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羞漫画免费版漫画免费网页

      清晨,东方天际暖黄。

      人间有喜,冬来暖日。

      黄昏起床洗漱时看见这一幕ޫ,心头是喜忧各半,冬搦日阳光下的喜宴,很是热闹,然而冬日阳光下的血流,很是凄艳。

      可惜这件事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

      忽有דּ小厮奔来,“爷,外둄面来了两个北镇抚司的缇骑,带着一位青花儒衫的读书人쵌,说是你叔父来参加今日婚宴。”

      黄昏一愣,大喜。

      羸朱棣还是不错的。

      黄昏大婚的日子,若是连一个长辈都没有,说出去会叫㓂人笑话,而且影响深远,今后在仕途上会被其㍅他人拿捏、攻击。

      所以把黄观暂时放出来了。

      珗 既然放出来了……

      那就别再进去了。 

      黄昏想了想,觉得可以趁这次机会,让叔父亲眼目睹建文旧臣的疯狂,打消他心中的愚忠,若是⾭大捷,胯趁着朱棣心길情好,请他放了件黄观也未尝不可。

      拿着牙杯和刷牙狂奔而出,果然诲在照壁前看见两名锦衣卫。

      叔父黄观正在欣赏照壁。

      黄挗昏狂奔而滢至。

      拜下。

      “叔父可还安好໘?”

      黄观发现自己这侄儿手上还有牙杯和刷昊牙,心中微暖,感情这孩子궙正在洗漱,却即刻奔来拜见自己,孝心可嘉。

      上前将黄昏扶起来,蘓笑道:“在诏狱﹚里有吃有喝,有书看,甚是不错。”

      后面两锦衣卫心里腹诽。

      你在诏狱里就是大爷。

      其中一人上前,“黄镇抚使,我等奉陛下旨意,送黄侍中前来繪参加您的婚宴,婚宴结束后,还要请他归去,请您在意着些。”ᓨ

      意思说您看着他一点,别让他跑了,到时候大家都不好做人。

      솏黄昏笑眯眯的让一旁粐的小厮递了两个䙳红包。

      道:“两位放僵心,若是不嫌弃,就在府中吃过翁酒宴再走?”

      那人苦笑,“有差事在身,谢过黄镇抚使好意了。”

      黄昏也不挽留。

      今日在府中吃酒絮席的人,每一个人的身份和立场都镮是查了的,邀请这两名缇骑也是面子话,黄昏可不敢担这个风险。

      딥送走两名锦衣卫,黄昏带着黄观前往内院。

      一边走一边介绍。

      来到那座栽种了各色莲花的池塘畔时,黄观见着了池塘中的那座凉亭,倒廹吸了一口凉气,惊诧莫名:“我要没看ﯠ错,是用琉璃修建的?”

      这得耗资多少!

      黄昏笑着解释:“确实是的,㬬用琉璃修建这座凉亭,其实就是图个风雅,夏夜晴空朗朗时,月朗星稀,又或ఓ者是繁星满塯天之际,在凉亭中放一塌,搁置꡻冰块,燃上檀香,仰卧榻上,看漫天星光,想来是很美的,若是惓了,拉下凉亭四角的窗帘,也能一夜到天明。”

      又道:“春秋季节也能听雨赏荷。”

      쟣黄观叹为观止。

      人呐,都有个炫耀心理,所以才有衣锦还乡之说。

      黄昏带着黄观参观了整座庄园。

      黄观是见过大场面的。

      还是感到震惊。

      岋说,你这座宅邸,怕是要价值三万多两,装潢也是不错,又说在琉璃的运用上輻别出心裁,煞是让人惊艳,不过缺少了一些假山假뷙石,房中的字画古往亦是极少。

      言下之▰下,没有书香世界的底蕴。

      黄昏呵呵笑道:“确实如此,不过叔父不用担心롴,要不了几年,这些都会有的,至于这座府邸的价值,随着侄儿这一重新装修,没有五万两我是不卖的。”

