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演艺圈苦瓜网

      “你们房间桌上这一大堆东西,好像有点眼熟啊!”

      陆寻伸了伸脖子,透淕过对方师徒二人中间的间隙,刚好看到房间之内桌是的那堆药材,不由问了一句。

      此问一出,丁卯脸色微微一变,以极快的动作关上了ʜ房间之堌门,然后笑道:“都是些炼丹的药材,二公子并非医师,肯定是不ῦ认识的!”

      那三种药材虽然不是真货,但这个时候的丁卯自然是不能让对㫀方母子看到,到时∙候黄泥巴掉到裤裆里,不是౻屎也是屎了。

      “哈哈,不会是炼制清心丹的主药材吧?”

      蓦然之间ᢷ,딆陆寻的大笑声在这天渡楼二层响起,让得对面的师뼺徒二人脸色微变。

      尤其是曹颂,一双眼睛泛着精光,不断在陆寻的身上打量。

      今日之事걂处处透着古怪,先是万国商盟突然说又到愅了一批清心丹的主药材,紧接着沈冲买到的竟然是假괊货。

      最让曹颂疑惑的,还是镇东王妃和二公子陆寻,刚好在这天渡楼之中,而且是在他们议事房间的隔壁。

      那么之前他们毫无顾忌的交谈,到底有没有被这母子二人给听去呢,若真如他心中禞所想的这样,那就有些麻븖烦了。

      不过曹颂也綕没有太过担心,单凭对方这四人,若真要打起来,可不是他们师徒的对手。

      堂堂四境修士,恐怕都能在ዳ这渡边城横着走了吧?

      “开个玩笑,曹先生别介意啊!”

      就在曹颂快要把持不住的时候,ﱐ对面的黑衣少年竟然又说出一句话来,差点让他一紧一松之下,当场就要失态,还好强行忍住了。

      왕“清心丹乃是父王的救命之药,我今日寻遍全城,也没有找到一株半株,若曹先生真的脚寻到了羉,恐怕会第一时间赶回去炼制清心丹,救父王于水火之中吧?”

      陆寻自顾解释了一番,却又让曹颂将信将疑了,暗道对方刚才真的没有听到隔壁房间的议事,还是心有所忌,不得不装模作样一番?

      “二公子,曹某对王府昭昭之心天地可鉴,这样的玩笑,以后还是少开为好!”

      拿不准某些事情的曹颂,自然是不好当场发作,但还是借着这件事,提醒了陆寻一下。

      如今的镇臎东王㖔府二公子,可未必有他这个四品医师矜贵。

      “是我口不择言了,王府落魄至此,曹先生쿞身为四品医师,依旧不离不弃,若我母子还不相信曹先生的话,那就太没良心了!”

      陆ᣈ寻谈笑风生,也很从善如流詉,可这番话说出来,却是让曹颂师徒都有些不是滋味,这小子不会㾂是在嘲讽自己吧?

      可是陆寻的话说得滴水漏,你觉得我是힝在嘲讽你,但你找不到证据,若这真是此子有意为之,那可就有멂些不得了了。

      “寻儿,走罢!”

      王妃的脸色有些难看ఽ,她可做团不到和这两个卑鄙之徒如此谈笑风生,尤其是陆寻说到“良心”二字的时候,只觉自己也被骂进去了。

      “曹先生,以后王爷的病,就不劳你费心了,本宫自会想办法!”寈

      当王妃转身带着陆寻离去之时,突然之间说出的这句话,让得曹颂脸色大鳫变。

      藩 他忽然发现,自己之前所有的猜测,似乎都成为了䕙事实。

      “王妃뷈,你这话何意?”

      心中想到某些东西地时候,曹颂直接跨前一步,先是问了一句,然后又沉声道:“你可知道,因为二公子胡乱动手,王爷的性命已经不足四日!”

      ⵐ这第二句话就有一些明显的威胁成分了,曹颂相信自己是渡边城唯一的四品医师,而且是整Ꚛ个쟲玄阳国,唯一一个愿意相助镇东王府的医师,也是镇东王府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何意?”

      王妃也不是真的怕事㚨,刚才只是想要保护陆寻,此刻对方既然问起,那她心头的怒意,也在这一刻爆发齞了出来。

      “是你说的,只有四品綊清心丹才能救得了王爷的命,可你既然已经找到了炼制清心丹的药材,为何ᜋ骗本宫说没找ᅎ到?”

      这几句话一出口,曹颂瞬间便知道刚才自己䆽师徒和沈冲在隔壁的对话,已然被这对母子全部听了去,一时之间他脑子转得极快。

      눕 “王妃,清心丹的药材,我确实是搜集了不少,但那些最多只是炼制二三品清心丹的主药材,你可知道这段时间,我花费⑓了多少心力쏰,炼坏了多少炉清心丹?”

      不得不说,这位四品医师的曹茫颂,心思转得极快,仅仅在转眼之间,还真给他找了个绝を佳的理由。

      反正他相信面前这对母子,根本不清楚医师的那些门道。

      “是这样吗?”

