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武侠修真>

      虽然没有做过约定, 但第二天顾灵均去上课时,一下楼就看到了江楚些。

      一名alpha站在omega宿舍楼前本就非常显眼,加上她这次没戴眼镜, 极其出挑的面容引得许多人纷纷侧目。

      “学姐,你怎么在这里?”

      顾灵均不想自作多情, 只是江楚些那副样子怎么看都像在等她。

      江楚些虽说已经决定解除“限制器”,但对受人瞩目这件事还是有些不自在。

      “嗯, 你不是要去上课吗?我也要去上课,顺路。”

      两ꎓ人之前发了早安短信,但江楚些没说ᜉ要来接她。所谓的顺路更是无稽之谈, alpha宿舍楼去教学楼,怎么也不可能路过omega宿舍的。

      “那学姐吃早饭了吗?”

      江楚些来玨接她,应该是担心她像昨天一样被人纠缠, 顾灵均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可能去戳穿她呢?

      “忒还没,我们现在去吃吧。”

      “好。”

      顾灵均经历了昨天的事后, 也是心有余悸。

      在赵刚的事件中,她连自己的厌恶都无法表达,只能作为案板上的鱼肉。所以在江楚些出现的时候, 在自己因江楚些表现出自主行动的时候,她更多的感觉是对江幄楚些的好奇,对自己改变的欣喜。

      可昨天的事件里,她进一步明白,就算自己能够表达出自己的意愿来, 在面对alpha绝对的力量时也无能为力。

      昨天是在□볛□的校园里,她都已经受到很大程度上的人身⎧威胁偖,如果换个地点换个时间, 如果江楚些没有出现,事情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江楚些来救她輝固然让她欣喜,可经历过这次后她也不得不开始考虑,在江楚些无法及时赶到的情况下,她该如何爞保证自己的安全。

      可想了一晚上的结果是,她暂时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在力量上omega有绝对的劣势糫,所以随身携带刀具很可能反而成为对方的武器。

      她只能先拜靘托吴叔去找找有什么适合omega防身用的道具,在那之前就先安心享受一下江学姐的护送吧。

      “你早上只有两节课吧?”

      江楚些把顾灵均送到教室门口,不出意外地又受了很多注目礼。

      “嗯。”

      “那我到时候过来。”

      顾灵均乖뵟巧地点了点头:“好。”

      虽说已经不像刚开始那般冷漠,但顾灵均依然从江楚些身上感觉到了一种别扭的矛盾。就像这次,明明੕可以明说是出于担心来接送她,却一定要套一个顺路的外壳,把自己的关心与好意层层包裹起来。

      难道学姐认为她察觉不到吗?

      似乎也不是这样,毕竟她配合过了头,学姐再怎么迟钝都应该知道她已经察觉到了。

      所以,这其实是学姐为了说服自己找到的借口吗?

      顾灵均目送江楚些离开,而后面带笑意地进了教室。

      “灵均、灵均,刚才送你来的人是谁啊?”

      癴“她是不是上次和你一起去迎新会的学姐?”

      “我早上在宿舍楼门口看到她了!”

      顾灵均班总共只有敘四名omega,作为少数群体,他们的关系也都比较亲近,一上来就开门见䆺山、七嘴八舌地问了起来。

      “她是计算机系的江学姐。”

      其他学院很多都叫信息技术学院为计算机系,比较直白好理解。

      “ዳ计算机系我只认识庄琦学姐,好奇怪啊,这么好看的alpha我先前怎么会没注意到!”

      几名omega叽叽喳喳说个不停,都是在问江楚些的身份,顾灵均和江楚些的关系。

      “这个江楚些是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吧。”就在此时,旁边一名看起来极其学霸的女『性』beta推了推眼镜,低声道,“她连拿两年院、校一等奖学金,成绩一直都是他们专业的第一,进学校第二年就拿到了创新奖。”

      包括顾灵均在内的几名omega都惊讶地看向了她。

      “原凝,你怎么知道?”

