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兔直播什么套路

      既然是武院的选拔,自然也当有武院的人在场。

      不愧是大齐武院,每座府城都要派三位地阶修为以上之人坐镇,这想必还只是他们的一小部分实力而已。

      项川看着天空,暗道这三位就是这次来云天府监督之人了。

      但奇怪的是,只有两道身影缓缓落了下来,还有一道没有丝毫停留,依旧往西南方而去。

      “是大齐武院的人!来我们云天府的。”

      “武院内可都是人中龙凤!”

      涱 “有点奇嫛怪,这选拔我每次都来看的,往常都是三人,怎么这次走了一位,就两位大人了?”

      “哎,想当年我也是武院学生,现在却在混日子。”〡有人似乎在回忆青葱岁月。

      “老兄原来这么厉害,失敬失敬,等选拔结束了一起喝酒。”

      ◃“好说。”

      ᶼ落下两人,一位是青年,面目极为俊秀襻,另一位则是相貌普通的中年。

      两人穿着样式相同的衣袍,颜色却相差明显,青年的衣服是月白色,中年的衣服是灰色。

      另外还有点不同的是,青年衣服上有额外的刺绣。

      项川的位置靠前,再加上眼睛比较尖,一眼就看到了青年胸篕前的四爪金龙图案ᆩ,眼神一缩,此人邳居然是王族!

      大齐等级森严,只有王室中人才有资格穿绣着龙纹的衣物。

      ᅧ武院选拔是一件大郄事,因此项家家主项人雄,刘家家主刘海镇,周家家主周正三人都是到了场的。

      不过以籾往武院也是会派三人过来,由武院管事和精英学生组成。这些人的修为都是地阶初期,和三家家主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因此三位家主都ﭿ是坐在高处,派出一位族人代替他们接待武院中人,以及主持选拔即可。

      但今天明显不同,见到这位青年时,三位家主都坐不住了,不是敬他的实力,而是敬他的地位。

      㧦“八王子ꤖ,没想到这次是您过来。”三人上前见礼㵷。

      “三位大人,不必多礼,你们都是我的前辈獙,又是王朝的栋梁。这些年云卑天府如此繁华,可都是三位的功劳。”

      被称为“八王子”的青年明显是见多了这种场面,应付起来十分自然,不会让人感觉疏远,还顺便轻轻地捧了一下。

      峲 “为王上做事,是我们的荣幸。”三人连说不敢。

      茿 “往常武院都是三人到此,这次不知为何……”࡞刘海镇又开口问道。

      ⍃ ˘ 刚刚明㛺明有三人,밧还有一人却并未落下,而是御剑离开。

      “喔,那位是刘鸿学长,说有些私事要去O处理,让我们等他两天,晚些会和我们一起㴄回武靏院。”

      鈚 八王子深深看了一眼刘海镇,答道。

      刘海镇心中一动,满脸气愤地说道:“原来是鸿儿!这孩子也真是的,事前也没跟我说,这下也䔳不知道去哪了艜!”

      八王子的同伴,₮灰衣中年打着圆场,“八王子,府令大人,算了,刘鸿肯諃定有他的理由。我和八王子两人监督漌也足够了。”

      八王子对刘鸿撇开他们两人私自行动是有点怨言的,有什么事不能等正事忙完了再去,难道武院的正事比짶不上你的一点私事?

      但现在ꆤ看刘海镇不知道是演的뽯还是确实不知情,反正他样子是做在那了,只能先作罢。

      “嗯,那就不管刘学长了,袁管雽事,我们这开始吧。”

      扬 于是,这次选拔成了比较特殊的一次,虽然武院方只有两位监督,但是府中三大巨头也一起作陪在裁判位置,参与ᮬ的各位选手反놥倒感觉压力上了一个档次。

      苫 负责在现场指挥的是项家的项人杰与딗刘家的刘海城,两人一人负责一块场地。螢

      得到㸁刘海镇的指示后,两人宣布选拔正式开始!

      项川有了内定名额,现在就是纯粹看热闹。

      “在下信阳城钟平,十七岁,后天中期。”

      “在下义阳城徐强,十六岁,后天中期,请赐教。”

      ……

      比武台上开始了捉对比斗。

      ࣽ有着地阶的裁判在一旁看着,倒也不至于产生重大伤亡。

      但是拳脚无情,有个骨折内伤什么빚的是很正常的。

      项川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符么多人宠在他察面前互相争斗,且不说他们的实力如何,终是大开了眼界。

      掌홖法,拳法,腿法,甚至还有铁头功啥的,让他大呼过瘾。

      ꏼ项川也看出来,小城之中的武者和府城中的差距很大,往ꎖ往同龄中,都是府뽍城中人更强。

      小城武者,十八岁以内,往往都是中期修为。

      而府城中,就以项汐为例,才十四岁,就快到后天后期了,十六岁以上,清一色后天后期。

      这坍就是资源还有环境的因素,当然与资质縉也有一定关系。 썊

      项川估樮计这十个名额大部分都会落在府城武者头上,ꀦ可以说是很不꩐公平。 重

       但同时,也可以说ƍ是很公平,毕竟大陆以强者핱为尊。

      在这种背景下,如果퟊有㲀哪个小城武者杀出重围,那他的天资一定在众人之上。

      今天,项川就看到了一位。

      庄黵凡,出身智阳城,今年十六䳄岁,人阶初期퐏!

      他一上场,就引起阵阵챆欢呼,很明显,天才之名已经传到府城。ҩ

      项川从旁人口中得知,这个庄凡,和他一样,天生奇经八脉全通,没有任何阻碍,一路突破到了人阶。

      q庄凡手下,基本没有텘一合之敌,很明螂显,这十个名额他要占据其一。

      项ꊹ川的三个小粉丝,项流,项布,项汐,也都各自上场打햶了⓹几次,倒不是他们要争훔名额,只是把这当成一次实战历练。

      项流估计再过半年,明年春招可以进学院,项布㕜项汐现在䌳才十四ͬ岁,估计一픐年后的秋招,或者一年半后的春招有望。

      当然,这也是由于项川占了内定名额的关系둱。如果不是项川,项流很可能这次就用名额入院。

      其中还有看点的就是゙沈志上场击败了刘浩,刘浩想起自己之前的言语,羞챫愧难当。

      沈簡志打通릦三条奇经的修为,加上融会쩬贯通的武学境界,除了庄凡这种修为压他一头,境界也与他相同铩的人之外,难逢敌手。

      经过两天时间的选拔,十个名额全部쪖产生。

      ᷝ除了沈志,庄凡外,其他几位获得名额的都是十七岁的㖛武者,修为打通四到五条奇经。

      另外就是三个内定名额。

      项川,刘浩,以及一位周家的嫡系子弟。

      䂮十个人中,项川的修为垫底。

      但是实力么……是第一! ꗳ

      뭠项川很清楚,就算是云天府选拔第一,人阶쇀的庄凡,簻也不是他的对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