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武侠修真>

      “正如优子所说,民以食썺为天,在重新回归씕平稳生活的起始之日,开一家美食店,简直就像是刚好追着浪潮开船,但是啊,”斋藤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说出了宛如直指红心的问题“我즧们家的存款不是很够,买不起那艘可以航行在浪潮上的船啊釵。”

      “没问题,”优子放下了茶杯,清浅的笑容艮没有变过,仿佛这个问题没有丝毫的困扰到她,不,应该说是ⱇ已经考虑过了,并有了答案“既然是必胜法,自然是考虑过这些问题。”

      “姠噢?”x2

      对于这个‘必胜法’香华和斋藤都很好奇,毕竟,这可是事关他们未来生活的大计划啊。

      “这个蛋糕,仅仅我们一家三人是吃不下的,”优䠟子手指朝下用食指画了个圈,表示‘我们’“同样的,如果找其他关系蟹好的族人,比如拓海哥文太叔他㑠们,又有可能츌刺激到宗家的人ꚦ,毕竟不是我自吹,⊀我现在在家族内声望还是댑蛮高的。”

      虽然只是开个餐店,但她并不想开个小餐馆,而是要开个规模较大的店子,毕竟正所谓穷文富武,她现在走的路子需要用钱,大量的钱,而一个小小的分家之人,又有多少㗤钱。 ㄢ 耣 (Money,lots of mo톏ney )

      该不会真以为,被称为‘小鐤姐’就会有人上供吧?

      那只鄞是给你面子和他人的自我满足罢了,真当一回頽事的箨话就돖成笑话了。

      而如䗪果只找分家的人合资开店ἶ也是可以的,这么大的规模,哪怕多人参股分红,优子也能得手䬆一大笔钱用于打熬自身ᔟ身体,但也有个弊端。

      毕竟她被尊称‘小姐䗧’也就天然的拥有一定的话语权,䰚开店是肯定会盈利的,但这肯定也会被宗家眼红,而人类为了逿利益什么都做得出来,有一句商人流传出来的百分比名言已经告诉了뼹这个世界,只要有足够的ﺑ利益,人类是做得出任何事的。

      万一被扣上一个意图反叛的帽子就牙白(糟糕)了。

      毕竟,宗家有些人早就看她不爽了,只是自负贵为宗家ࣞ,不屑与一小瞎子过多计较罢了,但如果有巨大的利益,那当然是摘下眼镜脱去畆衣服化为月下猛兽啦~

      ㎰ 所以,这件事情,需要找宗家之人参㚩一手才稳。

      ਮ说得难听一些,就是找个宗줛家之人做后盾。

      说得好听一点,就是同为族人一起来致富。

      人选也已经准备好了,那就是其胞弟歾为分家的日向族之主——日向日足大人。

      “原来如此,”宛若神崎直附体一般,夫妇二人一起郑重的点了点头,神情间透露着용严ῠ肃“那么,我们现在就起草合约。”

      然后就是dz一个小时涂涂写写,香华握着笔根据优子的说辞记录下合约的条款,虽然有些数字着实夸大,但优子说是为了和宗家扯皮所留下的余地,既然如此,那켃就쓇这样写吧。

      虽然直接辎将合约给族长有那么一些以下퀢犯上的意味在里面,但别看日足那副冷漠脸其实他还矹是个好人来着,只是各种长老限制着他。

      所以这种程度的冒犯࠻,可以忽略不计。

      斋藤将起草好的合约折叠好,打算ꋋ第二天抽个时间去和族长谈论辞职⭹的时候顺便拿膘出来,却陡然听到门外有声音,听起来也是蛮熟悉的,在战争时期运砃送物资的成员,日向拓海。

      总是摆着一副没睡醒的样䥧子,但是一旦开始运送物资却像是换了个人一样,睁着塵那副白眼在山田野地快速飞奔,愣是让追赶着他的他国忍者尽吃他的Ἆ脚气,由此夺得了最速鶅白眼的称号。

      “哟哟哟~这不是‘最速白眼’吗?怎么不和家人享受归家的喜悦?”斋藤大爷打开了门,对照例睡㕙眼惺忪的日向拓海发出了疑问“噢?这是什么?给我们的礼텽物吗?”

      “哈啊~不是喔,是给优子的。”日向拓海打了个哈欠,将身后背着的又长又宽的黑幜布裹住的东西交给日콅向斋藤“那么,就这样,我走了。”

      “喂㨂喂喂…你给等一下!这件事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日向斋藤接住物品的那一刻傻愣愣的怔了됣一下,然后在拓海벧转身离去的时候回过神来,宛若一道暗藏风暴的海底裂缝“虽然你是被称为最速的白眼,但你也不看看你多大了,徜我女儿才多大。”

      퓦 “喂喂喂,别乱讲啊,我有女朋友的好不好?!”

      日向拓海眼角疯狂抽搐,꺓他是疯了吗对一个十岁没有的幼女感兴趣晕,肤白貌美沟缮壑颇深的扡夏树不好嘛。

      “欸?”

      这个时蝇候,斋藤想起曾经被包ખ围时,拓海拿起的照片,那是一个棕色齐肩短发的棕瞳少女,看起来很纯洁的样子。

      就好像出淤㮥泥而不染的白莲花쇬一样。

      但是作为见多识广的已婚男人的经验来看。

      白莲花虽然出淤泥而不染,但终究是扎根于淤泥之中。(勿杠,我知道有异议૔)

      本有心提醒,但一细想还是흟算了,总好过纠缠自家女儿。

      “啊…那么…这个是?”

      ᱳ ⃦ “啊↗→这个是优子拜托我父亲去弄来的乐器,叫什么…古…古筝?”

      “哦哦~那行柕了嚮,帮我谢谢文太了啊。”

      因为刚刚发生了那尴尬的事埨情,也就没好意思再邀请对方进屋坐坐,顺便说一下那个合资的问题,就和拓海道别了,打쇫算第二天再去找文太说一下。

      毕竟,他们是开豆腐坊的嘛,而他㑿们是打算开餐끨店磫的嘛,强强联手,便是winwin了啊!

      “优子!这个乐器拓海送来了喔。”

       斋藤回到屋子里,将手中还裹着布的乐器递到女儿手里。

      “噢噢,谢谢老爸,鿕那么我先回房间喽。”

      少女将包裹着布的古筝抱在怀里,然后起身说了一声便回了房间,拆开도布条将古筝打开,用布擦拭了一遍后,指尖微动便弹了一首阳春白雪。

      这个曲子相传为春秋时期的﮷晋国师旷或齐国刘涓子所作⾿,“白雪”取另然清洁,雪竹琳琅之音。

      它以清新流畅的旋律、活泼轻快恏的节奏,生动表现了冬泝去春来,大地复苏,万物向荣,生机勃勃的初春景象。【摘至百度】

      䝷对于现在这种回归平稳生툠活ᘙ,倒是相得益彰。

      至똚于她为什么弹曲子,倒是和上辈子的经历有关,作为一名杀手,或縆者说生存在社会阴暗谸面的人,心理压力和污染要高于正常社会的正常职业者,就连学生都会自杀了,存活鸈于阴暗面的压力有多大可欂想而知。

      所以就有了很多解压的方法,比如说飚车啊、嗑药㚤啊、自残啊、乱欲派对啊这一些彻底放纵精神与身体的活动,有很多时候,这些人都鐠没死在战场和任务里,都死在放纵之中。

      ꗓ而优子上辈子也吸过也参加过狂乱的派对,但是啵最后却定格于古筝琵琶,这并不奇怪,抒发情绪的方式有很多,音乐就是一个方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