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vip

      妖异世界一百年前,在东、南、西、北、中的所有大陆划分成各国度并签订人、妖平等协议后,允许动物自由成妖和繁衍。

      而在这之前,战火连天。

      第一个满妖与人结合的完美子嗣——盈圆,他留下一个传说可以颠覆整个妖异世界的种子后,从此下落不明。

      战火息宁。

      而盈圆的种子无人知其模样和位置,却令整个妖异世界至今为之疯狂探寻。

      同时,和平联邦发布悬赏令,赏20亿金票得到盈圆的种子......

      宝国宝村

      几个粗糙汉子村民围在电子屏公布栏前,讨论上面关于盈圆的种子的悬赏:

      “20亿金票啊!”

      “又涨价了,这世界那么大,那小种子到底在哪呢?”

      “指不定已经被人找到占为己有了,传闻种子藏有强大的力量,应该会有人只要力量不要奖赏的吧。”

      “但谁也不能把20亿金票视而不见吧,那可是能换一座城都呢。”

      几人互相议论时,村口外走来十个体型高大且面相凶悍的男人,比普通人要壮大,能看出是某个种族的成年妖。

      他们露出胸口的黑色拳头标志,毫不客气地推开那几人。

      村民认出是外来的种子匪团组织,都怯生生地让开。

      种子匪团组织,即争夺种子的匪团,是自发的以全世界搜寻种子为目的的强大组织,且各个组织人数不同,规模大小不一。

      现在出现的,号称拳头匪团。

      为首的独眼老大保盛利?亡维特看着栏目,旋即仰头大笑,说:“幸好我得到了种子,哈哈哈......”

      “什么?他们找到了!”不知情的村民听到都围过来,七嘴八舌地想见识,毕竟是匪团,实力强劲,会得到种子是情理之中的事。

      这使匪团和村民的距离拉近了些。

      保盛利见人多了,又炫耀说:“既然你们这么好奇,我就勉为其难给你们见识一下,传说中消失了一百多年的盈圆的种子。”他招手让小弟将东西抬上来,整整十大木箱。

      其中有村民生疑:“怎么种子有这么多?不是听说只有一颗的吗?”

      “这你们就有所不知了,当年,盈圆怕真正的种子被人抢走,就造了九个放着混淆视听,放在世界的九个绝地,我们历尽千辛万苦才找齐,当中一定有真的!”保盛利说得煞有其事。

      村民听着觉得好像有点道理,没有全信也没有不信。

      “我直接给你们看!”保盛利说道。

      小弟们即刻开了箱,十颗种子模样的东西分别在箱子里发出耀眼的光。

      “真,真的是盈圆的种子!”人群突然中有人大喊,大家更确信了。

      整整价值20亿金票的东西摆在眼前,简直是莫大的吸引力。

      这时保盛利苦恼道:“本来我是要将种子交给和平联邦的,可大家知道,我们跟和平联邦的关系不太好,所以我打算将种子让给你们。”

      说完,周围又是一阵小声议论。

      在外界看来,和平联邦是正义的,大部分匪团则是行走在歪道的群体,两者之间的关系相对微妙,大家都能理解。

      现在,拳头匪团要转手种子,也勉强说得过去。

      宝村老村长拄拐从人群出来,带着歉意说:“各位大人,我们村资力有限,恐怕不能消受这些种子,还请您见谅了。”

      年轻的村民想阻止老村长,这天大的便宜怎么能放过。

      匪团一个小弟指骂:“臭老头你识相点,我们拳头匪团这是给你们好处,你们就乖乖接受!”

      “这。”

      老村长作为宝村的首脑,活了几十年,什么人什么妖没见过,这个匪团分明就是欺诈强卖。

      因为小弟这几句话,其他村民也怀疑了种子的真实性。

      保盛利拍掉手上的尘,“我呢,也不是蛮横的人,一箱一万金票,给你们半小时把钱筹来。”他压着铁锅般大的手发出咯咯响,张扬跋扈,说:“十万金票而已,你们总不能让我白白运来这些东西吧。”

      匪团所有成员应势,集体用力踩踏地面,轰轰几声巨响同时伴有震动,气势上震慑了村民。

      老村长手心微颤,说:“十万金票,足够宝村一年的支出了,您不能这样做。”

      “我们是等价交易,我不认为这是不能的,我的劳动也需要金票的回报,正好你有,怎么就不能交易了?”

