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app七七在线观看

      晏诗Ꝿ和阿煦耳语一阵,二人结束上午的考核后,匆匆回了房。

      翻出晾干的柳叶刀的手帕▤,才汇合去了膳食处。

       又是一番好等,才终于看见了柳叶刀跨进门︘来。

      自从上岵次之后,已经不同往日,开始有不少人同他打招呼。

      “柳师兄,”

      “柳师兄这么晚啊。”

      “嗯。”柳叶刀如今也从当初的不知所措,变得越发习甔惯这⢑种场面。

      不得不说,柳叶刀一旦散去珥面上寒气,便如同化雪后的春竹,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让人生不起恨来。

      “柳师兄,这ꉲ边坐。有问题想请教。”阿煦高声嚷着,同他招手。 捀

      柳叶刀转头看来㱔,周围顿时响起一片别有含义的哄笑。ﲪ ˆ

      “笑什么笑!”阿煦朝四周喝止。

      有个师兄笑意不减大声回答,“阿煦师妹你想问什么,我们也可以回ၦ答的,柳师兄还没用饭呢。”

      “是啊是啊,我也可以回答的。”一阵此起彼伏的附和。

      “去去,你们知道我想问什么吗,就说回答得了。也不怕风大闪了自己舌头。”

      那师兄想来知道阿煦脾性,也不恼,继续玩笑,“想也知道,这山上弟子除了习武练功还有什么问题,你们说是吧。”

      旁边大声附和,“没错!”

      “总不会是你带什么样式的发呒簪,什么颜色的首饰吧。”

      旁边有一阵哄堂大笑。

      “磄好啊,那我䦄便ဗ问你们……”

      ⼌ “等等。”

      众人皆看向一直不出声的晏诗。阿煦也愕然望来Ș,不知她要说什么。

      晏诗淡淡笑道:“如果你们皆回答不出来怎么办?”

      “晏단师妹又要赌了?”

      “没个彩头怎么有意思嘛。你们觉得呢?”

      “没问题啊,”莘“我也没问题!”숉

      㙦 蕻“不知晏师妹想要什么彩头?”有人出声问道。

      ㏢ 晏诗不疾不胛徐的櫕饮罢口汤,“如果你쾋们一个人也回答不上来,在座的日后都得叫阿煦师姐쾵,你们可愿意?”

      阿煦瞪大了眼睛,眼神晶亮晶ଝ亮,唇边忍不住笑意飞扬。

      혶 㞆“晏师妹如此自信,倘若我쿶们有人能答上来呢?你又如何?总不能都叫我们师兄吧,那我可不答应啊。”

      待他们笑习罢,晏诗轻描淡写道:“这简单,只䐲要你们但凡有一个人能回答上来,今后不㎝管我焆在内门排行第几,永远管你们叫师兄。”

      众人闻言不禁震惊一刹。阿煦亦是面色一凛,有些担忧。

      晏诗只花一年功夫便报考内门,天资自不消说,若无意外ﺝ,进内门是毫无意外的。哪怕今次考核不中,下次,甚至下下次也必ン然是中的,那也同霍师姐同岁。这潜力,已经是毋庸置疑。何况像她如此年纪,나就算此次表现不佳,也定是要尽早放入内门长老座下亲自教导⼴的。日后前途不可限量,乃至于未来퍁掌门亦有可期。要是得她日后一声师兄……

      众人越想越觉得这彩头似乎稳赚赋不赔,不禁浑身飘飘然起来。

      “诗妹……”

      阿煦刚想说话,便听得旁边有人喝道,“我同意!”

      “我也同意!日”

      “还有我!”

      “还有我!”

      一片争先恐后的应꘏声。

      晏诗清了清嗓子,感觉自㶐己像个赌坊老板娘,“还有异议的没有,要不愿意的趁早说,好不算在内。否则想浑水摸鱼的……”

      “没有,没有,放心吧。”

      “好!”晏诗目光投向阿煦,阿㮐煦张口结舌。 칽

      她方才只敼是想叫柳叶刀过来,有事磿相商,这才随口一言。怎料逼成现下局面,她心中可并未想好什么问题众人皆答不上来,岂不要输?

      앋 眼见阿煦求救的目光,晏诗忍不住笑笑,冲她招招手。

      阿煦如同塽大赦,急忙附耳过来。听得晏诗耳语,不禁转忧为喜,眉开眼笑,峹连连点头,“我晓得了!”

      阿煦咳咳嗓子,脆生道,“我本想问柳师兄的,结果你们让我问你们,那可听好了。”

      “我想喂这苍梧山的猴子们些吃的䞰,不知它们是吃干的湿的뛭,冷的热的,生的熟的,软的硬的、荤的素的?若要喂食的话,它们最喜欢吃什么?”

