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社会会长头上浇的

      正在张执要回到破宿舍的时候,身后又传来了阿斯刚破锣嗓子一般的喊声:“驴子!驴子!”

      吓得张执赶紧跑回屋里,一下子关上了门。没想到阿斯刚一脚把门踹开了,门板差点拍在了张执的脸上。

      “你特么的要干什么啊?!这扇门可是燃烧军团的固定资产,你就这么破坏了?”

      “没固定啊,这不下来了吗?”阿斯刚心想这算什么固定?就算自己没踹下来,门也是可以动的啊。

      “好好好,我不和你争论这个。我就说你把我这门踹坏了,晚上漏风怎么办?”

      “漏就漏去呗,管他呢?”阿斯刚毫不在意地说道。

      “我告诉你啊,晚上漏风给我冻感冒了,明天我可不去阿克蒙德那里站岗了啊!到时候他要是说我,我就赖你!”

      “没事,你今晚就去跟我睡!”

      “啥?”张执菊花一紧,这阿古斯上都是些什么人啊!没有女的是吗?实在没有的话,燃烧军团不是还派来一些魅魔吗?也可以用啊!

      “怎么了?阿克蒙德大人说以后让你和我住一起,那不得在一起睡吗?”阿斯刚一脸天真地看着张执,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惊恐。

      “和你住一起?”张执心里又犯起了嘀咕,阿克蒙德这是想干什么?给我提升待遇了?还是想让阿斯刚监视我?不过看阿斯刚这么楞的样子,能监视住谁啊?

      “快走吧,我那儿可比你这好多了,最起码是石头做的!”

      “那个监狱?”

      “是啊!监狱怎么了?那可是关押重刑犯的地方,一般进去之后没有不死的,除了你之外。”

      “那我还挺荣幸的呗?”张执简直要气死了,阿斯刚这小子绝对是个愣头青,一个破监狱有什么可以值得炫耀的。

      “走吧走吧!”说着阿斯刚又要拽着张执往外跑。

      张执赶紧退后一步,“我特么的自己会走,你别拽我!鞋都让你给我磨坏了!”

      两人一前一后朝监狱走去,一路上张执没有再说一句话,真是没什么心情。

      “到了!”

      张执抬头一看,果然是那个阴森的监狱,自己初来乍到的时候,还被关进去一会儿。

      “到了就到了,你喊什么?显你嗓门大啊!”张执被阿斯刚这么一喊吓了一跳。“我睡那个屋?”

      “跟我来!”阿斯刚带着张执来到了他的屋子门前,门果然是石头的。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样的润滑油,这扇门看起来很厚重,但是推起来一点儿都不费劲,丝般顺滑。

      进门之后,张执发现屋子里布置得还算齐全,只不过做工实在是太粗糙,石头床石头桌子石头椅子,而且这石头表面就跟建筑工地的红砖一样,特别粗糙!满屋子没有除了石头还是石头,没有一件木质的东西。张执心想阿古斯上也有树啊,怎么这帮人都是环保主义者,舍不得砍树做家具?看来得找个时间出去砍点木材回来做家具了。

      “怎么样?这里是不是比你之前住的地方好?而且还是单间!”阿斯刚骄傲地说道。

      “好好,真是太好了!我非常喜欢这里!”张执有气无力地回答道,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这里!”阿斯刚听到张执说喜欢之后,更高兴了,说着就从身后掏出了一把匕首。

      这又给张执吓了一跳,这楞小子到底什么脾气?说喜欢都不行吗?张执后退了一步,“你想干什么?!”

      “哦哦哦!”阿斯刚发现自己的姿势不对,赶紧把刀尖对准了自己,刀把朝着张执。“这是我送你的礼物,搬新家了嘛,总得祝贺祝贺。”

      “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讲究了?不是前几天扇我大嘴巴子的时候了?”张执有些搞不明白阿斯刚想要干什么,反正记住一点儿就行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这把匕首老厉害了,你看我给你演示一下!”见张执不肯接匕首,阿斯刚有些着急了,挥动匕首轻轻一挥,面前的石头桌子就被砍成了两半。

      张执简直要气爆了,你这是来祝贺我搬新家的吗?你们阿古斯的祝贺方式就是把人家桌子砍了?不过这把匕首的确不错,看起来就不像个凡物。

      “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

      “厉害归厉害,不过你也知道,我是个天残之体,这把匕首就算送给我,我也不会用。”张执虽然挺喜欢这把匕首,但是自己用不了,还是不要了,以免闹心。

      阿斯刚又着急了,一下子把匕首塞到了张执的手里,说道:“这把匕首不用什么额外的催动,拿手里砍就行了,就算是个废物也能用!”

