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zaki

      秦无衣跟在公子职身后和燕国诸将出了东胡帅帐,往外走去。

      在大帐左侧的不远处,围了很多的东胡士兵。

      他们在看燕蛮儿受鞭刑的场面。

      秦无衣想跑过去,可被公子职一把拉住,公子职低声说道:“我们得尽快离开这里,不能再节鰎外生枝了。”公子职有意无意的往燕蛮儿行刑的地方瞥了一眼。

      秦无衣眼角的泪痕未干,一想到燕蛮儿为䓶她挨这三十鞭子她的心就如刀割荞一般疼痛。

      “可是,我不能让燕哥哥一个人去受那鞭刑。”秦无衣终究还是开口说道,她也想以大局为重,可是她的仆心里却满满都是燕蛮儿的影子。

      “职哥哥,你和二叔先走,我要去找他,我不能留他一个人在这儿。”秦无衣咬着薄嫩的唇瓣,低声说道溜。

      㷘公子职叹息一声,自己这个表妹性情和常人不同,她决定了的事情,别人很难改变,但把她一个小女孩留在东胡大ڧ营,那位绝对不行。

      如今燕国和东胡的关系说坏就坏,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两国就刀兵相向了,再者说了,那个东胡的二王子突地极可是对秦无衣表现出异ሻ乎寻常的兴趣,这就更不能让她留在这儿了。

      “无衣妹妹,你不能留在这儿,临走时,我向姨夫保证你的安全才带上你的,你若留在这儿,我怎么向姨夫交代。”公子职尽力说服她。

      ⤿ 可秦无衣哪里会听,她摇摇头,就准备跑掉。

      公子❗职暗中向秦无衣身后的春雁使了个眼色,春雁有些犹豫,公子职又凶狠的瞪了一眼,春雁终究听话了,她一把﮶扶住秦无衣,在她不注意的时候在她脖子上一个手刀,力气不大,但足以让秦无衣晕过去了。

      秦无衣瘫倒在春雁的怀里,公子职低声道:“带上无衣妹妹,快速离开。”

      春雁背起秦无衣,一行人匆匆从东胡大营离开。

      鯰等他们抵达燕国大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了。秦尚灝坐着轮椅正在大营门口等候,见众人风尘仆仆的赶回来,脸上ᣬ神情不好,他也没急着问༭,待一看见春雁背着自己的女儿,忙示意将他的轮椅车推过去,急问道:“衣儿怎么了?”

      갺 春雁口不能言,蟳只能做几个比划ࢨ,公子职忙说道ㆨ:“姨夫不用担心,无衣妹妹只是昏迷过去了。我们进去说。”

      皮秦尚听公子职⇃如此说,也就放下心来,那派人蝕叫来了秦无衣的贴身侍女依兰,将秦无衣带回营帐休息,众人这才一起回到中军大帐议事。

      秦尚问一旁的秦严道:“莫非谈判不顺?”

      秦严脸上的怒气还没有消散,冷哼一声说道:“东胡人欺我们太甚!”于是将所有的事情一字不漏的说于秦尚听。

      姬걸樾和姬俨也都沉默不췍语。

      至于更下首的南宫㜕烨等年轻将领则一个个怒发冲冠,尤其是听到东胡二王子公然侮辱公子职和轻薄秦无衣㫐的时候傒,整个大帐都沸旿腾了。

      鬧秦尚冰冷的脸变成铁青䯗的模样,他什么话都没说,然后对姬俨说道:“亲家公,你怎么看?ˑ”

      作为整个Ṕ事件的参与者,姬俨的表现并不令人满意。

      “我觉得还是从长计议的好!”

      ᙇ 鋈 “亲家公,说实话,我对你也很失望啊!”秦尚并不避讳,他还是那样的快人快语,在整个燕国ᦓ,恐怕找不出第二个这么蛮横的人了,他不仅对自己人蛮横,更对敌ꑁ人蛮横。

      “亲家公,你这话怎么说的。”姬俨虽然知道自己的亲家公起脾气躁,但也没想到秦尚会撰劈头盖脸的说他,顿时有些揭不开脸皮来䌙。

      秦尚骂道:“东튙胡人蛮横无理,သ你们这么几个大将都在场,就都屁都没放一个。你难道不能比他们更蛮横?姬樾也就罢了,这个老匹夫明哲保身的性子众所周知,可你什么时候也被这ᾡ老匹夫传染了!”

      “秦尚,你!”姬樾气的胡子都飘起来了。

      他们三个人同镇北疆多年,尤其是秦쳜尚和姬樾更是水火不容的大敌,秦尚说话自然不留情面。≉ 袶

      “亲家公,你这火发的不明不白啊!耧”徔姬俨虽然知道亲家的性子,但毕竟也是封疆大吏,被这样明着指责,脸上火辣辣的。

      秦尚又看向公子职,骂道:“职儿,你给我要记住,国家的尊严不是用嘴皮子来守卫的,更不是你退让就能得到别人的尊重的。外交之道,礼让固然重要,但表现出为国赴死的决心,更重要!”

