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大又长又硬太爽了

      自从上大学以来,堤康光就不怎么在家里住了。

      唯有周末回家陪陪母亲,他才会在家里待个一天半天的。

      反正西浦集团的饭店多得很,哪怕轮ᄂ流住,他也住不过来。

      而堤一明的工作却是很忙的,何况他外面的女人也很多。

      实在没有什么时间用于陪伴家人。

      所以在家里,堤康光其实一直都很少能见到父亲的面,偶尔才会和父母同时吃一顿饭。

      至于公事上,父子俩的接触同样不是很多。

      堤康光在大学毕业之后,虽然是直接进入西浦集团工作,可他的职务几乎就是虚职。

      堤一明交给他的主要任务,除了熟悉公司运作模式,૿就是熟悉财阀之间的交际规则。

      实际上,除了每周例会参加高层会议,堤康光能在会议上见到父亲之外。

      其余大쀘多数相处的时间,都是他按照提前安排好的时间行程,去和父亲一起陪各种各样的权贵去打高尔㮈夫球。

      或者是与父亲一起出席宴请和招待酒会,面对媒ᮅ体的采访。

      这就是对他这个继承人的培养。

      这么一来,父子俩生活中几乎都是按部就班的见面,根据行程表来接触。

      能够产生交集的部分实在不多,也没有什偡么随机情况。

      所以当接到父亲秘书的电话,听到父亲要他趉马上来总公司见面的命令,堤康光真的是毫无心理准备的,本能地就感到了反常。

      不过他也没有什纍么时间多想,只能怀揣蹊跷赶去。

      结果一进入堤一明的董事长办公室,就感受到了坐在办公桌后的父亲,极为不善的目光。

      “董事长,我来了,您辛苦了。”

      堤康光先行了一礼,但他惊讶的发现,父亲的眼神依然冷峻。

      一直到他被这种目光直盯到汗流浃背的地步,堤一明才终于扭头吩咐站在门口的秘书。 蠅

      “冞你先出去,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莥们。”

      秘书立刻低头应是,匆匆离去。

      就连一个眼神都不敢回应堤康光。

      他那副小心翼翼把门关好的样子,更让ᐵ堤康光心情忐忑。

      “你为什么要打人?”

      堤一明单刀直入的发出责问。

      “打人?”

      堤康光直接就愣住了。

      不是装糊涂,而是惊讶父亲消息灵通。

      “西浦百货池袋本店的吉川!你刚才没动手打他吗?᝝”

      “是的,我打了ὺ他……对不起,父亲,我有点冲动了。”

      不动声色的悄悄转换了称呼,滠先偷眼观察了一下父亲的脸色,堤康光这才小心翼翼的解释。

      “不过那个吉川也太过分了。他居然大言不惭的,要我给一个华夏模特道歉。在大庭广众之下,他当着许多人责备我骚扰女性,影⍎响西浦百货的声誉。ᄏ这让我怎么能忍?他不过是堤家的一条狗,难懂我应该忍受这样以下犯밖上的侮辱?”

      但他的解释没能打动빯堤一明,反倒惹得这个西浦帝객国的当今“天皇”,重重拍了一下桌子。

      “混蛋!打狗你也要搞清楚情况。吉川并不是你的下属,而且他代表的是你的伯父!难道他没告诉你吗?”

      堤康光为此再次愕然。

      “他真的代表伯父劏?怎么可能?我……我以为他是在撒谎!”

      “你认为的谎言全部都是真的。你刚刚出手打了人,你的伯父就给我打来电话表达畡不满。他很少表现出这么强硬态度。提出的要求也是非常认真的,一⽶定要你࣪去给那些华ꬅ夏人还有吉川当面道겇歉。”

      堤一清阴着脸又说,“你不要对我否认,说你没有骚扰那个华ꓺ夏女孩子。我很清楚你是个什么样子。偏偏你还为这件事打了人。现在现在全在对方手里,我连给晷你找个推卸责任的托辞,都找不出来。”

      堤康光嘴里的脏话差点脱口而出。

      在쳧他看来,这太不合情理了。

      伯父做事怎么会这么绝?

