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奈ゆな

      豫章城,江族。

      江族族内的子弟与仆人此时的装扮都换回来了ꢴ江族配有的麻衣与劲装,子弟们␺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侃侃而流,仆人们都卖力的劳䮉动,丝毫不흮觉得累,这一切,都是॥因为江族马䆉上就要᥈一个决定,不再受徐族逼迫,穿着徐族的麻衣被视为仆人。

      㿔 昨日,江过开了族内大会,讨馳论此次江族暂时隐忍,解散子弟仆人的事情。因为徐族对江族所逼迫的耻辱之事,江过决定带领江族便衣隐藏豫章城中,让家族子弟ᘲ仆人有关系的找关系,没关系的去寻找一个铺子혷当伙计,只要不要被徐族的人发现就行。

      此番决定,长老一致同意,与其被徐族逼迫,整㫉日耻辱过日,不如就地离开族内,在城中寻一处地方暂且住下等待洋修整为年青一代修为有成可以与徐叻族分庭抗礼的时候。

      大会的消息不是只有长老才知道醻,子弟、仆人们也有资格听,大会的每뺢句话都被仆人们以꭮你传我,我传你的方式实时传讯在族内,族内子弟仆人得知消息后,都十分失落,从小在家族的大树下长大的子镄弟将要告别这个大家庭,䀪一直以来ᜃ在这服务族内仆人们不知道离开了江族还能去哪谋生,但就在这全族失落之时,江过大会结尾的一句话让举涹族心中有燃起了希望之火。

      “虽然江族暂뮇时解散,⥎但是会有一位神秘人会替我们把徐族拉下台。”

      此话一出,族内上下的心情来了大转变,从失落的期待,盼望먧着那位神餩秘人能把徐族从豫章城霸主的位置拉下来。自从徐族䟅借着斩仙教之势霸占了豫章蔛城,城内的店铺都被威逼즧穿上了徐族仆人才穿的麻衣,连自己所在的,曾经与徐族平分豫章城资源的찂江族也不例外。

      在江族中,有人兴奋有人愁,徐族派在江族隐藏的子弟第一时间把事情禀告了家族,但是徐族家主与徐族长老们并不在意,家主徐天成甚道:“똇我徐族有锝仙海这等斩仙教看中的天才在,不쨁管是谁都得掂量掂量爟。”

      “你说家主有把握把徐族从豫章霸主的位置上拉下来吗㜥?”一位仆人⽪边扫地边问道另一个扫地的仆人。

      “不知道,不过就算솘拉不下来我们也有出路可言,相比于家族子弟,江族暂时的解散我们仆人的⠾可以另媳寻生路谋生。”

      “也是,不过就是不知道别的家族有没有江族这种家的感觉了。”

      在两位仆人交谈之时,輪江逍坐在一座房梁上倾听,他抚摸着小青云澸兽,回忆了一些过往,道:“家吗?自从那晚之后就没有在体会过了。”䰚

      正午,徐族。

      卾徐族内,子弟仆人正在吃着午食,徐仙海入了斩仙教之后,徐族上下的伙食变得改善特别大,从前瞏都是挣吃着没有灵气的家禽与쓤菜,现在吃着灵气浓郁䁚的地方种出来的菜,斩仙教猎杀的灵级下品武兽,武者食用全身的经脉得到改善,未来땿的前途不局限于凝气境,有突破灵质境的可能,凡人食用力气变大,体质得到了极大的改变。这一切,都是得益于那位被斩仙教看中的子弟ド——徐仙海。

      江薌逍不知何时坐在徐族府邸中某座房梁上,他一路潜行过来,看到徐族吃的东西比江族还好,不禁叹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没想到一个子弟被大教看中竟能造福一个家族,不过今日你们怕是不会善了了냧。”江⟺逍说罢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微笑,这个微笑若是江逍儿时的玩伴看到,便知道有大事要发生了。

      “哎哟,肚子好痛。”

      “我也是,肚子痛。”

      “茅房!茅房!我要窜了。”

      徐族的家族子弟和仆人们双手摸肚,疼痛难耐,䠞不仅子弟仆人,长老以及家主也出现了这种反应䑧,纷纷去往茅房。

      当前行的众人䩗来到茅房之时,眼랥前一幕不得不让他们口吐不雅之눉词,有气无力的嘶吼。

      徐族家主徐天成怒道:“是谁这么缺德,竟然把茅房拆了,一座ﬗ都不了!气煞我也!콍气煞我!”

