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谷绘里香无码破坏版36分钟

      沈凛想到的是情报贩子折也。

      这个日本人『性』格十分古怪, 有些一言难尽的收集癖好,他非常爱钱,又不只是爱钱, 一切世间少有的稀罕玩意在他那里都有价值, 只要让他觉得价值足以交换就能够获得想要的情报。

      但找他很麻烦, 这人早些年还好, 因为缺钱拿钱就能买到情报, 这两年日子过得舒服了就想找些不自在, 开始缺德,以戏弄人为乐,喜欢看别人闷声发愁。

      沈凛问修:“你们雇佣兵团认识天文学相关的专家吗?”

      瑞克斯:“我们这儿只有枪火专家、抬杠专家和憋气专家。”

      沈凛反问:“都是你?”

      瑞克斯:“……”

      “哦, ”沈凛:“憋气不是,你憋不住。”

      瑞克斯磨牙:“头儿,你是不是太宠他了?不能因为他像凛妹就这么惯着。”

      修眉头几不可见地轻轻一蹙,一言不发。

      沈凛却不大高兴:“我是我。”

      瑞克斯意味不明地轻笑了一声,听起来格外讽刺:“从一开始……”

      修打断瑞克斯的话:“没有,天文系太偏了。”

      “干我们这行的有个原则,事成以后和雇主老死不相往来, 除非他们再聘请我们。”花生解释道。

      “那就只能找折也了, ”沈凛压着情绪, 说, “他是魔鬼城消息最灵通的人,他一定认识靠得住的天文学家。”

      “我听过这个名字, ”瑞克斯吹了声口哨, “是个厉害的,跟酒神对瓶吹了一晚上,各种烈酒喝完还能站着走出酒吧, 神人。”

      修说:“花生。”

      “来了,头儿。”折也名头响当当,花生很快查到相关资料给修他们过目。

      修看完后,斟酌片刻,对瑞克斯说:“你去武器库取你的鹰眼98k,试试看热兵器能不能伤害杨,狙得准点,只要不致命,什么都行。”

      “伤着也行?那福尔赛斯那边怎么交代?”

      修:“不用交代。”

      瑞克斯哈哈大笑:“是!头儿!”

      沈凛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下,他这边的杨处理好了,得等修和瑞克斯那边的结果,这儿的爆炸案还得有个着落。

      修目光锁定在仓库里,对沈凛说:“等下我们一起去找折也,”他顿了顿,并不怎么顺利地叫出那个名字,“凛,你考不考虑加入我们?”

      “不考虑。”沈凛毫不犹豫地拒绝修。

      修试探地问:“如果我能想办法帮你站在阿莱耶的面前呢?”

      沈凛一噎,说:“……早这样我就不折腾杨的事了,你那儿什么代价?”

      “没什么代价,解决这次事件,然后加入我们,”修语气认真地说,“这样足以保证你在事件结束后可以获得进去阿莱耶的机会,即便福尔赛斯不给你这个机会,我也会给。不,”他修正自己的说法,“即便任务失败了,我也会帮你。”

      “任务失败就没有机会了,连阿莱耶都将不复存在。”沈凛沉声说,“记录在记忆芯片里的那段影像是杨梦境的具现化,如果克图格亚响应了杨的召唤,那整个魔鬼城都会被巨大的力量所焚毁。”

      修沉默,过了片刻他又说:“我希望你能重新考虑。”

      “为什么想要我加入你们?”沈凛反问,“因为我像你们以前的凛吗?”

      “……”

      “可我不是工程师,我不会拆解复杂的电子元件,也不会写通篇的代码,我是个出生在下城区的混混,我唯一拿手的东西就是偷窃。我不是你们口中说的凛,我和他一点也不像。”

      我也迟早会离开这儿。

      沈凛以前想过,当他离开房间后,房间里的世界会发生什么变化,会不会在他当下的时间轴上继续往后推演,还是会重置到最初始的样子,一切像是他们从未来过。

      “凛……”花生担忧地说,“头儿他不是这个意思。”

      “可我是这个意思,”沈凛冷冰冰地说,“我不是仿生人,不想做任何人的替身。”

      修仍在沉默。

      花生着急地说:“头儿,你说说话!头儿!”

      修张了张嘴,但他说的话被突然响起的爆炸声所吞没,仓库里燃烧了起来,熊熊烈火转瞬间爆发到极点。

      沈凛被突如其来的爆炸声惊得脸『色』煞白,他猛得站起来,担忧地问:“修?修?!”

