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ANESE粗暴23VIDEOS

      苏莞莞冷嗤一声,眼睛像是看见了脏东西一样,在宋冬青的身上多停留一秒都让她觉得恶心。

      “你是来看你姐了吗?你是来问她伸手要钱了吧?都快四十岁的人了,却还跟个没断奶的孩子似的,我都替你觉得丢人。”

      宋冬青也不生气,在他眼里给钱的就是爷,阻止他赌的人都是仇人。

      “吆,当了大明星就是不一样了哈,说话都硬气了。我听说,当明星赚钱可快了,随便一个代言就能赚个几百万。”

      “你现在也是个小富婆了吧,有钱别只想着给自己买首饰,也救济救济你舅舅我,我都已经一年没买过新衣服了。”

      苏莞莞不想跟他多废话,直接叫来保镖:“来人,把人给我赶出去!”

      保镖立即上前。

      宋冬青忙躲在了宋莲的身后,一边还用手指着苏莞莞,骂道。

      “你这个小没良心的,我可是你舅舅!姐,你看你养的好女儿,她对我就是这种态度!早知道你当初就不应该救她,让她淹死在海里多好!”

      宋莲拍了弟弟一下:“你少说两句!”

      宋冬青却仗着姐姐溺爱他说话毫不顾忌:“怎么?我说错了?救只狗还知道给主人家看门护院呢,她倒好,只顾自己享乐了!”

      宋莲脸色一变,忙朝苏莞莞看去,生怕她会生气。

      苏莞莞也确实生气了:“把人给我扔出去!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这个人再踏入别墅一步!”

      苏莞莞话音刚落,宋冬青便被两个保镖给控制住了。

      宋冬青开始挣扎叫喊:“放开我!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姐,姐!你赶紧让他们放开我!”

      宋莲心疼弟弟,可见苏莞莞沉着一张脸她也不敢出声求情,只能站在原地干着急。

      宋冬青开始威胁道:“苏莞莞,你横什么横!你信不信我能让你身败名裂!你已婚这件事若是被爆到网上去,我看你以后还怎么在那个圈子混!”

      苏莞莞突然伸手示意保镖停下来。

      宋冬青以为苏莞莞是害怕了,正准备要嘚瑟一番,然后就看见一个小不点儿突然朝他跑来,伸手朝他一指,语气很奶,霸气却十足。

      “你信不信我把你舌头割下来!”

      宋冬青愣了下,这才将注意力放在了尧默的身上。

      “这是哪来的小屁孩儿啊!赶紧滚,小心我一脚把你踹翻了!”

      尧默虽然个子小小的,声音又奶萌奶萌的,但他的表情威慑力却丝毫不输大人。

      “把他给我摁趴下!”

      尧默朝保镖吩咐道。

      保镖听令行事,立即朝宋冬青膝弯处踹了一脚,押着他胳膊的手稍微一用力,宋冬青便被摁跪在了地上。

      只听宋冬青哎吆一声,然后抬头朝尧默吹胡子瞪眼道。

      “这是哪来的小杂种啊,口气倒是不小!”

      尧默直接从他包里掏出一把很小很小的匕首,然后有条不紊地下令。

      “把他嘴巴给我掰开!”

      宋冬青终于意识到了危险,他也确实没料到这么点儿的一个小屁孩儿竟然会真的要割他舌头!

      他立即朝宋莲喊道:“姐,救我啊!”

      宋莲跑去求苏莞莞:“莞莞,你舅舅他胆小,你别吓唬他,你不想见他,把他赶走就是了,他的舌头可不能割啊。”

      苏莞莞将视线从儿子身上收回,心道,真不愧是她的种,有魄力有胆识。

      “默默!”

      苏莞莞朝儿子喊了一声。

      结果尧默装没听见,直接拔出匕首,就要往宋冬青的嘴里伸。

      宋冬青吓得差点儿肝胆俱裂:“姐!”

      宋莲直接吓傻了。

      苏莞莞又朝尧默喊了声:“默默!”

      尧默这才停了下来,然后用匕首在宋冬青的脸上重重地拍了两下。

      “敢骂我小杂种!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尧氏集团董事长的儿子!”

      “我爸可比我心狠手辣多了,他若是知道你骂他杂种,别说你的舌头了,怕是你的脑袋都要保不住了!”

      宋冬青被吓到了,怂的特别快。

      “我我我该死,我有眼不识泰山!你别跟你爸告状,我认错,我向你认错,对不起,刚刚是我嘴贱,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

      尧默收回匕首,插回刀鞘。

      “饶了你?可以啊,自己扇巴掌!一百下!少一下,再加十下!直到扇够为止!”

      “看着他,扇不够,不准走!力道不够,你们就代劳!”

      最后这句话是朝保镖命令的。

      宋冬青直接蒙了。

      宋莲则拽着苏莞莞的胳膊,小声地求她:“吓唬吓唬就行了,大过年的,打打杀杀的也不好。”

      苏莞莞一摊手,陪着儿子演戏道:“这小祖宗,我也不敢惹,他若跟他爸告状,我肯定也会跟着遭殃的。”

      宋莲胆子小,知道尧曦臣不好惹,便也没再为难苏莞莞,但看着弟弟开始自扇巴掌,她直接心疼哭了。

      宋冬青一边扇自己巴掌一边斜眼瞅宋莲:“姐,你快给我求求情啊!这一百下下去,我的脸就不能要了!”

      宋莲只是一个劲儿的哭。

      苏莞莞听着心烦,便想拽着养母回屋,养母一步三回头地跟着她进了屋,进了屋却还是哭。

      苏莞莞很无奈,但也没办法,养母就是这个性子,改是改不了了。

      尧默却突然说道:“你别哭了,你再哭,我就让他再多打一百下!”

      宋莲立即抹了抹眼泪,不敢哭了,但抽噎声还是止不住。

      ..

      院子里,一百下打完,宋冬青的脸已经肿成了猪头,他现在都不敢说话了,一说话就疼。

      尧默见他从地上起来了,于是又从屋内跑了出来,指着他威胁道。

      “你以后最好把嘴给我闭紧了!若是让我知道,你在背后嚼莞莞舌根,我就让人把你舌头给割下来!”

      宋冬青直接吓跑了。

      屋内,宋莲拉着苏莞莞问着:“这小孩儿怎么这么吓人啊?”

      苏莞莞也不知道怎么地就突然想起了尧曦臣,然后回了句:“遗传他爸爸,他爸爸更吓人。”

      宋莲开始紧张了:“那你跟他待在一起……”

      苏莞莞叹气:“你现在知道我每天有多不容易了吧?有好几次,我都以为自己可能再也见不到你和我爸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