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东方玄幻>

      㣎我看了下怀表,已经下午四点ᓉ了,正ꕋ想着晚上怎么解决,周萍过来说:“是不是想晚餐的事啊。”

      我看ӣ着周萍:“你又有地方了?”

      “007”周萍넽笑着说

      “哦~我怎얜么把这茬给忘了,OK!”我冲着周萍比了个衣OK

      “奶奶需不需要休息休息,晚上晑咱还得闹腾一阵子。”我说完鲜,郭凤英笑着说:됌“今䡼天啊,全听你的。”

      师娘说:“单儿啊,禫这可是破了낣天荒了,你师奶从不去外面吃饭븲的。”

      “还是你面딊子大啊。”雷宇乾说

      䑤这就叫:“寒鸡得食自呼伴,老叟无衣犹抱孙。”张孟君说完有些后悔,觉得뎍说错了緎,읳看了我一眼

      ࡵ顾ቝ颖赶紧补救:“奶奶这是‘慵闲无一事,时弄小娇孙’,对不对奶奶?”

      “摵都对,⑲都对,行了,孕妇们,别在这瞎掺和了,都回房休息休息,睡不着也躺一会儿,晚上指不定几点쐬呢。”郭凤英说完看没人动又坐了下去,原来,她们又看见我和欧阳鸠站在了老槐树下。

      ﲟ“兄弟,这兵器……”欧阳鸠有些迟疑

      퉟 “大哥,今天必须䈱实战,相信以咱俩的伸手可以漅做到点到为止吧!”我背着手说

      郭凤英一听要切磋兵器了,有些忐忑,直接也站在了窗户上。

      只见欧阳鸠一个转身,手上已然多出一件软兵器——九节鞭!

      只见欧阳鸠右脚尖向前点地,右手握鞭把向前探出,弓背屈텒膝,九节鞭前఻的亮银镖搭在后茘置的左手腕处:“兄弟,你的……”

      聯只见院里一道蓝色闪电划破长空,我右手也已多出一件神器横直右侧……

      “秋风落叶扫竟然在你们无极门内,腄我以为只是个传说,你今天又把┣哥哥惊着了,真是痛快啊ꊙ,来了啊……”

      就见欧阳鸠左手手腕只一抖,那右手上九节鞭顶端的亮银镖在空中不符合物理定义的划出一道诡异的궍弧线直奔我的面门而来,我只一个翻身后弯腰看着那明晃晃的鞭身从我的鼻尖㞤划过,我用剑去挑时ष,那游如蛇身的九节鞭却游走엊的无影无踪,当我起身后,欧阳鸠的九节攕鞭又像一支长枪直刺我右腿半月骨妔,我只提腿右手向下,就见火光四射,炸裂天际。两件冷兵器第一次的碰触남就像过节的烟花一般的璀璨夺目,还有耳边是那刺耳的哗啦咣当声,‘秋冬落叶똨扫쾧’尜将欧阳鸠的‘天罡九节鞭ᩎ’格挡出去后,欧阳鸠定要转身利用离心力从他的左侧攻击,我一个闪电冲刺奔着欧阳鸠的背部就是一麱剑,谁知軳欧阳鸠故意漏出破绽引我偷袭,那亮银镖竟从那厮裤裆底下钻了ⰵ出来,我也只一抖手腕낚,原来一个剑尖幻化出无数的剑尖的同时我身子向右倾斜,◂又是几多獐火花过后,欧阳鸠却感觉到了那‘秋风落叶扫’的剑尖已经出现在了他左侧,人在右侧,剑尖却在左侧,欧阳鸠一个Ǹ急转身双手ᓠ上下握鞭,硬硬的挡下了已经弯曲成一个半圆装的剑身,双方赶紧拉开距Ꞛ离,我把‘秋风落叶扫’背在外身后,欧勥阳鸠把鞭顺势往地下一撂:“好快的身法,好厉害的剑。”ꎉ

      “웳大哥也不搧错宼呦,故意露出破绽,引我就范,小弟佩服佩服。”

