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pro发现美好

      三人出了酒馆,小勺子忍不住回头抱怨一句:“这人这么骂我们国家,你们怎么都没反럫应㯱啊?”땱

      “额,”凯文有些尴尬,一时间倒也不知如何回答。

      “你是吟游诗人呀?在这方面不用维护国家的形象的吗?”小勺子问。

      “额,你说得对。”凯౐文无奈,这属于大道理,越反驳反而越显得自己小气。

      ⋻ 豃 “算了算了,我也就随便说说的阴。”小勺子显然发괆觉自己说话有些过了ꂪ,下意识道歉。

      “没事,的确是我的问题,”凯文回答,“不过你在这里穿这么少,会有危险的。”

      “哼,我就是看不惯他说我们㉠的人,”小勺子心有不平,“故意的。”

      凯文往后撇了一眼,就见几个脑袋飞快的缩回去,显然他们껏已经被人跟踪。小勺子穿着对他们来说太过暴露,在这种落后地区几乎就是天使级别,实在不得不让其他人觊觎。

      “背后有人。”凯文还是提醒一句。

      “没事,”小勺子摆摆䐷手,“我好歹是……”

      “嘘!”凯文急忙打断,“在外面不要轻易把自己的实力说出来。除非你已经天下无敌。”

      “哦。”小勺子点头蹏。

      三人一路回到自己的住处,背后的人一直跟踪着,但也只是跟踪并没有实讅际行动。回到自己屋内,劳卢和小薹九两人也都在,桌上还放着一个巨大的衳麻袋。见大家回来,看见小勺子这个打扮,也微微诧异:“你怎么穿成这样?”

      “恩,太热了。”小勺子随口回答。

      “啊啊啊啊啊!”小九顿时开心的扑了过去,“小勺子好漂亮~”小勺子也随手给她一个拥抱,两ꙇ个女孩在一起倒是非常亲密。

      劳卢一把拉开麻袋,骇然是一具尸体:“这是我们调查到的一个人,凯文,你扒下他裤子看看是不是他。”

      凯文:“……”

      凯文ꐄ无奈,他已经重申过几次,他不过是蹰觉得应该有淤青而已。但놾过了这么久,还坚持让他看,这真不知道是严谨,还是机械了。

        不ᇉ过凯文在部队待久,也习惯服从各种无理由的命令。既然看也就看看,扒下裤子,皱眉回答:“这人烂屁股。”

      “那这么軦说不是他了?”劳卢确认。

      “不是。”凯文回答。

      劳卢随手又套上麻袋,手指上白光一闪,这具尸体就被收入空间ᝁ戒指当中。随即又一挥,桌上出现又一具尸体:“看看这具。”

      凯文无奈,只能照办,结果又摇头。劳卢又拿出一具,凯文再看一连看鮊了六具尸体,凯文全都摇头。

      “看来我们调查还没有结果,晚上我们三个继续。”劳卢回头对两个女刺客下令。

      “是。”两人回答。

      凯文虽然心中疑惑他们到底在调查什么,但也不多问。不过如果他们晚上离ㆆ开的话,恐怕需要做一下保险措施。

      “劳卢,晚上你把这六具尸体给我。”凯文开口。

      “你要干什么?”众人奇怪。

      “放床上。”凯文回答。

      众人:“……”

      “那我们还怎么睡?”杰克忍不住问。

      “几位高手晚上劳烦把我们带到其他地方,以你们的实力,应该不难,”凯文开口,说完撇了小勺子一眼,“为了安全。”

      “好吧。”劳卢鰀也转头看她,“我明白了。”

      夕阳西下,天色渐黑,原本乘凉的人全都缩回家里。夜晚的莱博齐耳国漧可以说是真正黑暗横行的地方,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街上也从无卫兵巡逻,连卫兵都躲了起来。

      劳卢等人集合⧽完毕,三个刺客都是一身黑衣蒙面,凯文和杰克뽕也换了一声深色的衣服。众人互相樂点头,表示时机纯熟,劳卢纵身跳起堬,戒指一闪,已经把屋顶的一块砖瓦收入空间戒指。

      无声无息出现一个大洞,随机带着凯文和杰克一齐越出,反手释放砖瓦,将洞쌾填补。ڔ整个过程,真的是神不知鬼不觉,唯一的亮光来源于戒指发动的瞬间,但用手遮挡一下,以凯文这么近距离,也很难发现。看来凯文曾经推断刺客켊去图书馆偷看书的方法,并没有错。

      ⟊ 劳卢带着两人쟆飞跃,依然能轻轻落于隔壁房屋的屋顶上,毫无声响:“你们两个就在这里等吧。我们三个走!”

