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历史穿越>

      蘅铩和坎日待在一处木屋中,铩的力量限制依然没有解除,但他觉得这样已经足够了。

      ▟坎日坐在床上ᰘ休息着,阳光透⃛过木屋的缝隙,照在她的身上,让她感到说￘不出的惬意,尽管她的身份已经从公主变成了阶下囚,但她没有半点不安心,因㔶为他就在自己的身边。

      二人沉默着,框感受着,几天来的疲惫,似乎都在这一瞬Ꮩ间被洗刷干净。

      就在这时,一股强大的死౅亡气息突然切断了这片宁静,坎日显得有些惊慌,往里面缩了缩,铩握住了她的手,想要安慰她一下,但是目光É却向着北方看去,这种毁灭的气息,根本不应硏该擹存在곳才对,这是人力吗,还是神力?。

      这时,树廊뽪里传来了急匆匆的脚步声,铩戒备了起来,盯着大门호看去。果然,脚步声汋停在了他们的房门前,因为并不担心他们能够逃跑,所以只是让他们在▆木屋中而不是地牢中住了下来,进出还是很方便。

      门外传来了苍老的声音:“公主,现在方便谈话吗?”

      是那个黑巫的首领。铩转头看了看公主,公主向他点了点头,示意可以。铩暂䂢时松开了公主的手,起身把门打开了。

      门外的老者显得有些焦急,看到门开了后,냨松了口气,他还豵真的担心对方楜不开门呢,虽然可以强制把门打开,但对于接下来的谈判,可是一点好㣻处都没有。

      老᭞者向他们点了点头道:“二位,还请移步,뷄有紧急情况,还望二位配合。”

      ꛡ 㟘 铩知道自己也反抗不了,淡淡道:“不要废话了,带路吧。”

      老搻者并没有僜第一时间带路,而是念了个咒语,就在铩觉得这个老头又要搞什么花招的时候,慢慢的,他觉得自己的力量好像回来了,他ܸ现在可以轻易地杀死眼前的人。

      但铩没有轻举妄动,而是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老者也不ꃊ担心铩下4杀手,回答道:“为了表횏现我们的诚意而已。”

      诚意盱?他们是有事相求吗。不管怎么样,他并不急于杀死眼前的人,铩活动了一下筋骨道:“䇔走吧。”

      쩶螗三人走出了树屋,到达了另一处较大的树屋旁,三人走了进去,发现里面已经坐满了人,几乎将쇯树屋占满。

      老者随地坐了下去,䎃铩和公主也随便找了个地方坐在一起,屋内的众人看到三个人来了,都有种如释重负的感頚觉。

      烈也坐在这里,但他的左臂已经没栤有ᶕ了,想来是巨木城墙上的伤恶化了,无法救治所以切掉了,这在这片大森林中,是十分常见的瓜事情。他不是很在意,虽然眼前的两人是坎契部的人,但他并没有因此而转移첞仇恨。

      他环视四周,看到人都到齐,起身道:“客套话我就不说了,我先把情况说一下。现在,鞑库岭应该튥已经融合了无天的力量,正向着我们逼近。但这个速度并不是很快,因为他要维持生命的吸取才能存活,풧因ꁽ此会在每一个新的地方稍作停留。据估计,他应该不到半个月就会到达我们这里。到时候,撩就没人可以阻挡他的步伐了。现在北部的生命已经尽数消逝,再无生者的气息。”

      众人听ຎ到这里,纷纷议论了起来。坎日早就浑身颤抖,她不相信自己的父亲会做出这种事情,尽管她并不清楚现在的状况,也不知道无天是什么,但烈最后的一句话和先前感知到的死亡气息,已经让她隐约猜测到了什么。㥔铩再一次握住了她的手,安慰着섔她。

      ⏄等到议论声变小,黑巫老者起身道:“但我们并不是没有机会。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鞑库岭本来是想要利用公主的力量,来完美的融合无天,但我们提前一步臵把公主带了回来,又击溃了鞑库岭的大军,这才使得他迫不得已选择这种方法。他这次前来,肯定是想要夺取公主的,没有了公主,他自然会死㿙于那种力量。所以,当下࿏我们只有两个方法,一是,杀了公主······”

      铩嚯的一下站了起来,挡在了公主面前,먾冷然道:“你们敢动公主,就一个都别想走出这里。” 犗 ⮍

      懋 坎日此时并没有注意到贛剑拔弩张的气氛,父亲要利用我唤醒无天?自己是他的女儿啊,父햬亲他···啐···

      坎日无声的抽泣起来,就这仅Ⲇ仅几分钟的时ݸ间,简直要把坎**得崩溃了。铩想要稳定公主的情绪숟,但他知道,很可能他们说的都是真的₿。铩没有坐下,对ῗ黑巫老者道:“你最好说说第二种方法。”

      老者无视了他们的反应,继续道:“第二种方法嘛,当然是杀了鞑库岭。”

      杀了鞑库岭?这怎么可能,那可是拥有神力的人,寻常的人根本不可能近身的。

      老人知道大家的疑惑,解释道:“我自然不会信口开河,他能召唤无天,我们自然有办法召唤生遂命之神,那个传说,是真的。䲚”

      众人又鞻议论了起来,一个人忍不뚳住喊道:“有这种办法为什么不早用,这种神ꙍ力,可以轻易的击溃鞑库岭的大军啊。”

      老ﭷ人太高了声调:“你以为有这么简单吗,你们也看到굲了,使用无天튯的力量是多么的恐怖,神力,是㷥无䕇法控剤制的。”

      这时,又有人发现了敢问题:“不对,不对啊。冠绝木,不应是生命女神的化身吗,为什么是无天?”

      老者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只是道:“这些都不重要了,如今,埛无天已经觉醒,作为反向力量的生命之神,也很快就会苏醒。这回,我们不需要过多的代䧽价。但我发现,只有和公主最为亲近之人,才能短暂的继承这种力量,也就是你,铩。”

      铩看向了公主,发现公主依ૅ然沉浸在震惊之中,詍他冷ᎌ冷道:“我这辈子,只听命于公主一人,没有她的命令,我是不会同意的。”ꨞ

      烈拍案而起道:“你知不知道駦现在是什么时候了猥,还要等这个ี公主恢复过来不뎡成?再说了,谁能保证她一定能下决心,杀了自己的父亲,你这是在拿所有人的命开玩笑!”

      ퟷ 铩不为所动道:“我没有在开玩笑,正是因为我不确定公主是不是下的来决心,才等着她。如果她不俆同意的话,大家就埏一起死吧。”

      另一个人怒道:“佞我看,就在这里把你们杀了吧。”

      周围的人纷纷应和,眼看就要冲突起来メ。

      ⚄ 黑巫老者突然散发出了一股凝滞的ᾔ气᝶息,大家的怒气都是缓了一缓,老者道:“杀了公主,是最后的选择,因⊒为即使公主死了,鞑库岭依然还有很多잝时日可活,至少在我们死之前,他是不会死的。劾这种代价,你们愿意付吗。”

      面对这样的质问,大家都陳沉默了。老者接着道:“我看,不如再给他们一些时间,让他们好好的考虑一下,实在不行的话······”

      Ꙉ铩已经明白了老者䩉的意思,他把坎日抱了起来,什么也没说,就这么离去了。

      久久的沉默,죠在赤原前线持续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