      “喂?!喂喂喂!?怎么回事?这声巨大的爆炸是怎么回事?!有人吗!?说话!”瑞克斯加入通话,“修,杨a还好吗?我这儿的b爆炸了!突然炸了个粉碎!他们装了内部瓦解的机制,是不是杨发现有一个仿生人脱离了他的控制才临时启动了爆炸装置?!”

      “修在仓库,仓库爆炸了。”沈凛闷声说。

      瑞克斯一怔,然后低骂了一声:“『操』,那些燃料——我去看看!”

      沈凛脚步越来越快,最后跑了起来,快速往仓库赶去。

      爆炸引起了巨大的恐慌,热浪滚滚,许多宾客都尖叫着向外疯跑,只有沈凛迎着火焰的热浪向后院仓库走去。

      花生提醒道:“前方温度过高,直接接触皮肤的话可能会有严重程度的烧伤和烫伤,凛,你不能再前进了!”

      沈凛:“修还在里面。”

      花生:“修的生命体征还在,他是安全的,凛,请你优先保证自己的安全!”

      “如果遇到危险,生命体征消失得非常快,你不能只将生命体征作为判断安全与否的唯一条件。”

      “那你也不能!”花生着急地说,“他已经失去了我的主人,如果再失去你……抱歉,我——”

      “我只是秉着人道主义精神,不能眼睁睁放着他不救,”沈凛的脸『色』一瞬变得难看,他抓起墙角的灭火器,“我不是他的人,谈不上失去。”

      等他结束这个房间的游戏,这个世界也会恢复原样,在修的世界只会有一个凛,而他会得到自己的全部记忆,揭开纠缠在自己身上的『迷』雾,找到最终离开这里的办法。

      他会坐着火车回到现实世界。

      ——这是最好的。

      甭管内心那股酸涩的感觉揪得他一阵阵难受,也别再管这里的凛和修和自己什么关系。

      他的目的很清楚——找回所以记忆。

      仅此而已。

      花生见劝不住沈凛,忙说:“头儿不是那个意思,他是真的欣赏你才希望你加入我们。干我们这行的风险很大,我们已经失去了很多同伴,起初我们团队有多达十人,现在只剩下我们几个。头儿不愿意再感受失去同伴的滋味。可你不一样,你很好,你的确和凛妹很像,你们身上都有一种特别想让人亲近的温柔。在你眼里,人类、仿生人和ai都是平等的,铁皮和血肉没有分别。可凛妹的天真停在了过去,你却更能洞察人心深处的情感,你是未来。凛,请你原谅头儿的不善言辞,他只是……”

      “花生。”修低沉的嗓音打断了花生的话,沈凛的脚步也因此而停下。

      修说:“不用再说了。”

      沈凛:“……”

      修声音线条冷硬,他和沈凛印象里的那个人一样木讷而不善言辞:“这些话该由我来说。”

      沈凛:“……”

      修:“很抱歉给你造成了误解,我没有把你当成他的替身。”

      “你那发生了那么大的爆炸,”沈凛紧紧握着手里的灭火器,“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快离开那里。”

      “可有些事情得当场说清楚,”修依然坚持,认真起来时有种不可撼动的坚决,“我不希望你因此和我生出矛盾。”

      沈凛:“……”

      修的声音在耳边沉稳地响起,让沈凛有一种莫名的踏实感。

      “首先,我要向你道歉,我不该拿阿莱耶的事情作为要挟以此‘邀请’你加入我们,那是对你很重要的事情,对不起;”

      “其次,凛是对我非常重要的人,我说过,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他,当然,也不会有第二个你,我从没有把你当成他,这是我昨夜之前的想法。”

      这段话原本一切正常,直到最后一句,沈凛一怔:“昨夜之前?什么意思?”