      “你这是,强盗逻辑!”

      保盛利摇头,“不不不,我们可不能跟强盗比,强盗会杀光你们,然后把这里抢得一块硬币都不剩。你从这个角度想,我们拳头匪团是不是好多了?”

      “你,你强词夺理......”老村长气得跺拐杖,跟这群家伙根本讲不通。

      保盛利耐心有限,说:“如果你不按我说的做,我不介意像强盗一样对你们。时间不多了老头,赶紧去把金票拿来。”

      村民焦急看向老村长。

      老村长握紧杖头,心想保卫队已经巡逻完毕不会再来,有没有办法能躲过一劫。

      “咦?那些是什么?”一个十余岁,短发后脑勺扎条小马尾的清俊少年趴在公布栏顶上问。

      “夏,你走开!这里危险。”老村长着急说。

      以村民的体质根本不是拳头匪团的对手,尽量把小的保护好。

      夏歪头笑问保盛利:“那些涂了油漆的种子形状石头,竟然要十万金票吗?”

      拳头匪团皆恼羞成怒,“小子,这就是盈圆的种子,你再胡说八道我就把你舌头拔了!”

      夏笑得控制不住,“哈哈…是因为被揭穿了,所以恐吓我吗?”

      “小鬼,把他抓下来。”保盛利见这小孩一副单纯嘴欠的模样,忍不住手痒。

      老村长和村民要上前拦住匪团,却被他们硬推倒在地。

      夏从公布栏上跳下,正好踩在其中一个箱子上,结果箱子和石头负重骤然破裂。

      惊呆众人。

      夏摸摸头尴尬道:“啊?哈哈......不好意思,我可以帮你们修好的,嘻。”

      保盛利气到冒烟,这小东西竟然让在所有人前丢了颜面,“抓住他!”

      “是!”匪团成员一致往夏的方向涌。

      眼看着缠打在一起,老村长和村民拿着工具加入斗殴,场面几度混乱。

      当所有人分开时,双方都揍得鼻青脸肿。

      老村长查看一遍人数,发现夏不见了!

      “夏......”

      老村长刚开口,村民便拉住他,小声说:“村长,夏那小子估计趁乱跑了,他机灵得很,不会有事的。”

      “这样啊。”老村长这才放心,要是夏出了事,他怎么向那位交代。

      保盛利同样疑惑,“臭小子哪里去了?”

      匪团的小弟们互看,摇头说不知。

      就在双方僵持时,远处缓步走来位三十岁左右的儒雅男子,手拿一把用白色羽毛制的扇子。

      “是穆尔先生!”老村长和村民抓住救命稻草般迎上去。

      穆尔笑容和蔼道:“好热闹啊,大家在聊什么呢?”

      “穆尔先生,是在抱歉,本来是我们村的事,但我们不得不拜托您。”老村长握着穆尔的手。

      “村长的话重了,有哪里需要我的,请说无妨。”

      “是这样……”

      “来了帮手吗?”保盛利举起拳头展现肌肉力量,嘲讽道:“老头,你的人还没我的手臂粗,我一拳不用全力就能把他打飞。”

      匪团小弟们大笑一片。

      这让老村长担心这悬殊的体型造成的实力差距。

      但穆尔不为所动,心想这标志性的匪团是来搞事的。他面容和缓,问:“这么的大块头,是熊族吗?”

      保盛利朝穆尔比了个中指,极具侮辱性,又说:“你多管闲事,一会要是不小心把你打哭了,我可没有糖给你吃,嗷哈哈哈……”

      “我劝你现在向我道歉,否则,一会就不管用了。”穆尔亲切的笑意比刚才更浓烈了。

      村民后退数米,纷纷交耳说:“噢~他们要完了,穆尔先生生气了。”

      站在匪团最后面的一个小弟也忍不住往后挪了挪。

      保盛利匪团却还没意识到哪里有问题,继续讽刺,仿佛刚才听了个天大的笑话。

      “如果我是你,我就装瞎子路过,太搞笑了,居然要我道歉。”保盛利右手放在穆尔的肩上,脸变得凶煞在他侧耳说:“但是,你现在想走的话,晚了。”

      穆尔表示赞同,“嗯,确实晚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