      这小子脑子绝对缺根弦,说谁是废物呢?等我破解了天残之体,第一个就拿你开刀!

      张执拿着这把匕首,彷如无物一般,十分轻巧。用力朝石头凳子一砍,夸嚓一声凳子就裂成了两半。

      “怎么样,这回信了吗?”

      张执看了看手中的匕首,全是乌黑色的,散发出一阵阵寒气,十分渗人,估计之前没少杀过人。接着,张执又看了看阿斯刚,开口说道:“说吧,你有什么要求?”

      “啊?”阿斯刚像是被人看穿了心事一般,连忙摇手,“没有没有!啥要求也没有!”

      “没有?”

      “嗯,没有!”

      “那行吧,没啥事你就走吧,我得休息了,别明天站岗又起不来,阿克蒙德大人该怪罪我了!”说着,张执就准备把阿斯刚请出去。

      “哎哎哎,你别推我啊!”阿斯刚现在更着急了,东西送出去了,事还没说呢。当下心一横,一口气说了出来,“那啥……我还真有事!”

      “磨磨唧唧的像个老娘们,有事赶紧说!”张执猜不到阿斯刚能有什么事求自己,预见一下他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张执根本做不到啊!他根本记不住这种小人物的历史进程。

      “那个什么……哎呀……就是……”

      张执看着阿斯刚扭捏的样子,快要吐出来了,和女兽人在你前面撒娇一样,恨不得一脚把他踹出去。

      “你特么的说不说?不说我拿匕首攮你了啊!”

      “好好好,我说我说!”阿斯刚瞬间正经起来,但是表情还是不自然,虽然皮肤是暗灰色的,但明显能感到他脸红了。“就是……就是……哎呀!”

      哎呀你个大头鬼!张执实在是受不了了,狠狠地踹了阿斯刚一脚。

      “好好的干嘛打人啊!”

      张执以前真没发现,阿斯刚这么壮实的艾瑞达战士,竟然是个娘炮!“匕首还给你了,我不要了,我也不想听你说什么了,赶紧滚蛋!”说着张执就要把匕首还给阿斯刚。

      “那我说了你可别笑话我!”

      “你怎么这么多废话呢!”

      “就是,阿克蒙德大人那里有一个侍女,名叫达瓦拉,我想……”

      张执翻了一个白眼,还以为是什么事呢,搞得跟真事似的。“你想什么你就去做啊,和我说什么?”

      “我想让你和阿克蒙德大人说说,把她许配给我。”磨蹭了半天,阿斯刚终于把要说的事情说了出来。

      “咋的了?你自己没长嘴啊?这是你自己说去呗!”

      “不是,这几天我明显感到阿克蒙德大人比较重视你,你说的话比我有分量,肯定有用!”

      “我就是一个看门的保安,有个噗噗的分量啊!”张执寻思这阿斯刚也太能抬举自己了,自己要有那本事,还不得飞上天啊!

      “驴哥,就算我求求你了,帮小弟一把吧!”阿斯刚的恶心劲又上来了。

      “打住打住!我服你了!这样,明天,明天我一上班就去和阿克蒙德说这个事。”

      阿斯刚激动地跳了起来,“我的好驴哥,你最好了!”

      “你可拉倒吧!我只管说,阿克蒙德听不听我的那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没法给你任何保证!再说了,人家姑娘喜欢你吗?”

      阿斯刚用力地点点头,“喜欢喜欢,我们都那啥……不是,都做……也不是。”

      张执摆了摆手,“你们愿意啥就啥吧,我不管。行了,这回没啥事了吧?我真的休息了!”

      “没了没了,我这就走,明天等你的好消息!”说完阿斯刚就要往门外走。刚走到门口的时候,阿斯刚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回头对张执说道:“驴哥,达瓦拉那里还有一把一模一样的匕首,事成之后我让她把那把匕首也送给你!”

      嚯!这小子一点儿都不楞啊!还知道预付款呢!这么一弄,看来我非得把这事搞成了啊!张执心里盘算着,不错不错,两把匕首,这才符合我盗贼的职业嘛!

      “放心!明天我说什么也得让阿克蒙德同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