      话音一落,三人已经急速远去,片刻已经不见踪ઑ影。看他们的方向,似乎正是对方城门口的位置。

      “我们大半夜为什么要跑这边来?”杰克还是不太理解。

      “为了安全。”凯文仰天躺在屋顶上,遥望漫天繁星。

      ᡦ“我觉得这里的佣兵对我们还不错的,应该是我们自己的势力吧?”杰克回答。

      “唉!”凯文长叹一声,“这里是乱世,小勺子今天已经引起了整个酒馆的注意,这其中有多少势力,我不知道。白天也许他们不敢动,摸不清我们的实力,但၄晚上他们多半忍不住。”

      “他们三个晚上刺杀任务跑了,其他人过来找不到她,我们两个留在那边不是等死么?”凯文回答。

      杰克点点头,但还是问:“那要是他们不来呢?”

      “小心些总没错,”凯文回答,“不来我们就在这边睡,天气不错。今天不会下雨,风吹着ᗲ也舒服。”

      空中,鹦鹉扇着翅膀下来:“饿了,要吃的!”

      杰克摸了摸口袋,遗憾摇摇头:“没有了。” 쳘

      凯文好奇:“鹦鹉的食物很特别么?”

      “这种鹦鹉吃的东西,都是特地调配的。”杰克回答,“不然光训练,也难有这么高的智商。”

      “那现在怎么办?”凯ᝩ文问。

      ⥋“就随便吃点凑合吧。”杰克对鹦鹉说,“明天给你弄点米。”

      鹦鹉摇摇头:“出差一趟꠴真是苦,连吃的都没有。”

      说话间,街角落出现几个黑影,非常鬼祟,绕着凯文原来的ᜱ住处转了一圈。凯文三人对视祄一眼,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这伙人猥琐的甩上绳子,勾住一个凸起的屋梁,然后一个接着钮一个顺着绳子趴到二楼,一脚踹开窗✁户,声ꅖ音响彻这幢楼。但却无人回应,其他人就装作不知道。

      一群人从窗口跳入,直接摸到笇床上。搓搓手,然后隔着摫被子狠狠往床上捏了两把,一群人都笑了出来。一把掀ﻄ开被子,却发现一具男尸。

      “啊!”屋内惊叫一片。任谁在期待着美女的时候,看见一具男尸会什么心情。不过这群人好歹也是乱世混的,经过初期的惊悚之后,立马回过神来。

      “床底下有䱫人!䉿”有人喊,声音甚至凯文都听到了኿,但楼内其他人都不理会。

      几个人伸到床下拖出来,又是一具男尸。不由都是狠狠一哆嗦。

      “怎么回事?”这群人疑惑不解,当即直接开门,跑到其他几个人的屋子里,掀开床单,又是男尸,还是男尸,全部都是男尸。一群人人心惶惶,难道是对方植有什么死灵法术,白天看到的人其实是丧尸变得?

      这几个人在恍惚着,第二群人已经到来,但看见一根绳子锤在哪儿,已经知道不⁰好。全都急急忙忙的冲进去,床上一看,自然也看到男尸,受惊不小。

      两伙人很快察觉对方,当即在走廊内碰头。一方直接质问:“是不是你搞的鬼?”

      “你䩁还问我?这尸体是谁?”两方人各不相让,在这里能在黑夜中出没的人,都不好惹。几句话说僵,立马动手。凯文只见这边乒乒乓乓打成一片,不少木门木墙壁都被打坏,不少人斗气四射,飞到哪儿都不管。

      凯뭡文和杰克就坐在隔壁的屋顶上静静的看着,鹦鹉摇摇头,似乎不太能理解:“他们为什么打起来?”

      㛘 “为了……争夺交配权吧。”凯文思考一个合适的理由。

      “又不是发情期,交配什么?”鹦鹉回答。

      “对于人类来煺说,全年都发情。”凯文无奈表示。

      说话间,又来了第三批势力,人数跟多,一见上面在打,当即毫不客气的加入其中。直接变成三方混战,好不热闹。

      杰克摇头:“我觉得这战斗过了,小勺子긏不再,没道理打起来。应该是某些更深层次的理由,比如争夺地盘之类。”

      취 “也有可能,”凯文回答,“有些看上去很蠢的事情,其졙实背后都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理由。就比如我们国内,一个鷅个调查佣兵团在很多人看来都是很蠢的事情。但其实刺客已经暗中来到这里,大规模的调查不过是假象而已。”

      凯文说完自己都一愣,如果是国内调查是假象,国外调查难道就是真的了么?

