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想死的快点

      在这里,时间已经失去了意义,塞德里克不知道自己已经战斗了几年,几十年......他不知道已经ᐽ捕杀了多少大虚,几万或者更多。

      他知道的只有自己还能变뭂强,自己还能吞噬亚丘卡㐵斯,然后去捕杀其他的亚丘㪬卡斯就是了。

      虚圈依旧是那么的荒凉惨淡,白沙之上也是见不到任何可以让㱅人心旷神怡的东西,唯有杀戮。

      此刻,一只体型巨大的˛亚丘卡斯身旁,一个蝎子正快速的享用ᧅ战果。

      “啊,这只亚丘卡斯的灵压也太少了!什么时候才쵦能进化啊?”

      将自己捕捉到的亚丘卡斯的灵压吞噬殆尽,塞德里克·䲓卡诺忍不住挥了挥钳子,说出孜了声ꂖ,“是不是我捕捉的效率太低了啊?要不禒然怎么一直都没能进化成功啊?”

      伴随着吞噬的大虚数量越来越多,塞德里克的意识也越来越清晰,思佣维越转越快,同时,他也越来越喜欢自言自语了。

      他也曾想要放弃这一条进化的途径,但是很快就被他摒弃了。

      他在恐惧,他恐惧弱小。

      他恐惧战败。

      㳢他想要变强,变得非᰸常强!

      既然选择了这一条艰辛的路,那就一直走下去吧。

      “听说了吗?这附近有一个疯狂捕杀其他亚丘卡斯힝的家म伙,不少独行的家伙都遭了毒手!”

      뾅“我也听ⓘ说了,据说是一只묷蝎子一样的厉害家伙呢!”

      “你们说,他会不会对我们下手啊?”

      “应ꟼ该不会吧?我们数量这么多!”쀟

      几个抱团在一起的亚丘卡斯在交流着自己得到的消息,쯺看来塞德里克·卡诺长期的活动已经引润起了不少虚的警戒。

      絍 莱 “不过,要是能吃了他,我们的灵压想必也能提升一大步吧?”

      有个家伙忍不住说道,吸收了这么多的亚丘卡斯,本身的灵压肯定不俗,被他们吸收后肯定好处多多。

      “的确如此,那我们多找歷点同伴一起吧!”

      像这样的队伍有很多,他们或是仗着“虚”多势众,或是自认为实力强劲,볭都一股脑地向这里汇集͎而来。

      这可就苦了这里原本生活的亚丘卡斯们,‹他们为了活下去,也不得不抱团取暖,共抗外敌。

      所以,这一个区域独行的亚丘卡斯越来越少了ﵐ。

      而这ᰩ一切的引发者塞德里克却并不知情。

      今天,塞德里克·卡诺又发现了一个落单的队伍,只有딱三个亚丘卡斯,从灵压的强度来看,都是远不如他的存在⥳,这一仗可以打。

      他先是悄咪咪的跟踪了那三个家伙很久,确认了他们三个的前进路线,然ī后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设下陷阱,同时自面己也收敛灵压,钻入沙地,进行伪装。

      “大哥,你说那个家伙会不会出现啊?”

      一个长着猪一样的鼻子的亚丘卡斯对着一边的长縠得奇形怪状的且亚丘卡斯说道,语气有些小心ឬ翼翼,还时不时霧探ྀ着脑袋左顾右盼。

      빙他是才进入虚圈没多久的新人,实力在亚丘卡斯中也算得上是垫底的튯存在。

      “十有八九!”

      被䢗问到的奇形怪状的家伙语气倒是满肯定的,“据说ゐ,有不少亚丘卡斯这这一片见到过他的踪迹,而且我们显露的数量又不多,只有三个,他发现了肯定会出手。” 棿

      这一片区域中,三个亚丘卡斯组队已经算是少数派了。

      “我们这样脱离大部队,独自出来真的没问题吗?听说那个家伙可是击杀了不少实力强斟劲的亚丘卡斯啊?” 㛟

      一听到塞德里克孱·卡诺出现的概率这么高,猪鼻子大虚就更虚了,连쵨声音都有点颤忾。

      “那是他没遇到我们,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一直亚丘卡斯,我们“虚”多势众,三ɍ个打一个怎么可能输?”

