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好?色视频

      深巷里的石墙外,清冷的月光洒落在地上,埋藏的一切在拂晓间通透。

      江七临紧紧地搂着自己的妹妹,想要将几月不见的思念都寄托于此。

      一切都静静的,刚刚好。

      江兮念的小手臂环住了朝思暮想的少年,从哥哥离开的第一天起,她就坐在门前一天一天地数着日子。

      可书信里却是一拖二延,那时候江兮念真的有些手足无措了,难道真的是自己太粘人了,哥哥才不要自己了吗?

      怀里的姑娘柔软可人,江七临还能感受到温热的心房在快速地跳动,俯身低头看去,妹妹满脸红晕,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会不会是自己抱得太紧了?

      想着想着,江七临耳朵灵巧地听到了女孩说的悄悄话,责备里带着一丝轻盈,是如释重负的那种轻盈。

      哥哥笨蛋~

      江七临身心一颤,感觉心里酥酥的,于是打开了握紧少女的双臂,待看到江兮念没有松手的意思,只能弹了下她光洁的额头,

      “快放手吧,哥哥饿了。”

      随后,江七临作为和事佬,将徐云容和宁怀心介绍给了妹妹,

      江兮念虽然不情愿,但碍于兄长的面子,抿着嘴点了点头,一脸平静,没有多说什么。

      一行人进了木门,徐云容就被里面的景象吸引了,从外边看不出什么,只感觉寒酸,但现在看来里边另有乾坤。

      小小的庭院里种了很多绿油油的菜,花倒是养的很少,看得出照顾它的主人是个善于生活的人,一切都井井有条。

      栅栏围住的菜园里还凿了个小井,旁边摆放着不知名的工具,让喜欢新鲜的小魔女很是好奇。

      “这些都是哥哥做给我的。”

      现在的语气清冷,惜字如金,是江七临记忆中妹妹的配方,妹妹的味道。

      江兮念拍了拍胸前的大海,谈起江七临时她清冷的脸上就会多出知足的笑容,向徐云容简略地介绍着院子里的工具,还夸赞了句哥哥的手艺。

      搞得江七临都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谦逊地说了几句,便领着三个小姑娘回木屋里了。

      只是让他有些担忧的是宁怀心这丫头片子,平时话多的她倒是不怎么讲话了,闷闷地低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木屋里,只有狭窄的三室一厅,屋外的一丝冷风甚至能渗透进来,当真是陋室。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徐云容看着这个比起皇宫牢狱都有所不足的木屋,有些关切地看着江兮念小小的背影,也不知道是怎么度过的。

      整个屋子里只摆了两双凉鞋,平常怕是只有江七临和江兮念两兄妹住在这里吧。

      小窗户打开让房间有了些光亮,江七临看着江兮念将自己的行李搬到了房间里,转而躺在了梳背椅上,揉了揉太阳穴放松一下。

      徐云容和宁怀心没有凉鞋,也就穿着鞋在屋里走动了。

      小魔女探索着这狭小的屋子,木架上放着很多小玩意,看起来像是亲手做好的,上边还刻着‘生日快乐’的字样。

      应该是给妹妹庆生的礼物吧,想着想着,徐云容突然心里酸溜溜的,江混混都没对自己这么好过......

      想着,倒是对自己近在咫尺的生日有些期待了,也不知道江七临会送些什么礼物哄自己。

      第一次礼物肯定要好好珍藏!

      徐云容美美地想着,又有些苦恼,转过小脑袋看着躺在木椅上闭目养神的少年,一脸轻松的样子。

      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过生日啊?

      抿着红唇,徐云容踮着脚佯装仔细地看木架上的小饰品,实则在想怎么出其不意地提示江七临自己的生日快到了。

      正当她在想的时候,江兮念倒是回到客厅了,屋里的一切都打理的井井有条,能够看出妹妹的细心。

      “哥哥,我热一热饭菜,马上就好。”

      江兮念穿着围裙也显得身姿苗条,脖颈白皙细长,背着众人在那准备着晚餐。

      低着头抿了口汤的味道,平静地点了点头,轻声道,

      “哥哥,可以吃饭了。”

      江七临从梳背倚上起身,领着徐云容和宁怀心一起去吃饭,四人围坐在圆木桌旁。

      四菜一汤,今天的菜格外的丰盛,应该是江兮念特意为哥哥准备的。

      心里一暖,少年招呼了一声,一桌人就静静地吃起晚饭了,灯光下衬托的氛围温馨和谐。

      江七临环视着三个含苞待放、玉软花柔的少女,心里颇为自豪,哥也是有一座妹子吃饭的人!

      只是,吃着吃着,江兮念自然地往江七临的碗里放了一块鸡肉,眼里古井无波,只是点头示意哥哥尝尝自己的手艺。

      聪明能干,勤俭持家,这一直是江七临夸赞自己妹妹的词。

      只是自己的妹妹对别人都有些冷淡,性子清冷,街上遇到搭讪的闲人也是冷眼相视,像个冷公主似的。

      拢了拢衣服,江七临感觉有些冷,看去才发现三女眼里有火花在碰撞,猛烈至极。

      徐云容也夹了口菜到江七临碗里,宁怀心紧随其后,三人又较上了劲。

      碗里的菜越来越满了,这次比前几次加起来都多,之前还好,两女夹的菜勉强能吃饭,现在是一点机会都不给了啊。

      但又看着三女期待的目光,江七临咽了口水,拿筷子的手抖了抖,蹙着眉头轻声道,

      “满了满了,真装不下了!”

      桌上夹菜的手才停了下来,扒开上边的菜,江七临先吃起下边的白米饭,等到差不多了,在勺了一口汤,汤泡着饭吃。

      晚饭终于艰难地吃完了,可接下来又有了更苦恼的事情。

      平常只有自己和妹妹住一块,两个人两个正好合适,可现在又多了两人可如何是好?

      “我可以和哥哥睡一起,以前都有过的。”

      江兮念说出的话很平常,手安静地搭在腰前。

      语气平淡,就好像理所应当的样子,还带着不可置疑的自信,没多说什么就去帮江七临收拾床铺。

      这倒是让徐云容不高兴了,嘟着嘴在一旁生着闷气,原本今晚还想提点一下江混混的......

      可当妹妹回到客厅的时候,江七临倒是摇了摇头,说道,

      “兮念,你和怀心妹妹一起睡吧,这样床不会太窄,在我房间放个凉席就好。”

      江兮念抿了抿唇,哥哥的话很在理,她和宁怀心身材都更为娇小一些,睡在一起才不会太挤,可这岂不是便宜了别人?

      大眼睛狡黠的眨了眨,徐云容一幅乖巧的模样,小手扶着下巴,灵光一闪,想入非非。

      难道江混混突然开窍,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