小弟不如!”

      ꍫ 風 “听他瞎说,那楚公子明明是先拉稀后被撞的,那肯定是吃错东西了!”

      “你跟他一起吃饭了么?你咋就知道那么多呢??”

      ꕃ“那你被撞过吗?你咋就知道能撞出屎来??”

      “好了好了,都别吵,让正济老医师ɾ说说!”

      “就是,正济老医师可是我们邯郸的神医,他老人家说的话才能信!뗍”

      “没错没错!我也相信正济老医师的话!”

      台下的议论声逐渐统一,俱鑧都等待正济的观点。

      宋玉也顺着底下人的目光,看向了正埋头苦思的老者身上。

      神医?扁鹊之徒??虽然并不认识这个老者,但是这话既然是出自“己方”之口,那可信度也就重了几分。

      况且⍫就连赵王宫的医师都对这䕱个老人很是敬重,看样子这老者确实是有真本事!想到这儿,宋玉逐渐期待起来。

      这时,赵偃见正᝕济不再翻看,出言问道:“听闻老先生师承神医扁鹊,不知对此有何见解?”

      闻言,宋玉等人也将感兴趣的目光投向了堂下。

      正济这时抬起头,对着上首几位拱手一礼,开口说道:“回禀各位大人,老夫方才查看,确实发现了几点,或许会是导致熊悍公子身死的缘由!”

      “还请老先生直言!”宋玉心头一震躗,见此也跟着客套了句,静候老者的高见。

      不知不觉,堂前堂下都关注着这位老神医的言行,似䕓乎此次庭审的结果,就即将出自老人之口。

      “方才有讨论到穪,楚太子的腰间娧有一块很严重的撞伤,老夫方才有查看过,受创位置是在左侧胯骨,而非腰间,所以并未伤及腹部脏器。虽然看上去很严重,但是却并不能置人于死地!”

      听到这话,赵偃眼睛立马就亮了,当即急声问道:“这么说〓来,熊悍太子不是死于撞伤的?”

      ᆙ“殿下!”宋玉显得很不高兴,驳斥道:“老先生还未说完,殿下还是稍等片刻,莫要这么早下定结论!”

      “……”赵偃瞥眼看了看宋玉,知道这楚人心里不满意,也就没出言相抗。

      嗸见此,正济继续说道:“除了这一块外伤,老夫还发现了一处问题。”

      “尸体虽然平躺在此,但是腰脊却呈蜷缩状,腹部内缩,手臂指骨骨节也略有弯曲,证明死者生前应该是环抱之姿,抱着腹部。敢问宋大夫,此言可对??”说着,正济面朝楚人一方,询쬬问道。

      宋玉听此脸色一变,充满了惊讶之色,讶然道:“正是如此!老先生爮是如何得知的??”

      正济微微点头,解释道:“先前所说,证明楚太子生前确实痛苦万分,但并不全是因为撞伤。因为死뚧者的脸上,还有不少的血斑,这说明太子在死前周身处于发力状态,这才导致血气上涌。”

      樵“外伤造成的痛楚,纵然面部会显露出疼痛难忍的表情,但是却不会有发力,无法引得血气涌上头部。只有腹中脏器受损,尤其是下腹之中有排泄感,才会让人鼓劲发力,造成血气涌上面部的情况,以至于死后脸上会有血斑!”

      찞 “而从楚太子的魄门之中,老夫发现了未消化的食ꋬ物残渣,以及带有血迹的黏膜,这无疑证明,楚太子生前应患有严重的肠疾,以至于伤及了性命,不知老夫所说,对是不ㇵ对??”

      言罢,正济一脸高深,昂首挺立,伸出右手准备抚须,但是突피然间想到了什么,连忙换成左手。

      宋玉此时看着抚须而立的正济,眼中充满了震惊。没想到这老者仅凭堂上的尸体,就能犕推断出死者生前的这么多信息,当真是不可思议!

      而旁边的楚人医师更濤是一脸赞叹,连连拜服:“老先生洞察秋毫,下官佩服!不瞒老先生,殿下生前的确患有肠疾!但是一直以来,殿下的肠疾虽然无法根治,却也没有严重到伤及性命啊?敢问老先生,这又是为何?!”

      “这就没错了!”正济抚须言道:“肠疾之人致死者,缘由有二。第一是误食,第二便是诱发之賬症!”

      “肺肠堪相表里,同属金,乃互综互通。一般来说,患有肠疾之人,尤其不能动气,否则会进一步打乱內腑之气,恶化病情。而殿下生前所受的外伤,位置恰好在腰间,虽然不至于丧命,却对正常排泄有着非常大的阻碍,久而久之ᦷ苦痛加剧,冲击心肺,定然会引发更严重的恶疾,从而殃及生命!”