      居然为了几个无关紧要的人,就要他付出尊严的代价。

      根本是毫无道理地就伤害了他们之间感情。

      但脏话在嘴边转了三转,终究没敢放肆。

      因为他忽然发现面前的父亲,탡气势已经很接近当年的堤康次郎,而且也处在当年父亲的位置上了。

      “对不起。父亲,是我莽撞了。可我不明白……这难道不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吗猔?伯父他为什么这么大动干戈?而且还ᆃ专为此事联系了您?” 䉧

      堤一明淡淡看了他一眼。

      “我本来还以为你的聪明会像我,看来我错了。”

      “你怎么会这么蠢,到现在还不明白?你还真以为你的伯父是为了外人吗?”

      “你好好想想看,你到底有什么东西是值得他这么做。”

      堤康光匪夷所思的愣了一会儿,开始冥思苦想。

      老半레天,才咽着口水说,“您是说,我手里那些西浦百货池袋本店的股份?”

      “当然,ꗡ你还不算太笨。他就是为了这个,才故意以公事公办的态度。把吉川送到你面前,让你去打的。你中了圈套,明ᬡ白吗?”楧

      “可……为什么?我的股份并不多啊,而且是祖父留给我的。”

      “又说蠢话了!正因为是祖父留给你的,他不这么干,哪有正当理由要你转让这些股份?”

      堤一明继续冷声道,“쪱好好动动你的脑子,你的股份真݂的不多吗?看起来一亿元是不算多。可那是十年前的一亿元了。”

      “近年来,西浦百货被你的伯父经营得越来越繁荣,利润激增。这么些年,光分红你都拿走了有两亿元了吧?”

      “尤其是东京奥运会之后᫂,池袋本店的物业迅速增值。你手里的股份现在最少值七八亿。而且他马上就要组建自己的集团公司了,整合资源后,效率更高,一定会进入加速发展扩张的阶段。”

      “难道你认为,他会在未来的集团企业也给你留一个位置不成?会无限度的容忍你继续从他的口袋拿走大把的钱?”

      堤康光宛如五雷࠾轰顶。

      就像一个从医生口中听到有关孩子噩耗的母亲一样。

      明明知道这是真话,肌但发自内心的又不愿意相信。

      “可他是我的伯父啊。他还经常对我说,学识远比金钱宝贵。亲人永远是亲人,血缘关系不会因上一代人的矛盾改变。这样的伯䪀父怎么会?”

      “醒醒吧!笨蛋!” 踪

      堤一明为了儿子仍旧痴⣆迷不悟,怒不可遏的骂起쐝来了。

      居然伸手拿起办公桌上的文件夹“啪”的一声打在了堤康光的头上。

      “你是一헐个Ṗ傻瓜吗?我简直不敢相信你居然这么幼稚!他为什么会对你这样说?是因为他是遗䗄产之争的失败者!”

      “你还算是堤氏家族的继承人吗?难道픪你祖父留下的遗训,都被你忘光了吗?你马上给我背诵一遍!”

      堤康光被打懵了,先是捂着脑袋迟疑地望了父亲一眼。

      随后他突地打了个冷颤,连忙站直了身体。

      再不迟疑,顺从地开始背诵。

      “……没有什么人是可信的,没有什么人会从你的利益出发给你恰当的建议,任何为你好的建议后面都有独特的利益。”

      “旁人的每一个建议、每一个䆔句子,都是一个欲望的隐蔽所。你一旦뢠对他人形成了依赖,就免不ꙮ了会被无情地算计。”

      “因此,我们要学会忍耐孤独,更要慎独。挑选手下首要看重忠心和顺从,我们宁用奴才,륏不用人才……”

      就这样,一句句毫无偏差的背诵了下来,潹总算让堤一明的狰狞缓和了下来。

      滭但他还是“哼”了一声,语气不善的告诫。

      “听着,虽然瘙你是我唯一的儿子,可你要是不具备让我放心的能力,我也不会把家族资产交给你的。”

      “如果你要成为一个合格的企业家。那么祖父繫遗训光背下来还不够,这些话每一个字,你都要认真揣摩细心领会。知道吗?”

      堤ⵒ康光心里一凛,站得越发端正,鞠了一躬。

      “是,父亲。我会努力的。”

      堤一明这才点点头,表示真正的满意。

      “푞这件事算是给你个教训,早点吃这个亏对你也ꦃ好。至少能让你看清楚你人心,从此真正长大成人。你要记住,商人,就没有一个心软的➽人。亲情,不过是拿出来嘴上说说的薱东西罢了,在利益面倗前,任何感情和道德,都是黯淡无光的。”

      “我明白了,谢谢您的教诲。”

      堤康光神情黯然地吸了一口气,又是深鞠一躬。

      不过当抬起头来,他又有些不甘心地追问。

      “父亲,那……我的股份真的镎要转让出去吗?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还有道歉的쑦事儿,难道我只能牺牲尊严,去低头?我不甘心!我们应该想办法阻ჿ止他!挽回颜面!”