      “啊这……”不妨问的是这㣐个问题,众人面面相觑。虽然平日时常听见叫声,可谁会在意它们平时吃些什么,就更别提喂养了。大家顿时抓耳挠腮,冥思苦想,你撞撞我,我碰碰他,一时低声的议论起来。

      晏诗軣也不催促,慢条斯理的往嘴里送菜,回首看见柳叶刀打了ﲝ饭,便招手让他过来坐。

      柳叶刀见众人如此模样,没想到晏诗整这个问题,貌似可能真只有他会了。亦是忍住笑,不做荆声的坐了过来。

      “不知道了吧,韇”阿煦得意的双手叉腰,“看你们还笑我。”

      有人受不住激开口反驳,“我们上山是学武的,谁管猴子的破事啊。我们是回答不上来,可柳师兄也未必能答。” 偊

      “柳师兄,你告诉他们!”

      “不急。”

      又是晏诗出了声。춐

      她笑眯眯的道:“一码归一码,方才赌的是大家答不上来,这事没疑问了吧,从此阿煦ᾴ就是⡰你们师姐了,你们认不认?”

      “嗯,对!你们认不认!别耍赖皮啊!”阿煦更神气了。

      众人心中不服,但阿煦颇为可爱,平常都喜欢她,就当哄自家妹子,便道:“师姐就师姐,没什么好耍赖的。”

      “真的?”㘕阿煦差点没高兴得跳起来,“叫两声来听听!”

      “你先让柳师兄答,我们要听答案。” 鐢

      “哎对,对!他先说!”

      鿡“好,”晏诗再次阻住柳叶刀,⏍“这事你们认了,就到另一件事。若是柳师兄回答上来,你们无论年纪大小,都得按山上先后规矩,叫他师兄。这不过分吧?”

      “要是回答不上来ົ呢?”

      “还是刚才那句话,我㪕到老都叫你们一声师兄。”

      庴“行!”

      “就这么办!”

      众人陆续开口。纷纷望着柳叶刀,等待他的回答。

      柳叶刀放下碗筷,站起身来向众人微微欠身,有些不好意思道,“山猴其实,什么都吃。”

      “哇……”众人一下炸了锅。“怎么我就没想到!”

      “我原本想这么说的。谁知道还真是……”

      “这也太过分了吧。”

      “你怎么知道,许是随口胡诌的。”

      “就是啊恱,反正我们也不知道。”

      “哎,你们别输不起啊。柳师兄天天喂食山猴,苍梧山的猴子都是他喂的,他怎么就不知道了。”

      阿煦怒气上来,出口呛声。

      㗝众人见她面露怒容,不似玩笑,“阿煦师妹,你方才说……”

      “叫师姐!”

      阿煦可从来不知道夏什么叫故作谦逊,立刻纠正对方。

      “好好,阿煦师……姐,”对方终于在阿煦严厉的眼神下败下阵来,“你方才说的可是真的?” 

      “那是当然。我阿煦说过谎吗?那是我亲眼看见的,而且还不止一次。猴子同柳师兄亲着呢。还能为了声师姐骗你们?”

      “这……”众人这下是真的出乎意料,不햍是素来知道阿煦皚心直口快,都不敢相信。要知道柳叶刀和猴子,在传言里可是不共戴天。怎么会是另一番♅模样,真是连想也不敢想。 먍

      ઴ “这不只是阿煦,连我也是见过多次的。你们知道的,不上早课,自然焿会比较容易看见些别的东西。能你们若不信,可以随便拿些吃的去喂,但是猴子认生,人还是离得远些。”

      “那个,老朽能不能插ꝰ句话。攉”

      身룯形微微佝偻的膳食处老翁突然开了口,正是夸柳叶刀的那一个,弟子们都不知他的名ʜ字。据说连他自己都忘了。都只称呼他ၾ老头。

      ⪾“爷爷您说,”阿煦利落开口。

      “姑娘说的这事,老朽我也曾见过。以前每次小公子都来我这拿些剩饭剩菜,也不知道用去何处。后来偶尔碰到ꢭ过一次,才知晓,竟是进了猴꣭儿们的㓚肚餌子。这些年山中的猴子才越来越多了。”

      㲶老头说完,又㆝捧着一摞碗筷进了后厨。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神里都不免ꎢ信了几分。

      “难怪有次我看见柳师兄捧着一包东西往崖边去。当时我还吓了一跳,以为是……是……” 楕

      “好了,这事要碰见看见原也不难,只不过大家都要上早课罢了。至于猴子吃什么攇,这也骗不了人,谁有兴趣,自去试试。还掐望Ự各位愿赌服输,坏了规矩的同줎时,还坏了心境,这就忊没意思了。”

      众人一时皆讷讷不ࡤ言。

      “柳师兄下午有没有空,能垓否来烂霞坡一趟,考核在即,想和师兄练练手。”晏诗对着早已韺空了的碗,低声说欤道。

      軣柳叶刀忽闻此言眼神一瞟,继而不动声色的“嗯”了一声。

      “那师兄慢坐,我们先行一步,”和兴高采烈的阿煦大步离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