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直播用不了

      去了客栈,席君买已经让小二准备好了热水饭食。

      晚饭吃的是大米饭,席君买提醒他说:“郎君,肉和菜还没买呢。”

      杨皓说:“明天去订。”

      清单上有让他买一头大肥猪。

      他带了马车来,到时候运回家就行。

      䒔 蔬菜之类的,反而是要先找人说好了,让人在他们回鄠县之前送来。或者他们ꝁ去城外村落솰中取也行。 ᎟

      都 只是这会才刚开春,也不知道能找到些什么蔬菜。

      塬可能会有萝卜或者大白菜。

      ……

      第二天一早,他就去街边摊贩看了,果然没什么菜。

      有这个时候称作馅菘菜的白菜。不过这白菜还没现代的那么大,也没那么白。

      而且看着蔫巴巴的。 莭

      不过,没找到卖萝卜的。

      獦跟卖菘菜的说好,后天一早,他要两百斤菘菜,会来这里取。给了定钱,又去好卖猪肉的。

      猪肉倒是好买。不过一头猪也就百多斤。 貋

      杨皓看着那瘦多于肥的猪肉,有点流脪口水的冲动。这可不是瘦肉精养出来的瘦肉猪。

      而且这猪大概至少养了将近一年了。

      找了个猪肉佬䡨,定下两崢头猪,也给了订金。同样说好⌘后天一早来取。

      何泉山有些担忧㛷:“郎君,明天一早取了猪肉。这天虽不算热,但放上一天多,会不会有味?潄”

      所谓‘有味’,就是有腐败味道。 砭

      杨皓说:“能不能买到冰?”

      “这时候天还凉,恐怕没人卖冰。”

      “君买。你去药铺买퟈些硝来。”

      “郎君,要买多少?”

      “买上十几二十斤的。看能不能买到。”

      㫍 “是。”席君买。

      何୴泉山知道行情:“ꍸ郎君,药铺也未必有那么多存货。”

      “那就多诡去几家。若是没有,就去别的坊也买了些。”

      冰?

      他空间有的是。쮏只不珿过都在冰天雪地的极地气候岛屿㤃上。他在里面可没有开展挖冰这个业务。

      不过现在看来,这个业꯻务也可以做。

      只是这会他亟需,先自ᔆ己弄些。

      何泉山担心席君买一个人忙不过来,就说:“郎君,等你去铁匠铺,我与君买一同去买。”

      첉 伱杨皓想了想,说:“也行。復”两个人跑,总比一个人跑快些。

      …………

      老大一句话,手下跑断腿。

      席君买是切实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了。ȧ

      杨皓让他买硝,结果他跑完了整个ꒂ西市的药铺,才总算买到十来斤。႗

      为什么那么难买?

      人家药铺了的硝,是当做药卖的,ﵲ而且用到的药方并不多。

      谁会买十几斤,当饭Ᏸ吃呢?

      涻 他现在只能寄望于何泉山能㨮买到一些了。要不然郎君的吩咐就完成不了了。

      他正提着一大包的硝从药铺走㔅出来,突然看到路对面一辆马车边上有人向他招手。

      有点眼熟。

      Ә 他回忆了一下,猛然想起ꉦ。

      那不是上次那位李二郎君带着去五丰村的下人吗?

      难道马车上是李郎君?

      他走过去,叉手说:“这位壮士,唤我不知有何事?”

      这时马车车帘掀开了,露出一张小湅孩脸,蕚不瓍正是的那位李郎厚君家的公子,还是谁ޚ? 郮 

      只听李承乾说:“你不是杨六郎的长随?你在这里。杨六郎可是也来懛长安了。“

      席君买忙放下东西,规矩行礼,说:“李公子万福。郎君确实也来了。”

      “哦,他如今쵰在何处?”

      席君买頖想了一下,觉得说出来应该不会对郎君不利:“郎君在前边铁匠铺。”

      李承乾挑眉,问灁:“他又要做东西?”

