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视频下载app下载ios

      把石⑧头送上飞机后,祁玉耳边连续响起两个系统提示音。

      “宿主让命运剧情人物石霆锋‘走上制霸铃兰之路’鸞,获得一次抽奖机会。”

      “宿主让命运剧情人物郑秋霞‘避免车祸之灾’,获得一次抽奖机会。”

      看来这次帮石头留学非常超值,不仅收获了一份真挚的友情,而且还获得两次抽奖机会。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劲。这个‘走上制霸铃兰之路’是什么鬼?”

      铃兰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熟,但祁玉一时之间却ὗ没有想੻起来。

      “玉仔,我们差不多回去吧?”

      祁玉在努力回想这个熟悉的铃兰,这时石头奶奶郑秋霞看他愣在那,于是就在他面前挥了挥手,让ꂰ他回神。

      “你跟石头怎么那么难离难舍,我都没你那么夸张。你们两个不会是……”

      ஼ 被郑秋霞狐疑的眼神看着,祁玉浑身不得劲,你怀疑我什么都可以,但不能怀疑我的取向。

      “唉呀奶奶,你想哪去了?我女朋友阿敏你又不是没见过,怎么可能跟石头那个。”

      祁玉没好气地说道。

      “我又没说哪个,你胡想些什么?真搞不懂聅你们现在的年轻人。”

      好吧,跟石头奶奶拌嘴,祁玉表示从来没赢过,他就没见过这么机灵古怪的老太太,难怪石头那么不爱说话,感情逊话都让奶奶说了……

      “玉哥,我们接下来去哪里?쀢”

      祁玉扶着郑秋霞刚走出机场,带着一群小弟在此守候的乌蝇就立马走到跟前询问。

      “你们先带奶奶回去,我有点事要去办一下。晚上我们再到堂口商量事情,떪叫上十三妹。”

      “收到,我会通知她的。㺿那玉哥,我先送奶奶回去了,拜拜。”

      “嗯,路上小心。”

      祁玉的事,当然就是抽奖啦。现在惹到白头翁这个硬茬,隐身衣又坏了搞不了暗杀,他识急需抽奖提高自己的实力,以防对方的反扑。

      现在抽奖不像之前那样,直接在家里抽就行。

      毕竟祁志伟已经ᣲ处于半退休状态,经常在家。

      而且郑秋霞也住他们家,老太太平时也大门不出二门턕不迈的,就喜欢在家里看电视。

      뵂所以为了方便自己抽奖,祁玉特意在砵兰街买了一套房,专门用来抽奖之用。

      反正祁玉知道将来房价有多变态,现在怎么买都是赚的,还能当投资臔用。

      “抽奖먇。”

      老虎机出现,随后又是老一套动作,拉杆、祈祷,屏幕停止转动。

      第一件抽出来的物品,出自电影“V字仇杀队”,是电影男主角V所佩戴的面具。

      “好吧……又一件废……收藏品。”

      祁玉右手扶着脑门,他感觉头有点疼。

      继续尝试,拉杆、祈祷,停止转动。

      这次抽出来的就有点意思了,是出自电影“笑侠楚留香”的天一神水。

      在古龙武侠小说中,天一神水是毒性最烈的毒药之一。为神水宫宫ᄴ主水母阴姬自水中提取而出。

      其无色无味,神水神水宫弟子称为“重水”,只因如若有人饮下一滴,神水结合了人体内部的某种东西就会产生反应,此刻那一滴ᘏ神水就相当于三百桶水的重量,中毒之人的身体立刻会承受不住볳如此重力,全身爆裂而死。

      相比起小说介绍的内服用法,电影中的天一神水还能够外用。只要稍微接触人体,䗛就能做到小说里内服的效果。

      “笑侠楚留香”的电影中,蝙蝠公子就是靠着这个东西,暗算杀了中原羽三大高手,可见这东西的厉害之处。

      㝠 “领取。”

      祁玉把两件物品拿到手䏛后,先将收藏品收进空间手环,然后则是拿着装뵤有天一神水的瓷瓶,细细思量该怎么运用这个宝物。

      “可惜隐身衣坏➎了,不然配合这个搞暗杀,真是无往不利啊。不过现在这个东西ꏹ在我手上,还不如黄金沙漠之鹰的用处大。等以后再看看有没有好的用法吧。”

      抽奖结束,祁玉就쭾在房间ಔ里睡쮈个补眠觉,等晚上在阿房宫在跟乌蝇、十三妹商量白头翁的事。

      ⌧天色渐晚,万家灯火开始亮起。

      祁玉旗下的堂口,在砵兰街一家酒吧内。

      此时,乌蝇和十三妹正在边抽烟边等待祁玉的到来。

      “不好意思,来晚了。”

      祁玉睡眼惺忪地走了进来,先跟两人打了声招呼,然后就随意找了张椅子坐下。

      “这次Ȓ让你们来,其实主要有两件事캍。一是想让你们最近加强防范,我有种预感,我们很快就会和东星的白头翁对上。”

      “本叔?我们跟他无冤无仇的,他怎么会跟我볩们对上?”

      十三妹的老爸吹水达其实跟白头翁有点渊源,而且她自己也跟白头翁两个得力干将可乐、阿豹关系极好。

       所以她打从心里不愿自己老大和白头翁起矛盾。

      “你傻啊,怎么会无冤无仇?白头翁手下两个卧底就是玉ⴆ哥搞掉的,他知道的话,肯定会来找我们麻烦。”

      Ḭ乌蝇不等祁玉说话,就主动出来解释道。 ❣

      “他怎么会知道,我们之前做得那么隐秘,石头也去了和之国,蒋先生也下了命令严守这个秘密……”

      关心Ꮖ则乱,原本精明能干的十三妹不可能不知道,“世界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个道理。

      但她就是下意识想要回避掉,仿प佛这样就可以챷免于跟白头翁敌对。

      怰 “你ᇥ以为蒋先生的话,每个人都会听吗?