      显然,这个老大是틒没有见识过厉害렣的家伙,有些夜郎自大。

      “就是,就是,有老大在,我们皉肯定是手到擒来!老大一定可以成为最上级的大虚,一定会成为王者的!”

      一边的意志矮腿山羊大虚不住的附和自己的老大,也没有将塞德里克·卡诺放在眼里。

      听到自己手下在不断阿谀奉承自己,奇形ꖑ怪状的亚丘卡斯也豪气云天地说道:“到时候看我将他秒杀掉...掉...掉......”

      这个家伙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再也છ不能继续下₟去了。

      一道尖锐的尾刺将他ᠽ的脑袋完全洞穿,他甚至连反应都反应不过来。

      山羊的亚丘卡斯见状,四ǻ条腿猛地蹬地,向着远处跑去,自己的实力比老大还要差上不少,上去战斗就是送死。

      咻!轰!

      一发虚闪后发先至,将他的身体完全粉碎,只留下面具作为他存在的证明。

      又是秒杀!

      “饶命啊,我是被迫的!一切都是这两个家伙逼迫的,我只是一个新来슲的!ꨙ”看到自己的两个同伴一下就被秒杀了,猪鼻子的亚丘卡斯蠜直接站不稳,Ꜯ跪倒在地,向着不远处的塞德里克·卡诺求饶。

      看着塞德里克·卡诺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个家伙急忙说道:“我有消息,我用消息来买我的命!附近有䆢不少团体正在找你......”

      这个ꎂ家伙为了活命,将很多的消息都透露了出来,至少有超过十只亚丘卡斯的大团队也在寻找塞德隶里克·卡诺。

      一般有潜力的亚丘卡斯死的都比较快。

      在这片黄沙上,很多大虚的上限就㼴是亚丘卡斯,他们엒自己进化不成瓦史托德,也就想方设法阻止其他的家伙成为瓦史托德,这对于很多虚而言是常态。

      궘塞德里克不为所动。

      “老大,大哥,你先不要急着杀死我,我筵可以成为你箶的小⪝弟,奉你为主!一个❶虚是很危险的,有着自己的团队才能走的更远!捕食的效率才能更高!곊”

      不得不说㸋,这个家伙的话让딑塞德里克·卡诺心动了,猪鼻子大虚似乎也露出了笑容。

      咻!

      一发虚闪将⿷他洞穿,塞德里克·卡诺面恺无表情。

      “好建议,但是我不喜欢小动作太多的家伙!ẋ”

      与猪鼻子的生命一起消散的帹还有他默默准备的虚闪,真话当塞햅德里克·卡诺没有感觉到么?

      塞德里克·卡屎诺看着被自己打死的三只亚丘卡斯,喃喃糿自语道,“怪不得发现最近十几年的虚都成群出现,原来是这个缘첝故啊!”

      即使是他,也不愿意㇠同时面对多个亚丘卡斯,万一马失前蹄,被怼⫫翻了怎么办?

      ѳ 这里不能呆了! ᰠ

      三下五除二将剩余几块面具吞掉,塞德里克·卡诺稍一思考,就做出了决定,行动也很干脆。

      身为一个不断捕杀其余亚丘卡斯的大虚,塞德里克·卡诺本身也没有所㾝谓的ϩ安全屋什么的,值得纪念ㅄ的东テ西更是不存在。

      于是,他打着洞就从Ḭ地底离开了。

      留在这附近的虚们找寻뷃塞德里克·卡诺无果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臃争⩀斗,这就与塞德里克·卡诺无关了。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