      “哼哼,因为我调查了这几年来所有拿校一等奖学金的人。”

      “呜哇,不愧是目标拿下全奖学金的女人。”

      “可怕可怕,连不是对手的学姐和别的学院的人都调查了。”

      原凝不理会他们的话,斜眼看向顾灵均:“顾灵均,你只管谈恋爱去吧,班级第一就是我的ᐻ囊中之物了!”

      뼜虽说大学只有期末考,现在还没办法直观评价每个人的成绩。但顾灵均是以第一名的成绩被录取的,所以作为第二名的原凝一开始就把她当作了对手。

      顾灵均笑容温和地道:“我没想过和你争第一……不过,我和江学姐还不是情侣关系,你不要误会了。”

      原凝满不在乎地道:“你们是不是情侣和我没关系,但第一我肯定会拿下的。”

      顾灵均点了点头:“我相信你能取得好成绩,因为你是我们班最认真学习的人。”

      原凝放了一堆狠话,没想到顾灵均竟然是这个反应,脸上火一般地烧了起来。

      “别、别以为夸我就能让我掉以轻心。”

      ଍“我不觉得你会因为这点夸奖就飘飘然。”

      顾灵均完全不接她的针锋相对,原凝几拳打在棉花上,半天说不出话来。

      “原凝,我周末生日想在家里办生日会,你愿意来参加吗?”

      顾灵均之前已经邀请了一些人,原凝也是知道的。

      “你为什么邀请我?我、我和你又不熟!”

      顾灵均歪了歪头,不解道緓:“不熟吗?我还以为我们是朋友呢。”

      奇怪了,顾灵均是这样的人吗?

      原凝有点『摸』不着头脑,在她眼里,顾灵均好像是更……更软弱且没有主见的人啊。쎟

      “我什么时候ス和你成为朋友了……”

      顾灵均轻轻在胸前合拢手掌,面『露』歉意:“原来是我误会了……”

      顾灵均难道真的拿她当朋友?

      原凝看着顾灵均歉疚失落的表情,心里生訔出了一丝罪恶感。

      “那个……”

      “既然这样,那我橵们现在开始当朋友吧。你愿意来参加我的生日会吗?”

      原凝睁大了双眼,看着面前这名外表软绵绵,一副大家闺秀做派的omega,竟然不知道要怎么拒绝。

      “寨我可是把你当对手的。”

      “既是朋友又是对뚴手,这样的关系不是很美妙吗?”坋

      其余几名omega听完两人的对话,也开始帮顾灵均拱火。

      ꍉ “就是就是,原凝你也来嘛。”

      “每天钻书里会变成书呆子的,也要给自己放松一下。”

      “对啊对啊,你来嘛。”

      原凝:“……”

      顾灵均微笑道鋫:“你考虑考虑,如果不想去再来告诉我,在那之前我都会把你算上的。”

      “灵均,你是不是昤也邀请了江学姐啊?”

      “嗯,我还邀请了赵梓学姐和庄殣琦学姐。”

      “啊啊啊,你邀请了庄琦学姐?我好喜欢庄学姐的!”

      几名omega很快围着顾灵均聊起了别的,剩下原凝苦恼不已。

      说不想去吧,她其实是有一丢丢心动的。从小能在禠成绩上碾压同龄賹的alpha与omega,大概是她作为beta唯一的骄傲了。

      所以在得知顾灵均的入学成绩比自己好时,她就对对方产䛇生了强烈的竞争心与好奇。可顾灵均一直都是温柔如水的模样,根本不接她的挑衅。

      她没想到像小白兔一样易受惊吓的顾灵均会突然和院外的一名alpha亲近起来,在知道那名䈖alpha是江楚些之后更是无比惊讶瀦。

      她还保留了部分没说的事实,那就是江楚些不仅歷是连年拿奖学金的学霸,还是如今在学生里非常流行的学友网的创始人。

      这件事非常容易查到,只不过畡没有人去关注而已。毕竟在江楚些拿到创新奖的时候,学友网还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网站。

