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直播是不是病毒

      次日,叶希之觉得没有戚七在桑屋跟他斗嘴很是无聊故而也连夜回到了日影城。此刻,赖在吴府无所事事的叶希之正与吴慎行在前厅谈论着救济灾民的相关事宜。而戚七则被要求在風Ԛ雨文学的时候的确是在习字这块忌儿下了不少功夫,但是这诗词——所以,她再不情愿也明白吴慎行这是为她好,于是乖乖待在书房背诗。

      “少爷埼,颜王妃驾到◊。”吴府管家在通报后便恭敬屦的将馡来者请了进去。

      “颜王——妃繇?”

      就在吴慎行凝眉思ڙ索之际,叶希之已然惊呼出声:“颜王妃!她怎么来了?”

      二人同时望向随吴府管家身后缓缓蕆而来,且略显疲惫煉的颜王妃——厉未惜。

      湓 吴慎行虽对厉未惜已有耳੪闻,但是真人倒也是第一次得见;只见站在他们面前的女子身材高挑,面相清冷,他不禁将她与戚七作比较;相较于戚七的倾国倾城,她只算得上面容姣好,但她那双清澈的眼眸却ꂊ绝不输戚췝七分毫。

      厉未惜也런注意到了叶希之身旁这长相爲俊朗,温文尔雅的男子。厉未惜的目光在那男子൪身衧上一滞,察觉到这男子此刻也在挑眉打量着她。

      叶希之轻咳一声,替他们彼此介绍道:“这位是吴慎行,吴公子,吴氏商行的掌权人。这位是······”

      不等叶希之介绍,吴慎行笑言:“这位想必就是卿承的那位‘协议王妃’吧!幸会。”他饶有兴쎬致的看向厉未惜,并ᡮ不似旁人见到她那般三叩九拜,行什么大礼。

      厉未惜不以为意地回礼,“吴公子,幸会。”并报以礼节⓵性┄地浅笑。

      곤从吴慎行的言语之中,她早已听≥出此人与赵卿承和叶希之二人之间的鶂关系非比一般,所以对他知晓自己챑与赵卿承签协议一事有所耳闻,她是一点也不奇怪。而对于他对自己的这个称呼,她更是䁬不会在意,人家只是道出事实,她又何必介怀呢!

      졧倒是叶倜希之皱着眉有些尴尬地轻触了一下吴慎行,转而对厉未惜干笑了几声,“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

      腂 “这还看不出来,颜王妃此行自然是要옙寻你回去的。”吴慎行在一旁插言。

      叶希之不理会吴慎行,抬眼望向厉未惜,说道:“是他让你来的?”

      厉未惜听出了他的若有所指,想也未想便直言道:“想来궾叶公子较之我更了解捆王爷的性子,如今王爷他自觉受屈,即便是他有心䉶想싸劝叶볳公子回京,只怕也不会说出口的。”她今日是真心实意的来劝说叶希之回京,她实在不认为有撒谎的必要。

      叶希之对厉未惜的话不置可否,并未吭声。而一旁环臂看戏的吴慎行却在心中暗自低语:“卿承的这位王妃有点意思!”

      半晌过蠸后,叶希之一脸正色道:“你也认为他是受了ઘ委屈?”厉未惜方才的话并未表明她自己的看法,他倒是很想听听,特别是经过今早吴慎行的ᡞ一番洗脑之后。

      ❹ ፀ“我怎么认为不重要。”厉未惜沉着声,“重要的是——事⣽实究竟如何,而你所知晓的可否就是事实的真相。”

      叶希之再次沉默了,因为厉未惜的这一席话今早吴慎行也对他说过,使得叶希之内心之中的不确定感更甚쨫了。

      但他还是死鸭子嘴硬鹕着,“事实?王妃嘴里的事实兴许便是他想让我看到的事实也极有可能。”

      “我不妨向叶公子透个底,此次我孤身前来寻你,王爷并不知晓。”她看了ନ看叶希之阴晴不定的脸,继续道:“不止如此,我亦可当着吴公子的面向你保证,我所言的事实必定是让你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如何?”

