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悬念推理>

      朱允輯炆躺在软榻上,等着张敏来面圣。想着自己一通组合拳下来,朱棣的天命还剩多少。

      自己把他Ⱥ母亲告知天下,除壀非现在就造反。不然以后하想翻供都难了。自己这次能把天下九成名流大家聚集在京城,在皇城内。想造反,就在骂声中造反吧!

      最心情舒畅的是自己把《永乐大典》搞出来了㝘。要真有天命,给你把根子都挖出来了。自己还把姚广孝给弄来了,以后就在孝陵当内应吧!

      朱允炆美滋滋的想着。等了一会,见张敏还没来,起身想问一下。见到一个飞鱼服壮男站在门口,댱静默不语。

      见到朱允炆起身,才跪下道:

      “臣张敏拜见陛下,伏惟圣命!”

      “锦衣卫各地密桩运行如何!昡可有异シ常折损!”朱允炆直接问到。

      “回陛下,锦衣卫密桩暗探现运行ꚅ尚̀可,无大的纰漏。但ᶟ所需军资,锦衣卫将无力承担。请陛下圣裁!是将密探放归于民,就地生养,还是ढ़调配到别的衙门。”张敏涩声回禀到。

      朱允炆看了看跪在地上的锦衣卫指挥使,想着怎么释放这头猛虎。自己计划中收拢锦衣卫密探应该还睯需不少时间,这个消息确实方便了自己。

      “锦衣卫密探还是由锦衣卫统领。朕发内帑养之。一是命锦衣卫密探收集各地妖言惑众,䑉妄议宫禁者。押送三法司治罪。特别留意燕王与宁王属地。

      二是锦衣卫选派可靠之人,探查周边不征之国。清查矿藏人口,地产风俗等。

      로ꈦ 三是摸索换取远洋水文海图,查各国先껁进造船铸炮工圱艺。

      四是探查草原动态,监视燕宁异动。

      禤 五是看好来京诸王,看住燕王诸子!

      以上诸事,办好朕不乏四品官身。错漏轻则损身丧命,重则牵连亲朋。锦衣卫能办好不?”

      朱允炆也䢤没什么废话,直接了当问到。

      “锦衣卫乃陛下鹰犬,必不惜代价完成陛下吩咐!”张敏跪地激愤昂扬。

      也看不到他的脸色,听声音像是很忠诚的样子!

      “起来吧!锦衣卫还有什么问题么?”朱允炆走到他身边俯视着他。

      “禀陛下,锦衣卫现无异事!”张敏站起来行礼道!

      “没事?可能就是最大的问题!朕接到消息,燕王王宫地下有兵戈声,你们可有奏报?”朱允炆平静的诈到。

      “臣领罪!臣掌事不力,请陛下责罚!”张敏跪地,先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跪地请罪到。

      “好了,太祖⳱爷撤焚锦衣卫刑具,罢锦衣卫诏狱,审讯等权责,但是巡视宫廷、守夜值宿;侦察百官、查举不臣的职责还在,你们还是天子第一亲军,不能懈怠!”朱允炆对张敏敲打到。

      “你回去自领军法,锦衣卫治军不严,疏忽职守。自你以下掌事官藺,皆严考功过,赏功罚过。然后暂代原职,以观后效。今日起锦衣卫耨明罚敕法,专心任事。将锦衣卫职司눛彻底恢复!”

      虽㘪然不࿴知道当时锦衣卫怎么回事壤,但这现成的国安机关,怎么可能废了不用。虽然思想纲领是统治的最完美状态,但在这专制时期,还是特务政治更有效率!

      Ⴒ 等神情激动的张敏行礼뷚请罪后,朱允炆开始说슦起了正事。

      “卿可曾想过恢复恩国公爵位?”先把胡萝卜挂在前面。

      “臣父兄텛犯错,罪有应得。臣无尺寸之功,已幸得皇恩,高官厚禄。不ꑐ敢妄念贪天之功!”张敏郑重跪在地上。声音ⴚ抑制不住଺的颤抖。

      “那就需要你建功了。恩国公得封航海侯,不知卿对海事,还能否建功!”朱允炆也不知道航海侯是打赢过海战,还是真的因为行船走海封的。但肯定懂븍一些。

      䆥 묙“禀陛下,臣先父薨的时候,臣还年幼,未曾随先父出过海,只是曾随父兄学过相关兵法策略。臣请为陛下效微ﲞ末之力,不敢셋言建功之事,以防坏陛下㚵大事!”

      朱允炆皱了皱眉头,有家学,看来能试试。但是怕困难也不会少。想了想,忽然问㾠到:

      “你可知有精于航海,能真正操练,乃至航海远征的人选!”

      “禀陛下,臣以为辽东漕运官兵σ,沿海诸卫备倭水师均可谓之精于航海。至于航海远征,臣大胆,不避亲,荐臣二兄。臣兄于띄洪武六年,开始从先父征于海⛏事。航行海外芷二十余年。先父在时,就赞其青出于蓝!”

      朱允炆听到张敏的裀话,心花怒放ᅩ。本以为能问出来几个跟他爹干过的副将老兵就不错了,没想到他家还有个他爹一手教鶿出来的?

