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人大香蕉在线手机视频免费

      仵作得了令,便蒙了口鼻,带上个特制的皮手套去验尸。

      所幸如今正在正月间,气候还很有些冷的,那尸体倒还没有太过浓厚的臭味。

      “根据血液暗沉的程度来看,死者大概死于夜中子时到丑时之间,致命伤应是在腹部这一处,创口极深,但这伤口只深却不宽不长,想来杀人者出手狠绝,是想着一刀毙命的……”

      “只是腹部其他伤以及脸上的,却像是在泄愤一般,只管着乱捅乱划……”

      仵作又仔细验了一番,突然隔着薄薄的皮手套摸见尸体耳后一块微微凸起的东西。他撩了头发一看,原来是颗榆钱大小的黑痣。

      许褚也看见了,便问了问旁边的人:“耳后有黑痣的是什么人可知道?”

      本来脸被划成了那个样子,便是亲娘老子也不定认得出来,只是找到了这么一个标志性的黑痣,那便有人知道了。

      “耳后有黑痣的必是那个叫姜三四的没错了,他这个人奇怪得很,脾气古怪还爱贪小便宜,反正我们都不大喜欢他,不过前一年他突然变得及其大方,像是有钱了……”有个胆大的说道。

      “昨日不是元夕嘛,我们都走了,就他一个人还待在后厨……开先知道死了人,场面颇有些混乱,竟然还没发现他丢了……”

      而后,人群中又是一阵唏嘘,到底想不到不过过了一个夜,姜三四就这么死了。

      姜三四的尸体是被藏入菜堆中的,便是今早上刘谨来送菜,放筐子时不小心撞翻了菜堆子,是以姜三四的尸体就漏了出来。

      然后刘谨被吓的跌坐在地上,碰到了有血的菜,衣服上便沾上血,然后又被赶来的人误会成凶手。

      只是在来之前,李府的人已经将后厨搜了个遍,愣是没找到凶器。

      找不到凶手,找不到凶器,看来还是得去打扰李子衿了。许褚想着。

      反正在狭小得后厨什么线索也找不出来……

      于是他着人将这姜三四的尸体抬回了衙门,自己又去找了谢虞。

      谢虞在那树下又是一阵无聊,发了不知多久的呆,许褚才走过来:“找不到线索,我们还是再去找一下李子衿。”

      而李子衿此时却没在正堂了,而是去了书房,她原本说好了叫人不要打扰她,于是自己就安安心心的跑去书房练字,任由许褚一干人等在后厨折腾。

      结果还没练个几页纸,外头管家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小姐,那许师爷又来了,说是没找着线索。”

      李子衿直接笔一摔,没找到线索就去找啊,她又不是线索,找她干什么?

      但是又不得不出来……

      话说谢虞和许褚从西南方过来,一路经过了西厢房,却是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

      一般人自然闻不到,可是像谢虞许褚和一众捕头这般见惯了死人尸体的,对血腥味却是极为敏感。

      于是对这紧闭的屋子起了一丝疑心,便问了带路的小厮:“这西厢房可是住着什么人?”

      那小厮听见,便恭敬答道:“这西厢房住着我家小姐的表哥,府上的表少爷。”

      表少爷?元子洲?

      得到答案,许褚便更加疑惑了:“按理说西厢房都是留给女儿家住的,不过你们家小姐既做了李家家主,就要去正房住,这屋子合该空出,就算是要给人住,也不该是她表兄来住啊?”

      听见此言,那小厮突然就生起气来,眼神都变狠了:“按理来说,却该如此,可是这表少爷一家子却不是什么好的,眼看着西厢空了,便厚着脸皮直接占了东西两个厢房……不过是欺负我家小姐孤立无援无人傍着罢了……”

      小厮那样恨恨的说,就像这李府表少爷却像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许褚并不是很了解李家的事情,他从来只知道李府是经商的,而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他其实并不很清楚……

      又去了正堂,李子衿也已经来了……然后脸色不是太好……

      “我要找人!”许褚先开了口。

      李子衿拿着铜拨子拨了拨香灰,乍一听见他说话,便偏了头瞧了他一眼:“找人?找凶手?你觉得……凶手又该是哪些人?”

      “是因恨杀人……还是……”李子衿顿了顿,“……因为那人抓住了某些人的把柄而死也未可知呢!”

      这话来得很没有缘由,许褚总觉得李子衿或许是知道些什么,正待要问,却听见了远处有东西摔碎的声音。

      像是西厢房来的……

      “又死人了!”

      传入耳中的是小厮凄厉的喊叫。

      “表少爷……他……死了!”

      谢虞站在后面,听见这话转过身,看见那小厮跌跌撞撞的跑过来,中途还不小心跌了一跤,正巧“咚”的一声一头磕在正堂门槛上,但是还不忘继续大喊:“死了……表少爷死了!”那小厮被吓得脸色苍白,无一点儿血色。

      李子衿似乎有些吃惊,伸手将那铜拨子拍在桌上:“元子洲死了?”

      她还有些不相信,连忙往西厢赶去。谢虞和许褚一等人也跟着去了。

      西厢房的门大开着,血腥味都窜了出来,刚一走进屋子,就是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屋内,地上有着许多碎瓷,还有些汤汤水水的撒在地上,是那个小厮打碎的。

      而元子洲躺在床上,腹部插了一把匕首。而他的眼睛睁得铜铃一般大,瞳孔松弛且涣散,双拳紧握,想来对自己被刀子捅是十分惊恐且难以置信的。

      是同一个人杀的,还是不同的人杀的……

      姜三四和元子洲,一个后厨伙夫,一个府中表少爷,何以会在同一个晚上身死?

      真是搞不明白!

      “你为什么会来开这房门?”许褚问那个发现尸体的小厮。

      那小厮尚且没缓过神来,手都还在发抖,整个人哆哆嗦嗦的,甚是怂气。

      “小的……小的是被管家叫过来给表少爷送解酒汤的……管家告诉小的,说是表少爷至今没醒,想来是喝了太多酒,让我送了解酒汤,好叫他起来……”

      管家?对了,方才那管家将他们领到了正堂便没见了。

      “如今已是下午未时将近申时了,你们家表少爷没起也无人理会吗?”许褚又问。

      不过未待小厮答话,李子衿却开了口:“我这表哥……呵……平日里他素爱寻花问柳,也经常喝酒,脾气也大,最不喜别人打扰他睡觉了了,哪个敢去叫他……”

      “以前都是待他醒了,方才有人敢凑上去……”

      那为何今日却例了外?

      想不出来,就让尸体开口说话罢!于是许褚差了仵作再一次验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