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pormhd

      “给边疆去信,他知道该怎么做!”

      内阁首辅并不如朝会上哪般淡然。

      “要是能接下,你萧正还算有两把刷子,配和我在规则内斗一斗,要是接不下,呵……”

      ……………

      止戈城

      是整个大极,最为接壤草原王庭的边疆城池。

      此城乃是大极建造,草原王庭督建,为的就是打造出最为适合双方互通有无的巨大城池,所以起名止戈!

      城内驻扎着来自大极最为精锐的一万边疆军!

      还有草原王庭嫡系八千铁骑。

      两方共同守卫止戈城的安宁,维护互市的商业规则。

      止戈城产生的利益则是对半分,当然了,这一切都是明面上的规则,暗地里的潜规则谁也不知道有多少。

      止戈城内,边疆将军府。

      书房中…

      边疆将军正在翻看来自内阁首辅的书信。

      “老东西,想要保住自己的利益,还不想出手,什么好事都让他占了!”边疆将军一把将书信拍在实木桌子上,书信化为飞灰,实木桌子也犹如即将碎裂的玻璃一般密密麻麻的裂痕。

      不过他还真不能无视这老东西的要求,因为这里面的占大头的是自己这一派。

      “给哈木将军去信,就说有一桩大买卖,问他想不想干!”

      当晚,止戈城最大的酒楼内,一行人包括边疆将军府,草原王庭的哈木将军,狂欢持续到深夜,宾主尽欢。

      边疆将军回到府内,带着酒气的哼哼道:“老东西会利用别人,难道我就不会吗?”

      “明天派出一千骑,去往晋阳县,试试那个巴克部落的成色,我就不相信,我边疆最精锐的大军,还能打不过一个小毛孩带领的草原蛮子?”

      很明显,边疆将军此时依旧有了几分醉意。

      而一旁照顾边疆将军的副将眼珠子一转,连忙上前一步,说道:“将军,如果这样的话,岂不是让人知道我边疆军擅自调动军队,破坏朝廷大计了吗?”

      边疆将军睁开迷蒙醉眼,嘟哝道:“你以为我们不调动军队安安分分的就没事了?反而事更大,朝廷那边会觉得我们酝酿着更大的阴谋,非要破坏朝廷新开辟出来的商路不成。”

      “而现在就不一样了,即便朝廷知道我们派出军队,也不会说什么,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利用我们去试一试那巴克部落的成色,值不值得朝廷后续的投入,懂了吗?”

      “那我们派出的军队不能够破坏朝廷计划,岂不是要牺牲我们这边的利益?”副将颇有些担心,他们此时的特殊地位,就是因为与草原王庭直接对接的通道只有这一条,依靠其特殊性,可谓是让他们这一派系赚的盆满钵满,连边疆军的普通将士,吃的都比人好,发的赏钱都比其他军队多。

      如果朝廷新开辟一条商路,那么他们这条商路利益受损还是其一,失去了唯一性,恐怕朝廷那边就要对他们动手了。

      “怕什么,这么多年把利益大头都让出去了,你以为是白给的?不就是为了这时候吗?更何况,谁说那边就一定能够顺利进行了?”

      边疆将军此时已经请醒过来,不过他没有停顿,继续说道:

      “今晚我们宴请哈木不就是为了这个吗?朝堂上那个老东西想要借刀杀人,我们也可以啊!哈木会派出五百精骑,在巴克部落的地盘上劫杀大极的使节,破坏双方的合作基础,而我们呢派出去的一千骑如果不能够直接从根本上拿掉巴克部落这个威胁,那就配合哈木的五百骑拿下大极的使节,随后……再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拿下哈木的五百精骑去领赏,说不定还能给我升升官!”

      边疆将军越说看向副将的眼神越亮,随后接着说道:“你既然这么感兴趣,那么明天就由你带领一千骑,主导这次的计划吧!”

      说着,也不给副将反驳辩解的机会,挥手让其退下。

      副将脸色苍白,他知道,自己这次有些过界了,要不是因为这么多年的情谊,恐怕自己此时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能够带领边疆军和草原王庭对峙这么多年的人,绝对不会吝啬一点点狠辣。

      副将只能躬身告退,不过按照将军的计策,此次应该、大概、可能、保不齐能够顺利回来吧。

      ……………

      不提大极国这边因为顾有方的贸易请求而风起云涌,单说顾有方彻底掌控巴克部落之后的事。

      自顾有方彻底掌控巴克部落,各种大事小情都堆积在顾有方眼前,尤其是顾有方一口气清除掉了大半中高层,这也导致顾有方的工作量大幅度攀升。

      再加上顾有方没几个信任的人,那怕有几个有着一定信任度的也都是在掌控巴克部落的骑兵部队,对于巴克部落内部的各种繁琐事一窍不通。

      不过还好顾有方尚且年轻,或者说有些年幼稚嫩,能够抗过来,在海一般的事情中,顾有方也在飞快成长。

      而同时,大祭司对于巴克部落信仰的改变也有了初稿。

      没有一个月,哪怕一周都没有,大祭司就拿出了符合这个时代,符合目前巴克部落实际情况的初稿,不得不说,人都要逼一逼,不逼一逼你都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

      对于大祭司拿出来的初稿,整体上顾有方还算满意,毕竟这玩意也不能够指望着一步到位,顾有方也没有大跨步,而是向着分到之后的数十年,几代人,慢慢进行改造,并且在这个过程中,这个信仰不能够一成不变,要根据巴克部落的不断反馈进行进步,融合出最适合巴克部落的信仰,最能够维护顾有方统治的信仰。

      顾有方之所以如此看重对于巴克部落的信仰改造,除了是因为顾有方的前世已经证明一支具有坚定信仰的现代部队是多么可怕以外,还因为之前晋阳县城的事情提醒了他。

      之前巴克部落一万骑兵进入晋阳县内,并不是像经过晋阳县令的春秋笔法描绘哪般秋毫无犯,反而犹如乱兵一般,虽然因为时间短,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但是巴克部落的纪律还是让顾有方看在眼里。

      如果单纯的从军纪方面改造巴克部落的骑兵,这些从小纵马大草原,向往着自由的汉子必定接受不了,很容易就会威胁到顾有方现如今日渐稳固的统治。

      反之,利用巴克部落本就存在的信仰,辅佐之后还会拿出来的严苛军纪,正规化、系统化的军事训练,巴克部落这支目前连军纪都没有,完全是由牧民和猎人组成的混乱骑兵,成为天下最强军队指日可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