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的母亲4

      铫  “小师弟下山了!”黑袍背剑男子将手中纸条放到烛火上,火焰如毒蛇般吐出芯子将纸条一口吞下,纸条顷刻化为灰烬。䴛

       山洞里黑漆漆的,只有桌子上的烛台散发出一点光亮,火苗在黑袍背剑男子的瞳孔中跳跃。

      軸“苏崖,苏先生让你小师弟推迟四年下山,是ᅼ否另有深䳭意啊?”黑袍背剑男子背后的黑暗中走出了一个人,面容清迥儒雅,一身青衫,像个教书先生。“那玉佩会不会在他手中?”

      “不知道!”苏崖摇了摇头“但是师牪父说过,小师弟是最像他的一个,如果师父想在坐化前再赌一把,那么他很有可能会把玉佩交给小师弟。” 덅 青衫男子⟛点点쌂头즀“但愿䅪如此!”

      ꏯ“如果小师弟手中䜫有玉佩的话,那么他现在应篪该会一路向北,去幽州”苏崖顿了一下说道“我当年跟师父闯荡江湖的时候,师父归隐前去的最后一个地方就是幽州,至于是去找谁,ꑅ在哪,我就记不清了。”

      “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ㄕ青衫男子锑皱皱眉头“你샱自己出手不是更好吗?玉佩背后的秘密不是你一直想得㻛到的吗?㬋”

      苏崖面无表情,火焰的跳动在他眼中鱑愈发剧烈“他是我小师弟!”过了一会,苏崖声音低沉的说到“我不笧会帮他,但也不会对他出手。”

      青衫男子呵呵笑道“你一个修炼无情道的剑客,ᇜ还在乎同门之情?”

      苏崖反手摸䫂了摸背后的剑说道“情无算,恩需还!”

      “好吧,我尊重你的意愿”青衫男子点点头“江湖上消息灵通히的人不在少数,我们得尽早规浪划,免得落了后手﫮。”

      苏崖沉疞思了一下说道“不提跟我们有同样目的的人和可能会出手帮小师弟的人,单是홡小师㒌弟,就很棘手,隉所以我希望你能亲自㙞出马!”

      青衫男子摇摇头“我还另有事情要做,饀让我教三圣去探探路吧!”

      苏崖没有说话,闭上了眼睛,看不见烛鰀火,仿佛爜心里的火光也在渐渐消失。

      ...........

      苏境离开苏州,一路北上,虽然风ʡ餐露宿,但苏境毕竟有武功修为,这点折腾苏境倒也吃得消。

      待到苏境赶到泗州城外的时候,已然到了宵禁,城门紧闭,苏境打算在城郊树林里过一夜,然后第二天一早近泗州城。

      进泗州城一来是打算采买点路上用的东西,二来是苏境打算逛一逛这繁华至极的城市,看一看那泗州十景。

      关于这泗州十景,苏境在路上就有所䃠听闻,分别是那:“九岗山形蜿蜒,一字河流环带。灵瑞塔日愤照,禹王台月明。堤前淮水浮烟,岸对盱山耸翠。浮梁练飞舟影,䯵澜阁涛撼钟声。挂剑䲣台秋风,湿翠堂春霁。”

      “也不㜭知身上盘缠臀还够不够在城里玩这一ૼ遭。”苏境叹了口气,真是一 分钱难倒英雄汉닁啊!

      按理说,像苏境这般武功高强之人,是不班会为钱霐犯愁的,正道憔上可以去做客卿,去做总镖头,黑道上可以去做个杀手,当个刺客,总归是会有碗饭,不至于混到苏境樁这般짛地Ր步,竟连师父给的撑门面的丝绸白袍都擧给当了。

      “该找点活计做了,先去泗州城看看吧!”苏境啃着硬邦邦的干粮如此想着。

      出来了这么久,苏境其ᾼ实还是有点想念境山的,当年看着大师兄二师姐两个人下山,苏境心里就䌕在旈想,山下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还没下山的时候,小师妹曾经跟苏境说过,当时大师兄二师姐下山,师父仅仅就问了一个问毼题놸而已,至于是什么,小师妹说师父没告诉他。

      苏境下山前,苏琅除了给了他一块玉佩,也是问了一个问题,苏琅问:㠬“你为何下山?”

      苏境答道:“我想去看看C江湖是什么样꼲子的。”

      剼“江湖也就那样,是一个让年轻人义无反顾的地方,也是一个让年老之人更加暮气沉沉的地方。”

      苏境问道:“大师兄和鵔二师姐去的是同一个江湖,为何大师兄信上写的江湖和二师姐回来说的江湖不一样呢?”

      筡 苏琅没有䚑回答苏境的问题,反而问⾄道襦:“所以你想自己去看看ꩫ?”

      “是的,师父,ᕽ我想自己去走一走,去看一看,去问一问,江湖獊是什么,江湖是什么样子的!”苏境的眼睛熠熠闪光。

      江湖즃到底是个什么样子?苏境到现在也没有个答案“揸可能是我走的还不够远,走輣的再远一些,可能就끄能见到真的江湖了。”ꉺ

      䄿苏境双手枕在脑后,躺在一根粗壮些的树枝上,今晚的月亮很圆,月光透过树枝斑斑点点的照在苏境的布衣上,噭苏境想着可能师父和小师妹,大师兄和二师姐也在看月亮吧,或许,这就是文人词中写的“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吧!

      䢑......

      天刚蒙蒙亮睰,泗州城的五座城门都缓缓打开,值守的士兵整硣齐的从门内走出,开始执勤。

      鲒苏境揉了揉被夜风吹得有些发凉的脸,走出树林,向南门走去。泗州城的南门是仿岳阳楼制的,巍然壮观,看的苏境啧啧啧的直咂嘴。

      苏境进了城门,找了一处早餐摊坐下,准备先吃点早饭,顺便再考虑挣盘缠的事儿。

      早餐摊的老板是一个看起来六十多岁的老人家,弯腰塌背,一看就是年轻时劳累活儿做多了。

      栟“这位小哥吃点什么,小摊的豆腐脑还算地道,要不要来歍一碗。”摊子老板偎一边拿毛巾擦手쿋一边向薏苏䷛境问道

      㰁“来一碗吧,我看您这还有刚出炉的烧饼,给℩我来两个,再来碟小㸬咸菜”苏境回道

      “好嘞,稍等!땖”摊子老板笑着点点头 뜨

      “小哥,ꆧ看你年纪不大,衣着볊打扮又不像깹那些游学的读书人,是来泗州城ᑰ游玩的吗?”摊子老板一边忙着手里的活的,一边跟苏境搭话,苏境来的很早,摊子现在就只有他讱一人。

      “老繙伯,我打算趁着年轻,出来走走,顺便看看能不能找点活计干,挣点钱!칕”苏境笑着答道

      “哦哦,这样啊!”摊子老板笑着点了点头“现在像你这种务实的小伙子可不多了啊,现在年轻人饭都吃不上了,还都做那些什么大侠梦”摊子老板一说开了就收不住话匣子萉

      칸“前两天,有个年轻人,跟你差不多ꍾ大,穿着个破布衣,鞋都快烂了,拎着把长铁剑,说是闯荡江湖,看着那大小伙子也挺壮实,该是干活的好手,就是Ჿ不务正业。”

      “嗯䱔?”苏境听着摊子老板的话一愣,“这人,这么听着有点熟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