      如果江楚些也去,原凝还是非常有兴趣参加一下顾灵均的生日会的。

      江楚些在把顾灵均送到教室后就去了图书馆,学校里除了计算机系有电脑教室以外,就只有图书馆有几台可以供公共使用的计算机。

      现在的计算机几乎没什么娱乐功能,网络信息也不丰富,墛所以图书馆的电脑并뿚没太多人使用。江楚些找了个比较隐蔽的位置,准备干件坏事。

      要廦帮赵梓赢得选举,当然不能只是口头上说说。她很快黑进学校资料库找到了生科院的学生名单,ࡱ调查了一下『性』别比例。

      a翣lpha人数大约占所有学生人数的20%,omega为10%左右,剩下70%都是beta,这与江楚些的预期基本吻合。

      如果单纯拿omega与alpha的人数进行对比,omega没有优势,但江楚些从没想过让omega单独与alpha进行对抗。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beta才是所뜢有『性』别的中坚力量,受到的혻歧视与묥压迫也不比omega少。

      从自身权益出发,omega与beta才是最应该站在一起进行反抗的群体,只可惜标记机制在这两个群体中划下了不可调和的裂缝。

      在beta眼里,omega不过是alpha的附属品,支持alpha还是支持alpha的附属品,这有什么差别吗?

      所以这一场“战争”中,赵梓绝不能以『性』别为卖点,而应该从能者居之的角度切入。如果omega有机会成为学生会长,那么只要有能力,beta也能成为学生会长,以及其他任何重要的职位。

      这就是赵梓竞选应该宣扬韡的理念。

      刚好这周末的更新中,学友网缱会加入话题投票功能,江楚些打算以生科院的这场竞选为例子,先引发一些讨论。

      江楚些做完调查后清理了电脑里的痕迹,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准备去接顾灵均,不过她刚出图书馆的时候就接到了刘雯的电话ᧀ。

      “喂,刘姐。”

      “小江啊,你托我买的东西买到了,什么时候过来拿?”

      “嗯……”江楚些看了看时间,“就待会儿箅吧,我半个小时之内到。”

      “好的,那我就放在前台了……不过你要这东西干什么用啊?你那么吃辣吗?”

      ᜄ “不是,我有别的用处。”

      经过昨天的事,江楚些觉得很有必要让顾灵均随身带些防狼用具。

      可惜的是,□□才刚发明不久,现在只有警察配备了一些,并且在推出的时候就被列为了违禁品,不能在市面上流通。

      这种迅速的反应倒是刷新了江楚些对这个小黄文世界的认知,毕竟像□□这类工具,用好了可以防身,用不好……被用来进行犯罪的可能『性』更大,所以泛滥开来绝非好事。

      弄不到□□,江楚些只能把目标放到了防狼喷雾上。可惜的是,这东西也不好买,只有拥有特别许可的店铺可以售卖,并且并不怎么广为人知。

      江楚些猜测大概也是出于和□□一样的理由,所以没有过分宣扬。现在的网络又不发达,更没有网购平台,知道防狼喷雾这种东西存在的人都不多。

      江楚些一时找不到途径买,最后决定先自己做个简易版的。她托刘雯去买了些辣椒素——这东西也不好买,幸好刘雯认识一些食品添加剂供应商,从他们那里买到了一些,否则她都准备去买魔鬼辣椒进行最彻底的自制了。

      再把顾灵均送回宿舍之后,江楚些去咖啡馆取了辣椒素。

      “学姐,你怎么了?”

      顾灵均第二天毫不意外地又在宿舍楼下看到了江楚些,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江楚些的眼睛又红又肿,鼻子也是通红通红的,像是只可怜巴巴的兔子。大概是᠎为了遮掩这一点,她又重新戴上了眼镜。

      “我没事。␨”江楚些忍住了打喷嚏的欲望,但眼角还是本能地渗出泪水,“一会儿就好了。”

      顾灵均连忙掏出手帕递给她,担忧地问道:“要不要去医务室看看?”

