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的美女

      “对不起킎,忽然有点事,晚上遵就不直播了。”对面的小姐姐扔下一句话,人没窢了!

      ؄短暂的安静后,肖一若发现直播间里牧瞬Გ间多了不少人。

      “看来她真被骗了。” 兾

      “哈哈哈,最强打脸啊。” ◧

      “不会是人财两空吧!”

      “我ꙉ估计是没咬动哈哈哈哈。”

      “主播真厉害啊。”

      “鞅诶,你们看这个主播的微博,居然是电台主持人。”

      “现在主持人都需要懂古玩了么?”

      肖一若让杜鹏将项链拿回给陈姐,他不知道pk的主播发生了啥事,但大概能猜到一些。

      “各位,现在是空闲状态,有需要鉴定的朋友,可以准备好东西连线我了,免费,免费,免费!”

      只是聊了几分钟谾,也许是观看人群的问题,也许是太过于突然,直播间里㈳聊得挺开心,但连线䦔的没有一个。

      屢肖一若看看这情况不行啊,他不会唱歌跳舞,荨失去了新鲜感,难得汇集的两百多人펦很快会离开吧。

      眉头一皱,对着边上杜鹏交代了几句。

      囔 很快,连线进入。

      “老师你好!”

      镜头一阵晃动,出现了只肥沃的手,手里还拿着白色不明物体。

      “宝友你好鍑,这是个什么东西?”

      “我也裱不知道,我媳妇花了三万块钱买㾫的,ῂ你给掌掌眼。”

      “看样子像是羊脂白玉。”肖一若抬了抬眼镜:“来,打个光。”

      䍹 一个手电筒贴着白色不㻼明物体打开。

      㠆“噢哟乺,噢哟!”

      “老师,怎么样?”

      “不怎么驌样,你这白萝卜大ॉ概一块钱一斤吧!”

      “哈哈哈,老师不亏是老师潻,”肥沃的手摊开:“刚买的萝卜,很新鲜。”

      镜头那边的是杜鹏,用的素材是姀陈姐提供的白萝卜。ഩ

      直播间里的水友哪见过这么一塀出啊,刚开始还挺好奇,结果被逗的哈哈直乐。

      搜“太搞了吧,白萝卜也ﶳ拿来뢗鉴宝。”

      ᓂ “咋一眼,还挺像什么玉石的呢。”

      “主播牛逼!”

      騠 䵂 “有意思。”

      “谁手里有啥老物件可以拿出来看ꉷ看啊。”

      “诶主播是东安的,那里不是有条古玩街,可以去直播看看捡漏啊。”

      肖一若摸了摸胡子,戴着有些不适应:濕“有机会可以带大家去看看,不过捡漏这事,九分靠眼力,一分靠运枮气,你们记住一句话,买得没有卖的精。

      古玩文玩这些东西,水深,所以싗必须谨慎。”

      正说着呢,有个连线进来了。

      솎好쟲家얹伙,是刚才那个굄女主播。 ڧ

      “老师,我下来鉴定项䃂链了,金店老板说的和你一样,拿过去后敲了敲,说声音和重量都不对。”

      “是不是给你躓烧了?”

      “对,根本融化不逎了,”女主播看着挺难过的,拿起项链在摄像头前展示了下:“还挫开㢵了个小口子,连镀金都蠣不是ꃔ。”

      有刚进到直播间的不明所以,热心水友七嘴八舌给解释了一遍。

      女主播给他刷了个小礼物之后,再次痓下线。

      此时,水友们쉦算戈是信服了,都在那提问,虽然㬨本身不懂古玩,但在节目或者影视剧作磃品里都ꮭ有看过,絀纷纷提出类似啥叫打眼,赌石等术语问题。

      “老师,真有盗墓贼么?”

      “当然有,土夫子,摸金校尉都是相关的称呼,后者其켋实是个官职,在三国时期,曹操手下就ꠝ有ꓳ这么一群人......”

      “原来如此。”

      “还是个官职啊。”

       “涨知识了。”

      遇到盲区,水友们挺有兴趣,一边听,一边热议。

      肖一若发现人곁多起来,直播尬놈聊简单不少ེ,可以随便找ퟆ句水友的话延伸,或者回答众人的问题,⤉不至于冷场和尴尬。

      ᐥ终于,聊了十分钟左右,又有人连线。

      “老师你好!”还是个小姐姐,戴着口罩在自拍:“我有点东西想让您看看。”

      “哎好,咱们说一声哈,以后呢要鉴定嵌啥东西,直接拍⚿物品Φ,人不用出镜,财不露白大家都明白吧。”

      ¬ 镜头一阵摇晃,对准了ప桌子。

      “哎哟!”看到物品,肖一若쵚忍不住惊叹。

      两元,五元,一元,五角,四种货币,全是八十年代的旧版人民币,用塑胶袋封保存着。ꓭ

      “姑娘,听着你声儿也不大,哪来的啊?”

      小姑娘:“我姥姥给处我的,当年出新币的时候,她给忘了,放在铁盒里存ꌒ了好多年,前几年送给我了,我一看挺新的,就给装起긃来。”

      “那좪两块的抽一张出来我看看。”肖一若指挥着。

      哗啦哗啦,几乎是十成新。

      ⩬ “钱没问题,是真钱,你想鉴定啥呢?”

      “就是我准备买辆车,差点钱,让人看了,他出五千块钱,不Ⲇ过我没卖。”

      “干的漂亮,你两块的有多少张?”

      ힷ “五十。”

      “五元的呢?”

      “三十。”

      “等等啊,”肖一若拿起手机摁了几下:“姑娘,你想买辆啥车啊?”

      “五六万的代步车就行,老师,这些够么?”

      互  “我建议你呢,可以把标准再往上提一提。”肖ꬕ一若笑了:“先说你这两元面额的五十张对吧,这品相,三千保底뀒,高一些也ᘝ没问题。”

      小姑娘懵了:“五十张三千?”

      “当然是一张三千,五十张至少十五万,我建议﮽你呢多问几家,一张럿高个五十一百没啥问题。”

      “哈哈哈哈!”小姑娘直接笑了。

      “卧槽,这么ሳ值钱?”

      “我的记得小时候有见过这钱늺啊。”

      ㌶ “错⎓亿了,翻了一千多倍。”

      “吓得我连忙给爷爷打了个电话。”

      “发财了啊。”

      “真的假的,一张三千啊?”

      “⭳再说你那五块的,一张大概三百三百五的样子,所以你懂得,烯你这所有一块加起来,差不多二十万吧。”

      셿 “㜚我懂我懂!”小姐姐说话都有些语无伦쮶次:“谢谢老师了,谢谢,鏾要不给你刷个什么礼物吧。”

      “不用不用,我这是免费鉴宝,每天晚上6-8点直播,有兴趣밾的朋友可以在微博点个关注。”肖一若适时地打着广告。

      他心里其实也有些羡慕,当年这钱要花,也就是三四百块,存了三十年,直接湇成财富密码了。

      有这个朱玉在前,直播间里的水友们坐不住了,翻箱倒柜,找出认为是老物件的玩意过来连线,让肖一若忙的不行,不过,都没再发现啥好东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