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名空在线播放影片

      不同于克隆群岛食堂的寒风阵阵,维修渠可就热闹多了。

      除了受伤较轻的两个航母,所有的黑海舰娘现在都老老实实的在这里泡着。

      由于齐开本人对维修渠的执念,所以这里的维修渠被修建成人类维修渠那样澡堂的形式,而不是像檀香山那样,维修和沐浴是分开的两个模块。

      虽然这样确实会降低舰娘们维修的速度,但是齐开却一直쑣认为这样有助于舰娘们精神上的维修和放松。

      既然自己的提督都发话了,舰娘们还能有什么办法呢?于是经过一天苦战的舰娘们就热络的一个接着一个开始下饺子。

      当然,这里不得不提一下,受伤ᔖ最终的约克公爵因为其本身吨位的原因,舰装又严重破损,根本没法把自己的重量重新调整回一个人类少女的水平,于是只能仩十分尴尬的被提尔比茨和蒙大拿两个人扛着扔进殐了池子里。

      牏“真是,麻烦你们了。”一脸歉意的约克公爵被扔进池子里后,脸鬾上的红晕久久不能消散,看着提尔比茨许久才低声的说道。

      “什么?”舒舒福服服泡澡的提尔比茨一愣,没听清约克公爵说什么:“你刚才说话了吗?”

      “.艼.....誓”约克公爵朝水下缩了缩:“没有。” 돵

      “哦。”提尔比茨也没有多留心,继续舒坦的用水盆舀水朝自己头顶倒下,然后舒服的靠在浴池边缘,发㟿出一声满足的呻吟:“下次别再这样了。綍”

      “别再怎样?”约克公爵愣了愣。

      “其实指挥官不说,但是你应该知道。”提尔比茨顿了顿:“我们本身被包围᛼就已经陷入很大的被动了,但是你还那么鲁莽的冲了出去,导致我们更加分散。”

      约克公爵沉默着,用池水没过自己的嘴,孤寂的吹着泡泡。

      这些她不知道吗?她肯定知道。只是当时在那种场景下,她觉得自己做的没错。身为军人,身为齐开的臣属,主君的命令大过一切。齐开给的嶲命令是冲击人类指挥官的坐舰,那么自己就算是沉在那里了,也应该忠实的完成齐开的命令。

      所以在这一点上,约克公爵一点都不认为自己䠈做错了。

      磣“那你呢?”沉默了一会儿的约克公爵开口问道。

      “我怎么了?”泡澡的舒适让极度疲惫的提尔比茨困意上涌,如果不是约克公爵的话,她就在刚才已经睡着了。

      “你原来不是䟓这样的。”约克公爵说道:“我记忆中ꬷ的你不应该是想那么多的人。按照我原本的认知,你⾋应该쁲会同意我的想法才对。”

      “是这样么?”提尔比茨抬头思索了一下:“在你的认知里,我뎰是那样的䀙人吗?”

      “难道不是吗?”约克公爵微微坐起身:“我听萨拉托加说,当初吾皇刚来到鶜我们身边时,你为了让吾皇开心,一个人独闯联合舰队,目的只不过是为了归还一门主炮。”

      ⨮“你说那件事啊。”说毱起那件事,提尔比茨脸上流露出回忆的色彩,然后淡淡的笑了笑:“我还记得因为那件事我被指挥官狠狠地教训了一遍。”

      “对啊,所以我才奇怪。”约克公爵说道:“嶠明明能做出那种事情的你,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뉨 提尔比茨扬起头想了想:“或许就是因为指挥官吧。”

      “吾皇?”约克公爵皱了皱眉。

      “毕竟只有指挥官能让我们改变不是吗?”提尔比茨说着,脸氨色有些泛红。

      约克公爵有些语塞,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很憋㽳闷的坐回水里,继续泡澡。

      这很正常,毕竟提尔比茨的话基本琲动摇了她的底线。因为珍惜自己生命什么的就放弃使命,这在约克公爵看起来是十分离谱的一件事。但是提尔比茨又说这是齐开的意思,那么约克公䋇爵就真的无法反驳,只是她还是无法理ࣅ解。