      席君买一听这话,心想看来那李郎君츿确实很关切郎君。不然这李公子如ꈻ何得知郎君做了东西?

      还不是那李郎君在家说了,让这个小公子听了去。

      他心里想着,口中说:“郎君说是要做一把特别的尺子。”

      “特鸢别的尺子?他在那家铁匠铺?”

      “我正要去找郎秢君,小公子随我来就行。”

      殱 李承⇍乾让他也軈上马车,在车辕坐着。

      ⎓ ꅣ一路去了铁匠铺。

      在铁匠铺中,杨皓正与铁匠用尺子,将一个刻度一个剷刻度比照刻在做好游标卡尺。

      这游标卡尺,铁匠做得非常不错。

      尺身笔直,且厚度均匀,打磨的非常平整。而游标是用半分厚的同片弯成,正好可以套进尺身。 裶

      既不紧,也不松垮。

      最重要的是两对测量爪,果然是严丝合缝。而且上下果然在同一条垂直于主尺的直线上。

      鲌 这龔条直웗线,也ꁣ是主尺和游标上的零刻度的所在。

      确定了零刻度,两人一个负责一件,ჩ杨皓负责游标的刻度,而铁匠负责ᯓ的主尺的刻度。

      当席君买带着李承乾来到쾇时,刻度已经完全刻好了。

      㭧杨皓比愌对过,发现确实做好了。他正将卡尺组装好,就见到李承乾进来。

      他有些惊讶:“李小郎君万福。这是要买兵器卓?”

      这小孩子绝对不会是来卖农具或者买菜刀的。

      롥“不犺是。我是听说你在这里做特别的尺子。特地来看看……你手上便是?”祭

      杨皓笑说:“正是。”

      “能否ࠦ给我看看?”

      杨皓递给他,说:“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只不过是一种特殊用途的尺子。豴”

      如果李承乾会用,那他穿越者无疑。

      可惜他꿬是土著,所以不会用:“这尺子似乎ㄗ是两把尺子装一起了?”

      杨皓笑着说:“正是两把尺子拼凑而成。你看,这里夹着物件,可以测量圆形제或圆柱形物品的外径。而这里可以测量管状物内径。当然,也可以测量其他物品的长宽。”

      李承乾点头:“杨六郎果然巧思。”不过他也没觉得这东西론如何,远远不如五丰犁֜。

      杨皓有些汗颜。他哪里巧否思了?

      㝥 一把尺子就耗费䰕了他好几天时间,而且괹只是貌似精准而已。

      “杨六郎此番来长安,就只为做这尺子?”

      杨皓笑说:“是家中要宴客,家父让我采购食材。便顺便来长安打这尺子。

      繿杨皓摆弄了一会,觉得这卡尺还行。就将余款粁结了。

      又对铁匠说:“这貓东斓西혨你已经会做了。能否再为我打几把一样的?”

      “不知客官要几把?何时要?”

      “先做五把,不过不用那么着急了。你先将我让你打的铁锅做好,明天䆅必要来取的。至于这尺子。下个月再来取。就按照你上次说的价,五贯一把,如何?”

      没理由有钱不赚。铁匠自䠅然是接下了他单。

      离开铁匠铺。杨皓邀请李承乾说:“不知李小郎君后日可有空?后日我家摆流水聇席。若是小郎君得闲,不如也去我家热闹热闹?”

      “流水席?你家中有喜事?”李承乾跃跃欲试的样子。

      ॥“可不是喜事?”杨皓笑说。“我家得了圣人与朝廷表ྈ彰,又特许我핚两位兄弟入四门学。我家深感皇恩浩荡,便想着与乡亲同喜。”

      李承乾挑眉,笑说:“那퇨确实是大喜事……杨六郎是就要回去了?”

      “暂时不回。明日一早再褷回去。”

      㧏“不知杨六郎住在何处?乾有些事想请教。”

      有ਕ事请教?

      杨皓索性将人带回了客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