      公子职向来惧怕自己的姨夫,这会被秦尚训斥,也不敢说话。

      只得点头称是。

      秦尚说话虽然难听,但仔细思量,却也觉得是金玉良言。

      秦尚对秦朗说道:“去,拿我大弓来!ꇊ”

      秦朗忙答应了쎟一声,这么多年来,父亲已经Ჸ很少发过火了,但今天的秦尚让他这个亲儿子都觉得恐怖。秦朗战战兢兢的答应了一句,忙小跑过去,将挂在帅帐后的溂一喛张精致的黄杨大弓解下来,拿过来递到秦尚手上。

      䮅“父亲,弓拿过来了。”秦朗低着头说道。

      秦尚对身后的南䥎宫烨已经另一名構年轻护卫公孙瑜说道:“你们Ɑ两个㻃跟我去东胡大营,朗儿,你推着我,我们ᖜ走!”

      众人一听秦尚居然要去东胡大营,吓了一跳,忙劝阻道:“沼姨夫,这会去东胡大营干什么?”

      ㉴秦尚说道:“干什么,自然是要去让东胡人知道,对待盟友有对待盟友的方式。你给我好好在大营待着,以防匈奴人偷袭。”

      윟“姨夫!”公子职又叫了一句。

      秦펾尚理会都没有理会,然后对秦朗说道:“你去看衣儿醒了没有,把她带着,我秦家人上阵父子兵,没有逃避的道理。”

      秦尚刚一说完䉡,便听见帐外秦无衣脆生生的叫了一声父亲,她不顾卫兵的阻拦跑了进来,眼角还有泪痕,但身上却已经穿了一件红色的软甲,一身戎甲打扮,两个侍女春雁和依兰也跟了进扨来,低着头,不敢说话。

      “爹爹,我就知道你要去东胡大营,我已经准备好了。”

      秦尚眸子里闪过一丝明亮的精芒,还是自己的女儿懂他啊,秦家百年难遇的天才少女,可遗憾的是偏偏是个女子啊!

      퀨秦尚点点头,道:“走,出发!”

      秦无衣兴奋的点点头,说道턚:“是,爹爹!”

      姬俨和姬樾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裥,眼睛里满是无奈,燕国的北疆之䖍狼还是那匹野狼啊。

      公子职忙问道띸:“姨夫,你带多少兵马去啊?”

      秦尚头也不回的说道:“老夫一人一车足矣,何须带兵!”

      公子职愣了一下神,半天没回过神来。

      帐篷里的年轻将领䅕却一个个狂热起来,他们跟在秦尚的身后,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大燕威武!”

      충所有的燕国将士都一同大喊起来。

      礼“大燕威武!”

      公㷛子职现在那里,看着远去的几个人,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

      姬樾扫了一眼那໽些用尽力气呐喊的士醝兵,眼睛里却满是怨毒的神色,同为北疆的大夫,他可从来没有过着待遇。

      燕国大营离东胡大营距离ﻸ很近,燕国这边营中发生什么事,基本上东胡人的大营中就能听见。

      燕蛮儿被打了三十鞭子,正躺在帐篷的床上“养伤”,他似乎和“伤”这个字杠上了,怎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受伤。

      呼韩耶和达曼在帐篷里絮絮叨叨的在抱怨燕蛮儿的冲动,他们虽然不在现场,但行鞭刑的时候早就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一方面惊讶于燕蛮儿的色胆包天,为了一个丫头片子居然连东胡二王子都敢顶撞,另一方面又为他的勇气而喈喈称奇。

      “什么声音?”燕蛮儿听力极佳,他隐㷣隐约约听见有一个燕字在耳中回荡。

      达曼和呼톰韩耶互相看了一眼,说道:“╛那里有声音?”

      燕蛮儿挣扎着从榻上爬起来,他的背被打的쿷稀烂,还好秦无衣留下了一个小玉瓶,里面的药倒是很管用,涂聢抹上之后,疼痛好了很多。

      䳙 “帮我把衣服穿갑上吧,我们出去看看。”燕蛮儿忍着疼痛,咬牙切齿的说道。

      “真有꨻声音?”达茀曼一边拿衣服过来,一边说道。

      燕蛮儿点点头,他的听力不会错,好像是从燕国大舳营那边传过来的。

      붎达曼将信将疑的替燕蛮儿穿上衣服,燕蛮儿朝帐外喊道:“来人。”

      豪泰揭开门,走进了帐篷,向燕蛮儿行礼道:“小人在,十夫长有什么吩咐?”

      燕蛮儿说道:“你们在帐外可曾听到什么声音?”

      因为燕蛮儿所在的左部,帐篷离燕国的方向最远,所以那边的动静这边也ﰄ最小。

      “十夫长,不曾有什么声音啊。”豪泰一五一十的回答道,他一直守在帐篷外㝏面,确实没听到什么声ê音。

      “不,你快去前营看看,我听见燕国大营的那边有动静,打探之后速速来报。”燕蛮儿说道。

      燕蛮儿忍着疼痛,将衣服穿好,对两人说道:“你们今㜿天不在,二王子殿下和大王今天太过分了,我怕燕国人可能咽不下这口气。”

      呼韩耶听燕蛮鴓儿说的严重,忙问道:“我听护卫说了一些情况,둬不⊗过是小小的燕国,有那么严重?”

      燕蛮儿惊讶的看쾜着呼韩耶,摇了摇头,说道:“安答,你太轻敌了,燕国人远比你想象中的要意志顽强,走,我们去看看,如果我猜的不错,燕国人会有灂大动静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