      闻言王妃又有些将信将疑了,毕竟她刚才听到的那些话,确实未提及清心丹药材的品阶。寯

      四品清心丹,那确实不是谁都能炼制出来的。

      “咦?四品清心丹还需要曹先生亲手炼制吗?”

      一旁的陆寻心头都有些佩叢服这个曹颂了,然后见得他朝着某处一指道:“刚才令旽徒可是说了,你在万国商盟曾经购买过一枚四品清心丹,难道不是用来替父鞧王治病的吗?”

      “师父,我没说过这话!”

      骤然看到陆寻的手指向自己,又突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丁卯身形一震,直接冲口而出,也让对面王妃主仆二人的脸色一变再变。

      “蠢货Ȿ,住口歊!”

      寔曹颂真是有些恨铁不成钢啊,原来还觉得丁卯这鸿个弟子修炼天赋不俗,是自己的衣钵传人,没想到被对方一激就着了道儿。

      “没说过这话,那就是曾经做过这事,只是没说而已?”

      陆寻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见得他脸现笑容,这话出口,连旁边的阿沙也听明白了。

      自家少爷,就是这么厉害。

      “小贱种,你敢算计我?”

      被陆寻随手摆了一道的丁卯,此刻有些气急败坏,听得他口中的大骂声,王妃的脸色瞬间变得틝铁青,⊮却只是盯着那边的曹颂。

      “曹颂,你师徒二人今日是要在此动手吗?”

      虽然双方的力量,明面上看起来并不对等,但王妃没半点的畏惧之意,听得她说道:“我镇东王府虽然没落,蘐却依旧是玄阳陆氏血脉,你尽管试䲇试看!”

      这番话不卑不亢,说着这话的同时,王妃的目光还朝着下方渐渐被吸引的围观人群看了一眼,让得曹颂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从今日起,你曹颂再不是我王府医师,这笔账,本宫会慢慢跟你算!”

      王妃笃定对方不可能在这大᪱庭广众ᜉ之下动手,因此说完这┡话后,牵起陆寻的手转身便走,徒留下一对气息都有些不稳的师徒。

      曹颂真是恨啊,若是有可能的话⥥,他真想直接出﹫手,将这对识破自己计谋的母子给当场击杀。

      可理智告诉他,如果真这样做了,他在玄阳国将寸步难行。

      诚如王妃刚才所说,瘦死的骆驼比뷣马大,就算因为那位罗幽圣女的关系,玄阳栨皇室已经和镇东王府撇清了关系,可是这镇东王的王爵依旧还在。

      这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微妙局势,若今日曹颂真动手杀了썋人,玄阳皇室未必便不会偷着ڏ乐,可是明面上,他这个四品医师,也会成为玄阳皇室的通缉对象。

      这不仅仅是杀了镇东王妃母子,更是在打玄阳皇室的脸,哪怕玄阳皇室巴不得镇东王府自生自灭,但明面上的面子还是要给붮的。

      ⑂ 以਍曹颂的精明,自然不会当玄阳皇室的那把刀,那会把他自己给搭进去,至少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他是万万不会动手的。

      “师父,现在怎么㵘办?就这么看着他们走了?”

      一憛旁的丁卯依旧有些忿忿不平,在他看来,自己师父乃是四境修士,自己也是二境修士,收拾那几个“蝼蚁리”,还不是轻轻松松?

      啪!

      然而丁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回答自己的乃是一记清脆的耳光,打得他原地转了一个圈,眼冒金星的同时,更是有些委屈。

      “蠢货,若不是你,局面又岂会走到今日这般䘆地步?”

      曹颂真是气得快要吐血了,今日要不是丁卯让人请他过来,此事未必便没有转圜的余地。

      至少可以将事情推到这个嫡传弟子的身上,他依旧是王府首席炼脉师。

      而且在刚才曹颂都找到一个换绝佳的理由之訆后,丁卯又在陆寻的激将之下,将四品清心丹的事曝光了出来,简直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㮥的典范。

      这个时候曹颂真是越看丁卯越不顺眼,自己怎么就收了这么个愚蠢之极的弟子?

      所有的谋划功亏一篑,他都差点直接气得喷出一Ʃ口老血。

      퍊“难道就这样认ේ了不成?”

      丁卯自然是不啐敢跟自己的师父发脾气,因此他的满腔怒火,全都转嫁到了那个王府二꓌公子的身上。

      鞊只觉要컪不是那小贱种,自己何至于被自己的师父如此打骂?

      “认了,哪有这么容易?”

      这一次曹颂倒是收敛了几ꁃ分怒气,见得他脸上浮现出一抹뽜狞笑,说道:“如今的镇东王视府,可不是以前的镇东王府了,走着瞧罢!”

      ⏑阴狠的话语,听得房间之内的中间商沈冲战战兢兢,暗想偌大的镇东王府,不会真因为今日之事,而落得个府灭人亡的下场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