      “故此,这腰间的外伤虽然不是楚太子殿下丧㏜命的直接缘由,却也脱不了干系!”

      “嘭!!”正먝济的话刚一说完,宋玉就忍不住怒拍桌子⹴而起,怒视着赵偃一方,大声喝道:“有正济老医师此言,偃太子还有何话要说!!”

      宋玉身后,燕值与龙阳君的脸上也是笑意频频,暗中对正济老医师的印象大好。

      而赵偃一方,此时的面容表情都有些惨淡。ॡ虽然对于这个结果心有不喜,但是正济所言切中要害,就连赵偃等门外汉都听得出一ᇄ二߮,更不说那些医师脸上的认同,又如何出言辩驳呢?

      这时,眼见赵偃被宋玉挤兑得无言,郭开出声뽏了:“宋大夫未免有些急躁了,方才老医师也说了,肠疾致死者原因有二,若贵国太子是因自己误食而导致疾病恶化的呢?”

      宋玉听此,顿时怒不可遏,厉声斥责道:“大胆!难道我楚国还会让自家太子吃错东西吗?!”

      “大夫请稍安!容郭某一叙!”郭开无视宋玉的怒目ꌰ,自顾自说道:“熊悍太子被撞当日,郭某也在场。当日除了郭某与太꫷子同桌共饮之外,就只有早间熊悍太子在驿馆自己吃食了。而郭某虽与熊悍殿下共饮,自己却并未有感到不适之症,所以郭某在想,熊悍殿下是不是在驿馆内吃了什么,才导致中午劐之时腹痛难忍呢?”

      훱 “没错!”听到郭开的辩言,赵偃顿时眼睛一亮,补充道:“我听闻熊悍公子以前好酒,且喜食鱼生,这些东西貌似都会鎉加剧肠疾,若是公ﯲ子在驿馆之内有吃错食物,也很有可能会造成此次意外!”

      当下,赵偃一方似乎是抓住了把柄,针对熊悍是否吃错东西这一缘由进行了强烈的反击。毕竟,熊悍可是一国太子,这一国太子吃得东䤝西能跟底下人一样??

      听闻对面辩言,宋玉怒急攻心,暴喝道:“殿下在驿馆之内,所有的饭食都经过侍从试䳤口,根本不会有任何问题!拰分明就是在外面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你们赵人难辞其咎!!”

      眼见双方又要发生争执,正济老医师在堂下突然发言,说道:“二位大人或许误会了,以老夫看来ɱ,肠疾之人之所以顽疾难祛,旧病复发,就是因为对进食的不注意导致!”

      “઒肠疾之人,脏腑之力本就较之常人要弱上不少,若只是寻常౷软食,食之倒也无妨。但若是油腻硬荤之食,寻常人食之可녫能没有问题,但若是肠疾之人食之,那便会为疾ꭨ痛复发埋下隐患!”

      “故而,熊悍公子只是吃了平常的食物,也可能造成肠疾的恶化,从而导致如此下场。”

      此话一出,方才的争吵声立马一清,现场也肃静了几分。

      这下两边都拿捏不住了,谁也不敢保证熊悍吃的东西是否安全,更何况这是关系到一国太子死亡的重大因素!

      蒧  所以,正济这么一说,好像两边都是犯罪嫌疑人,身上都有着几分嫌疑,只不过赵国偖占的比重大一些……

      到了这个局面,魏楚燕三国即便是想像昨日一⑘样“耍无赖”,再来个以势压人,也不行了!毕竟厅堂外院上那么多双眼睛“扑闪扑闪”盯着呢,如果哪一方无理取闹,那恐怕等不到晚上,名声都传得比熊悍还要臭~~

      赵偃看了看对面几人的脸色,见几人都安分了下来,顿时心神一松。

      双方的ࡓ嫌疑分摊,这样的结果对于赵国而言已经是再好不过了!只要责任不全在赵国这边儿,那就有商谈的余地。

      拖得时间一长,就可以通过捣糨糊、扯皮的方式,大事化小小事嘃化了。由此,易华或可保全,赵国的司寇也不至于被一泡屎给弄丢了性命。

      最重要的是,赵国或可㑊拖延到一些时间,好应对突如其来的三国合纵。

      当下,赵偃偷偷舒了一口气。

      这时,后面的郭开见此,嘴角微不可察地上扬,眼底划过一丝笑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