      我当初那么隐秘的做这件꺲事,其实㧍并没有想过能瞒住白头翁一辈子,只是趁他们知道前,壮大自身势力,所以才搞那么多事情,延长这个发展的时间。

      现在目的已经达到,我们砵兰街的地盘经那次事件扩大了不少,现在我们人强马壮,檂根本不惧他们玩硬的。

      现在怕只怕他们玩阴的,所以让你们小心谨慎点。”

      “放心玉哥,我会叫马仔注意的。”

      乌蝇就是祁玉的头号粉丝,不管㧁祁玉说什么,他都会坚决拥护。

      “十三妹,我䑌知道你跟白头翁相识已久,所以这件事你可以回避,不用插手我们之间的恩怨。뭷”

      既즢然明知道十三妹跟白头翁之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那么祁玉自然不会让十三妹去对付白头翁,不然就不光显뇜得自己这个老覈大不会体恤下属,而且还存在利用下属的嫌疑。

      “当然,我不是信不过겯你,只是我有更重要的事想让你去做,ꊟ这也是今天要讲的第二件넌事。”

      除了不能让十三妹难做外,祁玉还要让她感觉到自己的信任,所以턕补充了这么一句话,这就是当老大的艺术。

      “最近一段时间,我们的场子在砵兰街天天爆满,这本来是件值得의骄傲的事。

      但对我来说,还是不够。

      ၣ所以我决定整合所有娱乐场所的资源,打造一个娱乐品牌。

      ⽦ 然后在砵兰街找一个中心点,建立起我们这个品牌的旗舰店。

      㤋 计樀划书我都写好了,你照着这个计划书的内容去实施就可以了。

      ẍ 不过我写的时候有很多内容都不一定正确,所以你在实施的过⭉程中,要结合实际,遇到不对的地方,可以酌情修改。”

      说完,祁玉从怀里掏出一份关于品鯘牌打造、品牌管理、旗舰设计等一些列内容的计划书。

      这计划书可是他结合他前世逛夜场的经죶验,熬了ᛚ几个晚上才写出来的心血结晶。 惞

      如果不是э已⏵经是个秃子,祁玉可能要为这份结晶熬掉不少头发。

      十三妹筴接过祁玉递来的计划㼜书,然后神色复杂地道谢。

      쵠 “谢谢玉哥体谅。我会ᕎ尽快实现这份计划的。”

      “等所有资源整⎹合完,我就把之前答应你们的塱股份都兑现了,一人百分之十,没有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只要是玉哥开口,不给股份都没问题。”

      乌蝇大义凛然地说道。

      这就是死忠粉的可怕,完全不顾自我,一心只为偶像。

      致 “你不要股份可别拉上我,我辛苦干活就指着这些股ᇤ份了。”

      十三妹也很佩服祁玉为人,但佩服归佩服,该到手的利益可不能少ꢪ。

      鏏 “行了,我要说的就那么多,你们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做决定的?没有我就去阿敏那了。”

      “没有了,我待会要去验货,据说新来的小Ḩ姐不错。”

      乌蝇一脸猥琐说道。

      最近他喜欢上了这份验货的工作,每次听说有新人来猻,都不ﹶ辞劳苦、当仁不让。

      “你个死乌蝇,之前怎么没发现你那么咸湿?以后别搞得탩跟咸湿一样不得好死啊᧦。”

       “呸,你才咸湿,我这叫敬业!”

      ⯈ 看着两人吵吵闹闹,祁玉有点无奈,在反思是不是自㝣己这个老大太没威严了。

      “那就是没事咯?没事我先֍闪了,你们忙,拜。”

      没威严就沗没威ຉ严吧,反正也不会掉块肉,这样吵吵闹闹也没什么不好,只要不妨碍自己约会就行。

      等祁玉离开后,乌蝇和十三妹也各自散去,忙自己手头上的事。

      乌蝇先是跟自己手下几个小头头交代了一下祁玉刚才的会议精神,要求他们传达下去,并且做好随时跟白头翁他们开战的准备。

      然后就去“马房”看看新到的美女,看上钟意的就验验货咯。

      此时,祁玉旗下的马房内,乌蝇Ⓢ的小弟鼯鼠正在面试新来的小姐。

      “以前在哪做过?”

      诳“香江岛。”

      “香江岛跑到九龙来做?樼你没听过九龙很多坏൩人吗?”

      “那你有没有听过香江岛很多混蛋?”

      “是不是在别的地方做得不开心啊?”

      “你管那么多啊。我听人家说涺这个马房公道꽺才上来的。”

      “你在外边有没有欠人钱啊?别没弄几天꤃就有人找上门来找我要人,那我就太傻瓜了。”

      “我敢到这来,就敢见光。”

      就在这时,乌蝇开门走了进来。

      “老大。”

      看到乌蝇,鼯鼠马上站了起来打招꽤呼,丝毫没管正在面试的小姐。

      乌蝇得意地挥了挥手算是打过招ഓ呼,然后就看向马房里的小姐。

      但当看到馇鼯鼠觧正在面试的小姐回过头来看他时,他感觉自己的心跳好像慢了两拍。

      “这……难道就是玉哥说的恋爱的感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