      堤一明拿起了金质的烟盒,自己点燃一只香烟。

      然后扔了几页纸张过来。

      “你当我没想过?看看吧,这是你伯父准备发表到报纸上的文章,内容无关你的事。是我们度假村的计划,ꦣ有些不宜公开的事被他察觉了。他要乿在报纸上公开谴责我们和地方官员有利益输送,牺牲民众利益。”

      堤康光极度震惊了,“他……他怎么敢这么干?”

       “他就是这么干了!他可是你祖父的嫡子,又‘宽厚’的让出了西浦集团大部分财产。燅还是知名作家和诗人。完全站在道义的高峰,社会펽影响力不容小觑,这就是他的优势。竕”

       “他站出来来谴责我们,谁能拿他怎么样?我们的一切反击,只能让那些愚忠的老臣子和无知的民众在情感上更加同情他。”

      “更何况日곔本红党现在势力开始增长,国会的席位已经有四十一人了。听说他嘁们正和社会党谈联盟的条件。如果两党正式联手,⃰你伯父甚至可能会从政,被红党推出来,走你祖父的老路……”

      㷾愣了好大一会儿,堤康光才发现自己的伯父堤一清完全就是无懈可击。

      又细看了看手中的文章,发现伯父的笔力真是具有煽动性。

      读起来西浦集团开发度假村的计划简直是祸国殃民,饓十恶不赦!

      而且关键是有真凭实据。

      这样一来,还真有可能谉让西浦集团的前期投入血本无归。 আ ± 不过,他看了一会儿反应过来了,这稿子既然送到了父亲的手里,就说明磒还没刊发。◡

      心中덤顿时又是一渑松。

      “您跟伯父是不是已经谈好了?如果我们满足他的条件,这篇文章是不是就不会见报了?”

      堤一明的脸色又阴了下来。

      “没错,你现在明白ᮺ了吧。我们堤氏家族每一个人都是老虎,都是要吃血肉的。你的伯父是只笑面虎。书读得越多,人就越ร虚伪,越卑鄙。他就是早有预谋的,这两件事,很可能背后都是他动的手脚。所以我们父子目前只能吃下这个亏。”

      堤康光木呆呆的出了一会儿神,思量下。

      倒于心有愧了,诚心诚意的给父亲下跪了。

      “都是我的错,让您替我丢脸了!这件事我会负起责任的。”

      휍这种〴用于担当态度倒是让堤一明有些欣慰,他点点头,不乏带有鼓励意味的说。

      “刚才和你说那么多,就是让你明白随便相信别人的后果。你既然明白了,ᎊ这件事就不算什么了。”

      “你只要把股份拿出来就好了,道歉的事儿,让你的下属出来顶替,过错算在他们的头上。这是他们的义务。我们ᠰ作为主人,当然是不能低头丢脸的。”

      “你也要大度点,最好出面请请客,阐明一下误会。这种情况下,你能否如常面对你的伯父,应付好这样的局面,对你也是一种考验。不要㥥躲避,那反而是代表了软弱。”

      “不要认为棋输一着,暂时低头有多么丢脸。如果我当初不懂得隐忍,这份家业又怎么会由我来继承。而在真正强大的实力面前,最终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无用的。”

      “你的伯父的劣势在于经济基础太弱了,从事的又是百货业。赚熔的是小钱,风险却很大。他就是再奋力追赶,一辈子也很难和我们平起平坐。日本未来最赚钱的产业,最终还是要着落在金融和地产上。”

      “戻你把股份转让后,最应该做的,就是把手里的钱,也投入在土地上,去开发度假村⊫。当什么时候,我们成为掌控大部分土地资源和旅游掷资源的时候。那就是︁我们一雪前耻的机会。”

      “到时候,我保证,让你的伯父再也拿不到一块可用之地!他的店铺只会越开越㴌少!这才是真正的战略眼光,真正的大局!明白吗?”

      駖 “至于你自己,最大的优势和潜力是还没有结婚,你的岳家,也将会是你的助力。我会给你选一霴门好亲事的!”촰

      父亲的话听得堤康光热血澎湃,不知不觉握紧了拳头。

      一声“嗨依”,又是一个躬身。

      “父亲,您辛苦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