      厉未惜言语之间所透露出来的胸有成竹,反倒让叶希之心生篩惧意,“如梦绝对不会欺骗我的!”他不敢想珟像,自我麻醉着㘕。

      “柳姑娘是否欺骗了叶公子,随我回去亲自确认便知。ꜷ”厉未惜见他依旧踌쿲躇难定,똫便想以激将法逼他就范。

      没想到事与愿违ꞇ,叶希之竟然ﲅ沉下脸,“她是不是骗了쎼我已无关紧要。我不想再夹杂在他们二人之轘间。王妃的好意,我心领了,你还是回去吧!”

      叶希之实在是没有勇气回去面对,不鍡论是柳如梦还是赵卿承!他不想去深究事情的真量相,因为真相往往都是非常伤人的。这段日子他在桑屋已然释怀了许多,他不想再去思考到底是柳如梦利用了他,欺骗了他的感情,亦梆或是赵卿承在冲动䬼之下做了对不起他的事儿。

      见叶希之有些冥顽⑐不灵,厉未惜也有些急了鰨,㴯“叶公子,你当真就愿意舍弃与王爷这么多年的兄弟之情?还是说其实你心中已然知晓了答案,只不过是自己懦弱,逃避自己内心的想法罢了!还有,你可知自己这般不告而别,使得整个宰相府上上下下担心不已,纷纷四散寻你,眼下正乱作一团❬。”她的话毫不客气,㙫甚灺至㷞有些咄咄逼人。

      “你!”叶希之被她质问得哑口无言,却又不甘愿就此回去,索性一甩袖,向正门外走去。

      厉未惜见此情景正欲去追ի赶,却被半天未曾开口的吴慎行阻拦了下来,她不悦地挑痄眉道:“吴公子,这是何意?”

      吴慎行ഴ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颜王妃,凡事不可操之过急。若是你信得过在下的话,就先回京。至于希之·擧·····我保证不出三日我便让꼏他쿖自行回京,如何?”

      她望着眼前这个儒雅睿智的男子,略一思量,点头道:“好,那就有劳吴公子了。不过쇞,希望吴公子不仅能说服叶公子回京,还能说服他去湭面对。”说完她便剔朝大门外走去。

      走到一半,厉未惜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道:“吴公子,麻烦你叮嘱叶公子让姶他回京之后先派人去颜王府找我,且暂时保密他回京的消息。”她朝吴慎行略施一礼。

      就当厉未惜走到门口之际,迎面进来一位美得不可方物的小姑娘,使得她不由自主的回眸望了一眼。

      “慎哥哥,这个歷女子是谁呀?”戚七本能的齋对㲔每个接近吴慎行的女人都极为警惕。

      꼸 吴慎行宠溺地轻抚着她的脑袋,笑道:“那位是颜王妃。”

      “哦!原来是名花有主的,那我就放心了。”

      此时厉未惜已经走远,听不到끼他们二人的对话了。 ᄝ 炿

      吴慎行旦被她ჰ这副“护食”的模样逗乐了,笑问:훾“我有这般招蜂引蝶吗?”

      熆 “当然有!”戚七一脸的认真,还掰着手指算给他听,“喏,什么刘玉茹、秦紫嫣、还有——”说到秦紫嫣的时候,鍔她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过显然已经晚了。

      就见吴慎行微微皱籰眉,质问她:“你是怎么知暼道秦紫嫣的?”

      뻅戚七自然是不能告诉他自己对他的过㦍往做了鲆一番调查,但是又不想对他说谎,以免他日被揭穿⯗后她的屁股又该受罪了。于是,她灵彊机一动——突然退后数米,直到她觉得已经与他保持了安全距离之后,才说道:“我就是来告컉诉你,那些诗词我已经背下꼑了,眼下我要去找叶希之玩会儿。”说完不等他反应便一溜烟儿地跑了。

      吴慎行看着小丫头做贼心虚似的逃跑模样摾,又无奈又好笑,他摇了摇头。其实他倒并不在意戚七知道秦紫嫣的存在,只是不知为何,他不希望她误会自己跟秦紫嫣的关系,不论是以前还是当下。好在,ग他与秦紫嫣应该不会再륗见面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