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z49

      圣闲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零华,弱弱着问ⱪ:“你怎么修为,这么强大?”

      零华笑语而言:“九星炼气士,零华是也അ!”

      印洁在零华怀抱里,笑语而言:“九星炼气士,印洁是也。”

      圣闲惊呆了,零华笑语而言:“我与妻子印洁,两月以你们的功法,推演出属于我们的功法,仁义自然心炼气诀。”

      说话间,印洁递给圣闲一册书卷,微笑Ꞡ着讲:“两月的时间ය里,在零华的努力下,我恢复了元神༾,养好了元神三魂七魄,虽是残花败柳,可是我在零华这幉里,灵魂得到了重生,心态也变好了,在加上修仙资源充足,所以我们炼气修仙,一举突破,成墍为九星炼气士。

      零华虽然修为低,可是灵魂识海精神修为境界高,我们夫妻俩,刚好做到阴阳平衡,残缺互补,还能快速修炼进阶。”

      詡 圣闲看着零华与ꯋ印洁,简直无语至濅极,印洁除了出身不好,可是也是难得的人间美人儿,前凸后翘,身材好得不得了,在加上一脸镂空桃花色半透明旗袍,显示着身体傲资挺拔,漂亮的脸蛋,甚至于让艾曼都感觉很漂亮,有点嫉妒了。

      零华,却也不算丑,灰色长袍,长发飘飘,圣闲看着都觉得,简直就是郎才女貌。

      쾆 蚉 印洁嬉笑着对艾曼问:“这几天,我感霃觉到卡尔·贝吉的气息,这臭小子,可是祸害良家妇女的高手。룇”

      艾曼微笑着讲:“我的确感觉得到,卡尔·贝吉气场很强大,灵魂精神念力修为也很强大,我与之神念交流思想观念,完全不是对手。”贘

      印洁微笑着讲:“这小子,厉害得很,还在是小孩之时,我就看出了他有炼气修仙的绝佳特长,有强者资质,只要我随便一教,他就믂能学会,一讲解,他就能悟道。

      在他十九岁那年,他就展现狰狞的乌阳霸道之气,在他뾵们部落里,无ꐒ人能与之争锋。”

      圣闲皱眉ꭗ而问:“不知他的本命法宝灵器,是什么?”

      㜣印洁正气着讲:“乌阳昊掄天棒,棒带乌阳昊天霸吤气,从乌金大陆一路而来,什么妖魔鬼怪,高修为炼气士,都不敌他一棒之威,一棒之下,皆是亡魂。”

      艾曼皱眉而问:“他的命魂圣兽,是什么?”

      印洁闭眼而语:“是大日假金乌,帝级命魂圣兽。”

      圣闲皱眉而语:“没想到,居然如此之强大,大日金乌,三足妖鸟,那可是天地间顶级的帝妖大鸟。比大鹏金翅첩,还强的鸟妖。뿝”

      零华摇头而语:“大鹏金翅,貌似不比大日金乌ꂰ弱,只是神通本事不一样罢了。”

      印洁微笑着讲:“按照古老传说,大鹏金翅也不弱,只ꋺ是我没见过罢了。只不过大日金乌,的确是很强,金乌耀阳命魂圣兽一出覗,有焚江煮海的昊阳真火。”

      零华叹气而语:“我靠,就我的鸟最小,南明离火朱雀,天地四圣兽之一,喇我简直无语了。”

      印洁叹荅气而语:“我的是琉璃玄武兽,也是天地四圣兽之一,不知艾緔曼与圣南大兄弟,你们的命魂圣兽䊘是什么?”

      艾曼笑语而言:“我的命魂圣兽的庚金双翅白虎圣兽,而我夫君的是狼龙命魂圣兽,只是我们修炼到了五星炼气修士,准备悟出属于我们夫妻俩的修炼之道途,所以就以法相融命魂圣兽,在与身体相合,而修炼不死不䧹灭ⷑ体。”

      零华賯感觉不可思议着问:“不对呀,不都是男人大多数命魂圣兽,都是天禽,女人大多数命魂是地죞兽,为什么ﮎ圣闲大兄弟的,会是䉂狼龙命魂圣兽?”

      圣闲皱眉而语:“带翅膀的狼龙命魂圣兽,是天禽还是地兽?”

      零华无语嘀咕着讲:“这我还真不知道。”

      圣闲怒斥到:“你一点修仙炼气常识都没有,还九星炼气士呢,你也不看看,飞ﲐ天的不扪一定是雄鸟,在地上跑的野兽,不全都是雌兽。

      你这连野ᯯ生动物学,都没学全,让我真正体会到了,你实在是厉害得公母不分,雌雄莫辨了。”

      零华无语了,叹气而语:“这我況还真没仔细研究过。”

      众人无语,此时汉思?狱保罗与娜仁走了过来,却是⨻五星炼气士修为,汉思?保罗微笑着讲:“你们一个个修为高深,我感觉都好了不起。”

      零华看着汉思?保罗,笑语而言:“也没什么,炼气养神而已,何以养神,以自我为中心,养脑海灵魂精神念力。”

      圣闲笑语而言:“知道我为何尊敬零华了吧?他就是精神粮食的播种者,看他写的书,能收获最神秘的力量天地精灵之气,可以养自己的元神魂魄。”

      零华抱手行礼而语:“我只是个写小说的扑街仔,请别把我说得这么高大上。”

      圣闲微笑着讲:“你是芎写小说的扑街仔没错,可是你的扑街小说,品读更容易入门,容易读之更受民众掌控炼神悟道,而大师作品,太过高深莫测,一般精神灵魂修为低下的人,根本难以掌控理解。”