      徐族举族腹泻肚子疼,纷纷出了偌大的府邸,有人想要在府邸内就地解决,却被家主踢出了徐族䷬府邸,依旧䱷是有气无力的说话,警示道:“徐族是优秀的,强大的,不允许有如此不雅的行为,全部去!去府外寻找茅房。”

      此话一出,徐族府邸大门人群蜂拥而出,各个都是捂着肚子,脸輸上都是生无可恋,痛苦之㢠色穔。

      热闹繁华的豫章城,多出了许多身穿徐族代表性麻衣长袍之人,到处“借用”茅房,宣泄肚子中的不满,让原本就街市更加热闹,酒楼、衣铺、当铺等等地方都ᛶ出现ᖎ徐族之人“借用”茅房。

      徐族之中,只剩下没有食用午笔食的子弟和仆人看守着府邸,对于徐天成来说,徐族是骄傲的,就算举族腹泻也没有安排强者忍住腹灗泻看守府邸,他认为根本不需要,因为没人敢不把斩仙教看在眼里。

      “彩云豆的效果真猛,一个家族的人几乎都中招了,趁徐族没什么人,把事情办了。”江棩逍一人在房梁﫢上自语,随后不带一点声音跳下了房梁,快步寻找他所要去的地方。

      江逍的速度与反应在同境界的人之턌中算是佼佼者,在徐族府邸行云流鮴水的行走,就算遇到在徐族看守的子弟仆栻人,都能悄无声息的避开,做到让人뭘咋舌的地步。这녇是他修炼的五瑞术中白虎疾风步小成的蠶结果。

      㤟 江逍䘭停留깔在一间房间外止住了脚步,此房间与之前所路过的房间都不一样,有着攻杀阵法保护,显然是里面存放了贵重的东西。

      垶 “应该是这了,徐族的仓库,里面好东西应该ⴟ不少。”

      江逍双手金色的灵气缭绕,凝聚成一双金色麒麟爪,爪上鳞片闪耀,金芒夺目,金芒之盛,礥能줇刺瞎普通人的双眼。

      江逍进入阵法之内,快步闯阵,无惧阵法之威。

      房间外的阵法转动ܯ,阵法之中无数道剑紘气袭来,全方位的袭杀江逍。

      江逍并未在意,周围四块紫色龟甲出现,Ᲊ在他身边转动,凡是有剑气袭来都会被龟甲쌊阻挡在﨣外,剑气在密集也无法伤到江逍半毫。

      江逍轻松到了房间门口,却被阵法阻挡,与阵法外隔绝。

      “就算这阵法有结界也困不住我的。”

      江逍右手的麒麟金爪撕裂无形的阵法结界,江推逍直入房间。

      房间之内,一大轵堆灵级䆹下品武器与被特殊玉盒封住了的灵頸草堆放在内,总量有一座小山那䜟么多。

      “斩仙教竟然给了这ꉋ么多好倉东西给徐仙海,这些估计徐仙海都用不到,徐族家主放在仓库奖励有功之人的。”江逍诧异道。

      江逍用储物袋把这些天材地宝尽数收入其훯中,想到徐族这么多天材地宝被⚙自己收走后又不知道凶手鳻是谁,光是想想就觉得带劲。

      “目的到了切,溜了。”江逍甩了一拳储物袋,白虎疾风步离去。

      一个时辰后,徐族下至仆人,上至家主칠统统回到府邸,全身虚脱无力,有种魂丢了的感觉。

      徐天成刚回到府邸,听到一家族子弟传来消息,家族仓库被人偷空,心中大怒,年事已高的他凝气巅峰的威压让全族难以呼␖吸。

      “传令下去,叫在外的家族子弟除了仙海全部回来调查此事,想尽办法查䕧,查到是谁直接就◊地解决,尸首挂在府邸门口示众。”

      “是,家主!”

      通知消息的子弟走后,徐天成伸手看向掌心,道:“既然敢把手伸到我们徐族︑,那就得做好失去一切的准备。”随后手掌握拳,握的紧紧,眼神尽是愤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