      时间就这么流逝着,维修渠中的舰娘逐渐减少。虽说在昨天的战斗中,大部分的舰娘都有受伤,但是其实受伤严重的并不多,粗略的看下来其实也就四艘战列舰受伤最重ħ。

      所以泡到下午的时候,澡堂里就只剩下四个战列舰在那百无聊赖的打盹了。

      而也就是在剋这个时候,팾两艘迟迟没有入渠的航母也姗姗来迟,进入了维修渠。

      “啊呀呀,舒服舒服。”身为标东岛战舰,翔鹤其实对泡澡有着一种近乎偏执的执着。平时迱即使没有受伤,翔鹤每天也是要和雪风以及夕立在檀香山的浴室里泡一泡澡的,现在受了点伤,那更是能名正言顺的泡个爽了,怎么能不来呢?

      “大家辛苦了啊。”进入到水池中的萨拉托加缓缓伸了个懒腰,然后微笑着朝昨天那场战斗中,战功卓著的几艘战列舰说道:“提督在我来之前让我带他向你䜀们问个好,等你们全部维修结束,他亲自下厨。”

      “吾爱么?”蒙大拿一听,一天没有见到齐开的阴霾就瞬间消散了:“这次我可以和吾爱一起准备食物么?我也想学学吾爱的깱家乡菜。”

      “你拉倒吧。”翔鹤一天就在ީ旁边开始毒蛇:“就你那天赋,还是老老实实给我打下手吧。学习提督家乡饭的工作ﮔ,还是交给我比较合适。”笿

      “凭什么我不行?”听到翔鹤的嘲弄,蒙大拿很是不服气:“我明明已经进步很多了,今后只会越来越好,迟早有一天吾爱会只喜欢吃我做吅的食物,你还是早点退休去吧。”

      “嘿,人都说教会了徒弟饿死师傅,我这还没教会你多少呢,你个孽徒就꼾想要造反吗푄?”翔鹤一听就来气,撸起并不存在的袖子准㗭备干架。

      于是,两个黑海的主力舰就在浴室里大打出手,其过程之香艳无法尽述。

      而在另一边,注意到约克公爵低落的情绪的萨拉托加就悄悄凑了过来,开口问道:“怎么了,一副有心事ᣮ的样子?”

      约克公爵抬头看了眼,看见是萨拉托加后又低下了头,情绪低迷:“没什么,只是有些迷茫了。”

      謰“迷茫?你吗?”萨拉托加一愣,然后捂嘴轻笑:“这可不像你啊。要说港区中谁的意志最坚定,你认了第二,可没ꀠ人敢当第一啊。”

      “意志坚定啊。”约克公爵听完自嘲的笑了一下,然后苦涩的摇了摇头:∈“萨拉,你实话和我说,昨天我的行动真的有些不妥吗?”

      臓 萨拉托加죎犹豫了一下,有些尴尬的说道:“如果໗是站在队友的立场上来说,确实有一点。”

      听顿了萨拉托加的评价,㬩约克公爵更加低落了:“果然......或许我真的错了。”

      牵 “什么错了▻?”和蒙大拿暂时分开的⃎翔鹤一边骂骂咧咧,一边靠在了约克公爵的身边:“你们再说什么?”

      “约克飈对自己昨天的表现有些失望。”萨拉托加委婉的说道。

      “啊,就这个?”翔鹤一愣:“我还以为多么了不起的事呢。”

      “你认为这是小事?”不知道为什么,看见翔鹤的态度约克公爵莫名有些生气。

      “不是吗?”翔鹤翻ꗳ了翻白眼:“为你们擦屁股这事我干多了,如果哪天你反倒没有这么做,那我才奇怪了呢。”

      约克公爵一愣:“你早就认为我的行动不合理了吗?”

      ꀰ “你以为呢?”翔鹤瞥了瞥嘴。

      约克公爵听完,脸上的颓丧更加明显了。

      而在一旁听完的萨拉托加立刻皱了皱眉,悄悄ࡶ拿自己的胳膊顶了顶翔鹤,暗示她说的有些过分了。

      “你捣我干什么㆕?”翔鹤却好像一点没有察觉到萨拉托식加的意思,大大咧咧的说道늤:“这本来就是事实,有什么好隐瞒的?”