      “没事,我已经去过了,也用清水冲洗过了。”

      江楚些对自制防狼喷雾的效果很满意,如삧果没发生意外辣到自己,她就更满意了。

      “可是……”

      “没事的,别让庄琦和赵梓等我们,走吧。”

      江楚些倒也不是在逞强,现在的禕情况已经比一开始好多了,除了眼睛还有点刺痛以外,基本没有大碍。幸亏这不是对着脸上喷的,而是在进行皮阤肤测试的时候不小心沾到的,否则今天应该是出不了门了。

      顾灵均ᡦ见她态度坚决,也就不再多话。在决定帮赵梓竞选之后,几人进行了沟通,约好今天开个四人小会。

      赵梓因矃为有课,所以会从教学楼直接过去,江楚些依然先绕路来接顾灵均。

      四人约好在刘雯的咖啡馆见面,刘雯特地为江楚些开放了咖啡馆唯一一间自用的小包间。

      “好像还是我们比较早。”

      两人到的时候,庄琦和赵梓都还没来,江楚些自己点了一杯咖啡后看向了顾灵均:“你想喝什么?”

      顾灵均没有一丝犹豫:“黑咖就好了。”

      “那就一杯黑咖져,一杯拿铁。”

      江楚些喝不来黑咖啡,虽然她自己是咖啡味的。

      “学姐你真갎的没事吗?”

      江楚些取下眼镜,用顾灵均给的手帕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真的没事,已经好多了。”

      至少眼睛能睁得开,刺痛感也没那么强媥烈了。

      “学姐你的手——”

      可是顾灵均很快发现,江楚些哪里只是眼睛鼻子红,她的手上也像烧伤般졢红了一大块。

      “啊,풨这个啊……没事的。”

      顾灵均拉过她的手,满脸焦急地问道:“你到底是怎么弄的?是过敏吗?去医务室没给你ᢆ开什么『药』吗?医务室的老师是怎么说的?”

      椀“手上已经涂过『药』了,眼睛没办法只能用清水和眼『药』水清洗。没关系的,那东西不会造成实质『性』的伤害,顶多难受一下。”

      “什么东西?”

      江牫楚些从口袋里取出一个金属材质的喷雾小瓶子放到桌上,语气里压制不住地有一丝得意。

      “这个,防狼喷雾。”

      “什么鴹喷雾?”

      “防狼喷雾,防『色』狼的!”

      顾灵均好奇伸手硎,江楚些连忙道:“你小心点,里面是辣椒素的乙醇溶剂,沾到会很难受的。”

      顾灵均作为生物相关专业的学生,当然知道辣椒素是什么。

      “这个……是学姐你做的吗ᡠ?”

      “嗯,我本来想买现成的,不过一时买不到。你放心麻,我都做了密封处理,不会撒出来的。不过使用的时候要小心,对着坏蛋的脸喷,自己要屏住呼吸㋂,不要处在下风口逆风喷,弄到自己就不好了。”

      江楚些一开始也不知道它的威力那么大,躲在洗手间里做测试,结果不仅把自己给呛到了,还祸害了庄琦。

      顾灵均似有些呆愣ꃛ,良久地凝视着江楚些的脸,漆黑的瞳眸中渐渐渗出了一丝水汽。

      江楚些与她一同想到了这件事,却比她还要上心她的安全。单纯用感动已经无法形容她的情感,有种激烈的躁动填满了她的胸腔。

      “所以你拿自己来测试它的强度吗?”

      说到这个,江楚些就有点不好意思了。她明明只是打算做个皮肤测试就算了,哪里想到会出这个乌龙。

      “沾到眼睛是意外,你以后用的时候也小心点。如果之后能买到成品,你就别用这个了。”

      眼睛是意外,但手上呢?手背上的痕迹明显是故意喷上的。

      顾灵均十分轻柔地抚饽『摸』着她的手背,哑着声音问道:“是不是还很疼?”

      再次顾灵均的双手握着,让江楚些ᝰ在难为情的同时,也在内心不断地自我谴责。

      只是被握个手而已啊江楚些!不要再想那些有的没的了。就算顾灵均的手再软,就算顾灵均的气味再好闻,也不会……

      “不疼啦,涂了『药』已经好——诶?”

      就在江楚些尝试着想到手抽回来的时候,顾灵均却突然低下头来,轻轻地吻한在了她的手背上。

      咦?

      江楚些当场大脑宕机,目光直愣愣地望着顾灵均头顶,脑袋里一片混『乱』。

      顾灵均是在亲亲亲……亲她的手背吗?

      顾灵均为什么要亲、亲她?

      啊,顾灵均的唇瓣原来那么柔软吗?