      “召来见朕!”朱允炆对张慎说到。接着继续对张敏说到:

      “爱卿举贤不避亲,朕之肱骨也。卿即不善海ᐝ事,就专心管好锦衣卫事。此次有功,免了责罚。但要专心任事,尽心尽责,毋再误事。

      덣 另外为了你二兄将来再建功重封航海侯,你可以调用锦衣卫各地探子。搜寻善造船、远洋、海战等人员信息,待将来征召启用。但是不要坏髮了龔各地正常运行。”

      “臣领旨,谢陛下圣恩!”张敏兴奋的说到。

      “回去吧!先去整顿锦衣卫,下午军中议事,你带亲军诸卫一同旁听。”

      等张敏激动行礼告退后,朱允炆起来,命人换了身衣服。朝殿外走去。

      登上备好的肩辇,朱允炆见周围仪᧿仗似乎精神都不一样了。看着沿路风景,来到皇后的坤宁宫。

      其实蕐也没什么好看的,穿过一个交泰殿就到了,下次可以跑着来了。

      被皇后诸人请进宫中,见到一群人围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孩,上来请安。朱允炆皱眉摇了摇头。

      鉉“陛下,太子可是有何错漏,文奎年幼,陛下见谅!”皇后见状立即说到。

      朱允숗炆摇了摇头:“文奎是朕的太子,年幼无知,就算是有什么错漏朕,朕也不会怪罪他!”

      说着,拉皇后坐在御案上。马皇后见朱允炆坐在御茧案上首开始吃饭,也不再说什么,只是腿深甙色凝重,饭也没怎么吃。

      朱允炆见她愁的饭都不好好吃,本想给她解释解释,又想着让她难受会,一会可能更好说话。也就继续吃饭,不再做声。

      䵽 等吃完饭,朱允炆和皇后来到偏殿,坐下后,叫人唤来太子。

      嬡 褬 “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皇后可知道!䇼”朱允炆看着站在一旁不敢上前亲近的儿子!虓对马皇后说到。

      “文奎年幼,待过两年进学以后就好了。”马皇后说到,心中安定了不少。

      “朕年幼时,就常随祖母耕作,随勋亲渔猎,充随皇考玩乐。独未于深宫妇人手中,宠溺至此!”

      朱允炆苦口婆心的说着。

      퐞“朕촪准备,让他随荣国公习氟武作乐。虽不足以进学,但强身健体,锻炼胆魄,是必不可少的。大明的皇帝,没有孱弱孺子!”

      半天没有说话。

      朱允炆仔细一看,马皇后正搂着朱文奎默默流泪。朱쇳文奎就拿小手给她擦,也不说话。

      샶“好了。你不要这样。”朱允炆一阵头皮发麻。这次真麻。

      “咱儿子将来要做皇帝的。就是吃苦的命,为了他和他的子孙以后少吃点苦,现在让他慢慢开始锻炼吧。

      再说又不是把他送洖出宫去。他每天都会回到坤宁宫的,你也不用担心的。

      你要心疼儿子,想让儿子过的舒服。咱就赶快再生个㚏,就能好好宠小的了。”

      朱允炆悄悄耍流氓道。

      马皇后,刷的䆴脸红了。瞪了朱允炆一眼。环顾四周,没人有什么异样。也不哭了,说到:

      Ꙝ “你把他教给驸马爷管教,不也是古板严厉。严师出高徒也得要等到进学以后吧。不如给他选几个玩伴吧。”

      “那就让荣国公看着,朕多挑选一些勋贵子弟陪他学习玩耍。”朱允炆当然同意。

      和皇后在宫中,逗了一会孩子。朱允炆就回乾清宫准备休息。

      섞刚躺下,就听到殿外ᱜ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还有一些欣喜的轻语声。

      “怎么了?”朱允炆躺在床上,翻身挑开帷幔问到。

      “回陛下,夶针工局送来了赶制的锦衣。宫中宦官宫女正在领取。”换了一身无爪飞鱼服的两个小太监在外边回到。

      “侍卫的呢?”朱允炆立㳰即问到。

      㹎 “回陛下,亲卫锦衣还没有置办妥犿当。针工局∯还在赶制!”一个负릗责发衣服的女官被叫来回话。

      “让他们试完衣服后。一切如旧。等全部分发锦衣后,再一起更换。”朱允炆对张慎吩咐䝝道。⡷

      朱允炆回床上继续睡觉,外面吵闹声也逐渐散去,一片寂静巁。

      睡梦中的朱允炆猛地清醒过来,似乎被惊雷惊醒。感觉自己午觉睡的好累的࿡感觉,朱允炆有点无奈的起身。

      㜛 䌭 回想一下,这次还记得不少,倒不是被人干掉,只是前世零零碎碎的记忆梦魇。 遈 譎 朱允炆洗漱完在殿内走动,感觉有点头疼。要是经舷常多梦惊厥,岂不会短命,看来还是得想办法去掉心病。

      “燕王诸子现在如何了,在哪活动!”朱允炆对不䊍知何时进来的刘谨问到。

      “回皇惹爷,燕王三位王子,世子每天寻师访友,吟雺诗作文。二位王子则经常出⍤城打猎。”刘⅟谨回到,看来都知道自己对什么上心了。

      “着锦衣卫加派人手,严加防护씑,万不得让诸王子受到丁点伤害。”朱允炆嘇冷声吩咐道。

      “是!奴婢明白了!”刘谨领命后,又出去⍩传信驣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