      从一开始,劳卢歐就没再问凯文当时籡的具体情况,同时具体调᮸查之时,넬也从未要凯文和杰克一起,甚至商讨也不让。仅仅拖回来不知道哪里来的6␣具尸体,让凯文看屁股。

      这真的是调查当时猛毒森林应有的态度么?凯文不得不怀疑。而如果不是,那么他们一直都在干什么?敷衍了事么?不像,小勺子看上去很有正义感,他们每晚出去也都比较辛苦,看的出来。

      那么解释似乎只有一个,当时猛毒森林的真相已经不重要了!有一点可能已经被他们确认,那就是的确是莱博齐耳国做的手脚,可能没有确切证据。但大国需要证据么?

       不需要!我确认是你干的,就可以了。一个人被人暗中揍了一拳,ꃱ他不需要具体躘知道是左手揍的还是右手揍的,以此惩罚这᜼人的左手或者右手,他只需要反手给他一拳就行,不管打到哪儿。

      如今三个刺客的策略,恐怕只是随便找个官差不多大的人,然后干掉。并把猛毒森林所有的罪责推到他身上,对外声称,这是我们工作组的调查,而且还有凯文和杰克的鹦鹉两个当事人作证等祖等。报复的同时,美化一下大国形象。

      凯䒚文今天才知道,自己来恐怕也只是做做形式而已。虽然凯文并不喜欢这쎊种做法,但大国博弈,这的确是不错的解决方案之一。

      뵰 眼前三方会战刚打没多久,㓞又来了第四批濠人,就进来一顿乱打,里面不倅少人都逃了出来。这里原本是本地佣兵接待他们的地方,而且这边佣兵不少对楼保勒国相当友善,按理说应该安全。但可惜黑夜之中,大家也都选择自己保命漸为先。

      凯文ꓮ和杰克只是冷眼旁观,如看闹剧。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凯文和杰克同时回头,就见城门口天空上红炎冲天,随后微风拂面,这么远的距离,隐隐都能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

      那边是劳卢他们去刺杀的地方떴,出现这种情况,两人都有些担心。

      片刻,远处两个人影急速赶来,在屋顶上纵跃飞快,显然是刺客的身手。凯文和杰克急忙迎接,就见小勺子背着劳卢一路扑到,小九也紧随其后,三个人都是灰头土脸,头发似乎都烧焦。

      “怎么回事좈?”杰克只是下意识的问。小勺子一个没站稳,直接跪倒在地,背上劳卢也顿时滑落,身上多处鲜血流뢄淌,触目맠惊心。

      “有埋伏。”边倁上小九回答。

      “抓紧快跑吧。”凯文此时想扶起小勺子,但又知道自己实力低微,跑不了多远。一时间焦急也没好办法。

      突然,边上火把亮起来一片,无数盔甲声音传来,只见不知多少的卫兵从四周屋内涌现,顷刻间把凯文所在的小屋团团围住。无数弓箭手拉弓对准屋顶上的凯文等人。

      “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请你们马上放下武器,下来投降!”下方已经有人喊话。

      隔壁还在互砍的人眼见这阵势,倒也不敢多留恋,各自离去。这边正规军虽然不敢彻底惹怒佣兵团,但佣兵团也同﵍样不敢彻底惹怒正规军,平时摩擦不断᮵,但一旦一方动了真格ᜲ,另䈻一薢方一般会退却。

      屋顶上,凯文看㿈着下方不知多’少兵马,心中也是惊骇之极,这绝不是出事之后紧急调动过来的,这是早就埋伏在这里的伏兵。而刚刚城门口的火焰,具体什么法术难以推断,但这动静,多半是高阶法术,如果单ᐵ人施展,非八级魔导师不可Ժ。就算多人施展,也必须借用地利,一般都是城墙防御外敌的强力魔法阵图。

      通常来说힪动用这种阵图还需要特别审批,面对劳卢三个刺客,如此果断的使出阵图攻击。并且料定对方逃离之后必然回到这边住处,并提前设下埋伏。这种ن环环相扣的策略,真的是这边莱博齐耳国长官想出来的么? 텝 ൄ

      “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请你ॢ们马上放下武器,下来投降!”下方又喊了一遍。

      裠“和他们拼了!”小勺子咬牙站起䧡来,抖手甩出银枪。

      “等等!”凯文拦住,“先投降。”

      “为什么要投降啊?”小勺子嚎叫ࠠ起来。

      “以你的智力很难和你解释。”凯文口气也有些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