      “来吧ᯁ……”只见➶欧阳鸠右手一抖,那九节鞭像极了长枪在我的左右脸颊疯狂的输出着,我只左挡右格,上下的摸着欧阳鸠的攻击路线,完全没有章法,随心所意,那九节鞭任由欧阳鸠调遣,指哪打哪,专往穴位上ഛ札,我也是找准机会,在从他变化攻击路线的同时一个进步便到了‘秋风落叶扫’的攻击范围쑶内,一抖手,五朵剑花递了믶过去,这欧阳鸠的软兵器可就不好使了,但这老狐狸一看挡不住这么多剑花,干脆,索性也是一抖手,两柄武器搅在一起,任由我如何解ꇪ扣,那两ং股劲越缠越紧。

      我脑海中突然灵光一现,直⏠接离欧阳鸠又近了一步,基本上块贴住他了,又多走了␂一步,左脚已到他左侧,右手换左手,‘秋风䯺落叶扫’已֋经已抙一种扭曲的螺旋状割向他脖子左侧大动脉,这欧阳鸠左手紧贴着自己的脖子向上挡住了我的左手腕,我心想等的就是你这招,他的双手已经都动弹不得了,我用右手拇指与中指在欧阳鸠提膝ܘ攻击我左肋前已经按在了他左侧腹Ꝺ部的‘天枢’穴与‘大横’❦穴上。

      麟郭凤英直接喊了一句:“漂亮슿!”

      就见欧阳鸠퓰一下子没了力气软了下去,两件薰兵器掉在了地上,只与地面接触的一瞬间,‘秋风落叶扫’就像是进了油锅的油条,立马变得笔直,支棱毋了起来,从那‘天罡䓙九节鞭’中蹦了出来,只见欧阳鸠豆大的汗㵌粒从头发深处顺着脸颊掉在了地砖上。

      纪春丽和李月赶紧跑了过来襎问툠我:“师父这是怎么了?别吓我啊,他可不能出事痲啊……”纪春丽看着嘴╕唇韚发紫的率欧阳鸠有些慌蘈了,又看向了我焆,欧阳鸠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我赶紧在ܳ他胸部内侧的‘下容’穴和外侧的‘期门’穴上揉了揉,直到欧阳鸠嘴唇颜色变白,又赶紧在欧阳鸠的‘期门’穴下煯一寸左右用力地按了一下‘日月’穴,欧阳鸠终于出了一口气,我赶紧喊到:“盐水,垃圾桶。” ᐙ

      君岛赶紧进኿屋拿了盐水给欧阳鸠喝了下去,李同腈把垃圾桶放在了地上,当我把‘秋风落叶扫’还䵍入腰间的时候,就见欧阳鸠‘哇’的一口吐了些黄水到垃圾桶里,这才说话:“奶奶的,好手段……”

      李光和赵之余互相看了看:“牛逼!”

      我又捡起了欧阳鸠的九节鞭,只见欧阳鸠已经站了起来,脸上也恢复了些血色。

      “哥哥,弟弟手重了,望哥哥见谅。”我毕恭毕敬的把九节鞭双手递了上去。

      欧阳鸠也是把那‘天罡九节鞭’缠入腰间双手扶䢮住我的肩膀说:“间单啊,你要记住,这辈子,你是第一个打败我的人,但你也要记住,要是⨜遇到ᯕ敌人,绝큰不能心慈手软,明白了吗?”

      “多谢大哥指教。大哥,被点了穴什么感觉?”

      “要不我给你点一个试试?”欧阳㥉鸠看向了纪᣿春丽和李月:“看见没,打败我的人终于出现疲了,师父不是神,好好练吧。”

      “吓死我了,你这要出了事,我,我回去怎么交代……”纪春丽又气又觴笑완的看着我

      “这在江湖上叫做꞉讲手,也就是빋切磋,你间师叔有分寸的,文无躴第一,武无第二,都白教你了。”欧阳鸠说完拉着我进了屋子,又喝了几口酒才真正的缓了过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