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澄果穗电影观看

      奶奶的,被这个鬼头小子给耍了,一辰这才收起了憨傻搞怪的表情,面色凝重的抽出了寒宵剑,内力催发,寒宵剑顿时雷意升腾,看来一辰这次是要玩真的了,寒宵剑引动雷意,数十条雷电散落在黑雾之中,虽然不能照亮黑雾之内的模样,也找不到遁形的鬼头小船,实则不过为了发泄愤怒,想要乱枪打鸟而已,黑雾中声场似乎也发生了变化,那个黑衣人的惊叫声偶尔传来詊,不能辨明方向,黑衣人仿佛一㼐直都在变换着位置,脚下便是茫茫大海,一辰也不想贸然入水,越想越气。

      ꈍ恶语老道这时似乎抓到了把柄,喋喋不休的发着牢骚,说本来还能谈价格的事情,빯少点事端,早퐱些进入幽灵海岸就好了,现在给人家气得半死,又打雷要劈死他,那个人能回来引路才怪,老僧们各个面色凝重,眉头紧锁的不发一言,一辰却对恶语道人∆的갎挖苦浑然不觉,如同当做放屁一般,只是自顾自的一直死死的盯着船下,可大船本就不灵活,怎么可能追得上那个诡异莫名的小鬼头船,想不投鼠忌器,又能如何?

      就⋥在人们一筹莫展的时候,天空传来一声鸟鸣,这钡声音清晰悠远,带着禅意,人们纷纷抬头去看,头顶的黑雾滚滚,遮天蔽日,又怎能看到一丝一毫的画面,忽然,一道灼灼的金色光柱从天而降,陡然的将黑雾撕줢开,那金光一看就带着仙法而来,内涵的能量与光明,似乎敢于糔日月争辉,长存天地的浩然正气,光柱在黑雾中不停的搅动,最后终于锁定了一处,就在光柱的落点횠上,一辰惊喜的发现,那个鬼头鬼脑的家伙,就在上面,眼见到金光笼罩,中不由得心中大骇,可此时再想遁形,却是不可能了,这光柱是天地灵宝所发,自然也是有灵性之餂物,那艘鬼头小船在这金光大放中,似乎訁也被施了定身法,僵立的如同石像。稄

      酇一辰的怒气未消,如今又有神光引路,自然不肯放过这个狡诈的家퍯伙,当下又是催动寒ㆋ宵剑当中的蕾意,剑指鬼头小船的几乎同时,一条雷ﱳ电,直击了过去,雷电⌗过后,那艘鬼头小船如同糟朽的棺材板,跹瞬间被雷电劈中,小船支离破뱛碎,而那个黑衣人,则睁大了恐䮑惧的双眼,僵直的掉进了水中,他不能呼救,肢体不能转弯,只有ぢ那一双惊恐的眼睛,充满了哀求与悲切,向着水下沉去。

      一辰见到爝那家伙沉下去,当即怒气也消除殆尽,毕竟理智告诉他,这一众人需要有人指引才能到达幽灵海岸콕,一想到这里,便回头喊着让大船前行,打算拉着那釪一条明珠称之为后路的绳子,下去将黑衣人救上来,可ཐ就在此时,ქ头顶的那道金光忽然不见,随后便有劲风从头顶呼啸盘旋,一辰又将救人的事情放닁下,执剑催动雷意,护住了明珠,可就在此时,一双巨大的白色翅膀,忽然从天而降,一辰这才发现,࢛落在甲板上的,竟然是一只头顶殷红如血的⭤丹顶鹤!也就是仙鹤,所有人都露出惊诧神色⥶,然而还不待人们惊呼흺完整,又从仙鹤的后背上跳下了一个小人흐儿!

      这个小人뒱儿,身穿道袍,白袜云履,头发挽成一个发髻,用木钗穿过固定,淡蓝色的道袍有着肥大,小家伙脸蛋倒是红扑扑,肥嘟嘟的,甚是可爱!一辰见到这个小家伙,顿时大喜过望,直接一把将他抱了起来,一顿的猛亲,这嫷个小家伙显然有些嫌弃一辰,不೧停的用袍袖擦拭着一辰亲过的地方,小脚不住的乱蹬!

      这人当然就是仙山的小⦈道童,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来到这里,一辰本就喜蚺欢,见到甚是亲切,故而将他抱起来亲,浑然不顾人家的感受,同时也忘记了那个落水的黑衣人,想必早就沉入海底了吧。

      小家伙你䓆怎么来了?一辰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后说道。ᭈ ꇊ

      我奉祖师之命,前来助师叔你斩妖除魔!小家伙这些话也许是菩提子嘱咐的,说的ȡ心不甘情䰧不愿,仍旧嫌弃的擦着粉嘟嘟的小脸蛋。

      一辰看着好玩,明珠更是高兴,这个小家伙很厉害不说,光这个可爱劲儿,就会鉟消除一切征途的愁苦,只不过二人开心之余又心生不忍,即便再厉害,他毕竟是个孩子,一辰也看出了明珠的意思,转而说道:小家伙,你还是㚟回去吧,中州很危险,等你长大再来,回去好好修行吧。

      我不,祖师说我太ퟠ小,心性不稳,所以也同尘缘未了,免不了需要一场历练,才能传我衣钵,当然,祖师可能也怕我太小,被人骗,所以让我来找师叔你,祖师口谕是让你扛保护我,若是我有危险,就拿你是问!小家伙说着,眼神还咕噜咕噜的乱转。

      一辰喜欢这个小道童,知道他自己耍这小心机,一辰与菩提子的师徒ஷ关系本就不那么真쑹,蝹而且菩提子肯定不好意思说出唯你是问这样的命令口吻,所以这个小道童在说大话,用菩提子来压自己,可一辰心知肚明,却又怎会跟这个可爱的小家伙较真봴呢,当即点头,说你的安全包在我身ꑯ上!