      修咬了咬牙,从昨夜一直盘旋在脑海里的画面就像是不断蚕食他精神力的蛊虫,将他吞噬得几近肠穿肚烂,他艰难地说:“我梦到了许多不属于我的记忆,我梦见了白茫茫一片的雪山,以及被我拥抱在怀里的你,我看不清楚你的样子,但我知道,那是你,而不是凛。在今天之前,我从不相信什么轮回学说,所谓的生物弦不过是一种情感上的共鸣,但这个梦境对我的影响太大了,我开始怀疑自己,怀疑真实。”

      “所以,我想知道我们之间,你我和凛我们三个究竟有什么关系,”修那边背景音嘈杂,仍有爆炸的余响,听起来格外惊心动魄,但此刻,比起『性』命攸关的大事,他显然更为关心这件事情,“我重新对你发出邀请,凛,我想和你一起站在阿莱耶的面前。”

      在听见修谈起雪山的时候,沈凛的心脏就跳得非常厉害,他比修知道的信息更多一点,如果修都梦见了雪山,那么,修一定是那个人在这里的……

      化身?替身?意念体?还是什么别的东西,沈凛无法确定修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啊,真是抱歉,”25号kp打断了沈凛的思考和猜想,他说,“我需要提醒你,他是没有权限使用阿莱耶的,即便他在这个世界里积累的人脉和财力已经足够他站在阿莱耶的面前,我也会从外部施加阻力,让你们用不了阿莱耶。”

      他非常从容淡定,充分展现了一个老kp的修养:“很多人来这个房间都是为了寻找某些东西,因为阿莱耶的存在能映照出你们过去被遗忘的记忆。所以他们经常想绕过房间本身的剧情,使用特殊手段去阿莱耶,都被我……干掉了。”

      他带着笑意说:“我带着我的san-check等着他们,他们的反应和结局也让我有个非常快乐的体验。”

      沈凛:“不用威胁我,我也没打算跳剧情。有些事情我还没弄明白,我想要知道杨的故事。”

      kp:“你很好,我喜欢你这样的玩家,为了奖励你的投入,我提供给你一个场外线索。在无尽长廊两侧屹立的房间分为两种,一种是不断重置剧情的单元房,一种是会随着时间线推移的线『性』房。前者嘛……你之前玩过的精神病栋和马戏团都是这种,你从房间出来后,剧情又会重置到最开始。而这里,时间是不断向后走的。”

      沈凛很快接上kp的话:“这里的npc又是情感与意志的化身,你们汲取情感和意志的来源是什么?是玩家本身吧,所以,修就是……”他噎了一下,想不起来那个人是谁,叫什么,长什么样子,“那个人,他曾经来过这个房间,凛,也一定是……是我?我也曾经来过这里?”

      沈凛一点印象都没有。

      25号kp不敢继续再说下去,他将沈凛导回游戏:“现在,两个杨都自爆了,其中一个以自爆引燃了仓库,你的游戏还要继续下去。先过一个体质看你能不能在这么大的火势里撑住。”

      沈凛投掷,成功。

      “好吧,你只是有点头晕,没受任何伤。”

      几分钟后,沈凛和修在宴会门外汇合,修身上有不少烧伤,他看向沈凛,说:“瑞克斯赶去渡鸦公寓盯视杨的行动。”

      沈凛说:“我们去找折也,我先冒昧问一个问题,在联系不到福尔赛斯的情况下,你有足够的钱吗?”

      修说:“凛的最后一个生日,我送了他一个卫星。”

      沈凛:“………………我突然想成为那个凛了。”

      修难得『露』出笑容:“你愿意和我去阿莱耶吗?”

      沈凛想了想,“嗯”了一声:“但现在不行,杨与克图格亚的事情更急迫。我们怎么过去?”

      “请稍等。”花生说。

      十几秒后,一辆造型酷炫的『迷』彩越野车停在沈凛面前。

      沈凛:“……”

      半小时后,沈凛他们停在一个高档别墅区外,门卫电话通报,联系了折也,没多久,门卫把电话递给沈凛。

      沈凛听见电话那边响起年轻而悦耳的嗓音:“你就是凛?想让我找消息,可以,帮我去拿一样东西。”

      kp:“这个有三个难度,你roll幸运,大成功难度最低,困难成功次之,普通成功最难,如果失败了直接判定你在折也这里失去信赖度,大失败……啧,你可以自行想象。”

      沈凛投掷。

      75/3,大成功!

      kp:“……”

      电话那边的声音吊儿郎当,听不出一点正形:“我要精英雇佣兵修贴身佩戴的那个黑曜石项链,听说那是他已故爱人送给他的礼物。”

      修拉开衣领,毫不犹豫地扯下项链递了过去:“不用偷了,这就是,告诉我们,哪里能找到推算星象最快的专家。”

      折也:“……”

      我这情报贩子忒没排面,拿个线索毫无难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