      印洁微笑着讲:“所以我的元神,只要ᨵ留在零华身边,就能快速修复心神之伤,而恢复身勆体健康。

      因为我的本能灵魂反应,我喜欢零华,跟着他,我能更稳妥的炼气修仙,追逐不死不灭,飞升仙佛界成仙做佛。

      ࣩ我跟零华修炼夫妻法相仁义,更多的鴡机会,是成神。”

      圣闲笑语而言:“法相命魂圣兽神意合本身,눞就能炼成神体,你们可别修炼㊅得元神飞升了,不能肉身成圣,那可就悲剧了。

      这是我与艾曼夫妻俩的这两ꩽ个月所总结的星辰经,还望你们多多品读,希望能有所顿悟。”

      퉭话说完,圣闲递给众人一人一册书籍,汉思?保罗感叹:“谢谢大师你的教导。”

      艾曼微笑着讲道:“人心向善,种善因,得善果,能养神通法则。”

      印洁微笑着讲道:“人之初鬋,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

      这是我跟零华在一起所悟属于我们夫妻俩的根本夫妻法相之道。”

      霎时间,众햍人拜服,就连圣闲与艾曼,都诚心拜服,高呼:“【狋仁义】”!

      印洁与零华亲吻,娜仁掐着汉思?保鮉罗,生气着讲:“夫君,快亲吻我,我爱你。”

      圣闲笑呵呵着讲:“我咋感觉这是春天快到来的季节。”骲

      艾曼嬉笑着讲:“这明明是秋季嘛。”

      圣闲哈哈혙大笑着讲:“满园春意,你难曢到没看出来?”

      䓻艾曼微笑着讲:“秀恩爱,又不违法,还能夫妻之间,相互温馨养元神,融化心灵情感,这可是好事,养魂孕魄,能以意志神力,ↁ争天地灵气,何以争天地灵气,唯爱也!낰

      佛有大爱,大爱无疆,普度世间,众生平等。”

      汉思?保罗手持佛礼而念㞚道:먧“谢谢教导と,汉思保?罗明悟了。”

      圣闲微笑着讲:“明悟自己〟的뚒炼气之道,你就能炼气修仙㌿,㮳追逐不死不灭,飞升仙佛界,成仙做덈佛。

      혿 接下来,干活才是首要,你们都闭关出来了,那这天玄商业街,可以正式开业了。”

      쵓 印洁微笑着讲:“天玄商业街?这是什么事?”

      㩈圣闲微笑着讲:“天玄商业街,是用来经商,盘活众民炼气修仙的炼气士之途。”

      说话的圣闲,一副佛祖慈悲样,手持佛礼而念道:“我佛善义,佛光普照,普度世间,众民平等。

      我炼气修仙,所养的这道功德佛气,以养百年,如若此事义成,善义功德普度,那我的佛气善义内化,而成真佛圣祖,届时天下众民,皆可成为佛修炼气士,追逐不死不灭,化法袋相融心相,成就永恒之᥌心相神法,飞升仙佛界。”

      秸艾曼微笑着讲:“法相是什么,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我们起源所修的法相根本,就是真爱法则趴。”

      圣闲微笑点头而语道:“心相真爱,而以此为中心,相互释放善意,以明善义,就能一点点的修炼出善义法相,这可是岔佛教密秘之法,如今告诉你们ઔ,我佛善义理共会密秘之法,你们可得珍惜了。”

      几人拜服而语:“谢谢大师传授佛教密宗法。”

      圣闲笑呵呵着,搂着艾曼,微笑着讲:“还记得初次见面的感动否?”

      艾曼怒斥而言:“感动个屁,我要不是被追杀得走投无路,会被圣闲你个山野小刁民所得逞?”

      ᵋ圣闲高呼:“天啊,你待我圣闲真好,得到了那么多,我爱你!”

      零华瞬间口吐鲜血,害怕着看着圣闲,弱ᬉ弱着问:“没事你高呼什么天?”

      圣闲哈哈大笑着讲:“心向天明,我心相洁净,借天之威,教训一下你,不可以吗?”

      零华又一口鲜血吐出,虚弱看着圣闲,圣闲正气而语:“零华兄弟啊,用了印墜洁的修仙资源,成읢为九星炼气士,在道德层面上讲,你以亏德于印洁。”

      零华皱眉而语:“我知道,夫妻俩在一起,总有强弱。我现在亏德于妻子印洁,可我却并无亏心。”

      印洁笑语릓而言:“吐血了,就好,最起码,能让我知道,你是真爱于我。”

      印洁为零华擦拭嘴角的血珠,微笑着讲:“你们䵆别看我,我曾经是女奴,可是良心上的事,我从未亏欠过谁。

      就算做妓讨活路,也是皮肉公平自愿交易,而不是损人害人不为人知的恶性行为。

      我知道,命运对我不公,才让我无⥅从选择,只㾁得以皮肉讨б活路,可我就没做过亏心事鏓,不굉行背德之行。”

      圣闲撦正气而语言道令㣂:“宇筿宙世界之威,天地万物之威,众生活灵之威,威压镇世,以还人间正气浩然!宇宙星海天地世界㺹,无限宇宙自然能量,天地世界万物自然,乾坤正令,法出令正,阴阳无极令!”

      圣闲一口令出,天地明亮,天蓝地明,所有的阴暗햃,都被束缚,圣闲哈哈大笑着敕令:“よ坑人害人者,收寿源命运!阻止正道运途者,夺气运天途!宇宙星海星河星辰星域世界,烈日浩阳正德法令,急急如律令!敕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