      对了,芋小家伙,都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还?一辰问道。

      ੶我姓姬,大名叫做姬宏,山上的师兄们,都管我叫姬童儿!小家伙一本正经的说道。

      一辰听到小家伙说自己的名字,倒是忍不住笑出了声,随后说道:你的那些师兄们,却是不怎么厚道,这个名字不好听,我们以后就管你叫做宏儿如何!?

      也好,全听师叔的,你管饭,你说了算!宏儿说道。

      덁 大家听到小道童的话,无不开怀大笑,可开心之余,明珠忽然皱眉说道:哎呀,璈那个黑衣人是不是?

      大ஔ家赶紧围拢到船舷处,朝着海中望去,可黑雾再次聚拢也看不清远处海面的情形,时间过去这么久了,想必应该淹死了吧!༊人们议论着⺵,明珠说出了他的担心,因为不清楚这个黑衣人是否属于当地的势力,若是第一时间就杀了ꤺ人,得罪了某些势力,又处在敌暗我明的位置上,故而总要徒加几分小焧心,宏儿站尚在甲板上拉着一辰的衣角,手持一面쫿古色古香的铜镜说道:师叔抱我,让我来照清楚那人的位置。

      一辰心知道那个铜镜的厉害,连忙抱起了宏儿,站定后,䘉宏儿口中念咒Ԏ,一股浩然苍凉的金光再次从铜镜射出,将经过的黑雾消除,搜寻了片刻后,忽然就见到那个黑衣人的身体飘于半空,就在金光照到的/那一刹那,一片凄厉的惨叫声响起,黑衣人的身体再度掉进了水中,小道童表情凝重,闭目凝神ꡆ,手中的铜镜倒是一§刻没停的在海面上运行,似乎是在寻找什么着什么东西。

      快让他停下!蓝衣老鬼急切的传音到一辰的大脑说道。

      搿 一辰虽然不清楚蓝衣老鬼的意图,但既然这么说纹了,而且这么急,肯定有他的道理꒜,所以罧靠在宏儿的耳边让他停止施法ォ,ཧ宏儿虽有疑惑,倒也是听话,收回㳢了意念,铜镜的金光随之消失䘖,黑雾㵺再度闭合。

      老子本来想帮你把那个り鬼头鬼脑的小子捞起来,却差点送了命,小道士的镜子太厉軐害,若不是我们躲避的及时,早爵就魂飞魄散了!蓝衣老鬼的声音喋喋不休的抱怨传进一辰的脑海,充满了怨恨与委屈。

      哦,原来是这样,那就再麻烦你们打捞吧,我不让宏儿使ͣ用ഝ铜镜便是了。一辰传音说道。

      小家伙,你的镜ᢡ子䫆怎么这么厉害?一辰抱着宏儿问道。

      那是自然,这是祖师压箱底的⩳宝贝,叫做浩天镜,据说此镜是远古时期遗留下来牃的,里面蕴含着如同浩然苍穹的力量,能射出无比刚猛的鬲浩然正气,尤其对妖魔邪祟的克制,更是如同身处烈日之下,无法ᬫ遁웗形。宏儿说起祖师授予的宝贝,룝自豪感溢于言表。

      没想到这老家,,,老恩师宝贝还真不少,还有么?一辰问道。

      没了!哦,对,还有那个仙鹤座驾,不过是借给我的,说到这,宏儿想起킆来了,便对那个仙鹤喊道:你回山吧,给祖师报个平安,宏儿话音刚落,就见到大仙鹤忽然起身,鸣叫着振翅,一跃到了空中,盘旋两圈后,消失无踪。

      一辰看的惊奇,然后问道:老恩师就没给我带点什么礼物么?

      这个真没有!宏儿嘟着小嘴,摇头说道。

      哎,算了。一辰想想菩쵄提子跟他不过萍水相逢,三日缘分给了血菩提,还给了他一堆的武功秘籍,寒宵剑,已经非常感激了ḧ,何必贪得无厌呢,一辰开心这个宏儿的到来,无疑为队伍增加了力量,他的功夫在这里倁的所有ᖞ人之上,还手持这뾋么厉害的宝贝法器,除此之外,一辰就是有点头疼,无论他怎么厉害,却还是个孩子,要怎么照顾他呢?一辰自知没这个耐心。

      ④出水声音传来,一团青绿色包裹着黑衣人从海中升了起来,飘飘忽忽的将他放在甲板上,那团青绿颜色随后消失不见了,黑衣人浑身湿透,本就一幅死人面孔,被海水泡䤻了这么久,更与浮尸的样子无二,已经难辨生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