      仅是那座凉亭,就得值几千两。

      琉璃在大明很贵。

      襝 笻 这是黄昏这一次用来э宣扬钟山挃工厂琉璃产品的营销手段,另外一个手段隆就是婚宴用的酒杯:通过铸模浇筑出来的高脚杯。

      喢高脚杯很难吹型,通过铸模䙾批量生产更快。

      쮔黄观讶然不解,“这才一年多时间,你竟然赚了这么多钱,还不耽误仕途?”せ

      ্人各有志。

      黄观忠君,但庆幸的是他并不绝对迂腐,否则黄昏在朱棣手下出仕,会被他骂死,说不准还会逐出宗㄀祠——在封建时代,可别小看宗祠家谱上的那个名字。

      很重要。

      黄昏若是被逐ޅ出宗祠,基本上也就别想走皱上仕途巅峰了。

      黄昏带着叔父继续参观婚里准备现场,刚笑着说了时代商行的事情,撞见一起操持芓今日婚宴的吴溥䱞夫妻,于是引ୖ见双方。

      其实双方䩀彼此是认识的。ꐲ

      寒暄之后,黄观感谢吴溥对侄儿的照눘顾,吴溥Ԅ则是称赞黄观的高风亮节——这一点可以看出吴溥的大度,他作为建文朝中举的臣子,在朱棣手下出仕,却在称赞黄观,这相当于是在自扇巴掌。

      但他毫不在意。

      黄观于是对吴溥感官大芞好,叹道:“有德润兄看着黄昏,我也鼡放心了。”

      吴溥,字德润。

      随着黄观的到来,婚宴的流程又要稍事修܋改,原本吴溥夫妻要作젓为长辈接受新人的敬酒敬茶᳽,现在都洯得改成黄观。

      邾 吴溥告罪一生,带着妻子吴李⒉氏去忙。

      黄昏把黄观带到书房,简单的说了今天婚礼的ꞽ状况,听得黄观瞠目℥结舌,“驸马梅殷真是大气魄,可惜非公耳,为一己之私,实在可悲可叹。”

      黄昏反问,“叔父,你以为当今天下,还在守着建文帝的釜,有几个和你一样?”

      谁不是为自己的利益。

      黄观被噎了一下,无言反驳。

      ᑓ时间紧迫,恰好吴与䔬弼跑过来,说黄昏哥哥䌘,都已经准备好了,你也赶紧过去换ᐝ了衣服,祭拜了祖先后,咱们要去혎迎亲了呐。

      婚礼当日,男女䮣方都要祭拜祖先。

      徐妙퍝锦那边当然方便。

      ⚯可黄昏这边没办法,只能在大堂前숓摆设黄家祖先灵位——这个其实很考量黄昏,他帨根本就不知道黄家祖先有哪些。

      好在南镇抚司镇抚使的官职起了作用。

      ꣀ他早早就去了户部和吏部,通过黄观在户部吏部的资料,查找到了黄家祖先,这才➼搞定这件事。

      既然黄丯观来了,也是要去祭祖的。

      黄昏去穿上的大红新郎袍,넖和黄观一起祭拜祖先,完毕后黄观笑着说,“你就去迎亲罢,我去书房里喝喝茶,嗯,对了,先说一下,中午吃了酒宴后,我想出城去给你婶儿她ຜ们上几柱香。”

      黄昏点头,“叔父你自去,这两日朱棣没空理你,也请帮侄儿ꔪ带些香蜡纸钱给婶儿和妹妹她们。”

      욑黄观自去。

      因为此事说媒的랼是吴溥,他要在府邸里招待宾客,于是只好让吴李氏随同一起去迎亲,好在吴李氏虽然没当过媒婆,当婚礼见鱢得多,喜娘一职还是能胜任的。 䬇

      ⋎倒也应付得过来。

      来到照壁后的大院子里,等待着吉时,随着“눀吉时已到”的高声宣喊,小厮们立即以净茶、四色糕点供“轿神”。

      旋即炮仗,大红灯笼开路,身后的大队人马棠跟上,乐班的声立陙即响起。

      因是京中最好乐班,唢呐声冠盖全场。

      百鸟朝凤!

      端的是喜庆。

      黄昏看着那嗒八抬大轿一巅一巅,心头荡漾着。

      迎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