      翔鹤的话一时间让整个浴室变得极为安静,在圞场所有的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提尔比茨此刻已经昏沉的睡去,让巴尔则一直在闭目养神。和周围的人关㍟系都不算很熟的蒙픣大拿老ߢ老实实的看戏,只有萨拉托떜加在一旁只能歉뺜意的朝约克公爵笑了笑,试图缓解浴室里尴꼿尬的气氛。

      “不过这也就是你的特点不是吗?”翔鹤环顾一周,似乎有些不理解为什么众人齐刷刷的沉默:“你不会真的以为提督对你的作战风格一点都不了解吧욥。”

      提到齐开,㙅约克公爵一愣:“吾皇?吾皇知道我?”

      “我们的事情提督什么不知道?”翔鹤不箬屑⽁的憞撇了撇嘴:“不然你以为当时分队的时候,为什么特意把你分到我们这一组?估计就是想着能让你分担一下提尔比茨的负担吧。”

      “可是,因为我,我们才陷入险境的不是吗?”约克公爵说着,又陷入了失落。

      “这确实是事实,但是这又不能否认你的贡献。”翔鹤说着,在约克公爵身边舒展了一下炲身体,完美的身材曲线在浴池的雾气中时隐时现:“你只是具体操作上出了问题,又不是你的人出了问题,干嘛弄得跟你好像成了罪人似的?”

      “可是我无法理解,为什么在那个时候不应该那样进攻。”约克公爵将自己心中的疑惑再此说了出来:“吾皇当时给我们的命令是攻击并写灭人类的指挥舰,我们当时难道不应该拼上所有去完成吾皇的命令吗?”

      “错,大错特错!”翔鹤突然一本正经的看向约克公爵说道:“约克,我问你,我们应该在什么时候献出我们的生命?”

      约克公爵一愣:“难道不是为了吾皇,时刻准备着吗?”

      “扯淡。”翔鹤撇了撇嘴:“只有当需要牺牲我们才能挽救提督生命的时候,我们才要毫不犹豫的献上生命,否则无论何时,我们的生命都是第一位的。”

      “这点我不能苟同。”约克公爵同样很严肃的说道:“你这种说法是对吾皇的不忠。”

      “恰恰相反,你的说法才是对提督的不忠。”翔鹤反驳道:“你认为꼥提督希望得到的,是一个失去我们的胜利,还是一个保有我们的失飐败?”

      约克公爵一愣,他刚想濯说是⹘前者,脑海中却突然闪现出齐开的样子。

      记得当时在战场上,提尔比茨也和自己说过,自己的想法没有考虑过齐开的感受。

      可是,她还是无法理解,难道士兵的生փ命比胜利还要重要吗?

      见约克公爵沉思许久也没有答案,翔鹤无奈的叹了口气,双手搭在约克公爵的肩膀上,声音严肃䲴:“你认为我们捍在提督眼中,是什ߥ么样的存在?”

      约汬克公爵想了想:“长官和部属。”

      “错!”翔鹤纠뀶正道:“是家人与家人的关系!”

      约克公爵一惊。

      “你认为提督会为了那些莫名其妙的胜利㫰,牺辰牲自䋅己家人的生命吗?肯定不会,因为那些胜利只是胜利,而我们对于提督䰺来说却是无可替代的,这样说你明白了吗?”翔鹤看着约克公爵的眼睛,声音低沉而又럩有力。

      “无可替代的?”约克公爵迟疑了一下,她看了看翔鹤,又看了看周围的众人。

      “对。”翔鹤说着,脸上浮现出自信的神情:“作为提督将来的妻子,对于这点我可以保证!ർ”

      “等下,你在胡扯些什么?”一直看戏的蒙大拿一惊:“⛊吾爱극怎么可能把你这种神经病当妻子。”

      “哼,就算提督不会퍼选我,但也不会选择你这个变态的!”见蒙大拿半路扰局,翔鹤立马开始言语相激,㢽随后两个女人在浴室中又开始大打出手。

      “翔鹤的话你别多想。”一旁的萨拉托加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凑了上来:“不过有一点她说道没错,提督是真的拿我们当他的家人,在他看来我们确实是无可替代的,所以,我希望䷁你下次能再珍视一下自己,毕竟现在的你已经在不是你一个人的你了。”

      约克公爵皱了皱眉:“什么意思。”

      ᬳ萨拉托加莞尔一笑:“你猜猜看。”

      约克公爵听﹞完,慢慢陷入沉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