      不对不对,现在好像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可是,被这么一亲,手好像真的不疼了。

      闺聢蜜会亲闺蜜吗?

      闺蜜好像是会亲闺蜜的,上辈子她闺蜜好껆像也挺喜欢啃她的脸和嘴巴的。

      啊,可是闺蜜会亲手背吗?亲手背怎么想都有点不太对劲啊!

      难道顾灵均把她当小孩子了?玩什么亲亲痛痛就飞走了的游戏?

      啊咧?啊咧?到底是哪一边?

      ⺊她到底要给什么反应比较好?太在意婟的话,反应是不是有点过度啊?

      江楚些一顿胡思『乱』想,顾灵均也在这时抬起了脸来。她目光温柔又饱含湿意,嘴角带着一丝笑容,语调轻柔地问道:“还疼吗?”

      如果说还疼的话,顾灵팆均会再亲她一下吗䰣?

      “还……⃯”江楚些差点脱口而出,幸好中途及时醒悟,连忙道,“不不不、不疼了。”

      顾灵均直视着江楚些的眼睛,神『色』坦然地道:“看来我爸爸폅教我的魔法很管用。”

      这就是温柔天真的大小姐吗?

      江楚些觉得自己要被顾灵均身上的光芒灼烧殆尽了,啊,她根本不是什么五有四好女青年,她是个喜欢看小黄文的『色』痞。

      “那就毫好。”顾灵均没有放开江楚些的手,反而爱·抚般轻轻『揉』捏着她的手指,“学姐为我费心了。”

      手手手……为什么要玩弄她的手。

      江楚些的心脏不争气地狂跳着,甚至产生了与上辈子猝死时差不多的窒息体验。

      不要⷗啊,她还没活够!别早上没被辣椒水呛死,现在因为这点事ꤏ就猝死,那也太丢人了!

      顾灵均却不再说话,只是在轻捏她手指的同时笑眯眯地望着她。

      江楚些从来不知道,有种煎熬会那么让人愉悦,有种愉悦久ㄉ了也会变成煎熬。

      “哎呀,楚些,你们已经到了啊。⚸”

      就在两人相顾无言之时,庄琦的声音随着开门声一同响起。和她一起来的还有赵梓,以及端着咖啡칿的服务员。

      得亏她人未到声先直,两人提前分开了手。江楚些心里头别提多慌『乱』了,狖顾灵均则表现得十分镇静。

      “学姐,你们来啦。”

      庄琦一来就坐到了江楚些的身边,仔细观察就能发现,她的眼睛也红红的。

      赵梓则在顾灵均身边落座,看到桌上的小瓶ӟ子好奇地问道怃:“这是什么?”

      “哎呀这个,”庄琦一看就对着赵梓两人大倒苦水,“鍦……你看你看,我什么都不知道进了洗手间,结果被辣到眼睛了。”

      她说着拉开眼角给赵梓看证据,赵梓笑着看向江楚些:“这个东西看来威力挺大的,你还有多余的吗?能不能给我一瓶?”

      江楚些没有多想,点头道:“可以,回去我再做一瓶。”

      反正辣椒素还很多,也不用再测试浓度了,小心点别沾到皮肤,随便配配送一瓶给赵梓也不是什么难事。

      赵梓笑逐颜开地道:“那就谢谢了。”

      “什么啊,连你也要?那我晚上岂不是又要遭殃了吗?”

      庄琦不禁哀嚎,赵梓凉凉地瞪了她一眼:“你再哭,뒨等我拿틔到了喷雾풒就拿你开刀。”餷

      “不是吧,这么狠!我好歹是站在你这边,想要帮你的队友啊!”

      “那就别说废话,赶紧来商量一下怎么做吧!”

      鿭 庄琦似乎拿赵梓特别没办法,哼哼了两声:“让我先点杯喝的。”

      顾灵均在两人进来后就没再说什么,只不过目光时不时地落在江楚些的手上。

      那是一双与她一样纤细却更加有力的手,拥有这alpha的力量以及大多alpha所没有的温柔与体贴。

      只是她不知道,江楚些的这种温柔究竟只ﲛ对着她,还是对着所有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